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一點,孟琪當然不會相信,事後她專門找關係,進到看守所裏提審了老五。

雖然對方一口咬死了不關張誠的事,但是她卻查到,就在事發之後,有人給了老五母親的賬戶裏轉了一百萬。 而且經過調查,張誠最近還在龍灣別墅購買了一套房產。 一個沒有正當職業的學生,能買下一棟價值幾千萬的別墅?爲了掩蓋自己的罪行,出手就是一百萬封口費? 孟琪心中冷笑不止,在她看來,張誠暗

雖然對方一口咬死了不關張誠的事,但是她卻查到,就在事發之後,有人給了老五母親的賬戶裏轉了一百萬。

而且經過調查,張誠最近還在龍灣別墅購買了一套房產。

一個沒有正當職業的學生,能買下一棟價值幾千萬的別墅?爲了掩蓋自己的罪行,出手就是一百萬封口費?

孟琪心中冷笑不止,在她看來,張誠暗地裏肯定做了不少違法勾當,這些都是他賺來的黑心錢。

將這種種跡象聯繫在一起,她覺得自己很有可能牽出了一條官商黑互相勾結的大案。

如果能從別墅裏找到張誠違法的證據,把這個案子破了,那絕對是一樁震驚全國的大案,到時候不僅自己可以升職加薪,還能一雪當初被張誠羞辱之恨。

爲了這,她已經在別墅外盯了好幾天了,發現裏面只有張誠跟他女朋友兩個人居住。

而且張誠這段時間都是早出晚歸,聽說是在考駕照,而他那女朋友卻每天都呆在家裏,讓孟琪一直沒機會下手。

但是今天,兩人居然同時離開了,現在人去樓空,正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象棋俗人 因爲懷疑局裏的高層已經被張誠收買,所以這件事孟琪根本沒有往上彙報,純屬私人行爲,根本沒有搜查證。

沒有搜查證那就是擅闖民宅,也是刑事犯罪,但孟琪卻沒有絲毫猶豫,快步繞到監控的死角,雙手在牆頭上一撐就翻了進去。

“哇哇哇!”

孟琪剛一落地,突然就聽到一聲略顯怪異的狗叫,心中微微一驚。

循聲望去,發現原來是一隻尺長的八哥犬,渾身都是肉,一副癡肥的模樣,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同時心中暗笑。

這傢伙是不是腦子有問題,養這麼一個玩意兒,能防得住誰?

孟琪本來沒怎麼在意,貓着腰就準備進屋。

但是走了兩步發現這八哥犬仍然叫個不停,而且聲音還越來越大,說不定會引起別人的注意,要是把保安招來可就不妙了。

孟琪眼中閃過一絲冷光,回過身來,右手一探卡住了八哥犬的脖子,從地上提了起來。

“對不起了,要怪就怪你跟錯了主人。”

話音一落,她右手就用力掐了下去。

“哇……”八哥犬掙扎了幾下,突然眼睛一鼓,兩顆眼珠子“嘭!”的一聲彈了出來,鮮血四濺。

孟琪嚇了一跳,慌忙甩手將八哥犬扔在地上,見對方舌頭探出來老長,身子抽了抽就不動彈了,這才稍微鬆了口氣。

難道是剛纔力氣用大了?

她檢查了一下全身,沒發現有血跡,地上找了一圈也沒看見掉落的眼珠,心裏頓時有些疑惑。

但是眼下也沒時間多想,張誠說不定什麼時候會回來。

孟琪定了定神,貓着腰走到別墅門前,從兜裏掏出一把萬能鑰匙,搗鼓了幾下就打開了門,閃身鑽了進去。 孟琪進入別墅,見裏面裝修豪華,傢俱也都是高檔貨,頓時心中更加不忿。

居然這麼有錢,這傢伙該是幹了多少壞事啊!是倒賣軍火還是販毒?

她在一樓仔細搜查了一圈,沒發現什麼線索。

於是又上到二樓,每個房間都找遍了,仍舊沒有發現。

別說是犯罪的證據了,連保險箱都沒找到一個。

正在她納悶的時候,突然聽到樓上傳來一陣怪異的響聲。

“嘩啦啦……”

仔細聽起來就像是水流淌的聲音,孟琪心裏一驚,難道屋裏還有人?

她伸手摸向腰間,結果摸了個空,纔想起自己現在被停職了,槍械都已經上交。

孟琪猶豫了一會兒,咬了咬牙,抄起房間裏的一個花瓶,小心翼翼的順着樓梯走了上去。

“嘩啦啦……”

一上到三樓,聲音更加清晰,孟琪側耳傾聽,確定了方向,推開了一間房門。

讓她驚訝的是,裏面居然是一間浴室,至少也有三四十平米,地上鋪滿了華貴的手工地毯,中間是一個巨大的水池。

浴池邊的水龍頭不知道怎麼打開了,嘩嘩的往外冒着熱水,蒸汽繚繚。

孟琪謹慎的掃了一眼,發現浴室裏並沒有人,這才長出一口氣,認爲可能是走的時候忘關了。

她走上前去,剛想伸手把水關上,突然手腳一哆嗦,差點一跤摔進水池裏。

浴池裏現在已經有了半缸水,透過清澈的水波,她驚駭的發現……池底居然趴着一隻怪物。

這怪物上半身是一個凹凸有致的美女模樣,柳葉眉櫻桃嘴,簡直美得冒泡。

但是下半身就有點詭異了……那居然是一條魚尾,長滿了青色的鱗片,還在水裏不停的搖擺,濺起陣陣水花。

這……這是什麼?美人魚?

孟琪看到眼前這一幕,瞬間凌亂了。

美人魚從浴池裏緩緩坐了出來,蓮藕一般的玉臂撐在魚池邊,將臉龐湊到孟琪的面前。

一雙美眸突然變得血紅,原本的櫻桃小嘴也朝而後裂開,露出一嘴細密的尖牙,發出一陣詭異的笑聲。

“咯咯咯……”

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突然變成這種醜惡的模樣,極致的視覺衝擊嚇得孟琪差點暈倒,右手猛的一揮,花瓶狠狠的砸了過去。

“呯!”

花瓶砸在美人魚的頭上,瞬間粉碎,而美人魚的腦袋也被砸扁,看上去就像一枚被踩爛的獼猴桃,黃黃綠綠的汁液四處飛濺,異常噁心。

孟琪尖叫一聲,連忙後退躲避,但是那些汁液濺在身上後就迅速消失不見。

“這……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孟琪連退幾步,心中一陣慌亂,眼前所見的已經超出了她以往的認知範疇。

美人魚不是童話故事嗎?怎麼可能真的出現。

而且……爲什麼會變得這麼可怕!

但是還沒等她緩過勁兒來,就見美人魚帶着一大蓬水花,又從浴池裏蹦了出來。

還沒落地,魚尾上的鱗片就全部脫落,然後從中間分開,化作人腿的模樣。

“啪嗒”一聲落地之後,美人魚的身體就迅速鼓脹了起來,原本玲瓏纖細的肢體變得肌肉虯結,身材也變得十分高大,皮膚上還冒出了密密麻麻、猶如鋼絲一般的黑毛。

就連那顆被砸扁的腦袋,也像是氣球一樣重新鼓了起來,而且吻部向前突出,耳朵也變得又尖又長,雙眼血紅,森森獠牙從嘴裏探出來,像是一把把匕首一樣。

不過數個呼吸的時間,美人魚就變成了一個渾身黑毛,長相猙獰的怪物。

而且那顆頭顱根本就不是人類的模樣,分明是一顆狼頭,血紅的眼睛裏充滿了嗜血的慾望!

狼……狼人?

眼前這一幕,已經不能用恐怖來形容了,孟琪全身篩糠似的顫抖,終於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連滾帶爬的朝屋外逃去。

“嗷!”似乎是爲了配合她,身後的狼人仰頭髮出一聲狼嚎,嘴裏亂叫着朝她追來。

霸佔諸天 救……救命!誰來救救我!

孟琪嚇得膽都快破了,以前就算是面對窮兇極惡的罪犯,她也沒這麼狼狽過。

但是剛纔的那一幕,已經完全摧毀了她的世界觀,將她全身的勇氣抽得一乾二淨。

美人魚?狼人?

這不都是西方傳說中的東西嗎?怎麼可能會真的出現!而且還出現在了這?

孟琪感覺自己精神都快錯亂了,現在她心裏想的,只是趕快跑,離這個恐怖的地方越遠越好!

但是她剛一開門,腳步突然一頓。

門外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白衣少女,看上去十六七歲的模樣,嬌俏可人,只是臉色有些發白。

孟琪現在腦子裏已經亂成了一鍋粥,一見到對方還以爲碰到了人,膽氣也恢復了一絲,伸手就去拉葉小曼的手。

“快跑!這屋裏有鬼!”

但是她這一拉,卻什麼也沒抓到,手掌直接從白衣少女的身上穿了過去。

孟琪瞬間愣住了,面色僵硬的低頭看去,這一看嚇得她差點魂飛魄散。

這白衣少女居然沒有腳……整個身體都是漂浮在半空中的!

“你說的鬼,是這樣的嗎?”

白衣少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珠子往上一翻,只剩下眼白,七竅之中涌出鮮血,在慘白的臉上劃過,留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紅色血痕。

“鬼啊!”

孟琪撕心裂肺的慘叫一聲,驚恐的往後退去,腳下一空,呯呯砰砰的滾下了樓梯。

不得不說,鐵血女警的身體素質就是不一樣,要是普通人這麼滾下去,少說也要摔個筋折骨斷。

但是孟琪只是發出一連串慘叫,然後就掙扎着爬了起來,手忙腳亂的打開門逃了出去。

她一路上頭也不敢回,生怕屋裏的怪物和女鬼會追上來,驚恐萬狀的跑到幾百米外,飛快的坐進了一輛jeep。

一腳油門下去,jeep車猶如脫繮野馬一般竄出,直接衝破別墅區門口的橫杆,帶着巨大的引擎轟鳴聲疾馳而去,嚇得門口的幾個保安愣了半天,跳起腳來指着孟琪離去的方向破口大罵。

葉小曼站在窗前,透過窗簾的縫隙瞟了一眼,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狼人已經消失不見,只有阿肥蹲在地板上,歪着腦袋,一臉蠢萌的玩弄着自己的尾巴。 上次在警局的時候,葉小曼雖然在銅錢裏,但是也聽到了孟琪對張誠說的話,自然對這自以爲是的女警沒有一點好感。

本來以爲事情過去就算了,沒想到這女人居然咬住不鬆口,還敢趁着張誠不在偷偷潛到家裏來。

對於這種人,葉小曼當然不會客氣,而且你誰不好招惹,偏偏去招惹阿肥,昨天晚上這傢伙纔看了兩部歐美恐怖片。

沒把你嚇死,算你命大!

……

4s店內,兩個女人的爭執終於停歇,張誠也終於找到了插話的機會。

他走上來,牽起林婉兒的手,看向華凌菲,認真的說道:“華總,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跟婉兒情投意合……而且依你的身份,我也配不上你不是……再說你家老爺子肯定也不會同意這事,咱倆以後還是朋友,你就別鬧了……”

一聽這話,林婉兒心裏像是吃了蜜一樣,高高昂起了頭,滿臉勝利者的表情。

華凌菲雙目含淚,一臉幽怨的看着張誠。

“我不管!總有一天,你會發現我比她好!”

說完她狠狠剁了剁腳,捂着臉衝了出去。

剛纔兩人的爭吵把店長都引了過來,一問銷售人員,頓時被雷得外焦裏嫩。

此時見華凌菲走了,店長才猛然驚醒,大喊道:“哎……華總!你車還沒提呢! 重生之必然幸福

“不要了!”華凌菲頭也不回的跑出4s店,轉眼就沒影了。

“這……”店長的臉色頓時苦逼起來,華凌菲訂的是一臺保時捷bxsters7,光是訂金就交了0萬。

按理說如果現在不要了,訂金是不用退的,但是華凌菲是什麼身份,打死他也不敢吃下這筆錢啊。

黑道老公:寶貝,別胡鬧 一想到煮熟的鴨子飛了,店長心裏萬分不爽,看着張誠的目光也不善起來。

這小子真是不識好歹,華總看上你了那是你的福氣,華龍集團幾個億的資產,你如果真跟華總好上了,得少奮鬥多少年啊!

這下好了,你得罪華總就算了,現在還連累我們,這臺車是專門從國外運回來的,光是運費就花了十幾萬,這筆錢肯定不敢讓華總掏,只有我自己承擔了,十幾萬啊!我特麼上哪喊冤去!

張誠一看店長苦大仇深的模樣,只得苦笑着搖了搖頭。

“行了,你也別瞪我了,反正我今天也是來買車的,既然她不要,這臺車我買了就是了,回頭你把訂金退給華總。”

“啊?”店長正計劃着怎麼把這筆錢走賬走掉,突然一聽這話,頓時愣住了。

“你……你買了?真的假的?連車可是頂配版,帶稅三百七十萬,你買得起?”

“三百多萬?”林婉兒嚇了一跳,連忙拉了拉張誠,“誠哥,太貴了,我在那邊看上一輛車,挺好的,只要幾萬塊……”

店長一聽,差點倒在地上,沒好氣的說道:“好嘛……感情你們進來轉了半天,就只是買個幾萬的車,行了行了,我也不跟你們多說,這點錢我也不賺你們的,快走吧。”

張誠瞟了店長一眼,拍了拍林婉兒的手,低聲說道:“沒事,老公給老婆花錢,天經地義,關鍵是你喜歡嗎?”

林婉兒轉過頭去,看着面前的紅色敞篷跑車,小巧時尚,運動感十足,一下就能吸引住目光。

在燈光下,整個車身都反射着炫目的光暈,簡直像是一件精緻的藝術品。

這樣一輛跑車,足以讓任何一個女人瘋狂,但是……價格也同樣能讓人發瘋。

不過還沒等她開口,光看錶情張誠就已經心中有數,笑了笑從兜裏掏出黑卡,扔給了店長。

“這車我買了,刷卡吧。”

“啊?”店長還以爲張誠剛纔是在洗涮他,沒想到對方居然真的買。

他拿着黑卡看了看,狐疑的說道:“你這卡……該不會是假的吧?”

張誠翻了個白眼,“是不是假的你去查一下不就知道了,這麼囉嗦!你到底賣不賣,不賣我就換地方了!江城又不是隻有你一家4s店!”

見張誠底氣十足,店長也不敢怠慢,連忙吩咐銷售人員去查一下。

這家4s店在江城也算上規模的了,接待的有錢人也多,查詢資金的設施當然也是有的。

很快,銷售人員就一臉驚愕的回來了,告訴店長,張誠的卡是真的,而且裏面還有兩千多萬的存款。

一聽這話,店長頓時換了副表情,搓着手不停對張誠道歉,反正得罪華總的又不是自己,如果對方真的把這輛車買下了,不僅能補償店裏的損失,還能賺上一大筆。

林婉兒也聽到了銷售人員的話,此時也是滿臉的驚訝,她知道張誠應該是賺了不少錢,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多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