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您錄個指紋簽收。」

雷正從口袋掏出一塊手機模樣的顯示器。 「好!」王阿姨應聲將大拇指放上去。 「包裹簽收成功,祝您生活愉快!」清脆的女音提示。 「那,阿姨,我先走了。」 包裹已送到,雷正正要告辭。 「等等,小雷,我那電視又放不齣電視台,你能幫我看看哪裡壞了嗎?」 「沒問題!這點小事

雷正從口袋掏出一塊手機模樣的顯示器。

「好!」王阿姨應聲將大拇指放上去。

「包裹簽收成功,祝您生活愉快!」清脆的女音提示。

「那,阿姨,我先走了。」

包裹已送到,雷正正要告辭。

「等等,小雷,我那電視又放不齣電視台,你能幫我看看哪裡壞了嗎?」

「沒問題!這點小事交給我吧!」

聽到王阿姨喊話,雷正立馬高興的答應下來,因為,這是他唯一能幫上王阿姨的地方。

雷正是一名孤兒,六歲以前一直生活在孤兒院,他不懂什麼是真正的親情,更不懂被家人所愛的感情。但,他懂得沒有家庭的傷心,寂寞和壓力。

人性是多變的。也許他的父母因為遇到極大的困難才不得已拋棄他,也許他的父母只是因為一時衝動做了一個不好的選擇,也許他的父母現在正在為拋棄他而悔恨,一直以來雷正是這麼想的。他並不恨自己的父母,也不恨這個世界,因為他還活著,而且自由的活著,他對自己現在的生活感到無比的滿足。

雷正喜歡助人為樂,同時,為了可以更加直接的幫助到他人,為了避免更多悲劇的事故發生,為了用笑容向他人傳遞真誠的善意。學校畢業后,雷正放棄體面舒服的工作,選擇當一名可以直接在社會中穿行的快遞員。不要小看快遞員,快遞員也是有夢想的。

夜幕降臨,完成一天工作的雷正像往常一樣面帶笑容哼著小曲回家,路上還不忘向熟悉的或者陌生的人打招呼,而大家也笑著回應,見怪不怪。

是的,雷正有一個家,那是他與尊敬的師父的家。

十七年前,一位老者來到幸福孤兒院。老者面無表情四處觀察正在玩耍的孩童們,突然他的目光停滯在幾名圍在一起高聲談論夢想的兒童那裡。

「我長大后要成為一名英雄!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人。」正值六歲的雷正站起來,緊握拳頭,大聲宣誓。

「哈哈,那不是電影里的主角嗎?那些英雄都有超能力的,你又沒有,怎麼可能做到!」雷正的宣言遭到同伴笑話。

「不,不是這樣的!」幼年雷正想反駁卻不知道該怎麼用語言反駁,但他認為那是不對的。

老者悄無聲息出現在孩童們旁邊開口說道:「英雄非是擁有超能力,擁有超能力的人非是英雄,重要的是你們自己的心。」

「小朋友,你可願意跟我走?」老者微笑向小雷正伸出白皙的手。

所有的小朋友驚愕於這位突然出現的老爺爺,除小雷正外。因為老者的話正是小雷正想要表達的意思,只是不知道該如何說明。畢竟小朋友論表達能力還有理解能力都尚未成熟,將來他們還需繼續深入學習交流技巧。

幸福孤兒院的六歲小孩子全都明白一件事,那便是,在這裡,每一個小孩子,到了六歲,肯定會前往新的家庭生活,也就是說,到了六歲他們便會被大人領養,他們從此便要離開幸福孤兒院。

小雷正站起身來,低頭看了看圍在一起的小夥伴們,小雷正沉默了。在這裡,他有一起玩耍一起談論一起哭一起笑的夥伴,他很開心,所以他不想離開。雖然分別是遲早的事,這個道理孤兒院的孩子們都知道,但是他們依然不舍。

老者看在眼裡,笑了笑便離開。

當然,老者不是離開孤兒院,而是尋找院方的人談論。他看中小雷正,因此他要將小雷正帶走。為了尋找這麼一個孩童,老者幾十年間皆徘徊於人世之中,哪有輕易放棄的道理。

經過院方說服,最終小雷正還是跟老者離開孤兒院。 雷正回到公寓打開家門一步一步輕輕踏入。

從外面看似一套幾十平方米的公寓房,走進裡面卻別有洞天。

這個被雷正的師父稱之為洞天的家方圓幾百米,山丘流水,花草樹木應有盡有。而且,洞天沒有晝夜和四季之分,永遠都那麼敞亮,春意融融。

「師父,我回來了。」

嘹亮的聲音迴響在洞天之中,不知為何此時雷正卻想起十七年前第一次來到洞天時的場景。

當年六歲的小雷正初來乍到,完全被眼前的光景驚呆,隨後歡呼雀躍,全然忘記與孤兒院的小夥伴們離別後的憂愁。在小小的孩童眼中這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簡直就像奇迹般的存在,沒錯,像電影里的英雄一樣。

「怎麼樣!現在相信我是仙人了吧!」彷彿被小雷正的笑容渲染,老者微笑起來。

「嗯!嗯!」小雷正兩眼發光點頭。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徒兒,我是你的師父,你要叫我師父。」

「是,師父!」小雷正沒等老者的話落音便搶先喊起來,彷彿生怕老者會反悔。

老者滿意點點頭,這個孩子,他甚是中意。

「徒兒,以後你便要隨為師修鍊仙人術法,切記只有勇氣和真誠才是修鍊的根本,這是為師教你的第一堂課,你要永遠記住。」

「勇氣,真誠,我記住了,師父。」小雷正似懂非懂點頭。

從那以後,小雷正便在老者的教導下學習仙人法術。

「師父,你在不在?」

雷正一邊走入中庭一邊喊道,若是在往日師父必然現身,今日倒是有些奇怪。

當行到石桌時,雷正發現桌面整整齊齊擺放著一張紙張。

「雷正,當你看到這封信時,說明為師已經離開地球。至於去到何方,為師也不清楚,何時歸來,更是未知之數。近日為師感應到友人們的氣息,想必是封印鬆動,時隔五千年妖族捲土重來。如今靠為師一人已經無法抵擋妖族,就此為師需要尋找友人助為師一臂之力。混亂將至,徒兒,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雷正放下信紙,心想著師父倒是很瀟洒地離開,自己卻連妖族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妖族!難道是師父以前說過差點讓地球毀滅的壞人?可師父,我修為這麼低一個人能戰勝妖族嗎?」

師父的離開讓雷正略感不安,雷正很清楚自己的力量與師父相比較可不止天差地別,並且如今的地球並不存在仙靈之氣,缺少師父的引渡,雷正以人類之軀是無法自行修行的。

然而,在洞天里的雷正並不清楚,此時妖族已經降臨地球,而且距離他的住處非常接近。

晚上七點,江北上空,紅日落山,紅艷晚霞連接一線天。就在這個時候天空被撕裂一條長達幾十米的口子,四道身影從裂縫鑽出。

四道身影出現的瞬間皆作了同一個動作,那便是深吸一口空氣,仿若從空氣中他們可以獲取信息一般。

這四道身影便是五千年後重登地球的四名妖族,首當第一位長發遮臉的是水妖木子雨,其次是身形矮小的火離,站兩妖中間則是一名肌膚如岩石高三米多的巨人石精。最後一名妖族,是這四人的領隊,魅。

「這裡沒有仙人和神庭的氣息,我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沉默許久,其中一道身影開口,卻是水妖木子雨。

「水妖,別開玩笑了,五千年時間等來的是一個錯誤的結果?我們的大巫們都是傻子?」接話的是火離,語氣不是很友好,一水一火,大概難以相處。

「結果而論,事實如此。」水妖平靜說道。

「這麼說你在質疑大巫?」火離囂張跋扈,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語氣。

「打住,打住,先不用這麼快下定論。你們看看眼下這繁華的城市,多麼的光彩奪目,再看看那些居住在城市裡的都是什麼?」領隊魅阻止兩妖的爭執。

伴隨魅興奮又渴望的聲音,四妖觀察起腳下的城市區。

「人類?」

「仙族養的豬玀!」

水妖疑惑的表情加上火離震驚的呼叫說明他們見過人類。

「沒錯!曾經仙族創造的狗腿子,那螻蟻般存在的人類居然過著如此鮮艷的生活!哈哈,神庭感應不到,這些狗腿子卻還在,說明我們並沒有來錯地方,神庭也只是隱藏起來而已!」魅大笑。

「管他隱藏起來還是消失,來到就應該好好享受一番,那該死的鬼地方我再也不會回去!」

「火來!」火離身體燃燒起熊熊大火。

「我去也!哈哈哈哈!」

火離化身一個巨型火球向地面的城市砸落。

「他這樣做好嗎?魅!」水妖木子雨轉向魅問道。

「有人自願當問路石再好不過!」魅邪笑道:「好了,我們去布下隔天聚妖陣試探試探人類,雖說只是仙族的狗腿子,大意可是會吃虧的。」 二一零零年六月二十日,這一天對於人類來說是悲傷沉重的一天。

江北城區,火光衝天,黑霧繚繞,各種警報聲,呼喊聲,慘叫聲混雜在一起,簡直就像煉獄。

妖族火離,在城市中橫衝直撞,一手控火術讓他為所欲為,只要進入他視線的東西無一不被燒毀,期間不少民警勇敢現身阻擊,皆被殘忍殺害。

「燒吧!燒吧!燒吧!哈哈哈!」

火離立於火焰之上瘋狂大笑。

另一邊。

雷正通過門發覺洞天之外的異樣,急忙從洞天跑出來。

然而,眼前的城市火光衝天的場景讓雷正滿臉不敢置信,他不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戰爭?暴亂?還是師父所說的妖族?

沒給雷正思考的時間,一團巨大的火球朝他所在的方向襲擊。

這時候想要從樓梯逃離公寓樓已經來不及。

雷正一咬牙,冒著被發現的風險,手指在空中比劃幾下。

「移形換影!」

下一瞬間雷正現身公寓樓對下方垃圾桶的位置,而原本的垃圾桶則落到雷正家門口,即是他原本站立的位置,這時巨大的火球擊中整棟公寓樓隨後發生爆炸倒塌。

雷正剛剛使用的是仙人法術,這是他僅會的兩種仙人法術中的一種,名為移形換影,可將自己與距離不遠的差不多體積的物體對換位置,當然,也不是什麼東西都可以轉換,當目標為有自我意識的活體時,目標的意志必須不抵抗才能成功施展。若是平時他是絕對不會使用的,因為他與師父有過約定不可以輕易將自己是仙人子弟的事暴露出去。

「救命!有人在附近嗎?救救我!」

驚魂未定的雷正聽到遠處的呼喊聲不假思索跑過去。

眼見卻是一位熟悉的人,雷正喊他王叔,是王阿姨的兄長,平日里路過公園經常碰到他與王阿姨出來散步。

「王叔,你怎麼樣了?」

「是雷正啊!太好了,我的腳被壓住,出不來,你來幫我一把。」

王叔見到來人是雷正立即高興起來。

「好!王叔你忍耐一下,我馬上救你出來。」

「嗯!」

雷正小心翼翼移開石塊,生怕弄疼王叔。由於只是因牆壁倒塌壓到雙腿,不會有生命危險,同時救援也費不了多長時間。

「王叔,你手機帶了嗎?打電話聯繫醫院,你雙腿傷太重。」

簡單處理傷口過後,雷正對王叔道,主要是雷正自己忘帶手機出來。

王叔搖搖頭。

「不行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手機完全接收不到信號,電話一直打不出去。」

雷正相信王叔不會欺騙自己,既然說電話打不出去肯定就是打不出去。

「王叔,那我應該做些什麼?」除了醫院,雷正實在想不到怎麼樣給王叔治療。

「我們先去找個安全的地方躲一躲,等待軍隊救援,呆在外面太危險。」

「可你的傷!」

「沒關係的,我能撐住。」

王叔的堅持,讓雷正沉默。突然他想到一個避難的絕佳地方。

「王叔,我知道一個絕佳的避難所。」

「哪裡?」

「佳樂地下超市,距離我們這裡非常近。」

王叔思索一會,點點頭:「嗯!那裡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好,那我們就去那裡。」

雷正背起王叔便往佳樂跑,因為誰也不知道繼續呆在那裡會有什麼危險。實際上,雷正他們的選擇是正確,在他們離開后,有一隻身長五米,獠牙外露的巨型「大貓」遊走過來。

「這一路走來,為什麼一個人也沒有看到?」

一開始雷正沒注意到這個問題,後來感覺街道上怪怪的,雖然到處都是被破壞后留下的殘局,但別說人,連犧牲者都沒看到。

王叔抬頭看了看雷正,略有疑惑。

「十幾分鐘之前,災難剛降臨之時,區政府發出避難通報,我們這邊距離比較遠,居民都得以疏散逃離,區中心地區才是正真的地獄。」王叔解釋道。

雷正沉默,不知如何作答,因為他當時還在洞天裡面,對外面的事情一無所知。

「王叔,前面的是什麼?狗嗎?但是有這麼大個的狗嗎?」

走著走著,突然,雷正發現一個奇怪的動物。

「快藏起來!」王叔緊張地小聲說道。

雖然不知道原因,雷正還是照做,躲進街道邊上的商店裡面。

躲進商店后王叔鬆了一口氣,徐徐解釋道:「那是基因發生變異的犬類,見到人類會瘋狂襲擊,我就是被他從區中心追趕到這邊。」

雷正放下王叔,悄悄探出腦袋,誰知等待雷正的卻是一張血盆大口。 「啊!」

雷正被突然印入眼帘的血盤大口嚇一大跳。這張血盆大口不是別人,正是之前雷正和王叔看見的大狗,狗的嗅覺能力似乎沒有因為變異而下降,輕易的發現雷正兩人藏身之處。

大狗順勢撲倒雷正,張開大嘴,鋒利的獠牙朝雷正脖子撕咬。

「雷正小心!」王叔在身後大喊。

回過神的雷正暗想不秒。下意識抬起左臂卡住大狗的大口,右臂揮拳重重的捶在大狗腦袋。別看雷正外表普普通通,經歷師父十幾年的仙靈洗滌,身體體質早已經遠遠超出一般人類。而且雷正使用仙人法術的話是可以一瞬間制服大狗的。

大狗吃疼鬆開嘴巴,雷正雙腳一蹬大狗肚子,擺脫大狗控制,翻身站起與大狗對峙。

大狗吃虧后並沒有產生恐懼感,反而裂齒低吼擺出攻擊姿勢等待獵物暴露弱點,正好此時雷正後退一步,大狗以為時機來了,再次順勢撲上去。

然而迎接大狗的則是一記滿滿的棒槌,大狗嘴巴被敲歪,受傷的大狗發出吭吭聲逃離,即便基因變異還是改變不了欺軟怕硬的毛病。

雷正放下被敲歪掉的鋼製椅子,鬆了一口氣,還好只是一隻狗。

「雷正,你沒事吧!你的手臂在流血,需要趕緊治療,而且那些變異的狗可能會帶有病毒。」

王叔擔心的聲音在雷正身後響起,被壓斷腿的他,什麼忙也幫不上。

「這點小傷,沒關係的。」雷正笑著轉過身,他體內的仙靈之氣會自然而然治療傷勢,根本不需要雷正擔心,「而且,現在看來,繼續在外面真的太危險,我們還是趕緊去佳樂地下超市避避吧!」

「好吧!」王叔見拗不過雷正勉強答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