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頓了一下,被看穿了嗎?

她遲疑地點了點頭。 「要回去?」 這次葉靈點頭很快,要幫她嗎?! 服務員打量了她兩眼,然後問:「哪個包廂的?」 「我……」 服務員對她的吞吐沒有耐心,手往後一指:「大門在那邊。」 她知道!葉靈無奈。 服務員離開兩步,又回頭嚴肅的說了一句:「不要再往裡走,不

她遲疑地點了點頭。

「要回去?」

這次葉靈點頭很快,要幫她嗎?!

服務員打量了她兩眼,然後問:「哪個包廂的?」

「我……」

服務員對她的吞吐沒有耐心,手往後一指:「大門在那邊。」

她知道!葉靈無奈。

服務員離開兩步,又回頭嚴肅的說了一句:「不要再往裡走,不要隨便進任何房間。」

進去了想出來就難了。

葉靈下意識的點點頭。

不往裡,只能往外。

葉靈抿抿唇,猶豫片刻,還是退出了走廊。她想要裝作鎮定的樣子減少別人的注意,只是身上的服裝的確與眾不同,像是動物園突然來了只小白兔,每個人都想逗一逗它玩,甚至……。

她無奈的面對強迫她喝酒的兩個男人,如果不是手腕被人捉著,她真的不想多看這兩人一眼。

這裡面不能有個正常人嗎?

「正常人會來這些地方嗎?」623突然接了一句。

「這些人都怎麼了?」為什麼不正常?

「大概是遇到解決不了的事吧。」623感嘆了句,不是有句話叫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嗎?做人自然有做人的苦惱。

「……」她並不覺得來這裡能解決什麼事情。

頂級兵王 」小妞,這身裝扮還挺像的,看著挺嫩,對哥的胃口,來,難得哥心情好,今天你要賣幾打,哥都包了,不過有個條件……」他笑嘻嘻的看向同伴,然後轉回來:「買一打你喝一瓶,你能喝幾瓶,哥就給你買幾打,怎麼樣?划算吧?哈哈……」

「有你的!」同伴推了他一把。

男人得意的昂昂頭。

「什麼?」葉靈倒是沒聽懂。

「裝什麼?」男人想捏她的臉,被她側頭躲開,男人倒也沒計較,「差不多得了。」

手腕已被鬆開,葉靈又準備逃走事業。

「哦。」葉靈也不打算和他們有什麼交往。

「去,上啤酒來。」男人對她使眼色。

「啊?」 老公,這次來真的 是叫她走開的意思嗎?

「再扮就露餡了,見好就收不懂?」男人鄙視了她一眼,要不是看她有點姿色,又灰頭土臉的呆樣,他還不想埋這個單呢,加上要喝酒,喝誰的不是喝?竟然還獃頭獃腦的?

葉靈眼皮掀了掀,對方肯放手,那她不走就太傻了。

「好。」

葉靈馬上轉身,離開!

「喂!」男人卻叫住她。

「什麼?」葉靈不得不轉身。

「你叫什麼?」

「葉靈……」她才說完就捂住了口,這下糟了!

「葉靈?」男人似是被她的動作逗得笑了笑,「呵,快去快回,哥還等著喝酒呢。」

「哦。」

葉靈躲過了那兩人的視線,最後還是被人強迫喝了酒才得以逃離那燈紅酒綠的世界。

走到門口,她深深的呼了口氣,這種地方,她再也不想踏進來半步! 葉靈第一次嘗到酒的味道,辛辣的液體進入喉嚨,非常難受,她體會不到裡面的人的快意感受,也不明白他們對酒當水的初衷,這種傷害自己的方式能讓他們快樂?他們用這些方式能想到解決苦惱的辦法嗎?

葉靈想不通也不再去思想,目前她最重要的是快點趕回宿舍,不然關門時間到了,她只能在外面養蚊子了,宿舍再簡陋,至少還能防蚊!

宿舍果然都在準備入睡了。

「誰喝酒了?!」

剛進門,就被身邊經過的人吼了一聲。

大家的目光聚集。

「呵」

「切」

「嗤」

不同的聲音先後向她發出,眼裡都是明晃晃的貶低。

葉靈想說清楚,可是別人已經轉身。

「勸你最好洗乾淨!」

一個女生彷彿跟她有仇恨般瞪著她。

「好的不學,竟然跑去……呵,是巴不得你父母都被你氣死吧……」女生邊說邊爬梯,突然又嗤笑:「切,父母都不要的可憐鬼……」

葉靈並沒有覺得憤怒,可是心底卻湧上不屬於她的感受,要她以力據爭!

「別說父母。」

她所做的一切行為都是她做的,與父母無關。雖然不知道他們是誰,但也不應該讓他們為她的行為擔責任。她已經擁有自己的判斷能力,與父母是獨立個體,所做出的決定也與他們並不相干,並不應該因為她的行為讓父母受牽連,每個人都應該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呵,怕什麼,反正她們大概你一出生就當你是死的,你怎樣他們才不會管你。」

「我怎樣是我自己的事。」即使他們不知道,也不應該為她負不必要的責言。

「有本事不要回來自己出去住呀。」一個女生看不過去的插話。

可以嗎?葉靈心動了一下,但到外面住——她上哪住是不花錢的?

「不要以為自己成績好老師就罩著你,三更半夜回來的不正經女人!」

「我沒有不正經。」葉靈知道不正經可不是個好詞。

胭脂斬:奴妃很傾城 「有誰『賣肉』還貼招牌!」女生像是氣憤不已,話剛出口,其她女生都看著她。靠近她的那個悄悄扯了扯她的衣角。

「什麼?」葉靈理解無能。

女生還想說什麼,終究是被拉了過去。

「我只是出去找工作。」葉靈並不想她們有太多的誤會。

可是話一出,大家又各有思緒。

那女生冷笑,沒有再理葉靈。

葉靈看著女生走開,按捺住再為自己辯解的心思,看她們的模樣,再解釋也不會有什麼效果。

這樣想解釋卻沒人聽的感覺……有些心口發悶。

但終究被她把情緒壓了下去。

想起女生的話,葉靈嗅了嗅自己的味道,似乎是留有酒味,怪不得進大門時保安的目光總在她身上瞄來瞄去的,她還以為自己衣服哪裡髒了而已……她拿了桶去洗手間接水,這個點,不要說熱水,有水已經不錯了,六月的天,洗冷水也不是大問題……她回來拿衣服的時候,卻看見有個暖瓶放在旁邊。

是給她用的嗎?葉靈掃了一眼寢室,中鋪的女生對她悄悄的點點頭。

已做好洗冷水澡的她彎了彎唇,經歷了一晚上的奔波,讓她此時心頭有些異樣的感覺……

她點頭表示謝意。

那個平時沒什麼特別動作的女生,叫……吳敏吧?是用這樣的方式在……關心她嗎? ……

不管事情是怎麼樣,但在林逸看來,現在是林若煙最脆弱的時候,林逸覺得他現在要保護林若煙,哪怕林若煙是裝出來的。

林逸立刻收拾東西,把被子扔在了床上,望著坐在床角上面的林若煙,忍不住心中一動,今天在一起睡了,那豈不是說可以發生點什麼?

林逸開始心痒痒了起來,坐在了床上,嘿嘿一笑道:「若煙,咱們睡覺吧!」

林若煙回頭望了林逸一眼,不由得有些瞪目:「誰讓你上床了?」

「?!」林逸愣了一下:「不睡床上我睡那?這裡面又沒有沙發讓我睡!」

「和以前一樣,打地鋪!」林若煙冷哼一聲道。

看到林若煙瞬間又變了臉,林逸是真的無奈了,這女人一會兒冷一會兒熱,一會兒特柔弱一會兒又特強悍,到底哪個才是真的林若煙啊。

不過泥人也有三分火氣,你林若煙說害怕讓我陪你來睡,現在又翻臉,這分明就是過河拆橋,當下道:「好,那我去客廳睡。」

說著林逸轉身就要離開,林若煙一愣,趕忙攔住了林逸:「不行,你走了我害怕了怎麼辦?」

林逸不去管林若煙,抱著被子繞開了林若煙,轉身就要出去,還以為林若煙會服個軟什麼的,可是出了門還沒看到林若煙服軟,當下回頭一看,就看到林若煙那漂亮的美眸當中有些淚水在眼眶當中打轉,整個人的身子看上去特別的單薄,彷彿隨時都能被風吹倒了一般。

林逸心中的那份憐憫之心再次浮現了起來,心也瞬間軟化了下來,重新抱著被子走了回來,把被子扔在了地上,無奈道:「好,我打地鋪還不行么?」

林若煙抿著小嘴唇:「你能確保不對我有非分之想嗎?」

「不能,」林逸無奈道:「你這麼漂亮,我怕自己會忍不住。」

林若煙輕輕的走到了林逸的身邊,突然在林逸那粗糙的臉龐上面吻了一下,然後在林逸的耳邊哈了一口芝蘭氣,林逸瞬間就覺得全身上下痒痒了起來,有一種莫名的衝動,想要把林若煙撲倒。

「林逸,我知道你是一個好人,正人君子,我也喜歡你,可是我不想把我的第一次交代在這裡,我還沒有準備好,等我準備好了再告訴你,好嗎?」

林逸縱使鐵石心腸,這一刻也被軟化了下來,無奈的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

林若煙又在林逸那粗糙的臉龐上面親了一口,然後就鑽進了被子裡面,拿出手機來,看著手機上面不知道哪位作者寫的類似訓夫的那種攻略,心中忍不住竊喜了起來,果然,男人是需要給好處的,不能一直吊胃口,不然只會適得其反,比如說今天,偷偷的吻了一下林逸,可林逸就腿軟的什麼都不能做了,如果她說想要天上的星星,估計林逸也會毫不猶豫的去做。

把腦袋塞進了被子裡面,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張A4紙,打開之後用筆在第二條上面劃了一個對勾,然後望向了下一條,嘴角洋溢出來了一抹微笑。

倒是林逸,躺在地上,半夢半醒的狀態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早上,這才起床開始洗漱。

可能是因為倒時差的關係,林若煙起的比較晚,俏臉之上仍舊有著一絲的羞紅,整個人看上去特別的誘人,洗漱完畢之後,就和林逸一起去美國這家公司的總部。

林若煙去上面不知道談論什麼,而林逸對這些談項目之類的工作沒有一點興趣,索性就在樓下大廳裡面翻來覆去的看,看看有什麼漂亮的美女么。

美國的女人就是不一樣,穿著開房,明晃晃的雪白如同日光一般耀眼,讓林逸大飽眼福,一直等了有兩個多小時,林若煙才走了出來。

「大老總,談的怎麼樣?」林逸迎了上去,趕忙問道。

「很成功,事實根本不像水吟月說的那般,這邊特別好說話,我還準備打持久戰,好好的談呢,卻沒想到……」

聽著林若煙的話,林逸更加肯定這次美國之行就是水吟月搞得鬼,心中怒火中燒,不過還是強行忍住了,他現在再生氣也沒有什麼用,一切都要等到回國之後再說。

出了門,坐在了車子上面,美姬子開著車子,望向了林若煙:「林總,去哪裡?」

林若煙琢磨了一下:「去海灘吧,好容易來一趟洛杉磯,事情處理完了,咱們就好好的玩一玩,放鬆放鬆。」

「好嘞!」美姬子一踩油門,車子瞬間加快了速度。

來到了洛杉磯的海灘,相比較國內的海灘,洛杉磯的海灘上面更具風情,因為外國人開房,穿著比國內的女孩更加大膽,整個海灘上面全部都是各種的明晃晃胸器,逼得人流鼻血呀。

林逸不住的搖頭,相比較國內,他還是喜歡國外的女人,不會上一次床就會讓你負責一輩子,一夜的溫存過後,第二天誰也不干涉誰,互取所需,這才是最好的。

沒一會兒,美姬子出來了,穿著熱帶風情的比基尼,頭上還帶著遮陽帽,雪白如凝脂一般的肌膚,清新靚麗,特別的誘人。

還真別說,美姬子這小丫頭的身材也真是不錯,以前怎麼沒發現呢。

美姬子走到了林逸的邊上,表情有些局促:「主人,這樣我總覺得怪怪的……」

林逸笑著道:「美姬子,你也別總是想著任務任務什麼的,你也是個女人,也要學會享受生活,改天你跟著林總一起去逛逛街美美容什麼的,那多好。」

「可是……可是……」美姬子有些局促不安了起來。

林逸則是擺了擺手:「好了,別說那麼多了,你看你現在這樣多漂亮啊,絕對可以迷倒一大片男人!」

「包括主人嗎?」美姬子的俏臉之上浮現了一抹羞紅,不敢正視林逸的眼睛,怯生生道。

「當然了,」林逸笑著道:「任何男人都阻擋不了。」

美姬子的表情當中儘是興奮,她對別的男人迷她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只對林逸感興趣,既然主人喜歡這樣,那以後就要多穿穿這樣的衣服。

「主人,我可以去玩那個嗎?」美姬子望著海邊拿著衝浪板衝浪的人,表情當中儘是興奮,作為一個優秀的忍者,美姬子從小就被當做重點對象培養了起來,她的少年孩童時期從來沒有什麼換了,有的只是無休無止的訓練,今天看到衝浪這種東西,也覺得有些新鮮了起來。

「當然可以了,快去吧,不過一定要注意安全。」林逸囑咐道。

「嗯,我會的!」美姬子使勁的點了點頭,然後直奔海灘而去,蹦蹦跳跳的,看上去特別的開心。

林逸無奈的搖了搖頭,希望這樣能讓美姬子快樂一點吧。

回過頭來一看,瞬間光彩奪目,同樣穿著熱帶風情比基尼的林若煙出現在了林逸的目光當中,相比較美姬子,林若煙更加出色,無論身材容貌還是氣質,都是上上等,尤其是身上還裹著白色的紗巾,在胸前打了個結,透過這若隱若現,瞬間林逸差點就噴了鼻血,有了一股子衝動。

林若煙拿起一個蛤蟆似得粉紅色的太陽鏡戴在了臉上,幾乎擋住了半邊臉,精雕粉琢的臉頰之上風情無限。

現在的林若煙和平時工作時候她判若兩人,一點也沒有冰山美女的氣質,活生生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包括林逸,一時之間都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就是和他天天在一起的林若煙。

…… 眾人看葉靈又多了一層色彩。

陳海鑫欣喜的來約她,「原來你也喜歡啊,周末一起去吧?」

喜歡?了解后才知道自己誤進酒吧的事已經傳遍校園,怪不得看她的目光多了嫌棄與不屑。

是誰告訴他們了?

葉靈想到了同宿舍的人,眼神暗了暗。

葉靈拒絕了陳海鑫,也沒有理睬那些人的目光,可是總有人想做些什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