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人還挺齊的,爹,二孃。我的兩位姐姐。只是那笑真的讓我感覺很不舒服。想到反正我現在在別人眼中才三歲。不用整這些假意迎笑。

“若凝啊,你今年也三歲了。蕾兒與薇兒早就開始學習琴棋書畫了,今天叫你來,是給你說說,你好歹也是這相府三小姐,以後出去也不能讓別人笑話了,所以,今天給你找了老師,你也該去學習學習了。”我那所謂的爹在上面發話了。 “老爺您就放心,蕾兒和薇兒都那麼優秀,相信若凝也不會給老爺您丟臉的。不如讓蕾兒和薇

“若凝啊,你今年也三歲了。蕾兒與薇兒早就開始學習琴棋書畫了,今天叫你來,是給你說說,你好歹也是這相府三小姐,以後出去也不能讓別人笑話了,所以,今天給你找了老師,你也該去學習學習了。”我那所謂的爹在上面發話了。

“老爺您就放心,蕾兒和薇兒都那麼優秀,相信若凝也不會給老爺您丟臉的。不如讓蕾兒和薇兒先教凝兒熟悉下,這樣也……”真是有心啊,在讚賞我的時候,硬是把她自己的女兒也拉出來推薦了一番。但是,怎麼瞧見她老往我臉上盯呢?

“也好,蕾兒,薇兒。你們就帶着凝兒去。”

“是,爹。”若蕾。

“好的,爹。”若薇。

後花園……

“真不知道娘叫我和二妹帶着你出來要幹嘛,看你這樣子也是浪費我們的時間,真是浪費我跟妹妹玩的時間……”我那所謂的大姐冷若蕾嘲諷的看着我。

“是啊,有這會兒的功夫,我都不知道能練習多少的東西了,怎麼?你還以爲我跟姐姐真還會告訴你什麼東西麼?要知道與平凡的人相處是會越來越笨的,我可不變得越來越笨……”這個更過分,直接冷言冷語相對,跟她那張外表純真的面孔出入不是一般的大。

果真是有什麼樣的娘就有什麼樣的女兒,只能說,我那爹的品位真是特別,會寵愛那樣的人,現在的我的確爲那與我無緣的娘感到無比的遺憾。

難道這就是二夫人引以爲傲的兩個女兒的德行,欺軟怕硬算什麼東西。不動聲色的站在原地,繼續接受着他們的譏諷,現在不是時候,所以我會忍,一定會忍!

我依然一副呆呆的樣子,做好一個3歲孩童應有的反應。因爲我清楚的重點,最無害的姿態展露在外人面前,纔是對自己最有利的。

看着那兩人扔下我,頭也不回的跑了,似乎跟我多待一刻都是對他們身份的侮辱,我心中一片清明。“我在她們的心中,估計是最不屑的存在。”相反的,對此,我一點難受的感覺也沒有,而且,我的嘴角此刻緩緩的浮起了一抹微笑。

……

於是。我的日常安排中又多了一項,學習琴棋書畫……心中暗笑一聲,早在我能下地心走事,師傅就開始教我這些了,現在的我怎麼也學了快兩年了。但是,現在必須得隱藏着,絕不能顯得比我那兩位姐姐出色,我可不想惹出什麼多餘的麻煩。

至於家中給我請的老師嘛,應付應付就好了,在他們眼中勉強過得去就行,其他的跟師傅學就好了。

“小姐,你回來了。老爺說了什麼事?”梅姨一見我回來,就焦急的問我。

王妃每天想和離 “沒什麼,就是說讓我該學些東西了,回來的晚了點是因爲去了我那兩位姐姐那一趟。沒什麼大事,梅姨,你不用擔心。”我若無其事的說道。

“那……”

“這件事我自己會處理,還有,梅姨,幫我拿面鏡子來。”我現在最想知道的事這件事情。

“給,小姐,又怎麼了?”不一會,梅姨回來,遞給我了一面銅鏡。

剛剛看見那二夫人一直盯着我的臉看,我就知道似乎是有什麼事。話說,來到這古代,我還沒有仔細去看過我的容貌,一是因爲一個嬰兒也看不出什麼。二是我以爲我的容貌會跟前世一樣,所以也就沒有太在意,今天二夫人的舉動正好提醒了我。

只見銅鏡中的自己,膚若凝脂,吹彈可破,水靈的眼睛,柳葉的眉,嫣紅的薄脣。雖然還小,但是卻已隱隱能看出以後是怎樣的絕色容顏,傾國傾城。難怪剛剛這樣看着我,原來是我在容貌上搶了她兩位女兒的風頭。這年頭,容貌太出色也是個禍害。看來,我該想個辦法了。沒事惹上多餘的麻煩,我還沒那閒心去管呢。

“梅姨,你不覺得我的容貌太出色了麼?”我轉過身,輕輕的詢問梅姨。

梅姨也是愣了一下,似乎是未能理解我話中的含義…

“小姐天生麗質,這是承了夫人的容貌,小姐該高興呀,難道要是醜女才更好?”梅姨的聲音裏透着不解。

“如果我是我那兩位姐姐,這肯定是再好不過的事。因爲這可以讓他們更加有驕傲的資本了。但是,以我現在的情況,這就是壞事。梅姨以爲二夫人會允許我比她那兩位女兒好麼?”是人都想要自己的女子比他人的出色,何況那二夫人還是這其中的佼佼者,我也不急,慢慢的對梅姨說道。

“那可怎麼辦,總不能毀容啊!”梅姨似乎真擔心起來了。

“毀容?呵,我可沒有自殘傾向。不過,這不能真毀,掩蓋,倒還是不失爲一個好方法。”我心裏盤算着。

以前看過的小說也不少,有的是在臉上貼個疤痕什麼的,有的是塗上什麼要變成另外一個人的臉,再不行就是塗點藥粉,讓臉上長點什麼。

下次見到師傅的時間就跟師傅提一提,我想,這事還是很好解決的。

故有紅顏禍水之稱的禍國,所以有人想盡一切辦法掩蓋容貌。而現在的我則用來掩飾光華,一時的隱忍都只是爲了以後的展翅翱翔,真正的雄鷹也需3次蛻變才能鑄就,萬事還需一個“忍”字!

呵呵,這裏面的學問可就大了。說道而又做到且做好了的世間又能出現幾個呢。

------題外話------

若若有話要說…。因爲初次寫文,所以那字數可能少了點,以後一定會逐漸加多的,各位看官們,來了不收藏也留個言嘛== 兩年後…。五歲…。

窗外花枝顫,暗香獨自展……

“梅姨,今天我去靈山,可能晚上就不回來了,明天如果有人來,就說我生病了,不見客。”我一邊收拾着衣物,一邊對着梅姨交代着。

“小姐,你一個人安全麼?畢竟你還那麼小,有了危險怎麼辦?”梅姨擔心的詢問。

“放心,我武功也不是白學的,我自然會小心。”說完,轉身便出了門。

靈山下……

一年前我就沒有讓老頭直接來丞相府裏來接我,只要他在靈山下等候便可,其他的我還行,只是這靈山實在險峻,我還沒那麼自不量力,所以便只有如此了。

“老頭,你今天怎麼下來的晚了?”與平常簡直慢了近半個時辰。我最不喜歡的就是等人。

“怎麼,丫頭,你等急了?剛剛去處理了點事。這對你也有好處!”笑呵呵的聲音響起。

“時間就是金錢,你已經浪費了我半個時辰了,快點走,我不想在山下吹冷風!”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何況在這茫茫一片迷霧的靈山山腳下,誰能有好的心情等去。

“是是是,真不知道你這些話是從哪裏學來的,亂七八糟的。”說完,便帶着我消失在原地。

山頂上……

“師傅。”我剛剛登上山頂,便看見師傅在山頂處。

師傅對我點了點頭,又對老頭說道“師兄,你的事辦完了?”

“那是,我出馬什麼時候出過差錯。”自戀的聲音響起。

又是點了點頭,對我說道“若凝,前些天教給你的東西,現在給爲師演示一遍,看你掌握的如何。”我應了聲是,然後便開始施展着。

一個時辰後……

“若凝,爲師不得不說你是練武的奇才,才幾年,居然就有了如此成就。而且爲師教你的琴棋書畫也學的異常的出色,特別是舞蹈。 千秋不死人 因爲爲師的武功是以舞爲精髓。你深知這一點,就越發在這方面下了功夫。實在是……”

“師傅的教誨,徒兒自當遵循。”我也恭敬的說道。

“爲師的武功你已頗入門道,但是對於毒的領悟卻慢了些,最近你也要多花些心思在這上面纔是。有時候,這也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現在,你去後山的寒冰池連連。爲師還有一幅丹青要作。”說完師傅又已不見人影。

來到了寒冰池,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心中有幾分滿意。自從三歲時在大廳中二夫人的舉動給我提了個醒後,我便找師傅尋來了解決之法。師傅給了我一種藥,讓人塗在臉上後容貌雖沒有改變,但是就是讓看的人覺得容貌平凡了許多。這樣就解決我不少的麻煩。

未來,是要靠自己打拼出來的,沒有什麼東西可以不勞而獲,現在我的努力,鑄造的是未來那成功的自己。溫室的花朵並不適合我,那是千金嬌嬌女才適合去當的,我做不來,也不會去做。我需要的,想要的是一片天空,一片可以任我自己翱翔的白雲九天。

而誰?可以爲我許下那一片藍天呢。或許,還是隻有靠自己……

次日……

“老頭,你可以回去了,我自己先回府了。”昨晚在寒冰池裏泡了一夜,冰冷入骨不說,全身都是僵硬着的現在我最想做的事就躺在我那安逸溫暖的牀上睡上一覺,至於其它的,等我睡夠了再說。

“真沒禮貌,師妹叫我把這瓶——挽香丸給你,這個可是個寶貝啊,我求了師妹好久她都沒有給我,現在居然白送給你了。丫頭,記住了。這藥可珍貴着呢,重要時可是救人命的。你給我省着點用!”不就一瓶藥麼,至於像是要割他肉一樣麼?

我接過後,沒有理靈昊老頭的哀叫,徑自轉身往丞相府中趕去。

“叮——”打鬥的聲音在前面的樹林響起。直覺的我選擇轉身藏在暗處。

只見周圍全是倒地的屍體。血,染紅了土地。空氣中全是血腥的氣味。只有一個人勉強的依劍而立,那模樣已經快奄奄一息了。

不想多管閒事,別人生死於我何干,人各有命,沒能力的就得死。成王敗寇就是這麼簡單!轉身變要走,卻在走了幾步後,想到“能一個人力敵了那麼多人居然還有生氣,或許,還是有點能耐,救他一命也不算是浪費精力。何況,剛剛老頭給我的挽香丸,我也正好拿他試試效果,死了不怪我,活了也算是他的運氣,就看那老天爺留不留他一條活路了!”

想到這裏,轉回去……可能是看見我才五歲的模樣吃了一驚。正要動作,我卻快他一步把從瓶子裏取出的挽香丸喂進了他的嘴裏。沒有多說一句話,我轉身就又開始往丞相府裏奔去……

------題外話------

放心啦…。5歲過後不會再有小時候的事啦…。話說…這是若若第一次寫文,各位提點建議嘛。寫在下面的留言板裏嘛~~!==!繼續碼字去鳥…。 “我既不是善人,也不是什麼好人,剛剛之所以救你,也只不過是一時興起,你不用跟在我後面,我也用不着要你報恩。”剛剛施了藥,正打算回府,沒想到,那人竟追了上來,揚言必報此恩。

“你既然救了我命,從此以後擎蒼這條命便是恩人你的,我本就是江湖中人,自然不會因恩人年幼便不知感恩。”依舊是一臉的堅決。

“好,你要報恩。就得拿出點實力來,我的身邊可不想跟廢物!”本想着故意刁難他。希望他知難而退。

只見他一臉凝重,許久之後,像是下了什麼重大的決定,對我說道“請恩人跟我前去一個地方。”說完便飛身而往。

哼!你說去就去,本小姐可沒說願不願意呢,正想着不予理睬。可轉念一想。萬一真有什麼?……好,我且跟你走一趟,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啊。

走着走着,怎麼來到了鬧市……

“你確定你沒有耍我?”我一臉不滿的瞪着他。

“不敢!擎英閣爲祕密的殺手組織,自然要費上一點心思來匿藏。”

“擎英閣?難道這人是一殺手組織的老大?那他此番的目的……”我正沉思着,卻已跟隨着他來到了一無人過往的小巷。

只見他拿出了一塊令牌,對着一面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牆到凹陷處蓋去,卻見本來完整的一面牆竟奇蹟般的分開成兩邊,從中間讓出了一條通道。

他擺出了一個請到姿勢,我稍稍掩蓋住心裏的一絲驚訝,然後走進了那條通道。

經過了好一番功夫,終於來到了正處,還真如我想到的一樣,像是一個祕密的基地。

“參見閣主。”一見到我們,守門的非常恭敬的行了禮。

“我有重要的事宣佈,叫閣內衆徒來大堂集合。”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負責! 我也不做聲,靜靜的等待着,等着看他到底想做什麼。

速度很快,人越來越多,還沒有到一盞茶的功夫,人竟然全到了。

“屬下參見閣主。”又是參見。只不過比剛剛“宏偉”了不知道多少倍。

這人想要幹嘛,一副凝重的模樣,還把人都叫來,怎麼?緊急會議……

“都起來,今天我召大家前來是想宣佈一件事情,這位小姐剛剛救了本閣主一命,所以本閣主決定,把閣主之位傳給這位小姐。以後你們必須對這位小姐誓死效忠”聽見被人叫做小姐,我的眉頭幾乎微不可聞的皺了一下,在府裏除了梅姨會這麼叫我,放在外邊我現在就一5歲大的女娃,這……

“閣主,不可啊,這不是拿擎英閣當兒戲麼?”反對的聲音響起。

“對啊,要我等奉一女娃當閣主,還要聽從她的命令,如何讓我等信服。”又是一個人開始進言。

“是啊。這怎麼可以…”

“荒唐,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閣主難道…”

一聲又一聲的反對之聲在大廳中響起。我冷眼對待着這羣正在“自言自語”的人。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你們不覺得你們太吵了麼?他要把這閣主之位傳給我與爾等何干。你們不服?可以,你們選擇任何一樣東西跟我比試,如果能贏了本小姐,這閣主之位我絕對二話不說馬上離開。但若是贏不了我,那麼,你們就必須從此以後對我言聽計從。現在,你們可有異議?”看着他們的眼睛裏有着明顯的鄙視與嘲諷,也是,在他們的心裏,一個5歲大的女娃怎麼可能與他們鬥,我剛剛那話或許在他們眼裏也只能算是兒戲罷了。

我轉頭看了看擎蒼,他的臉色依舊很平常,似乎對我剛剛的那番話沒有任何擔心,怎麼?難道他就對我那麼的放心,我可是記得我除了給他一顆藥,其他什麼也沒做啊。

“現在,你們誰先來?”也不多話,直接切入正題。

“我來!”一個長相粗曠,有着絡腮鬍的人站了出來。

我給了眼神,示意他先請。

“直接比功夫,不要說老子欺負一個5歲大的女娃,你直接出招,我倒要看看一個丫頭片子能有何能耐。”話中對我的藐視絲毫不加掩飾的表露了出來。

藐視我,這是要付出代價的。表面不動聲色,實則暗自在找最佳的發動時機。白綾出袖,在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就收回了招式,只殘留下一道白色的殘影。而剛剛揚言要如何如何的人,現在卻已單膝跪在地上。

看着衆人詫異的表情,我心中暗自好笑。小怎麼了?人不可貌相這句話難道沒有人聽說過。就我的認知裏,一場人與人比試中,任何一方都有可能贏。無關年齡,無關外貌。

“你知道你敗在哪裏了麼?”我看着地上半跪的那人,輕輕的說道。

“你敗在了輕敵,這是一個人致命的錯誤!你一開始就沒有把我放在眼裏。也一開始就註定了你慘敗的結果!”不給他任何辯解的機會,我繼續說道。

“要做我的屬下,隨時保持謹慎的狀態這是基本的要求,而你如此表現,現在讓我覺得,不是你們要不要我坐這閣主之位,而是我看不看的起你們,肯讓你們成爲我的屬下。”不屑,這個詞語,只有勝者才配擁有。

看見那人還想說些什麼,擎蒼用一個眼神示意了一下,那人張了張嘴巴,最終還是默默的退在了兩旁,

“還有不服着,請來跟小姐比試。”擎蒼代替我說了這話。

“小姐武功的確高強,5歲就能這般模樣,我很佩服。不過,在下的強項不是武功,而是下毒,不知道小姐可否與在下比試毒藥。如果小姐這次也能贏,我等心服口服。”一位身着苗族服飾的女子走了出來。

我示意繼續,然後就只看見有人把一張桌子擡了進來,上面擺滿了各種瓶瓶罐罐,而且還有許多的草藥。

準備得還挺齊全的,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一樣不會輸。

“我們各自在對方身上下毒,然後自己解身上的毒。當然,這毒都要有一定的準備時間,絕不能下那種見血封喉的毒藥。”那人臉上一臉笑容,看上去很是有信心!

規則無所謂,我只注重結果。反正我也是……

她從那堆瓶瓶罐罐中找尋了良久,然後從一瓶子裏倒出來一顆藥丸來,伸手遞到了我的面前。我握了握手心。不動聲色的從她手中把藥丸接過,然後喂進嘴裏吞下。

韓少的億萬甜心 我並不用擔心什麼,憑這幾年師傅整天給我浸泡的那些藥水外加吃了那麼多靈昊老頭的丹藥,我早已是百毒不侵。不用我費心去配什麼解藥,這毒對於我來說根本什麼也不是。

“小姐,您的藥呢?”看見我並沒有任何動作,她也察覺到似乎有哪裏不對勁了。

“我的毒,早就已經下在你的身上了,是你自己沒有察覺而已。”我此話一出,意料之中的,看見了她一臉的不敢相信。

“剛剛你遞給我藥丸的時候,我就已經把毒下在了你的身上。”我好心的爲她解了疑惑。

“毒藥最關鍵的還是下毒,而下毒時神不知鬼不覺纔是上上之法,難道你每次下毒都必須先把人制服,又或是有人會心甘情願的吞下毒藥,排除了這2種途徑,你的毒估計就沒有辦法了。”我繼續說出了我的看法。

明顯的,我此話一出口,不止是她愣了一愣,全廳的人臉上都有明顯的震驚之色。

看着他們一個個折服模樣,我此時的心裏想的卻是:年齡,真的不會是判斷一個人能力的標準,他們還是太以貌取人了些。

一盞茶的功夫,驚色已從那女子的臉上漸漸退去,她重新面對這我,眼中有幾分不可思議。“你…你怎麼……。”

我知道她要問的是什麼,也不隱瞞“我從滿月的時候就開始浸泡各種藥水,吃遍了各種靈丹妙藥,自身早已是百毒不侵,剛剛你給我的那毒藥,我根本就不用費心思去解,她對我本身就沒有任何的作用。”

“原來如此,想我毒娘子的名號也不是白叫的,我的毒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沒有起作用呢,小姐有如此能力,我自然信服,我從今以後,願做小姐的屬下,爲小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說着便已單膝跪下。

得到了第一個認可,我眼睛環視着衆人,然後說道“你們呢?可有不服之處?”

“我等願意奉小姐爲這擎蒼閣之閣主……”整個大廳,頓時被這句話響徹。

看着在下面跪成一片的衆人,我知道,我,成功了。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強!

------題外話------

今天若若要去外地了…更新我會盡量保持…話說,昨天首頁曇花一現還是很讓人興奮的…。親們可能在想男主咋還不出來…。給點透露,第二卷…也不會很久的啦,最多3天就出來。 這個世界永遠都是這樣,贏者爲尊,敗者爲下。不過,我喜歡這個規律……

“從現在起,江湖中將再沒有擎英閣,擎英閣就此成爲過去!最近一段時間將閣外所有事務暫停,我要重新樹立起一個組織——落鳳閣……”我頒佈了我成爲閣主的第一條命令,只因我不喜歡別人的東西,是我的便只能是我的。我不會讓它有着其他人的記號。我會讓他更加的強大,因爲——它的擁有者是我。

“你們可有異議。”看出了閣中人的騷動,我出聲制止。

面面相覷之後……

“擎蒼遵命……!”我身旁的擎蒼倒是先跪了下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