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所有人都站好了,我便對着衆人開口道:“我會挨個巡視你們,查看你們是不是被鬼上身了!”

說完這話之後,我便不再多言。多說無益,只會加重恐慌情緒。可即使如此,舞會之中也是一片譁然,要不是富婕努力維持秩序,還真有可能再次發生混亂。 接下來,我根據發現第一隻剝皮鬼的方法,開始挨個的查看。 我運轉了一點點,的道氣。同手用手去感受他們的皮膚,就算是人皮,這死人皮和活人皮都會有不同之

說完這話之後,我便不再多言。多說無益,只會加重恐慌情緒。可即使如此,舞會之中也是一片譁然,要不是富婕努力維持秩序,還真有可能再次發生混亂。

接下來,我根據發現第一隻剝皮鬼的方法,開始挨個的查看。

我運轉了一點點,的道氣。同手用手去感受他們的皮膚,就算是人皮,這死人皮和活人皮都會有不同之處。

就算可以用活人鮮血,假冒出三火矇混過我的天眼。但這死人皮膚,定然是不可能矇混過關的。

走過第一排,沒有發現。第二排,也沒有發現。但我來到第三排的時候,有所發現了。我面前是個女子,有點胖。看上去挺可愛的,可我卻發現,她的皮膚出現老人般的褶皺,而且皮膚沒有多少光澤,當聚集有道氣的手接觸到他的皮膚時。這女人的臉上也出現了大面積的褶皺,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的變化外人難以察覺。

可是現在沒有檢查完畢,我不打算先暴露她。只是微笑着點了點頭:“嗯,你沒問題!”

說罷!我直接又去檢查下一個人。

不過它怎麼知道,我已經暗中幾下了它。而且我用道氣試探它的時候,它也沒有任何察覺。依舊對我笑,可是在我看來。那就是惡鬼的笑容,奪命前的猙獰。

至那胖子少女之後,我暗中對半空之中的龍辰和柳如煙使了一個眼色。二人當場便明白,並且標記了那個胖子少女。

接下來的我用相同的辦法,竟然在這幾百人中,足足找出了三十多隻剝皮鬼。

這個數量,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也就是說,這些人中。已經有三十多人被剝了人皮,早就死了。現在只是剝皮鬼穿着他們的人皮,至於正主在哪兒,想必已經被拋屍在某處。

此時我檢查完畢,當場就推了出來。而這時,已經有人問我,找着那些厲鬼沒有。

但我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然後開口道:“這些厲鬼有些厲害,我得通過一些特殊方法,把他們找出來!”

“什麼特殊方法?”有人開口詢問。

不過我的回答卻很簡單:“按照我說的做,就可以了!”

接下來,我根本就不解釋。因爲我怕越是解釋,越會出現漏洞,讓這些站在各個位置的剝皮鬼發現。

我雖然有把握弄死這些剝皮鬼,但沒有把握在第一時間把這些剝皮鬼同一時刻殺死。

爲了保護衆人,我必須縮短攻擊範圍。所以我想出的辦法,就是分割。

神不知鬼不覺的把這些剝皮鬼聚集在一起,當聚集在一定的區域之後,我便會直接發動猛攻。當場將其全部擊殺,以此保護在場衆人。

所以,我開始有意的劃分出沒有剝皮鬼的人羣。隊列漸漸縮小,十分鐘後。 漫威裏的德魯伊 舞會場中便至剩下了五十幾人。

而這五十幾人中,大多都是剝皮鬼。而剝皮鬼們好運也發現了不對勁,雙眼開始不斷轉悠掃視,但在龍辰和柳如煙的威懾下並沒有立刻顯出本來面目。

可是接下來,我卻不好劃分了。因爲剝皮鬼已經把其餘十幾個活人圍在了中間。

此刻我還真有些懷念上官仙,如果有她在,只需要釋放極陰極煞的能力。便可以震懾這些厲鬼,讓其動不了分毫。

而我現在卻難以辦到,只能皺着眉,尋思破解之法。

但就在此時,一道道妖氣突然出現。而這些妖氣剛一出現,我本憂愁的臉色瞬間便變的喜笑顏開。

好傢伙,蛇魂回來了。一會兒有了更多的幫手,這些個剝皮鬼還不是手到擒來? 此時,我密切的注視這在場的三十幾只剝皮鬼,同時等待蛇族的出現。

不一會兒,常棕藍等蛇族迴歸。當然,周圍的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到他們,他們迴歸之後。我當場便對常棕藍開口問道:“小藍,外面怎麼樣?”

常棕藍聽我詢問,直接開口回答道:“不怎麼好,一共死了八人。”

“八人?”

“是的,全都被厲鬼當場殺死。”常棕藍鄭重的回答。

“那厲鬼怎麼樣?全都伏誅了嗎?”

常棕藍點頭,嘴裏“嗯”了一聲:“死了,全都死了!”

聽到此處,我這才送了一口氣兒。雖然死了八個人,但還好。剝皮鬼都死了,要不然也不知道還會有多少活人落難。

不過現在最爲要緊的,還是處理眼前的事兒。把我分割出來的三十幾只剝皮鬼給統統殺掉!

如今三十幾只剝皮鬼都開始躁動,好似也發現了不對。或者說已經發現我認出了它們,它們全都向後靠了靠。收緊了隊形,並且有拿活人爲人質的可能性。

我見對方已經有了一點發覺,我也不管了。當場便對着常棕藍等開口:“蛇族聽令。”

此言一出,蛇魂們當場便發出“嗷”的一聲嚎叫,同時一條條鮮紅的蛇信至他們的嘴裏吐出。

不過周圍的這些富二代們,則看我就和看啥子一般。說我在哪兒自言自語。

其中調侃最爲厲害的,就是這秦風和鄭超。顯然對我很有意見,但這會兒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畢竟這地兒出現了髒東西,此地也只有我可以對付。

我也懶得鳥這兩個傻逼,一聲令下之後,對準了不遠處的五十幾人便開口道:“把他們給我圍了!”

蛇族想都不想,全都衝了過去。

而我剛下達這樣的命令之後,那五十幾人中,當場就走出了五人。

這無人五一不是被我標記的剝皮鬼,他們來到五十人的面前。然後其中一人男子用着不陰不陽的語氣對我說道:“沒想到被你發現了!”

“哼!你認爲呢?”我冷冷的說道。

並且在此刻緩步走向這五人,不過在我向前的時候。卻是靈機一動,這五人明顯是被推選出來做炮灰的,應該是試探我的。

如果我說除了他們五人意外,還有幾個人。剩餘的剝皮鬼肯定會有僥倖心理,再次選出幾隻。

到了那時候,我直接將選出的剝皮鬼屠殺。然後在針對剩餘的剝皮鬼,這樣一來,豈不是要容易對付很多?

想到此處,我臉上直接露出一絲冷笑:“除了你們五個,應該還有十個吧!我好似發現你們一共有十五個啊?”

我一邊冷笑,一邊拿出了煙。現在什麼都挑明瞭,如果他們上當,那再好不過。接下來被剝皮鬼圍在周圍的人質,危險就減低了很多。

如果不上當,也沒啥。反正事已至此,翻臉就翻臉唄。

我剛點燃香菸,還沒來得及狠吸一口,便真的有十五隻剝皮鬼走了出來。

而且其中一名女子還開口道:“道長好眼光,竟然把我們所有人同伴都認出來了!”

聽到這話,我心頭暗笑。這剝皮鬼的首腦智商肯定沒我高,自己被蒙了,還不清楚。還想派人出來蒙我,好讓剩餘的剝皮鬼逃脫。

我也識破,當場便對着這些剝皮鬼開口道:“讓我們動手呢?還是你們自盡呢?”

此言一出,對面的剝皮鬼們臉上全都變化出了猙獰“吱吱吱”的皮膚破裂聲,也在此刻接連出現。

緊接着,讓在場所有人都驚恐無比的事情發生了。

這些人和之前的張娜一般,全都至眉心開始,皮膚開始往下裂開,當裂開到了一定程度之後。

一股血水直接就冒了出來,如同噴泉,卻不會將血液濺射在地上。

除此之外,這些涌出來的血水在涌出那些人的人皮軀殼後,會迅速在半空之中形成一具血人。

全身的鮮血都在流動,可就是不會掉落地面。而至於那些開裂的人皮,則會在血水全都出現之後,就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直接掉落在地,變成一張人皮。

在場的所有人在看到這場面之後,在場發出了陣陣驚叫聲。好多女主都被嚇暈了過去,或者當場嘔吐。

甚至有些男的,被這場面給嚇哭了。

眼間舞會場就要在場混亂,富婕再次指揮自己的山莊中的安保力量,開始維護秩序。

這才讓這些人沒有混亂,不過全都擠在了牆角處,害怕至極。

他們雖然看不到剝皮鬼,但那些懸浮在半空之中的人形血水,他們卻可以看見。

看着這些懸浮在半空之中的血水,我長吐一口煙霧。同時一把就掐滅了菸頭:“看來是想過招了?”

“沒錯,就是想領教高招!”其中一團血水中的剝皮鬼開口道。

見對面的剝皮鬼還敢狂,我當場就來氣兒。殺了那麼多人,現在我就得讓他們魂飛魄散。

想到此處,嘴裏直接猛哼一聲:“那就去死吧!”

說完,我對準了那十五隻被拍出來迷惑我,當做炮灰的剝皮鬼就衝殺了過去。

而此時,剝皮鬼也都不怠慢。倒吸一口涼氣,全都在一瞬間也向着我衝殺而來。

“嘩嘩譁”纏繞在他們魂體身上的血水在第一時間掉落在地。濺起一大片血色浪花,將整個舞會廳染上了很大一片。

入侵被虐日常 隨着血色落在地上,周圍的普通人已經看不到剝皮鬼。只有我開着天眼,纔可以看清這些厲鬼。

他們每一個都青面獠牙,利爪鋒利。沒有腳,只有一團黑霧在身下。

這就是剝皮鬼,而這就是流傳在民間的剝皮鬼真身。

如今我一動手,蛇族數名強者也跟着動手。而這些剝皮鬼最爲主要的能力,就是可以僞裝。在它們沒有了僞裝之後,便再也沒有了倚仗。

我腳下如風,掌風如雷。至陽道氣毫不保留,連連揮手拍擊,這些剝皮鬼哪裏擋得住?而且還是些炮灰,所以不到三分鐘,這些剝皮鬼便全都死在了我和蛇族成員的手中。

至於龍辰和柳如煙。他們依舊在半空之中,還沒有動。還在注視着人羣之中的另外十幾只剝皮鬼。

而這死去的十幾只剝皮鬼,與之前的死去的剝皮鬼一般。在死後,都會出現一股黑氣。黑氣會在半空之中凝聚出一朵黑蓮,然後消失。

搞定了這十幾只炮灰之後,人羣之中還有十幾只剝皮鬼。

這十幾只,實力應該要強橫一些。但與我們在場蛇魂和妖魂比來,還真不是稍弱。

如今他們唯一可以依託的,也就是他們中間的一些活人罷了!如果不是擔心這些活人會受到意外的傷害,我才懶得這麼麻煩。

直接就下令讓蛇族把它們給滅了,但現在對我們來說。形勢依舊一片大好,我們人多,道行高。

而且距離也進,不過三米。如果我們動手,可以迅速的救出這些活人,讓他們不會淪落成爲人質,或者陪葬。

但爲了以防萬一,我扭過頭先對常棕藍說了幾個活人的站位,至於其它的。我都告訴她是剝皮鬼,讓常棕藍把消息傳遞給其餘蛇魂。

常棕藍也不怠慢,低聲的發出蛇信之聲“吱吱,吱吱吱”。

這應該就是小藍在與其它蛇族通信,而這蛇信聲,恐怕也只能是他們蛇族或者說妖族可以聽懂。

正當小藍聯繫其餘蛇魂的時候,我向前了一步,對着剩餘的人開口道:“厲鬼都死了,但是爲了以防萬一。我還得檢查一次!”

“道長,不用檢查了吧!我們都沒有被鬼附身,你看我好得很呢!”一名男子開口解釋道。

可我卻看出,這男子正是一隻剝皮鬼,它之所以如此。是害怕暴露。

不過我也不打斷他,只是面帶微笑,讓剝皮鬼們放鬆警惕。同時緩緩的向前靠近了進步。

而就在此刻,常棕藍突然在我身後開口道:“炎哥,好了!”

此言一出,我本微笑着的臉。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當場便沉了下來,同時冷聲大吼一聲:“動手!”

因爲我之前向前多走了幾步,此刻又是突然發難,還沒等剝皮鬼反應過來。我便一腳踹翻了一隻,讓一名活人安全了下來。

同時一手掃出,手中符咒“啪”的一聲又打中一人。

除此之外,半空之中的龍辰和柳如煙也殺到。一人手持軟劍“唰唰唰”的就攻了下來。

柳如煙手持雙劍,如同旋風,直插而下。

除了龍和柳如煙,四周早就站好位置的蛇族也在頃刻之間動手。

直到此刻,剝皮鬼中的首領才反應了過來。當場大叫一聲:“不好,我們都被發現了!”

說完,就準備伸手去抓活人,以此要挾我們。看能否活命。

不過什麼都晚了,他剛一伸手。蛇族大長老青大已經殺到,一聲咆哮蛇吼。妖風陣陣,當場就把那剝皮鬼震出退了一步。

而就是這麼短短的一步,讓我得手。我一個箭步而上,直接伸手拉開了那名活人。

同時另外一掌拍出,直接就把那剝皮鬼擊退。

如今反觀現場局面,所有可能被作爲人質的活人。現在全都被救出,至於剩餘的那些剝皮鬼,不是被殺、就是被鎮壓在地…… 在我們強大的實力面前,這些個剝皮鬼也無能爲力。

只從它們被我識破之後,就在也不可能藏身。現在這些個鬼魂也是死的死,傷得傷。

因爲我想問出一些東西,心中還有一些個疑惑。所以其中有五隻剝皮鬼,我沒有讓蛇族和龍辰他們殺死。

而是留了下來,我喲啊從它們的口中,問出一些有用的東西,畢竟這些個剝皮鬼在死後。爲何出現了一朵黑蓮。

現在最後的五隻鬼已經被我們控制,不過舞會中的普通人根本就看不見。所以我並沒有先審問剝皮鬼,而是轉身走到了舞會場邊緣的富婕身邊。

在這裏,她是主人。這裏死了那麼多的人,她之後肯定逃不脫一些干係。

現在我也有必要,給她說說實際情況。我來到富婕的面前,而此刻的富婕,也經歷了剛纔的那一幕幕。看到好端端的一個個活人,頭皮破裂,最後涌動出一股股人血,最後在半空出現一個有臉有身的血人。

就算她以前是個無神論者,現在的她,世界觀也都出現了偏差和改變。

富婕望向我,眼神之中滿是敬畏、同時有一點點的驚恐。

我也不廢話,直接對着富婕開口道:“富小姐,你這邊請!”

此刻如花就站在我的一旁,富婕聽我如此說道。又望了一眼如花,見如花微微的點了點頭。便直接跟我走了過來。

隨後,和富婕來到離人羣稍遠的位置。然後對富婕開口道:“富小姐,剛纔的一幕幕你也看見了。你這山莊之中很不乾淨,我想知道的是,你們這裏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了這些怪異的場景。”

富婕聽我這麼說,秀眉微皺。好似在做什麼激烈鬥爭。

我見她如此,也不催促。只是在一旁抽着煙等着,在我看來。從一個無神論者轉變成爲一個相信妖魔鬼怪的人,是有一定的難度的。至少比想象中的難……

大約幾分鐘後,我手中的香菸都抽完了,富婕開口對我說道:“李先生,其實、其實我們的這座山莊一直都不太平!”

聽到這兒,我沒有打斷她。只是豎起耳朵,繼續傾聽。

說完後,富婕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兒。過了好一會兒,又開始說道:“其實我之所以接管這所山莊,也是有原因的……”

富婕開始陸陸續續的說出了她說了解的山莊,以及這山莊出現詭異現象的事發經過。

話說這事兒還得從一年多說起。富婕說,富氏集團在國內高檔餐飲娛樂業,有很高的佔有率。

而且利潤啥的,也在整個集團中佔有百分之二三十。還有一些什麼關乎與商業的,但我卻聽得一知半解。也不想聽這些。但礙於富婕那惆悵的面容,我也只能繼續聽下去。

十分鐘後,這富婕終於說上了正題。說一年前,這東方度假山莊,突然出現了旅客或者員工始終,又或者變得詭異的消息傳出。

當時這還沒有引起他們高層的注意,可是到了後來。這事兒開始變得嚴重,很多得力員工莫名失蹤,甚至還在地下室或者後山發現了一些沒有皮的屍體。

雖然保密措施做的很好,同時也叫來了得力的警探調查。可是都沒有一個結果。

同時也有高層人物建議請道士這裏的人來這裏看看,富婕身在同事會,他很排斥神鬼之說。

結果一度和富氏集團高層人物發生了分歧,因爲集團內部的一些權利鬥爭,和富婕的爹重病。

眼見整個集團就要進行權利交割,董事會成員便有人提議讓富婕來這裏。說如果她來這裏執掌後,人口失蹤消失,就證明她是一個有能力的繼承人。

如果不能,就說明她是一個沒有能力的繼承者。如果是那樣,集團權利就會旁落董事會。這樣的結果,是富婕不願意看到的。

作爲一個繼承者,爲了集團的的掌控權依舊可以掌握在她們富家,富婕來到了這裏。

可是半年過去了,這裏依舊人口失蹤。就算打出了再多的廣告,和明星助陣。 我的未婚妻是主播 但這裏的銷售業績還是在不斷下滑。

這也就說明,她在富氏集團的繼承權,很有可能旁落。她爹死後,富氏集團雖然依舊性“富”,不過掌權的人,可能就不是她們富家人……

直到最近昨晚,她給如花的一個電話,讓她看到了希望。

她知道如花的病好了,同時又知曉如花與鄭超的舊情。同時,鄭超也在西安。

她本來都相好了,自己磅上鄭超,可以藉助鄭氏集團的力量,讓直接重新奪位。

不過鄭超這一次,卻鐵了心想挽回如花。她也屢屢不得手,於是她想到了。自己幫助鄭超和如花和好,到了那個時候。如果能得到兩大財團的支持,她可以更加從容的繼位。

至此,便在昨晚下達了邀請函。準備最後一搏。

但出乎意料的是,她的算盤打錯了。不僅如花沒有和鄭超和好,反而出現了更大的亂子,死了那麼多的富二代。

現在的她,也算是萬念俱灰。

聽到此處,我才明曉。這場舞會原來只是爲了富婕的私慾,什麼慶祝她掌握山莊。完全就是說辭而已,最爲主要的,還是爲了鄭超求愛贏得機會。

此時的富婕,已經淚不成聲,一邊哭一邊懺悔。說她要是不舉行舞會啥的,就不會死那麼多的人之類的話。

而如花也是心軟,抱着富婕安慰。

我看着她兩,和聽完富婕的故事。我到沒有多少感觸,只是感覺這些商業世家的子女,都TM的事兒多。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