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丟了

”老曹哭喪着臉的對我說道 我能說什麼 冷哼了一聲後說道:“破財消災 ” 可隨後老曹的一句話 好懸沒把我鼻子給氣歪咯 “那房錢還是我算的呢 這下虧大發了 ” 小太爺都沒跟你算這三萬元呢 你丫倒好 跟我算起房錢來了 我要不吐血三升

”老曹哭喪着臉的對我說道

我能說什麼

冷哼了一聲後說道:“破財消災



可隨後老曹的一句話

好懸沒把我鼻子給氣歪咯

“那房錢還是我算的呢

這下虧大發了



小太爺都沒跟你算這三萬元呢

你丫倒好

跟我算起房錢來了

我要不吐血三升

都對不起你這句話了

“走吧

明天到店兒裏再說

”我極度鬱悶的跟老曹說道

隨後自己攔了輛出租車回到婚慶店內

至於老曹

我當時真心生氣

就沒去管他

大概是在去年

也就是2013年年末

我在酒桌上將這事兒說給吃喝嫖賭全能的陳道人

這老哥兒大笑的說道:“賊不走空

知道不

車站本就是賊多得了不得

老曹還時不時的去摸自己包內的現金

這不就等於告訴那些小偷包內有貴重物品嗎

小偷不偷他

偷誰

再者說了

你們倆到了不知道是丟在齊齊哈爾還是遼陽

這個錢啊

丟了就是丟了



見我不吭聲

這老小子知道說重了

然後居然賊兮兮的對我說道:“你知道梅子現在如何了嗎



待續 “那種逼人死了跟我又有一毛錢的關係

”提起那丫頭我就來氣

典型的用人朝前不用人靠後的類型

“真不想聽啊

”陳老道又鬧了一口小酒後

賊兮兮的問道

“這頓飯是你請吧

”我得先問明白

賊老道可說了這頓飯是他請客的

別回頭來又變成我掏錢了

那我得多冤

“那就看我接下來說的值不值這頓酒錢了

”陳道人一副吃定我的樣子說道

“我又沒堵你嘴

”我還真就挺好奇梅子現在怎麼樣了

不過不能表現得過於明顯

否則陳道人絕對會獅子大開口的

“服務員

再烤兩根豬尾巴

”陳道人也夠損的

還不等說呢

就先點了道硬菜

隨後幹掉杯中的白酒開始講道:“我也是頭幾天無意之中聽劉總說的

想當年你們倆還真挺牛逼啊



“別磨嘰

在不說我可走了啊

”我作勢要離開

卻被陳道人一把拉住

“別走啊

我這剛喝了個甜嘴巴舌的

陪老哥哥坐會兒

”我裝作生氣的坐了下來

剝着花生等對方繼續

“老曹不是說梅子家是祿存得勢的格局嘛

那種格局裏的家庭

克母早亡

紅杏出牆

損丁敗財

大禍自招

”陳道人說完還不忘衝我點點頭

“說普通話

”雖然大致的意思我聽得明白

但我挺煩這老傢伙裝文化人兒

本來小學就上那麼兩天

還趕上個大禮拜

裝什麼禿尾巴鷹啊

“你看看你

急了不是

放心

我接下來就給你講一講梅子家都出什麼事兒了

你對號入座就全明白啦

服務員

在來一大盤花生

一大盤毛豆

”陳老道看着吃空了的盤子

趕緊招呼服務員填滿

那次我跟老曹離開了以後

梅子應該是按照我跟老曹給她的圖紙

在曉鬆家中佈置了官運亨通這道風水局兒

至於夫妻和睦

看樣子應該是沒去理會

否則也不會出現後來的事情了

按照劉總的說法

這丫頭佈置完了以後

回去跟自己的爹媽密謀的好久

最後做出決定

不惜一切代價往上爬

要說不信還真不信

你梅子想往上爬

可你也得有機會啊

問題佈置完風水局以後也就一個多月吧

梅子她們科室的副科長居然因爲突發性腦淤血掛掉了

這讓對前途感到迷茫的梅子眼前爲之一亮

於是梅子找到曉鬆的母親

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死乞白賴的要來了一筆疏通上面的費用

好幫助她參選副科長

可那會兒的公務員已經不是老江時代了

最後有一道民主投票

如果參選人不能超過半數

即便你梅子花再多的錢

也當不了那個副科長

而且由於梅子長久以來一直不上班

單位內對她的評價並不好

因此梅子能成功當選那個副科長的面兒並不大

無巧不成書 總裁的小蘿莉:貼身嬌妻 冷梟的特工辣妻 寵婚至上:厲少你老婆又跑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