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照片生成。 蘇曼睜眼,疑惑道:「照相干什麼?」 要是別的男人幹這種事情,她會以為是想用照片威脅她,達到他不可告訴的目的。 但是顧銘照相,她一點那樣的想法都沒有。 真不需要,憑藉顧銘的本事,完全不用拿照片威脅她,現在顧銘一句話,只要她有的,都是顧銘的,包括身子。 顧銘沒

照片生成。

蘇曼睜眼,疑惑道:「照相干什麼?」

要是別的男人幹這種事情,她會以為是想用照片威脅她,達到他不可告訴的目的。

但是顧銘照相,她一點那樣的想法都沒有。

真不需要,憑藉顧銘的本事,完全不用拿照片威脅她,現在顧銘一句話,只要她有的,都是顧銘的,包括身子。

顧銘沒有隱瞞他的想法,如實道:「我想發給師雅看一看。」

蘇曼愣了一下。

但是很快,她就明白顧銘的意思,明白顧銘是想在師雅面前炫耀他抱得美人歸,征服了她。

同時…… 同時她還覺得,顧銘這是想告訴師雅,他沒事,無需擔憂。

甚至,她認為,顧銘對師雅也有那個意思,想要征服師雅。

吃醋?

婚然天成,首席的VIP戀人 有點,因為顧銘此刻在跟她……

享受著她,心裡卻打著師雅的主意,典型的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你也不怕吃撐。」蘇曼嘲諷顧銘說。

「吃撐?」

顧銘笑著說:「我吃不撐,我怕你吃撐。」

蘇曼不慫道:「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胃口有多大。」

她欲主動,反客為主,顧銘攔住說:「別激動,先看看這張照片能不能發給師雅。」

蘇曼看,看到照片中的她媚~態盡顯,誘人至極。

但是,這能證明她跟顧銘走到一起了嗎?

她白眼說:「你不把你拍進去,鬼才咋知道幹活的人是你,保不準師雅以為你在偷~拍呢。」

她是不怕師雅知道她跟顧銘關係的,相信師雅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對啊!!」

顧銘一拍腦門,知道他犯傻了,立馬打算重拍。

「等一下。」蘇曼起身說。

「幹什麼?」

「配合你啊!!」

「大氣。」

顧銘稱讚,蘇曼摟住顧銘的脖子擺姿勢。

很快,擺好,兩人臉挨著臉,盡顯親密關係。

惡少的桃花劫 咔嚓。

照片生成。

顧銘看了一眼,非常滿意,果斷髮送給師雅,讓師雅見識他的厲害。

然後,沒得說,教訓蘇曼這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讓她領教他的厲害。

……

醫院。

師雅有些心不在焉。

已經三個小時過去,她真的好想打電話給顧銘,問問顧銘現在的處境怎麼樣,蘇曼有沒有為難他。

她不止一次拿起電話,不止一次找出顧銘的手機號碼,但卻遲遲沒有撥通。

她不知道用什麼名義撥打。

朋友?

需要這麼關心嗎?

戀人?

只見過三次面,話都沒有說幾句,算哪門子戀人。

她覺得,她現在跟顧銘連好朋友都不是,只能算點頭之交。

可她卻是想打電話問問,目的很單純,出於良知,不想顧銘因為她的事情,遭到李家夫人的記恨。

李家,申海市豪門之首,得罪李家,申海市註定無顧銘的容身之處。

這種事情,她壓根不敢告訴崔婷婷,怕嚇到崔婷婷這位從小地方來的女子。

可是此刻……

哎!

師雅嘆息一口氣,她高估了她的勇氣,嘆息說:「早知道就告訴崔醫生,這樣就可以讓崔醫生打電話問顧銘,也不至於現在這般糾結。」

她無法左右蘇曼的決定,但是她覺得,作為蘇曼的主治醫生,她可以跟蘇曼講理。

有時候,蘇曼雖然驕橫,蠻不講理,但是大多數時候,還是很好相處的。

她覺得她替顧銘美言幾句,還是有用,說不定就把顧銘給救了,這樣她的良心就過得去了。

這樣一想,她覺得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事態會越來越嚴重。

她鼓起勇氣,拿起手機,準備撥打顧銘的電話。

盯!!

一條信息過來,顯示發信息的人是顧銘。

顧銘主動發信息來?

師雅當時就激動了,迫不及待的點開。

然後,她愣在當場,懵了,傻眼了,震驚得一塌糊塗。

好久,好久,她才回過神來,苦笑不已。

生平第一次,她知道什麼叫做杞人憂天,什麼叫做庸人自擾。

顧銘,不是可以用常理來揣測的,否則怎麼可能拿下蘇曼那等高貴的婦人嘛。

她小覷顧銘了。

……

另外一邊。

東瀛人回到自己的賭船上,對這一次失利進行檢討,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新手手氣壯,非技術可以彌補,過段時間就好了。

非戰之罪,怪不得青山藤木,所以青木騰飛寬慰青山藤木說:「藤木君,這一次的失利不要放在心上,好好回去休息。」

話雖然如此說,但青山藤木不甘心,發誓說:「明天,明天蘇曼過來挑釁,我一定把今天她給我的恥辱,十倍還給她。」

他想贏蘇曼兩百億。

然而,青山藤木卻說:「那也得蘇曼看得到明天的太陽才行。」

聽到這話,青山藤木心頭一怔,知道青木騰飛已經有別的打算。

不敢多問,因為他只是青木騰飛請來的賭術大師,不參與別的事情。

他告辭離開。

剛走到門口,遇到一名體型矮小的東瀛男子。

能因為他體型矮小就輕視他?

青山藤木可不敢,在他眼中,這人比青木騰飛還可怕,手中沾染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性命,極其恐怖。

「誠也君。」青山藤木恭敬的招呼道。

平川城也說:「華國賭船上的事情我都聽說了,藤木君辛苦了,快去休息吧!」

「是!!」

得到平川誠也的允許,青山藤木這才出去,並順手把門關上。

他知道平川誠也和青木騰飛有要緊事情要談,猜測是有關蘇曼的事情,可不敢留下來聽。

他走後,平川誠也和青木騰飛面對面而跪,品著東瀛特有的香茗。

兩人一邊品茶一邊談話。

「有些不如意啊!!」平川誠也嘆息說。

「是啊!!」

青木騰飛惋惜道。

按照他們的計劃,是先贏蘇曼一大筆錢,然後再送蘇曼離開,把好處佔盡。

結果,青山藤木失利了,不僅沒有贏到錢,反而輸給蘇曼二十億。

「就當給蘇曼的買命錢吧!!」青木騰飛自我安慰道。

然後,他們靜等暗忍的捷報傳來。

時間流逝。

夜幕來臨,海上漆黑一片,心懷叵測的人開始蠢蠢欲動。

顧銘不知道蘇曼跟崔婷婷的情況一樣,屬於連環劫。

都市之最強狂兵 此刻,他還在教訓著蘇曼。

有效果?

效果非常明顯,蘇曼哀求道:「別來了行嗎?人家受不了了。」

她不敢想有朝一日,會因為那種事情向一個男人討饒,她覺得,只有男人不行的份。

可是,此刻她不求饒不行。

已經三個小時過去了,她在不求饒,她覺得她會被顧銘給……

悲催不?

她覺得太悲催了,悲催到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她表示,她不想旱的時候旱死,澇的時候澇死,她想適可而止。

顧銘不為所動,說:「出海你說,剛才你又說,怕我滿足不了你,現在我滿足你,你不要了,有點說不過去哦。」

蘇曼:「……」

這是說不過去的事情?她知道,這是顧銘想聽她表揚,想聽她更加低三下四的話,滿足他大男人的心理。

能不說?

她已經咬牙堅持了好久,再不說,以後就沒有機會說了。 她放下她的高傲,撒嬌說:「老公,你太厲害了,人家不行了,能憐惜一下人家嗎?」

「這個可以有。」

心滿意足的顧銘,放過不堪蹂躪的蘇曼。

蘇曼長舒一口氣,有種劫後餘生的錯覺,沒由得,產生一絲後悔,後悔找顧銘這樣厲害的男人。

她擔心以後每次跟顧銘上床都這樣,那她寧願不要,也不想最後被顧銘幹得想去死。

蘇曼的想法寫在臉上。

顧銘瞧見,安撫道:「放心,以後聽話,我都會憐惜你,只給你快樂,不讓你受罪。」

「真的?」蘇曼問。

顧銘保證說:「肯定真的,騙你幹什麼?」

這樣一說,蘇曼勉強放心,回憶最初的快樂,覺得找顧銘這樣強壯的男人好處也不少。

其中,最令她印象深刻的,就是顧銘的花樣,那叫一個多,讓她明白,原來還可以這樣玩。

當時她就震驚了,開眼了,飛到天上去了。

這是她想要的,拒絕不了。

不多說。

她依偎在顧銘懷裡休息,順便把吃飯的事情安排下去。

此時,體力消耗嚴重的她,急需食物補充能量。

她想,顧銘也是如此。

其實不是,因為靈氣是最好的能量,可以有效補充顧銘身體需要的一切。

換句說,擁有神鼻以後,顧銘已經可以不用吃飯,達到辟穀的境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