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是*,我一直認爲自己是普通人,直到有一天一封信打破了我的觀念。

原來我是救世主!!!請原諒我表示用連續的感嘆號,那個男孩沒有一個英雄夢呢? —— …… …… 咚、咚咚、咚咚咚。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揉了揉熬夜寫了一夜困頓的紅眼睛,凌辰邁着遲鈍的步伐打開了門,“呵……找誰?”他打了個呵欠,彌矇的問道。 站在門外的人動作一頓,一支

原來我是救世主!!!請原諒我表示用連續的感嘆號,那個男孩沒有一個英雄夢呢?

——

……

……

咚、咚咚、咚咚咚。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揉了揉熬夜寫了一夜困頓的紅眼睛,凌辰邁着遲鈍的步伐打開了門,“呵……找誰?”他打了個呵欠,彌矇的問道。

站在門外的人動作一頓,一支手抓住了凌辰的衣襟,“你給我交稿啊。”

“啊?”凌辰睜開迷濛的雙眼,一個金色頭髮的看不清長相的女人映入他眼簾,他打了個呵欠,“這不是編輯大人……麼……”

女人抓住凌辰的衣襟晃了晃,經過她這一下,凌辰徹底醒過來了,“別晃了。”

女人滿意的收回手,“稿子呢?”她手攤在凌辰前面。

“裏面。”凌辰側過身。

女人熟悉的像是自己家一樣,絲毫不介意男女有別,就直接進去了,原因嘛,大概是某人喜歡拖稿,而她來的次數多了。

關上門,凌辰也走了進去,“稿子放在老地方,你去拿就好了。我先去睡一覺,熬夜什麼的,真是美少年的天敵啊。”

女人聞言白了他一眼,“美少年,我看你是吸血鬼還差不多。”說着她手裏收拾起散亂的堆疊在桌子的稿子。

“常年不見天日的蒼白皮膚,黑色的頭髮,紅色的眼睛,如果在加上牙齒,你就直接可以演吸血鬼了。”女人調侃道。

“好吧。”凌辰聳了聳肩,他洗把臉走了出來。

作爲一個無錢、無權的美少年,凌辰只好重操舊業了,開始他新的碼字生涯。

如果你問凌辰,他會雙手合十,一副虔誠的樣子說:“感謝上帝,讓我的小說依舊受歡迎。”

那個女人是凌辰簽約的雜誌社的編輯,名字叫伯莎和凌辰關係很好。在凌辰沒有身份,只好冒充voldemort他孫子的情況下(笑),救濟了他的生活,雖然凌辰也將自己寫小說的才華賣給了她就是了。

伯莎拿着一摞稿子,氣勢洶洶的走到凌辰前面,舉着稿子問道:“凌辰先生,你能告訴你的編輯,她要的後續呢?”

凌辰神色無辜的眨了眨眼,紅色的眼睛真誠的望着伯莎,回答道:“親愛的編輯大人,您手中拿着的就是後續。”

“你當我不認識字啊。”伯莎聽了凌辰的話,睜大眼睛瞪着他。

“生氣會老的快的,不要生氣呀~”凌辰聳聳肩勸解道。

伯莎聽了他的勸解不但沒有消滅怒火,反而有上竄的徵兆,她問道:“的後續呢?後續呢?你別告訴我,你沒有寫。”

事實上……他還真沒有寫。

凌辰表示他只是在忠實的執行,系統發佈的“成爲世界坑神”的任務,在堅持努力不懈的成爲坑神而已。

凌辰摸了摸下巴沒有將心理想的說出口,他一說出口,就不敢保證編輯大人伯莎會不會馬上奮起代表讀者滅了他。凌辰有過編輯,那是和網站籤的約,即使他的成績不錯,然而編輯手下卻不止他一個作者,而且他那個時候不善於交往,和編輯的關係也只是一般而已。

但是伯莎不一樣,伯莎和他即是朋友又是合作關係,伯莎手下即使有其他作者在,他和伯莎的關係卻是最好的。因此凌辰對伯莎有着相當的縱容,否則就不會輕易允許伯莎進入他的房間了。

伯莎也是知道凌辰的態度,拿凌辰當朋友看,才表現的沒有絲毫生分的。

就算如此……

“凌辰,我可以揍你一頓嗎?”伯莎詢問。

“不可以。” 邪王的廢材狂妃 凌辰拒絕的爽快,作死什麼的真心不是他故意的,那都是轉世惹的禍,都是克里斯的錯。

“新文我拿走了,你記得快點將後續寫出來。否則——”伯莎露出一個微笑,她的潔白的牙齒反射過一道光,“你就等着讀者的追殺吧。”

“哦……”凌辰摸了摸下巴,卻沒有悔改答應的意思。

他是要做世界坑神的男人,怎麼能輕易被伯莎嚇到呢?呵呵~

伯莎將稿子放入文件袋,裝好。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走到門邊,她回頭上下打量着凌辰。

“……”凌辰看着她。

伯莎說道:“看你的黑眼圈,熬夜會老的快喲~那句話不知道是誰說的。”

是他說的,凌辰舉手。

這算是風水輪流轉嗎?他前面說了伯莎,後面就輪到伯莎說他了。

“嗨嗨~我知道了。多謝伯莎小姐的關心了。”凌辰右手在前,行了個禮。

“我是怕你懶死了,拖稿大魔王。”伯莎調侃的回了一句,關門走了出去。

“黑眼圈很嚴重。”伯莎走後,凌辰飄到鏡子前面,看着鏡子裏的人自言自語。

他眨了眨眼睛,鏡子裏的人也眨了眨紅色的眼睛,看着鏡子中面色蒼白,嘴脣血紅的人,凌辰腦中一閃。

“還真是像極了吸血鬼。”他恍然大悟,“所以說,如果我去參加前世的cosplay秀,簡直不用化妝了。要裝個假牙去酒吧試試看嗎?”凌辰興致勃勃的提議。

反正現在他的模樣是屬於voldemort先生的,名字也是絲毫不內疚的用了voldemort的孫子的。那麼……就算是發生什麼事情,用voldemort的名義也是可以的吧。

你知道什麼最厲害嗎?不是別的喲,就是潛移默化。

有很多腐妹子讓直男變彎就是用的這招,儘管我不怎麼認同,但不得不說這是很有用的一招。

凌辰戰鬥力是戰五渣,但是他的智商還是很好的。爲了完成報仇的心願,凌辰選擇了潛移默化,他的小說表面看起來和其他的沒有區別。但是若是聰明人必定會發現他小說中隱含的意思。

裏的叛逆、自由、放縱的主角。裏透過*的眼睛看到的黑暗和政治。

有人會讀懂的,有人會行動的,那個人是誰凌辰不必去了解,他只要知道以後必定會有聰明人看這個世界的現狀不滿然後去行動就好了。

借刀殺人什麼的?不,他只是將計劃推遲到了以後而已。

他只要安安心心的等待着,等待着完成voldemort心願的日子到來就好了。

你問他爲什麼不接觸巫師界?拜託就算他是主角,擁有了voldemort的記憶和容貌,但是不代表他是傻瓜好嗎?作爲一個沒有魔力的麻瓜,去接觸一個擁有着吐真劑和奪魂咒等等的巫師界。

只有找死的份好嗎?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主角,偶爾rp爆發,遇到好東西,但是不能寄託於主角光環。沒有魔力去和巫師硬碰硬,計劃還沒實現就被人用魔法看透大腦了,然後就會被十八般武藝的虐待了。

期待貝拉?他又不是真的voldemort,能讓她死心塌地的。

人貴有自知之明,所以他還是老實待着吧。再說voldemort只說是報仇,又沒有說是什麼時候對吧。

小劇場:

voldemort:我才12歲啊。

凌辰:我現在是在幾十年後,已經60多了好嗎?

錯把真愛當遊戲 voldemort:那也不用說我們是哪種關係吧。

凌辰:voldemort——爺爺。(微笑。) 雖然說是什麼都不用做只要等着就好了,但是總不能一直等待着不知道會是誰的人出現。即使他是個隨遇而安的人,也不代表他喜歡頂着別人的樣貌過一世。

用了三年時間,凌辰在另一個時空重現了他‘坑神’的名字,手下坑裏坑魂無數,不計男女。

這個時候的凌辰還不知道,欠了債早晚有一天會還的,他只想着快點完成任務。

有些想阿洛伊斯了,想夏爾牌豆腐了,如果他回去了,一定要,要夏爾穿上新的貓耳裝給他看看,喵~

對於他兩個性情迥異的性格,凌辰想的很明白,都是他嘛,哪種都沒關係。如果在知情人看起來有些想精分,但他喜歡就好。

【凌辰,你怎麼跑到這個世界來了?】

聽到熟悉的聲音,凌辰知道他離開的時機來了。

“喲~系統。好久不見。”凌辰笑眯眯的打招呼。

狸貓揮了揮貓爪,【凌辰,你恢復記憶了。】

“沒有哦~”凌辰伸了個懶腰,目光渙散,“轉生後的還沒有想起來。”

【……】狸貓對此只想說‘你行’。

【我不過就是離開了一會兒,你不但換了個世界,還將自己的記憶搞丟了,你行。】狸貓豎起中指,它身後的尾巴搖了搖。

“呵呵……”凌辰報以笑容,系統什麼的果然是萌物,“不是一個世界,如果我猜的不錯,應該是兩個世界。”

【……】狸貓無力的垂下手臂,【兩個世界,跳躍真大。你是擁有了跳躍空間的能力?】

凌辰手托腮,靠在椅背上,說道:“沒有,偶然的巧合。狸貓,帶我回先前離開的世界吧,你應該能找到吧。”說着他伸手抓住狸貓的爪子。

【咦?】被抓住爪子的狸貓一下子愣住了,他貓臉上表達出了驚奇和驚喜的表情,【你,你能抓住我了。】它明顯在系統空間啊。

“那是你能量充足,能化形了。”凌辰摸了摸貓耳朵,狸貓很呆萌啊,看到他一如既往的呆萌賣蠢的模樣,凌辰表示他實在太開心了o(n_n)o~

【真的誒~】狸貓驚喜的從系統空間跳了出來。

眼見一個黑色物體憑空出現在他上方,凌辰眼疾手快的接住下墜的物體,一隻小巧玲瓏的狸貓輕盈的踩着他的手,落在他膝蓋上。

小巧玲瓏的身體被全黑的毛皮覆蓋,珀琥色的貓眼,強有力的四肢……很漂亮,驕傲、危險。如果你不看它蠢萌的本質的話,很有讓人捕捉的*。

【哈哈,我能化形了。早晚有一天我會成爲系統no.1。

“是,是。我們一起努力吧。”凌辰看着站在他膝蓋上囂張大笑的狸貓,露初一個寵溺的笑容。

算了,看在它那麼開心的份上就不打擊它了,化形什麼的,可是其他系統早就會的。

凌辰垂下眼瞼,長長的睫毛顫了顫,他和狸貓還是一樣的弱小啊。他們在的空間也是相對安全的,到了高等空間遇到其他系統和主神,就只有被捏死的份了。

狸貓突然給了他一尾巴,珀琥色的貓眼望着凌辰,【想那麼多做什麼,說好一起努力了。】

聰明的人就是喜歡想的多,好處是有,自尋煩惱也多。

“嗨~”凌辰微笑,只要在一起,努力就好了。

前一分鐘還在他租下的暫居小屋,下一分鐘就已經到達了熱鬧的街道。

不過……

“……好髒。”凌辰扶額,這是對他沒有親自完成voldemort心願的懲罰嗎?

【別憂鬱了。】狸貓給了凌辰一尾巴,它現在對這個動作越來越熟練了,以前是凌辰欺負它,現在它可以欺負凌辰了哈哈。

被抽了一尾巴,不痛不癢,凌辰也不在意。離開那個世界後他就恢復了他本來的樣子,黑色頭髮黑色眼睛,算是終於擺脫吸血鬼的模樣了嗎?

凌辰擡起下巴,作出一副貴族少爺的姿態,神色驕傲的打量着周圍。在這個有着貴族的過度裏,貴族身份可能會帶來危險,但是更多的是會帶來便利。何況他的穿着和打扮一看就知道不是這種地方的人,如果不想有什麼危險,就要保持鎮定,做出最適合的姿態。

不知道他離開幾天了,阿洛伊斯會不會以爲他失蹤了。

準備好,踩着驕傲的腳步,凌辰離開了這個他突然出現的角落。

凌辰的突然出現引起了警惕,就像在他走出角落的時候處在他右邊的那一羣衣衫襤褸的小孩子。察覺到動靜大個的男孩擋在前來,警惕的看着來人,他身後的小孩子握着食物也是神色警惕,唯恐有人來搶他們的東西。

在看到凌辰的時候,大個的男孩身後的小孩放鬆了警惕,看着凌辰身上託蘭西家出產的衣服,貴族少爺,看來是不會搶他們的食物了。

大個的男孩明顯經驗多,他並沒有放鬆警惕,依舊謹慎的看着凌辰,他見多了表面光鮮的人做出殘忍的行爲,他們似乎覺得只要給窮人施捨,就可以隨意的踐踏他們,要求報恩,誰知道他是不是這種人呢?

凌辰輕描淡寫的掃了他們一眼,神態驕傲。他和他們明顯處在一個地方,卻分割成了兩個世界。

一個爲光,一個爲暗。一個可以高高在上,一個卻在暗處爲了生存不折手段。

這真是一件好笑的事情不是嗎?人類就是如此,貪婪、污穢、驕傲、低賤。噗~很矛盾,卻本該如此。

這個地方很髒,牲畜、污穢、貪婪、人的*,卻也很美。求生的希望眼神和互相保護,彼此依偎的靈魂。

不過,這些和他沒有關係,同情心哪種東西,給誰要也別給他要,他同情心多了,早就和狸貓死在不知道那個角落裏了。

看到大男孩保護着那一羣和他沒有關係的小孩子的時候凌辰心裏是有觸動的,然而觸動不等於行動。他是一個無家可歸的時刻流浪者,上一刻還在釋意的喝酒,下一秒就可能被其他玩家追殺,不適合做好事,也不能做好事。

狸貓尾巴掃了掃凌辰的臉頰,算是安慰他,它和凌辰是相處最久的人,多凌辰的情緒比別人更加敏感,對凌辰的想法他能猜得到,卻只能安慰。

就像凌辰想的那樣,他們是一對沒有未來的人,顧着自己尋找能量就已經勉強了,幫助別人……等到有那個能力了再說吧。

“這個……”凌辰將脖子裏掛的裏夏爾送他的西洋表,摘下了下了拿在手中,“算是讓你們替我保存的。以後遇到了就將同等價錢的還給我吧。”說完他將手裏的東西塞到那個警惕的看着他的大男孩手中。

“上面沒有(家族徽章),可以賣掉。”凌辰說完看也不看他身後人的表情,“這不是施捨,下次遇到你們還是要還的。”他頓了頓又補充一句。

施捨?哪種東西?他纔不會做呢。凌辰眨了下眼,黑色的眼睛一片冷漠。

他身後的大男孩看着手裏被凌辰強塞過來的鐘表,回頭看了看,仰着腦袋看着他的弟弟妹妹,露出一個笑容,什麼都沒有說。

“阿洛伊斯~我回來了~”冷靜的面孔一秒鐘變熱情,凌辰充分宣示了他口中的沒有精分。

他站在門外老遠的地方就開始喊,還沒有等他打開門,就被突然出現的克里斯攔住了。

“老爺,阿洛伊斯少爺在舉辦宴會。”克里斯阻止他。

“好吧。”一聽阿洛伊斯在舉辦宴會,那麼宅邸裏面一定會有很多人在,本着不想讓阿洛伊斯丟臉的心情,凌辰立即收起笑臉,“克里斯,帶路。”

追情哥哥癡愛 嗯~老爺出去一趟,變的有些不一樣了,克里斯推了推眼鏡,眼鏡下的紫眸閃了閃。

凌辰懷裏的狸貓突然擡頭,珀琥色的貓眼,掃過克里斯。

那隻狸貓……克里斯心裏多了一絲驚訝,隨之而來的是滿滿的興趣,看來老爺出去這一次收穫不小啊。

從宴會後面避過所有人來到他哦房間,凌辰換上適合宴會的衣服,不顧狸貓的要求,將它扔到系統空間,就光明正大的出去了。

凌辰首先遇到的不是他找的阿洛伊斯,而是夏爾.凡多姆海威和一個小女孩親密的在說話。

“夏爾~”凌辰撲過去給他一個緊密窒息的擁抱。

夏爾一聽聲音就知道不好,結果還是沒有躲開,迎來了一個窒息的擁抱,他該慶幸凌辰還知道是大庭廣衆之下沒有親他臉嗎?怎麼想怎麼有種奇怪的感覺。

“夏爾,想我了嗎?”凌辰蹭着他的臉頰。

夏爾旁邊穿着裙子的金髮女士捧着臉看着他們。

夏爾整了整衣服,瞅了眼他旁邊的女士,在看着一臉興奮的看着他的凌辰,突然感覺兩人很像,他說不是兩人的性別和長相,而是對待他的方式。

一見面就熊抱,一個樂忠於將一切打扮的可愛,一個喜歡讓人穿奇怪的衣服。

“伊麗莎白,他是凌辰.宇智波。凌辰這是伊麗莎白·米多福特,我未婚妻。”夏爾介紹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