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

葉風一陣好笑,這趙東來也是個慫貨,自己還沒怎麼樣呢,他倒是先怕了,「你說你作為一個村長,整天不想著為村民們謀福利,不想著怎麼發家致富,天天就盯著我家的這棵銀杏樹,你能不能有點出息?」 能不能有點出息? 這幾個字像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趙東來的臉上。 他一個村長,又是葉風的長輩,竟然

葉風一陣好笑,這趙東來也是個慫貨,自己還沒怎麼樣呢,他倒是先怕了,「你說你作為一個村長,整天不想著為村民們謀福利,不想著怎麼發家致富,天天就盯著我家的這棵銀杏樹,你能不能有點出息?」

能不能有點出息?

這幾個字像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趙東來的臉上。

他一個村長,又是葉風的長輩,竟然被他當著這麼多的村民面前教訓。

可真的是丟人啊!

「我也不想為難你,當著這麼多的村民面前,跪在地上,給我道個歉吧!」

葉風看著趙東來,淡淡的說道。

什麼?

跪在地上道歉?

這還叫不為難!

「你做夢!」

趙東來臉色漲的通紅,當即就大罵了一句說道,「這是不可能的,我怎麼說也是你的長輩,也是村長!」

「是嗎?」

葉風笑了笑,隨手拿出手機,說道:「那既然這樣,我就公事公辦,報警吧,讓警察來處理這個事情,反正我也不想說別的了。」

報警?

「等等……」

趙東來連忙喊住了葉風,開什麼玩笑,真要讓警察來處理,那他這個村長位子還能保得住嗎?

到時候還要坐牢!

讓人假扮警察的罪名他也擔待不起啊!

「怎麼,後悔了?」

葉風嗤笑的看著趙東來,「我給你一分鐘時間考慮,要麼報警,讓警察來處理,要麼跪下給我道歉,這件事就這麼了了,你自己選吧!」

「媽的……」

趙東來的心裡惡狠狠的罵了一句,他是真的拿葉風沒辦法了。

跪在地上道歉,這比打他一巴掌還要難受啊。

何況旁邊還有這麼多村民看著,簡直就是要他的老命。

當村長,誰不要個面子啊?

「撲通……」

但相比較於面子,坐牢和革職更是趙東來無法接受的,還沒到一分鐘,雙膝一軟,便跪在了地上。

「葉風,我……我……我錯了,我給你道歉!」

趙東來低著頭說道,聲音小的跟蚊子叫一樣。

「你特么大點聲音,我沒聽見!」

葉風沒好奇的說道。

「我錯了,我給你道歉!」

趙東來知道,自己聲音不大一點,這小子是不會罷休的,索性閉著眼睛,大聲的喊了一句。

「這還差不多,以後啊,少跟我作對,對你沒好處,你當你的村長,我賺我的錢,大家相安無事,不是很好嗎?」

葉風居高臨下的看著趙東來,還用一種長輩教訓晚輩的語氣開口說著,「聽見了嗎?」

「聽……聽見了!」

趙東來憋屈死了,只能答了一句。

「聽見了就起來吧,我也就不難為你了!」

葉風如同大發慈悲一樣,點點頭說道。

尼瑪……

這還叫不難為?

都要自己下跪了,就差沒在自己頭上拉屎了,還叫不難為!

「這個仇不報,非君子啊!」

趙東來起來之後,看了一眼葉風,惡狠狠的想著,心裡在醞釀著其他的想法。

「你們幾個也趕緊滾吧,我也不想看見你們了!」

葉風看著那幾個倒在地上還沒起來的人,他剛剛下手可是很重的,想要完全好,起碼得要回去休養半個月,也算是給他們的一個教訓。

趙東來和那假扮警察的幾個人全都灰溜溜的走了。

億萬老公多關照 「小風啊,你可真厲害啊!」

「是啊,這都能看的出來,要是一般人還真的被他給騙了!」

「裝的可真像,我們可都看不出來,也就葉風你可以啊!」

……

周圍的村民由衷的豎起了大拇指,剛剛還為葉風擔心呢,這會啊,只有佩服了。

「哈哈,我也是瞎猜的,這趙東來成天就想著對付我,肯定有露餡的時候!」

葉風大笑著說道。

「不過你自己要小心,趙東來不是一個善罷甘休的主,肯定還會找你麻煩的!」

旁邊的老大爺開口說道。

「放心吧,三大爺,我會小心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自古邪不勝正,我葉風,行的端走得正,只要我不犯法,誰也不能把我怎麼樣!」

葉風自信的一拱手,十分正氣的說著。

「說得好!」

三大爺點點頭,稱讚著說道:「咱石頭村這幾年有點烏煙瘴氣,和趙東來也有點關係,你小子倒是後生裡面的一個另類,頭腦好,有點想法,以後啊,石頭村可就看你的了!」

葉風一陣惶恐,連忙說道:「三大爺你言重了,都是石頭村的一員,我要是發展的好了,也絕對會幫著村子里人的,這趙東來倒行逆施,總有一天,我會把他從村長的位子上趕下來的,不為村民辦事的村長,要他有什麼用。」

這話一出,周圍的村民們都是一陣激動。

他們也知道趙東來是個混蛋,不適合當村長,但誰讓他在縣城裡有人,村子里也有不少的狗腿子,拿他沒辦法。

現在葉風能這麼說,也算是讓他們看到一點希望。

跟村子里的幾個人聊了會天,表態之後,三大爺等人才慢慢的散了。

葉風回到家裡,看著買來的化妝品還有零食,打算給蘭姐送過去,剛走到門口,卻聽見裡面傳來一聲聲的啜泣聲音。

這是怎麼了?

蘭姐怎麼哭了啊!

葉風趕緊走到裡屋門口,卻看見屋子裡站著幾個白大褂的醫生,蘭姐和徐秀兩個人都掩著臉,小聲的哭著。

而床上,躺著的是蘭姐的父親,陳松濤。

「二位,你們還是準備後事吧,陳先生這病……怕是治不好了!」

葉風站在門口,那白大褂便說了一句話。 第25章

準備後事?

治不好了?

這句話從白大褂的嘴裡說出來,陳蘭和徐秀兩個人都有點崩潰。

「醫生,您再好好看看,一定有辦法治的,對不對,一定還有辦法!」

陳蘭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拉著醫生的手,苦苦的哀求著說道。

「嗚嗚……」

徐秀則是蹲在旁邊,一個勁的哭著,什麼話也沒說出來,似乎對這些早就有預感一樣。

葉風什麼也沒說,站在門口,看向了床上的陳松濤。

面色蠟黃、骨瘦如柴,難以想象,這個人會是他印象之中的陳叔。

記憶里,陳松濤是一個十分壯碩的人,以前那也是上山打獵的一把好手,壯如牛,可現在床上這個人,瘦的是皮包骨頭了。

「這個病……」

葉風的眼睛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沒有急著下結論。

中醫的診斷手法有望、聞、問、切,葉風有《神農經》的傳承,對中醫的治療手段自然是運用的熟練了。

「你求我也沒用,我是治不了了,就這樣吧,早點準備後事,讓病人體面一點的走吧!」

那醫生搖搖頭,勸說著道。

玉瀾心 「不……我不信!」

陳蘭哭的早就成了一個淚人,根本就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蘭姐,你別哭了,叔叔這個病,我能治!」

葉風沉聲說道。

這話一出,屋子裡頓時一片沉寂,徐秀和陳蘭都停止了哭,那兩名醫生都把目光看向了這個大言不慚的毛頭小子。

「小風,你……你真的行嗎?」

陳蘭遲疑著問道,畢竟這種事情可不是隨便說說就能行的,治病救人,這沒有專業的醫術,那純粹就是信口胡謅了。

「蘭姐,我既然敢說,那就肯定可以!」

天才雙寶:神秘爹地輕輕寵 葉風點點頭,十分鄭重的說道,「我先看看陳叔的情況!」

說完,便走到床邊,蹲了下來。

「哪裡來的毛頭小子,都還沒有診治,就敢說自己能治病,信口雌黃!」

旁邊站著的男醫生不屑的說道。

葉風說他能治好,在某種意義上那就是在打他的臉啊,畢竟他說治不好了,結果這小子卻說能治好。

公然挑釁他們這兩個縣醫院的權威啊!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診治過?」

葉風回頭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

「你從進門到現在不過兩分鐘,才剛剛到床邊蹲下來,連病人的身體都還沒有碰到,你又怎麼診治?」

男醫生沒好氣的說道,「你即便和病人家屬關係好,但也不能拿病人的生死來開玩笑!」

男醫生叫宋南,是縣醫院的醫生,工作也有三年了,對於生死這種事情也看的比常人淡然,他最不喜歡的就是葉風這種人,沒點醫術,就整天說大話。

病人家屬這個時候是最痛苦絕望的,偏偏葉風在這個時候說他能治好,那就等於是給病人家屬提起了一絲希望,等會治不好了,豈不是又扼殺了這一絲希望,這就相當於是接連打擊了病人家屬兩次。

這不是在救人,這是在害人啊!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誰跟你說必須接觸病人的身體才能診斷了?」

葉風冷冷的說道。

什麼?

中醫?

宋南聽到這話,嗤笑一聲。

「還中醫,這年頭,誰不知道中醫就是騙人的把戲,你還會中醫,真搞笑,你要是個老頭來說是中醫,我倒還相信了,看你年紀也不過才二十齣頭吧,也敢妄稱中醫,真是笑死我了!」

宋南不屑的說道。

在醫院裡,中醫的部門一向是創收最差的,幾個老頭子在那裡坐鎮,現在年輕人學醫,誰不是學西醫啊?

中醫那晦澀難懂的書籍,要是不在裡面好好待個五年十年的,根本就沒辦法給人看病。

所以現在外面的中醫,很多都是打著中醫的幌子,其實就是騙錢的。

「你做不到,不代表別人也做不到!」

葉風冷哼了一聲,也沒有再說什麼,而是認真的看起了病床上的陳叔。

「宋醫生,我怎麼感覺這人真的懂中醫啊?」

另外一個女醫生之前一直沒說話,這才開口小聲說道。

借心暖愛 「曉雅啊,你別被他的樣子騙了!」

宋南對著旁邊的女醫生說道:「這年頭,中醫很多都是騙人錢的,信口雌黃,你想想啊,從山上隨便采點藥材來就說能治病,這不是開玩笑嘛!」

嚴曉雅卻沒有接話,而是看著葉風那認真把脈的樣子,若有所思。

「小風,怎麼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