賀翎有些驚訝的張了張嘴,好傢夥,這個技能好逆天,意思是只要潘鳳碰上華雄,就會被華雄給一招必殺……好一個緣分,幾乎是封殺了人家潘鳳的武運之路啊

「原來如此!」 賀翎目光複雜的看向潘鳳,他的被動有著提升50%武道悟性的效果,那麼潘鳳對於武道的領悟能力一定很強,若是好好培養,未必不能成就一個橙品武將,雖說他被華雄限制了緣分,但是這個緣分也好解決,只要殺了華雄,就可以了 「你若是願意,我可以幫你!」 賀翎看了眼潘鳳,說道。

「原來如此!」

賀翎目光複雜的看向潘鳳,他的被動有著提升50%武道悟性的效果,那麼潘鳳對於武道的領悟能力一定很強,若是好好培養,未必不能成就一個橙品武將,雖說他被華雄限制了緣分,但是這個緣分也好解決,只要殺了華雄,就可以了

「你若是願意,我可以幫你!」

賀翎看了眼潘鳳,說道。

「幫我?」

潘鳳目光一亮,看向賀翎,瞬間又黯淡了下去:

「不用了,這是我的宿命,躲是躲不掉的!」

攝政王妃很難為 「我需要你的無雙上將技能!」

賀翎直接言明了自己想要的

「拿到我的武魂,便可以傳承!」

潘鳳平淡不驚的說道,似乎也知道賀翎的目的,目光放空看向遠方,淡淡的開口:

「這樣,至少有人會為我收屍!」

不知為何,賀翎在潘鳳的身上嗅到了死亡的危機感,哪怕是自己決定要幫他解決掉華雄的時候,他身上的氣運也沒有一絲絲的變化,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之前被天雷之怒給盯上的時候,天要你死,便要壓制你的氣運,你的生機,甚至剝奪你的樂觀

「有人會為你報仇,但不是我,你的武魂我會拿到,但不會為你收屍!」

賀翎淡淡的留了一句話,便走了

潘鳳看了眼賀翎,眼中的凶光畢露,又壓制了下去,拎著自己的大斧,走回營地去了

……

天色將黑之時,鮑信果然沒有按捺住寂寞,先人家孫堅一步,來到了汜水關下

「喂!城內賊軍,還不速速出來受死!?」

鮑信領著三千精銳騎兵便來到了這裡,叫囂道。

自己若是領先孫堅一步破了此關,那麼自己就會名揚天下,而且還拿了首功,軍功論賞,這功可不小!

「何方小賊,安敢在你華雄爺爺的地盤上撒野?」

華雄一聽,竟然有人來鬧事,還是一群不長眼的廢物,這哪裡能忍,直接點兵五百騎,風速出了城

「哈哈哈,快來受死!」

濟北相鮑信一看,對方竟然只出來五百個人,自己可是有三千精銳,還弄不死他們?

當下狂笑兩聲,便率軍沖了上去

鮑信也不過是個紫品歷史武將,手下也沒有猛將,單純的精銳普通戰士,哪裡能夠抵禦的了紅品上將華雄的威力?

「噗!」

只見對方刀光一閃,華雄率先衝刺而來,雙方一錯而過,手提刀落之間鮑信的頭顱便被華雄砍了下來

「盡數斬殺!」

華雄沒有招降那些鮑信手下士兵的意思,自己奉命前來守護這裡,正好需要一個下馬威,這十八路….額,十九路諸侯剛開始便被自己斬了一個,報給董卓可是大功一件!

重生之農家商 兩番衝殺下來,五百騎兵便將鮑信手下群龍無首的三千精銳盡數斬殺於地,無一生還

血腥味在城腳下蔓延開來,給華雄的大刀平添了幾分血色

「哈哈,回城!」

華雄用刀挑起鮑信的頭顱,還摻雜著熱乎的鮮血,便飛馬回城,他要立刻將這事報給董卓!

汜水關並不是很遠,次日董卓封賞華雄為都督的消息便傳到了汜水關

將軍府中

「恭喜將軍,喜提都督一職!」

胡軫有些羨慕,恭賀道,自從上次跟牛輔出師不利,反而被賀翎打得一敗塗地,再被劉備三兄弟給趁火打劫,害的十萬大軍盡數喪生,若不是牛輔跟自己逃回來了,怕是人頭都不保了,不過自己因為這件事,現在也只能做華雄的一個副將罷了~

不過這也是自己的一個機會,不然經常跟著牛輔,董卓眼裡只能看到牛輔的功勞

「哈哈,喝酒!」

華雄提來一壺酒,便痛快的倒入口中,首戰告捷啊!

「末將來給將軍倒酒!」

胡軫眼睛一亮,連忙上手幫華雄倒酒,一邊倒酒,一邊心思也不停歇

待得酒過三巡,兩人有些醉意的時候,胡軫連忙說:

「如今將軍首戰告捷,以將軍的神勇,怕是敵軍也會畏懼將軍一二,若是下一戰將軍再行出馬,敵人怕是會龜縮三舍,到時這汜水關無人攻打了,怕是太師就會下令讓吾等撤出這裡,那將軍的戰功可就不好拿了!」

「唔~但憑太師吩咐便是!」

華雄雖然醉了,但是對董卓的怯意還是有的,連忙說道。

「天下誰人不知將軍忠勇,將軍大公無私不假,可我們得為自己著想,若是汜水關無戰事,你我可還有機會再接手這種戰爭?」

胡軫又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

雖然胡軫的話漏洞百出,可華雄此刻腦子有些暈乎,大著舌頭問道。

「若是再有人前來叫戰,可使末將前去糾纏,到時末將假意對付不過,將軍再去將其斬殺,豈不是更能凸顯將軍威名?」

胡軫眼睛滴溜溜的轉,說道。

「額,對,對,對,你說的很有道理!」

華雄意識迷離的說道,但是這個想法卻是記在了腦海之中

……

次日,天色剛亮,陽光照射在汜水關高大的城牆之上,熠熠發輝

「發現敵軍!快去@將軍!」

城防守軍剛剛交替接班,卻是發現城下不遠處又來了一大隊人馬,近萬左右,皆是精銳

「誰!?誰來了?」

華雄腦瓜子嗡嗡的疼,昨天喝的酒後勁可不小,當下腦袋都有些昏漲,卻是聽說有敵軍來了?

「將軍,又是那些聯盟軍的人,待屬下前去取敵將首級而歸!」

胡軫邀功心切,昨天那個鮑信太菜了,一下就讓華雄升到都督之位,自己如何不心動?

「嗯,好! 長姐難爲 若你能將其斬殺,吾重重有賞!」

華雄猶豫了一下,彷彿想起了昨天胡軫的話,連忙說道,待會胡軫若是不敵,自己就可以凸顯厲害了!

「謝將軍!」

胡軫一笑,得逞了~ 遠遠看到了巫星人的軍隊鋪天蓋地涌過來,雙手在身前掐了一個手勢,內心默念心法,一團白色的晶體球瞬間在雙手之前凝固,周圍的空氣瞬間下降了數十度。?隨{夢小◢.1a

這裡原本已經是北極高寒地帶,可是,杜天魔一出手,周圍的溫度瞬間再次下降。

一道氣旋在杜天魔身前形成,氣旋正中間便是一個冰晶球。

氣旋越來越強,冰晶球越來越大,一瞬間,氣旋便籠罩了上百米的地方。

「給我死!」

杜天魔大吼一聲,冰晶球帶著狂暴的氣旋迎著巫星人的軍隊洶湧而去。

所過之處,氣旋越來越強烈,直徑變得越來越大,溫度越來越低,似乎將周圍雪山的寒氣都吸入其中一般。

葉老、雷神等人飛行在隊伍的最前面,猛然感覺不對。

「不好,大家快閃!」

葉老說著,從空間戒指中抽出一把赤紅長劍,用盡全力,對著前方的虛空狠狠劈去。

一條百丈長的紅色火焰劈開虛空,也劈開的雪地。

一旁的雷神雙手一抬,向前猛然一推。

海嘯般的殺氣順著葉老劈開的虛空向前咆哮而去。

身後的戰士聽到了葉老的叫喊,紛紛向兩邊躲閃。

「轟隆隆」

杜天魔的冰晶氣旋此刻已經超過了兩千米的直徑,對著眾人洶湧而來。

葉老劈開的火焰長龍刺入了冰晶氣旋的前五百米,便無法前行。

雷神打出的那團殺氣沿著葉老劈開的虛空,向前推行了三百米,便消失了。

基因商店的二長老等人正要聯合攻擊,雷神吼道

「別浪費時間了,對面的可是聖級至尊,我們聯手也不是對手,所有人立即走,我擋一下!」

二長老一愣,正要說話,結果雷神立即吼道

「滾!」

然後雙手翻飛,連續打出了幾十拳,狂暴的殺氣一浪凶過一浪,向前推進。

葉老說道

「雷神,老夫幫你一把。」

「你也滾,老子不用你幫。」

「老子不幫你,你根本頂不住。」

「完顏葉,你個混蛋,老子不用你幫,你留著一命,帶著大家繼續保衛巫星,我的大限已盡了,拼這最後一口氣,幫大家一把,能救多少人算多少,快走!」

冰晶氣旋此刻已經擴大到了直徑三千米左右,方圓數公里的雪山寒氣都被那巨大的氣旋吸引了過來。

冰晶氣旋的核心已經是一個直徑百米左右的冰球,此刻的氣溫已經達到了零下兩百度左右。

氣旋的邊沿已經開始掃入了軍隊之中,葉老等人首當其中。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死亡的極寒。

那些帝級境界的戰士開始感覺瑟瑟發抖。

雷神對葉老等人吼道

「老東西,快滾,再不走,來不及了。」

然後扭頭對楊嘯喊道

「臭小子,照顧我孫女龍靜,快滾!」

楊嘯此刻的外衣已經凝結上了一層薄冰,一股極寒之氣正在快速向體內滲透。

那氣旋直徑超過了三千米,一時間,讓身處核心地段的人無法逃避。

葉老扭頭對楊嘯喊道

「楊嘯,老頭子最後跟你說一句話,你是半個巫星人,希望你忘記仇恨,幫助巫星人度過難關,

所有人,凝結防禦光幕,向兩邊撤退,趕緊逃出這個極寒氣旋的範圍,

雷神,我們倆鬥了一輩子,最後聯手一次!」

說完,雙手握著血色長劍,對著前方的氣旋猛劈過去。

百丈長的火焰長龍,硬生生將氣旋劈開了數百米的一道鴻溝。

雷神看了,也不答話,雙拳向前轟去,每一拳打出,都是一道狂暴的殺氣。

兩人你一劍,我一拳,不斷接力,將那條鴻溝的長度延長到了一千多米。

極寒冰晶氣旋被撕開了一道鴻溝之後,旋轉的勢能被硬生生破壞,除了中心部位還在旋轉之外,外部的氣旋慢慢停止了。

撕開的鴻溝開始變得越來越寬,讓成千上萬名戰士免受冰晶氣旋的極寒冰凍。

大部分人都感覺承受的寒氣減低了很多。

楊嘯等人數個瞬移,終於是逃離開了直徑三千多米的龐大氣旋。

不過,那氣旋雖然外部被雷神和葉老兩人強行打斷,可是,整體的攻勢沒有改變,仍然快速地碾壓進入了巫星人的軍隊。

大家在得到預警的情況下,開始拚命向兩邊逃走。

「轟隆隆」

龐大氣旋呼嘯而來,從巫星人的軍隊中間碾壓而過。

「咔嚓咔嚓」

那些來不及逃走的巫星戰士,瞬間被冰晶氣旋的極寒之氣凝凍死亡,變成了一座座的冰雕。

這氣旋不僅僅是寒冷那麼簡單,還帶著強烈的殺氣。

葉老和雷神兩人站在氣旋中,不斷揮劍,打拳。

兩人全身被冰塊包裹,動作越來越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