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太過於緊張,你已經得到了萊斯利學長的認可,只要好好的採訪下去就行了。」

最終在諸多人的勸誡之下,薇諾娜還是決定點頭伸手接過了那份採訪的文稿:「好吧……我只能說盡量發揮到最好。」 看到她終於接過之後,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半個小時很快就過去,萊斯利在眾多學生們的歡迎和簇擁之下來到了會場,當他出場那一刻,所有人都舉手進行鼓掌,整個會場頓時就湧現出了雷鳴般的掌聲

最終在諸多人的勸誡之下,薇諾娜還是決定點頭伸手接過了那份採訪的文稿:「好吧……我只能說盡量發揮到最好。」

看到她終於接過之後,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半個小時很快就過去,萊斯利在眾多學生們的歡迎和簇擁之下來到了會場,當他出場那一刻,所有人都舉手進行鼓掌,整個會場頓時就湧現出了雷鳴般的掌聲。

而在萊斯利拿起話筒的那一刻,所有的掌聲要整齊一致的停了下來,全都專心的看著他,等他進行演講。

萊斯利用著老套的演講方法,先是講述了自己的求學經歷,隨後再進行一番毫無意義的雞湯演講,期間完全沒有涉及到一些關於自己學術經驗的事情。

但底下的學生卻似乎對這種演講方式非常的買賬,在他進行演講的時候,許多人都聽得津津有味,而許曜卻不以為然的對肖恩說道:「這聽起來真扯,該不會是從網上抄起來的演講稿吧?」

「他是學生代表,可能進行此類的演講,講多了,所以現在情不自禁的投入其中。」

肖恩也是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好的,我已經講完了,謝謝各位,請問你們還有什麼問題要提問嗎?」

萊斯利的演講結束后,就有不少人站起來詢問各種各樣的問題,雖然提問的問題聽著有些愚蠢,但是萊斯利卻還算是比較耐心的進行解答。

就在這時,許曜的一位同班同學,可能也是想起了許曜也算是年輕一輩的天才,於是站起來問道:「在場的所有同學都應該知道,我們這一屆之中入學第一考有人取得了完美的成績,並且被稱之為是新一任的天才。不知道萊斯利學長對我們班的許曜同學,有什麼評價?」

這個問題一問出,就有幾位學長和學姐朝他投向了不善的目光。

這次的演講,萊斯利才是主角,這是屬於他的主場,而在詢問環節居然扯到了另一位學弟的身上,而且還將他拿來做比較,這不是讓萊斯利掉身價嗎?

「現在的學弟說話都不經過腦子嗎?看來是沒有經歷過社會的訓練,根本不知道為人處事的規矩。」

「居然問出這麼愚蠢的問題,一個只是入學考的新人王,而我們萊斯利同學可是學生代表,可是為學校贏得多項榮譽的人。就如同新兵訓練營里的優秀新人,和戰功顯赫的老將軍是完全無法對比的。」

聽著周圍的議論,那位提出問題的同學似乎也感到有些不對勁,連忙鞠躬道歉,並且坐了下來。

萊斯利在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臉上就變得有些低沉,雖然臉上還保持著微笑,但沒有人覺得他臉上的笑容是表示開心。

雖然老一輩的學生們都覺得這個問題非常腦殘,但新一代的學生們卻就這個問題談論了起來。

畢竟兩個都是被視為天才的學生,既然兩人都是天才,所以免不得會被別人擺在一起,用來進行比較。

「講不定,許曜以後的成就會比萊斯利更高呢,聽說萊斯利在入學的時候也沒有考到那麼高的分數。」

「你別那麼說,這只是一次考試而已,萊斯利學長可是經過了千錘百鍊才走到現在的地位,許曜跟他完全比不了。」

「對啊,萊斯利學長現在已經得到了醫療協會的認可,要是在給許曜一年的時間,他都不一定能夠得到醫療協會的承認。」

「是的,我覺得許曜實在是太過於囂張了,雖然他成績很好,當時平時上課的時候,他卻沒怎麼用心,都在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萊斯利學長比他更帥,所以我支持學長。」

雖然是進行比較比較,但是大部分的同學全都是站在萊斯利這邊,覺得許曜再怎麼強也趕不上萊斯利。

聽到了所有人都在討論自己,許曜心中有些慌,雖然他不怕惹事,但是也不想讓事情找上身來。

現在兩邊的人都在互相討論著,這不是在瘋狂的把自己推到萊斯利面前,與萊斯利進行真刀真槍的對決吧?

萊斯利面帶笑容的看向了台下的許曜,眯起來的眼睛中透露了一絲寒光。

隨後他轉過頭來看向了在一旁等待著採訪的薇諾娜,向她問到:「我對於許曜同學稍微有些了解,他這次所取得的成績,確實讓許多人震驚,並且也被同樣的視為天才醫學生。薇諾娜同學,你覺得許曜的未來會取得比我更高的成就嗎?」

薇諾娜完全沒想到萊斯利會在所有人的面前,詢問這個問題,文案里也完全沒有提到該怎麼解決應對方法。

萊斯利看到她有些驚慌的樣子,自信一笑從容說道:「不用緊張,說出你的真實想法即可。」

對於萊斯利而言,許曜比起自己簡直就是天差地遠,明眼人都能夠看得出許曜與自己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如今他們將許曜與自己進行比較,無異於以卵擊石。

「我覺得……」薇諾娜因為緊張而思緒變得混亂了起來,她將許曜與萊斯利放在一起的那一瞬間,眼中卻滿是許曜的身影。

在無比緊張的環境下,薇諾娜說出了自己的真心話:「我覺得許曜同學日後的成就,必定不會比學長要差。」 我沒顧着查文斌,那種隊友消失又再次出現的感覺好擠了,我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悅對着林子那頭喊道:“石胖子!在哪呢?”

林子裏頭石胖子的聲音說道:“過來一下!”

“嘿,是他,叫我們過去呢!”我高興的搖着查文斌的肩膀,不料他卻一把把我拉了下來對我喝道:“你給我閉嘴!”

我根本不能理解爲什麼查文斌會這樣說我,雖然我們還是小時候曾經見過,但是最近這陣子的相處他給我的感覺依舊還是個不多話的人,更加不會大聲的對着一個人吼。但是剛纔雖然他的吼聲是躲在喉嚨裏的,我還是能聽得出他的語氣裏已經帶着憤怒了。

“你瘋了嘛?”我也對他喝道:“胖子就在對面叫我們過去,你還愣着幹嘛!”

查文斌也急了,站起來對我吼道:“那不是胖子!”

就在我們開始爭論的時候,林子裏石胖子的聲音再次響起:“過來一下!”

我聽着真切,那是胖子,但是查文斌卻死死的扣住我的手腕,但是那個聲音不停的再對我們這邊喊着“過來一下”。我也急了,一腳朝着他的小腹部踹了過去,查文斌吃了痛往下一蹲,我趁機朝着那片林子奔了過去。

“胖子、胖子!”我一邊喊一邊拍打着兩邊齊人高的灌木,那雨點大的都能眯住眼睛,周圍漆黑的一片,荊條刮在臉上跟刀子似得。我手上有杆紅纓槍,胡亂的橫在胸前往前推着兩邊的灌木很是費力。

走了沒兩步,我就覺得自己的肩膀被一雙手給扣住了,我還沒來得及張嘴喊就被那隻手一把捂住往地上一按,我使勁掙扎,那人力氣大得驚人一下子就騎在我背上。

“噓……”

是胖子!

我很想問問他爲什麼這樣,但是卻被死死的壓住了,喘氣都開始困難了,想動也沒力氣動,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別出聲,有古怪!”胖子從我身上翻了下來爬在草叢裏。

我只覺得自己的腰被壓的都要斷了,很是不滿地問道:“你搞什麼鬼?喊我過來就爲這事?”

胖子趕緊又捂着我的嘴貼在我耳朵跟前說道:“那不是我喊的,我也不知道是個什麼玩意在學我的聲兒,還有我告訴你,小聲點,我們被包圍了!”

“被啥包圍了?”

“老虎,他孃的,三四頭老虎就在外邊,我剛一進來就看到了,全在外頭,我就一杆破槍哪裏敢動,尋思着能不能爬出去,沒想到你到進來了。”

我一聽也傻眼了,三四頭老虎,別說我們幾個孩子,就算是一羣公牛在這兒也是死啊。“那他媽還愣着幹嘛,跑啊,你這人真心不仗義,知道有老虎你咋不說呢?”

胖子擦了一把頭上的汗道:“都這樣了,我哪裏還敢出聲,我尋思着那聲音那麼假你們能上當?這是存心要把我們仨全弄進包圍圈啊,外面還有一個沒進來的吧?”

我這時總算明白是自己錯了,開始漸漸爲外面的那個人擔心起來,一下子安靜了,真的能聽到周圍的草叢裏能傳來一股低沉的呼吸聲,那種聲音是我從未聽過的,喘氣都帶着咆哮。

“胖子,老虎身上有騷味嘛?”我問道,不知道怎麼的,這雨雖然下的大,但是若影若無之間,我總聞到了一股子騷味。

胖子趴在地上把頭壓的很低道:“不知道,以前沒見過。”

我看到胖子把槍筒一段一段的悄悄在往上提,“你在幹嘛?”

“等會兒我喊一二三,你先跑,比起三個都交代在這兒強。”這傢伙,他根本沒有和我商量,一下子就站了起來,然後我就聽到他朝着林子裏大吼了一聲:“幹你孃的!”

“吼”得一聲虎叫,我聽得真切,腿肚子都打起顫來,接着我就聽到胖子大聲開始數數:“一!二!三!跑!”

折桂令 我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出現在我面前的一幕讓我終身難忘,一隻花斑猛虎凌空躍起,張着血盆大口朝着我倆撲來。不知道是出於本能還是嚇懵了,我沒有轉身,反倒是拿着手中的紅纓槍往前一舉。

巨大的衝擊力讓覺得手中的紅纓槍結結實實被撞彎,強大的力量迅速從掌心劃過,摩擦的高溫使得我覺得一陣刺痛,槍托被倒推回來直挺挺砸在了胸口上。

在我倒下的那一瞬間,胖子的火藥槍也響了,一團巨大的東西從天而降,幾百斤的老虎把我們兩人全部砸翻在地。帶着腥氣的虎血混着雨水和泥土染紅了大地,我的槍頭刺穿了它的喉嚨,胖子的槍是塞進了它的嘴巴里才放的。

死了,沒有半點動彈,我倆被那頭老虎死死的壓住,仍憑雨水拍打着臉頰。那一刻,我認爲我們會死,它剩下的同伴應該輕易就能把我們撕成碎片。

氣場,究竟可以強大到何種地步,這或許是沒法表達的,當你獨自面對兩頭兇猛的老虎時還能站着就不是凡人了。

後來我問過他,你當時不怕嘛?

他說不怕,沒什麼可怕的,老虎再兇會比那些逼死我父母的人更兇嘛?我不明白,他的父母到底發生了什麼,那一年他九歲。

一個瘦弱的少年手拿柴刀,他的左臂下垂緊貼身體,血順着他的左臂在手背上“滴答、滴答”,他的左肩有一大塊紅色已經溼透了衣服。兩隻老虎不停在原地扒着地上的土,已經有一個大坑了,早在我進林子的時候,他就已經繞到了後面。三隻老虎,他替我們當下來其中的兩隻。

都市至尊神婿 相持,一分一秒的過去,少年開始動了,他拿着柴刀往前邁了一步,兩頭猛虎發着低吼的警告聲,放佛下一秒它們就會撲上去把它撕碎。

少年又往前走了一步,他舉起手中的柴刀像一個木偶一般往前走着,一隻體型跟小牛犢差不多大小的白色狐狸蹲在兩頭猛虎之間,它的尾巴如同孔雀一般散開,說不出的高貴與嫵媚,真的就跟神仙畫裏似得,白的一塵不染。

它的雙眼死死地盯着那個少年,突然那隻狐狸發出一聲如同女人般的尖叫,兩隻猛虎朝着查文斌伸出脖子狂吼了一聲,我和胖子一聽以爲要完了,奮力用力的推開壓在身上的屍體,掙扎着站了起來。

等我們站起來的看到的是兩隻老虎已經扭頭走向叢林,現場一隻白色的狐狸朝着查文斌輕輕的叩下了的頭顱,擡頭又對着他看了一眼。接着它慢慢的消失在了雨夜的叢林,在那隻狐狸轉身的片刻,我看到它的後腿有一塊紅色的血跡。

胖子倒吸了一口涼氣,那腿上的傷八成就是他下午的時候打的,大成那還是狐狸嘛?“老天,真是狐狸,這是怎麼回事?”

我扯着依舊站在原地不動的查文斌道:“走,趕快下山,這個地方不能呆了。”

查文斌沒有回我,還對着那隻狐狸消失的方向一直看着,那雨水在他的臉上一道接着一道的滑落,過了很久,他開口道:“我曾經好像在哪裏見過它。”

“見過誰?”我問道。

他轉身扶着自己的肩膀嘆了口氣道:“那隻狐狸。”那時候我無法揣摩這句話背後的意思,但是的確,他給我的印象已經超越了我們的那個年齡,無論是說話還是做事。

三個人根本無法搬動那隻老虎,它太重了,三個人依偎在一塊兒,誰也不願意說話,靜靜的就在石崖下過了一夜。天亮了,回到村裏,幾個孩子獵了頭虎的事情立刻炸開了,一大羣人跟在後面上了山,那是一頭成年的東北虎,大的足以吃掉我們三個都不嫌飽。

關於獵虎的細節,我們誰都沒有和村裏的人提起,上面有人下來調查過,我們說是出於自衛,的確,還會想到三個孩子去把頭老虎當獵物?胖子如願與償的換了好幾件大衣,包括苗老爹和苗蘭的,餘下的錢又買了黃牛皮靴子和狗皮帽子,至少那個冬天,我們挺過了。 當她說出真心話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難以置信的盯著台上的薇諾娜,一時間沒有人敢說出任何一句話來。

所有人都明白,這次會場的主角是萊斯利,薇諾娜就算是真的偏向於許曜,也不應該說出會超越萊斯利這樣的話,最多也就只能說出許曜可能會達到萊斯利所在的高度。

但這句話說出來,所有人都知道大事不妙,因為他們看到萊斯利的臉色已經變得僵硬了起來。

原本萊斯利想要聽到的話是讚美,是將自己與許曜進行對比之後,對自己的瘋狂讚美。

獨家蜜運:影后初長成 其實他在看到薇諾娜的第一眼就喜歡上了這位學妹,只是那時候他想要將自己的愛意隱藏起來,想要等到對方主動上鉤的時候才選擇接受,這樣一來自己就能夠在愛情之中完全佔據主動的權利。

他並不擔心薇諾娜不上鉤,因為他是學生代表,可以說是所有學生之中最出色的存在,是利於頂點之上的人。

但他發現薇諾娜最近卻跟許曜糾纏不清,這點讓他非常的不爽,雖然聽說後來又跟需要培訓的關係,但是這件事情在他心中始終是個疙瘩,他決定要發起對薇諾娜的攻勢,先舉行一場演講會將自己的形象在新生中抬高。

隨後自己故意的給薇諾娜接近自己的機會,等到薇諾娜近距離的接觸自己的時候,一定會被自己所迷倒。

所以他才指明了,要讓薇諾娜成為這次新聞社採訪他的記者。

然後他卻沒有想到有人用許曜與他進行對比,並且所有人都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薇諾娜居然堅定的站在了許曜的那一邊,這就讓他非常的憤怒,甚至覺得非常的離譜!

此刻,就連許曜都覺得事情不對,因為他感受到了萊斯利在聽到這句話時,心中已經充滿了對自己的敵意。

「好的,你先坐下繼續休息吧,不用再說了。許曜同學首先我先恭喜你在這次考試中取得了好成績,但一次兩次的好成績並不代表什麼,希望你能再接再厲。」

萊斯利用自己僅有的理智,對許曜象徵性的誇獎了一番,以表現出自己的大肚。

隨後他話鋒一轉,對許曜指責道:「但我覺得你永遠也比不上我,永遠也達不到我所在的高度,就是因為你的學習態度有問題!」

「之前我就聽到許多同學說過,你在上課的時候目中無人,不把老師放在眼裡,甚至還經常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知識,沒有把我們所有的老師和同學都放在眼裡,你這種人註定永遠都無法成功!」

萊斯利的話語變得越來越激動,越來越嚴厲,每一句指責都如同鋒利的刀刃向許曜斬來。

這下所有人都知道萊斯利怒了,在站台旁邊的沃爾特看到萊斯利所指責但,就是昨天那位偷懶還頂嘴的學生,於是立刻發了一條簡訊,將許曜在學校所做過的事情全部都暴了出來。

「讓我細數一下你的罪狀吧!在上課的時候頂撞師長,目中無人,這是你的一罪!在上課的時候與其他女同學有親密的舉動,傷害到了一些單身同學的心,這是二罪!」

萊斯利說出許曜在課堂上親吻莉莉絲的事情時,台下的好幾位男生都忍不住的歡呼了起來,他們也被點燃了怒火!

原本找不到對象也就算了,上課還被秀了一臉恩愛,這讓他們根本無法接受!早餐都已經吃飽了,卻還要被硬喂狗糧,這種虐狗行為讓他們忍無可忍!

「其實你在布置會場的時候偷懶,這是三罪!並且被學長指出后你還頂撞學長,這是你的四罪!課堂不認真的學習基礎內容,甚至還刻意的向別人展示你的巫醫學,這是你的第五罪!」

「在學校鬥毆,打傷了反中醫聯盟的人,此為六罪!及其風流生活不檢點,在學校與多位女生都有過接觸和不清楚的關係,此為七罪!七大罪證羅列在此,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萊斯利慷慨激昂的幾句話,頓時就引導起了其他人對於許曜的不滿,這種不滿的情緒越上越激烈,從一開始的辱罵逐漸變成了聲討。

在這一刻萊斯利就如同一位拿著正義之劍的正義之士,彷彿剷除禍害的使者,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對許曜說道:「剛剛我說的全都是事實,並且你的同學們也能夠作證。你還有什麼話好說?你根本不配與我相比較!」

說完后他還刻意的看了一眼薇諾娜,希望你好你她在聽到這些事例之後能夠改邪歸正,不再繼續向著許曜,轉而投入自己的懷抱。

而薇諾娜的目光卻還是停留在許曜的身上,並且還充滿了擔憂和自責。

「為什麼看的是他!」萊斯利心中怒吼。

許曜本來沒想去招惹這個萊斯利,沒想到對方卻主動的找起自己的麻煩,而且對方一口氣就能夠說出那麼多關於自己在學校里的黒事,想必肯定背後的團隊給他發來消息。

於是便站起來反駁道:「其一的頂撞師長,我只是對古德教授提出挑戰而言,現在我與古德教授關係還不錯,不信你可以去問問。其二的親密舉動,如果讓單身的同學受傷了,那也只能怪他們注意力不在課堂上,關我屁事。」

「況且我現在還是單身狀態,一直以來清清白白,從來就沒有跟哪位女生確認過關係,何來風流一說?至於說我會場偷懶和頂撞學長,那就更可笑了!」

許曜乾笑了兩聲,繼續說道:「你們的宴會你們自己不動手讓我來幫忙,說個不好聽,幫你們是情分,不幫你們是道理。本身你們就沒有強迫我們幫忙的權利,布置會場時這些學長學姐們是什麼態度,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有體會到,而且他還特意的說我們是廉價勞動力,是可以隨意驅使的奴隸。」

這句話又激起了不少新生的憤怒,他們在布置會場的時候,確實有感受到高年級的人對他們非常不客氣,只是當時敬重對方是學長,敢怒不敢言,現在被許曜抖出來,他們的反響自然十分激烈。

「還有,你剛剛說我宣傳巫醫學,敢問你所說的巫醫,指的是中醫嗎?」

最後,許曜盯著台上的萊斯利,無比嚴肅的問出了這個問題!

之所以要將這個問題最後提出,就是因為這個問題涉及到是許曜的底線!是絕對無法觸碰的存在!! 狂醫豪婿 1976年春,我和胖子、袁小白還有查文斌依舊在野人屯。就和我們處在那個與世隔絕的屯子一樣,我們家裏的消息也是那樣的一所未知,典型黑五類份子的後代在那個歲月裏是艱難的,好在屯子裏的人對我們挺好,這裏的人就和這裏的大山一樣淳樸。

過去的半年,我們都長個兒了,皮膚黝黑,手臂粗壯,我們儘可能的發揮着男人們該承擔的工作,除了袁小白之外,我們幾個可以用黑人來形容。

開春的屯子是很忙碌的,忙着翻田地,修水渠;忙着修農具,忙着整理孵種子,一年之計在於春,每天我們都會幹到很晚。那陣子老是雨水天氣,我們得搶在時節之前把這一整年的收成都得種下去,全村老少都是帶着斗笠穿着雨衣在田地間勞作,男人女人都不例外。

如此高強度的勞作,很快就有人倒下了,袁小白開始高燒不退,打擺子,半夜裏甚至是抽筋。

野人屯太偏僻了,缺醫少藥,袁小白一度燒得人都開始講胡話,連夜的被驢車送往了山外。經過搶救,她那條小命算是保住了,醫生說她身體底子太差,建議我們回去後好好給她補一下。

那個年月能有什麼補的?就連雞蛋都是集體財產,我們又是家庭成分有問題的孩子,隊上自然也不敢太過於偏袒,農忙的時節不可能因爲一個外來知青就破例。好在生產隊長比較通情達理,讓袁小白在家中休息也算她三個工分,這已經頂了天的恩惠。

以前都是她負責照顧我們三個男的起居飲食,現在照顧她的事兒自然就落在我們仨的頭上了。漫山遍野都是綠的也就是意味着什麼都還在孕育中,鄂倫春族是有規定的,這個季節是動物受孕的時候,禁止打獵;倉庫裏有的也都是去年的陳米,地裏的莊稼還剛種下去,我們吃的都是地窖裏藏了一個冬天還多的白菜,就這營養標準,袁小白的身體已經是一天比一天弱了,我們尋思着得想個辦法。

當時我和查文斌主要是負責翻水,也就是抽水灌溉的工作,屯子裏有五臺抽水機,用柴油帶動的,據說是當年日本人留下的,一直丟在倉庫裏。胖子在去年冬天鼓搗修理了過後竟然可以用了,於是今年我們仨主要任務就是打水和維護機器。

野人屯的中間有一條河,平時吃的和生活用水都是在這裏,但是村子裏還有很多的“塘”,那些水塘據說解放前就有了,總計是一十八口,呈不規則的分佈在村子裏,有大有小。

大的水塘有籃球場那麼大,小的則比洗澡桶大不了多少,這些水塘的中間多是田地,我們就從這些水塘裏把水往田裏抽。

說來也巧,本來這些水塘我們一直不曾在意過,那日抽水胖子瞧見水塘裏竟然有魚,大得能有七八斤,小的不足拇指長,時常露出水面。這傢伙可把我們幾個給樂壞了,胖子跟地裏的人打聽,在確切這裏不是村集體的魚塘後我們連夜就砍了竹子又用引線針做了魚鉤,我們打算弄點魚湯給小白補補。

釣魚對我來說算不得是什麼難事,地裏刨點蚯蚓再抓一把花生殼和油餅做窩,我尋思着這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兒。但是出乎我們仨意料的是這裏的魚似乎對任何品種的魚餌都不感興趣,你能看到它們在水裏遊,就是不咬鉤,一連三個晚上都是空軍,這可把我們給愁壞了。

我們也不解啊,晚上便去找苗老爹,他是這裏的老人了,應該知道這魚的事兒。

沒想到一聽我們提這事,苗老爹也覺得納悶,他說:“自打我進這屯子開始就還從見過有誰從那幾口塘裏摸到過魚吃,魚的確是有,但就是弄不着。”

我說:“感情這裏的魚都是神仙不張嘴吃飯的?”

苗老爹抽了口煙“你以爲就你們打過那幾條魚的主意啊?我告訴你們,那兒的魚邪門着呢!”

胖子掰了瓣蒜丟嘴裏嚼道:“咋邪門?會咬人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