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級的命令,是嚴加看守包括火鳳在內的所有人員。

因爲這一次爲了及時營救身負重傷的中華鷹,外交部無奈只能承認天龍大隊是中國的特別行動部隊。 這也落了別人的口實,現在外交關係緊張,這時候就算是有能人,也不能隨便的派出去了。 “媽,你放心,我葉雲天發誓,一定會把我父親救回來的!” 這是雲天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對火鳳叫媽,同時他也立下誓言

因爲這一次爲了及時營救身負重傷的中華鷹,外交部無奈只能承認天龍大隊是中國的特別行動部隊。

這也落了別人的口實,現在外交關係緊張,這時候就算是有能人,也不能隨便的派出去了。

“媽,你放心,我葉雲天發誓,一定會把我父親救回來的!”

這是雲天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對火鳳叫媽,同時他也立下誓言,一定要救回父親天龍。 “噠噠噠……”

天幕小隊的靶場裏,槍聲雷動。

金牌毒寵:冷情邪王狂醫妃 站在那裏的雲天放下槍口,額頭上的冷汗讓他的臉色更加的蒼白。

擦了擦汗水,雲天用那顫抖的手卸掉彈夾,可是這個原本熟練的動作,現在卻格外的笨拙。

左手握着新彈夾,想要去頂掉原本的老彈夾,可是連續三次,他都沒有頂到那個蹦黃上。

雲天的汗水流得更加的多了,這並不是身體疲憊所帶來的冷汗,而是心底的恐懼。

每一次拿槍射擊,前面的靶子都變成了大臉虎的模樣。

這種潛意思的支配,讓雲天的手不斷的晃動。

一百米外的靶子此時已經破爛不堪,只不過這彈痕分佈的狀態,很明顯搖晃劇烈。

雲天好不容易將彈夾換上,深吸了一口氣後,再一次端起了槍口。

目標靶近在眼前,如果是以往的話,恐怕他閉着眼睛都能射中。

但是現在,雲天卻感覺到無比的吃力,那不斷加速跳動的心臟直接影響了他的手臂。

顫抖讓槍口左右上下的不住搖晃,這種來自於身體本能的恐懼,是雲天無法支配的。

緊咬着牙關的雲天,面對着那靶心,他的眼睛溼潤了。

現在父親深陷圇圄不知去向,而自己卻還被困在這裏無法救援。

身爲一個兵王他連開槍的勇氣都沒有了,他又怎麼去完成自己的承諾。

“啊……”

憤怒的咆哮充斥着偌大的射擊靶場,雲天不甘的怒吼讓他扣動了扳機。

子彈四射,帶着無以匹敵的力量,可已經沒有了往日的專注。

不遠處,潘瑤和唐曦站在那裏,看着痛苦不堪的雲天,她們的心都要碎了。

眼淚情不自禁的奪眶而出,潘瑤忍不住要上前去安慰雲天,卻被唐曦拉住了。

“哥哥這個樣子,只能讓他自己想辦法治癒,我們是幫不上忙的。”

唐曦擦了擦眼角的淚花,雲天的心魔誰都幫不了。

“可是他這樣強迫自己,也毫無用處啊!”

緊緊的握着唐曦的手,潘瑤的心很疼很疼。

曾經的雲天是那麼的果敢勇猛,但是現在,他卻如此的痛苦。

每一次拿槍,他的心魔就會讓他無法集中注意力。

這樣下去,他豈不是真的上不來戰場了嗎。

曾經,潘瑤覺得,這樣其實也挺好,平平淡淡過完一生,畢竟地球沒有云天這個兵王,也不會停止轉動。

但是現在,他需要用自己的能力去保護自己所愛,天龍需要他。

“但她只能自己更加堅強的壓制住內心對於大臉虎的虧欠,纔可以回到兵王的身份,或許他還會提升。”

就在這時,火鳳走了過來,一連心疼的她,慈愛的看着遠處蹲在地上痛苦抱着頭的雲天。

“可他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熬過去,我怕他把自己逼太急了。”

潘瑤看着火鳳,她瞭解雲天,他的執着是他能夠有今天成就的根源所在。

可這份執着如果過激的話,誰都不知道會有什麼樣子的後果。

“所以我有一個更好的辦法,不知道幾位願不願意試一試?”

就在三女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背後傳來了一個聲音。

三女回頭一看,正是戴着眼鏡的史炎,一臉微笑的站在那裏,文質彬彬中又透着沉穩。

“你會願意出手相助?”

潘瑤和唐曦望向史炎的目光帶着憤怒。

正是這個傢伙將他們禁足在這地下,他會好心的幫助雲天嗎。

“史炎,你有什麼辦法?”

火鳳看了看史炎,他是天幕小隊的負責人,更是天龍大隊的最強後援團。

別看他年紀輕輕,但絕對是天才級的人物,否則也不可能肩負起這樣的重擔。

“辦法是有,只不過後果很危險,如果不成功,恐怕會危及生命!”

史炎習慣性的推了推眼鏡,或許這是每一個戴眼鏡的人都有的習慣動作。

種田寵妻:彪悍俏媳山裏漢 “我不怕,我願意!”

很明顯,火鳳信任史炎,潘瑤立刻本能的說道。

只要能夠幫助雲天恢復自信的話,她可以付出任何的代價。

“我也願意!”

唐曦也上前一步,在她的心中,雲天是絕對的重要,爲了他,她願意赴湯蹈火。

“很好,我的辦法很簡單,生死關頭,人的潛能纔是最大的……”

史炎把自己的方法說了一遍,聽完之後,火鳳首先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行,太危險了!”

火鳳一口拒絕,這算是什麼辦法,若稍有差池,兩女性命不保。

“我願意!”

卻沒有想到,潘瑤一口答應下來,這個辦法雖然危險,但也確實是一個擊發潛能的好辦法。

“我也願意!”

唐曦也同意的點了點頭,不管怎麼樣,她都要實驗一下。

而且她絕對相信,雲天一定可以做到的。

“這件事情也是一把雙刃劍,如果雲天不敢開槍,火鳳還可以補救,但云天恐怕此生此世都會一蹶不振。”

史炎看着潘瑤和唐曦,這兩個女人很明顯對於雲天很重要。

“不管怎麼樣,也都要拼上一下,他太需要那份能力了。”

潘瑤握緊了拳頭,同時看了看唐曦。

她心中很清楚,唐曦對於雲天的感情,否則她有怎麼甘願冒險呢。

“我也同意,只有將他逼上絕路,才能讓他爆發!”

唐曦點了點頭,同時握緊了潘瑤的手。

她們愛着同一個男人,爲了他,她們願意付出。

“那什麼時候做?”

看着遠處的雲天,蜷縮在角落中,緊緊抱着頭的他,還在低聲哭泣。

潘瑤的心就跟碎了一樣,恨不得現在就完成計劃。

“明天,我還有些事情沒有弄清楚!”

史炎微笑着推了推眼鏡,對着他們說道。

“史炎,你是不是有什麼其他的打算?”

看着轉身要走的史炎,火鳳急忙開口問道。

不過史炎僅僅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師傅,這個傢伙陰陽怪氣,值得相信嗎?”

唐曦握着火鳳的手,看着那消失的史炎,他總是說話只說一半,讓人猜不透。

“天龍一直把天幕小隊當作第七個夥伴對待,生死相托的忠誠,他相信我也相信。”

火鳳看着消失的史炎,天龍對於史炎的信任,可是以命相托。

作爲妻子,她也選擇百分之百的相信這個斯斯文文的年輕人了。

“如果他是叔叔的夥伴,又怎麼會把我們囚禁在這裏呢。”

潘瑤咬着嘴脣,同樣也看着那消失的方向,這傢伙一會和他們作對,一會又好似要幫助他們,讓人猜不透。

“禁足不是囚禁,而且這是對於你們最好的保護,按照雲天的秉性,得知生父失蹤,他一定拼命救援,可是他的狀態……”

火鳳嘆了口氣,上級的決定雖然也有外交上的考量,但同樣也是對於黃泉小隊的考量。

天龍大隊的實力非凡,連他們都栽了大跟頭,再派小股的特戰隊去,恐怕也只有送死。

這一次的折損,已經算是非常慘烈了,他們不能再有損失了。

鮮婚厚愛,老婆別走 火鳳的話,讓潘瑤和唐曦再一次轉過臉來,看着蜷縮在那裏的雲天。

角落中的他是那麼的可憐,緊緊地把頭蜷縮在胸口處,好似一個孩子丟失了心愛的玩具一樣。

淚水淚溼了他的臉龐,溼透了他的衣襟,可是那顫抖的雙手,卻讓他根本無法開槍。

不管他如何努力的壓制那份心底的恐慌,可是他依舊無法做到之前的淡定從容。

不知道哭了多久,雲天靠在那裏不知不覺的睡着了。

睡夢中的他,嘴角卻泛着微笑,因爲他夢裏那朦朧的父母,越發的清晰起來。

可是突然,他躁動不安,想要掙扎,猛地一下坐起身來,他的臉上掛滿了冷汗。

原本幸福的夢魘突然變成了噩夢,天龍滿身是血的模樣,讓雲天心碎。

“怎麼了?”

就在這時,火鳳的聲音傳來。

在雲天熟睡的時候,她就坐在不遠處看着自己的兒子。

只有失去纔會覺得珍貴,現在丈夫生死未卜,她只有兒子云天了。

“媽,我夢到爸爸渾身是血!”

看着母親,雲天終於可以在噩夢之後投入到母親的懷抱中了。

這是他小時候的夢想,即便來得晚一點,也足夠了。

“沒事的,你爸命硬的很,一定不會有事的!”

火鳳抱着兒子,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偷偷觀望着他的成長。

現在夢想成真,他就在自己的懷中,雖說時間不饒人,但只要有機會,就不晚。

“媽,能給我講講爸爸的故事嗎?”

靠在火鳳的懷中,雲天喃喃地說道,老大不小的他現在卻好似一個孩子一樣。

他終於可以躺在母親的懷抱中了。

“你爸爸是個真正的男子漢,給你取名字,就希望你未來可以義薄雲天。”

輕撫着雲天的頭髮,母子兒子席地而坐,在這寂靜的靶場之中。

火鳳娓娓道來那一段段可歌可泣的故事,聽的雲天心潮盪漾。

沒想到父親還有這樣的故事,現在他更加敬佩天龍了。

而在基地的另一邊,史炎依舊坐在辦公室裏,直到有一個人推門而入,將一個文件夾放在了桌子上。

“李清揚,終於找到你了!”

史炎看着資料夾裏的資料,這就是他等待的東西,終於找到了關鍵人物,行動即將開始。 網游之西游道圣 靶場上,雲天在這裏耗了整整三天,不眠不休的他,揮汗如雨。

每次都要把自己累到筋疲力竭,他纔會坐在地上,不過那顫抖,依舊讓他的射擊能力大打折扣。

“休息一下吧!”

潘瑤端着蜂蜜水,唐曦拿着毛巾。

看着那好似從水裏撈出來的雲天,心疼的說道。

“我不累!”

雲天接過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又喝了潘瑤的蜂蜜水,強作笑容的說道。

他身體並不怎麼勞累,但是他的心,卻已經千瘡百孔了。

這三天來,他足足打掉了幾千發子彈。

每一槍每一顆子彈,卻都感覺到射中了大臉虎胸膛的那陣疼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