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起身追了上去。

「不用了,我希望你謹記我的話,他還沒有死,我可以肯定,雖然你很妖孽,可依舊不是他的對手。」 周雅稍微停頓了一下,說完之後,便頭也不迴轉身走去,留下了一縷淡淡的幽香在房間內瀰漫。 林逸轉過身殺機凜然的鎖定了張兵,如果不是張兵等人在這裡搗亂的話,他說不定還有機會搞定周雅,可現在,一切都晚了

「不用了,我希望你謹記我的話,他還沒有死,我可以肯定,雖然你很妖孽,可依舊不是他的對手。」

周雅稍微停頓了一下,說完之後,便頭也不迴轉身走去,留下了一縷淡淡的幽香在房間內瀰漫。

林逸轉過身殺機凜然的鎖定了張兵,如果不是張兵等人在這裡搗亂的話,他說不定還有機會搞定周雅,可現在,一切都晚了。 「咕嚕!」

被林逸那充滿殺機的眼神鎖定,張兵頓時雙腿一軟,也直接跪在了地上。

「林少,林少,對不起,對不起,我,我錯了,我發誓,我再也不敢了。」

張兵惶恐不安的說道。

「砰!」

林逸抬腿就是一腳直接揣在了張兵的身上。

「唰!」

跪在地板上的張兵,整個人直接從地板上滑行了出去,直到狠狠的撞在牆壁上,才停下自己的身形。

「你們是誰的人?」林逸扭頭看著跪在地上的眾人,冷冷的質問道。

「劉少,劉海劉少的人。」為首的一名小弟,看著林逸哆嗦道。

劉海在中江市的地位非常超然,甚至在華中省,都能夠算得上是一號人物,畢竟是圈子內的人,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的。

可劉海曾經不止一次,在公共場合,告訴過他的這些下人,在中江市寧願招惹龍家,也絕對不要招惹林逸。

甚至連京城來的江靈兒,都十分的贊同,這樣的人物,哪裡是他們能夠招惹的呢?

「劉海?」

林逸一聽,腦海中浮現了江靈兒穿著黑色緊身皮褲,騎著機車的畫面,那如滿月一般,似乎會發光的大腚,倒是讓林逸心中的憤怒減少了一些。

「他不是想要斷了我的四肢嘛!你們照做就行了,另外,劉海如果有什麼不滿的話,讓他直接找我。」

林逸說完,便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是,林少!」

為首一人,惶恐不安的點頭說道。

可全身都彷彿要炸開的張兵一聽,卻慌了神兒了,斷掉四肢,那他這輩子豈不是要在輪椅上過一生了呢?

「啪嗒,啪嗒!」

跪在地上的眾人,見林逸離開了,便紛紛起身,朝著張兵走了過去。

林逸的命令他們不敢陽奉陰違。

「你,你們不要亂來,我告訴你們,如果事後我表哥知道了,你們死定了,我表哥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張兵慌了神兒,看著眼前殺氣騰騰的眾人焦急的呵斥道。

眾人一聽,頓時眉頭微微一皺,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林逸他們鐵定是惹不起的,可如果不經過劉海的的同意,就把劉海的表弟打成了人棍,那這個後果也同樣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給劉少打電話!」

一名混子,試探性的問道。

為首一人,輕輕點頭,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劉海的電話。

自此遇到林逸之後,劉海一行人就一直停留在中江市,實在是林逸帶給了他們態多的驚喜,所以,趁著閑暇之餘,江靈兒一行人便投資了一家公司。

有江靈兒等人的存在,這公司的一切都異常的順利,現在已經開始正常運轉起來了,劉海則是但仍CEO,這小日子倒是過的也不錯。

當看到自己放在奢華辦公桌上的手機亮起,劉海不禁眉頭微微一皺,不過還是拿起了電話,淡淡的問道:「事情都已經辦好了嗎?」

對於自己這個表弟,他也很是無奈,如果不是這次對方一再保證,不是玩玩而已,是真的想要結婚,這種爛事兒,他根本都懶得去管。

「劉少,遇到麻煩了,張兵想要的是林少的女人。」電話已接通,為首之人便一臉焦急的說道。

「什麼?你說什麼?」

坐在辦公室內,美滋滋的劉海一聽,頓時就像是火燒屁股了蹭的一下就從老闆椅上站了起來,一臉不敢置信的對著電話咆哮道。

敢找林逸的麻煩,這不是找死是什麼?別人不清楚林逸的可怕,他可是非常清楚的,就在剛剛,林逸還憑藉一己之力,滅了一個百年家族。

這樣可怕的存在,便是他劉海也不敢招惹啊!

可現在,他的手下竟然告訴他,他表弟想要的妹子竟然是林逸的女人,這豈不是等於一個螻蟻想要染指神龍?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特別是強者對於這種事情尤為反感,一旦林逸怒了,便是他也頂不住啊!

「那個,把電話給林少!」

劉海感覺自己的喉嚨有些發乾,無比緊張的問道。

「不,不在了,之前張兵說想要廢了林少的四肢,現在,林少也是這個意思,讓我們兄弟動手。」

「呼呼,廢掉四肢嘛?若只是這樣的話,你們照做吧!」

劉海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他知道林逸還是給了他面子,否則,以林逸的手段,怎麼可能只要張兵的四肢呢?

「什麼?」

癱在地上的張兵一聽,頓時頭皮都要炸開了,他是的表哥竟然同意了林逸的說法。

「表哥,表哥,我是張兵啊!我是張兵啊!我不想,我不想成為一個廢人,表哥,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想成為一個廢人啊!」

張兵慌了神兒,對著電話焦急的吼道,可是恐懼,卻使得他兩腿就像是灌鉛了一樣沉重,根本無法動彈,只能坐在地上焦急的吼道。

「哼,把電話給他!」劉海不悅的冷哼道,萬幸是這次林逸給了他面子,否則,一旦跟林逸走到對立面,便是他也很難下台。

「劉少要跟你說話!」

混子走到張兵面前,直接把電話遞到了張兵手裡。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表哥,表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啊!」

張兵哭喪著說道,心裡那真是充滿了後悔,此時,他只想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繼續過自己那醉生夢死的日子。

「張兵,我這麼跟你說吧!便是那林少殺了我,我家裡人都沒有辦法報仇,甚至只能把這件事兒忍下去,連一點怨氣都不敢表現出來,那是宛如天上神仙一般的人物,根本就不是你我能夠招惹的,另外,以後別叫我表哥了,你他瑪德太能惹事了,我不想那天被你坑死,如果想要活命,老老實實的過下半輩子。」

劉海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不,不可能,他,他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力量?」張兵瞪著眼睛,一臉氣憤的怒吼道。

「動手!」

「啊!!!」

凄厲的慘叫從房間內傳出,響徹整條街道。

陳美君眼神有些複雜的從小巷子里走了出來,擋住了林逸的去路。 「吆喝,陳大美女,出動的挺快啊?」

林逸玩味的盯著陳美君冷笑道。

「林逸,你太過嗜殺了。」

陳美君皺著眉頭,眼神凝重的盯著林逸說道。

「林少!」

站在他背後的幾名戰士,同時恭敬的對林逸行禮,不管怎麼說,他們的性命是林逸救下來的。

「呵呵,好,一個個壯的頭牛一樣,不過若是你們一直按照現在修行的法門兒練下去的話,最終也只能變成一頭蠻牛了。」

林逸看著這些他親自從鬼門關拉回的人,無奈的笑道。

眾人一聽,皆是神情一怔。

「林逸什麼意思?」陳美君心頭一跳,緊張的盯著林逸問道,為了培養這些人,他們可是下了不少的功夫,如果因為方法有誤,而導致了這些人才的浪費,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些人目前全部都是國寶級別的存在,損失任何一個都讓人無比的心疼,所以哪怕是他們在訓練,陳美君也要帶他們出來。

因為她有把握,上頭不會責罰這些人。

「他們訓練的方法,跟修行的法門並不合適他們。」林逸淡淡的笑道,隨後直接朝著自己的布加迪威龍走了過去。

陳美君見狀,急忙邁開兩條健美的長腿追了上去,這些人是林逸救回來的,在內心深處,陳美君更願意相信林逸所說,哪怕這次為了培養這群戰士,上頭請來了一位非常恐怖的存在。

「陳隊?」

「跟上,今天一定要問清楚,哪怕是獻出我自己,也一定要幫你們問清楚。」

陳美君咬著銀牙,一臉認真的說道。

幾名戰士一聽,一個個頓時全部愣住了,一個個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了自己的同伴。

「華夏好隊長啊!」

有人感嘆道。

「好你妹啊!你難道看不出來,她在利用我們嘛?」

其他幾名隊員,同時給了那人一個白眼。

「利用?哪裡利用了?人家明明是要為了咱們獻出自己啊!嗚嗚,我好感動啊!」

「靠!你個白痴!」

眾人同時豎起了中指,隨後急忙追了上去。

站在樓下的劉飛,見混子們都離開了,可張兵竟然沒有下來,不禁心裡有些擔憂,急忙沖了上去,可當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張兵。

劉飛頓時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心裡充滿了僥倖,還好他沒有如張兵那樣,不知死活,否則,今天他怕是也要落的這樣一個下場吧!

「劉飛,劉飛,快,送我去醫院,我,我不想死啊!」

張兵用力的抬著那彷彿有千斤重的眼皮,盯著劉飛哀求道,此時,他才知道,活著,成為一個健全的人活著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情啊!

「哦哦,我,我馬上給你叫救護車……」

布加迪威龍車窗前面,陳美君一臉任性的盯著林逸,「那個,他們現在到底要怎麼訓練,你給句痛快話,如果,如果你實在有需要的話,本小姐可以免費陪你一次,只求你能夠讓我這些兄弟可以走一條正確的路!」

陳美君貝齒咬著紅唇,一臉認真的盯著林逸說道。

「有詐!」

林逸一聽,第一感覺就是有詐,陳美君多漂亮的女人啊!家世背景又好,怎麼可能會做出這樣的承諾呢?

「咳咳,那個美君啊!他們的情況的確嚴重,目前唯一的辦法就是不要在修行了,然後,帶他們去唱歌,泡吧,看看妹子,堅持三五天之後,我在來給你說行不行?」林逸看著陳美君一本正經的說道。

「唱歌,泡吧,看看妹子?他瑪德,這是你想要過的日子吧?」

陳美君一聽,頓時瞪著眼睛就不爽的尖叫了起來。

「不,隊長,這也是我們想要過的日子。」

那幾名強壯的戰士一聽,齊刷刷的上前一步,看著陳美君一臉認真的說道,那神情倒是頗有幾分請戰的感覺。

可陳美君一聽,那叫一個火冒三丈啊!

這會兒可是在林逸面前呢,自己最得意的兵,竟然這麼沒底線。

「唰!」

赫然轉身,鳳眸如刀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幾名戰士。

「那個,林少說的。」

一名戰士,指著已經飆出去五六十米遠的布加迪威龍,尷尬的笑道。

陳美君一聽背後的汽車轟鳴聲,頓時暗叫一聲不好,扭頭就追了上去,只是剛剛衝出去幾步,整個人就無力的停了下來。

她陳美君再能跑,難道還能夠追的上布加迪威龍啊!

「你們不是也喜歡過那種生活嘛?從現在開始,所有人不準睡覺,我要你們連續五天都在這三個地方玩兒,一直給本小姐玩兒,誰要是敢慫,別怪我陳美君不客氣。」

陳美君咬著槽牙,瞪著杏眼,惡狠狠的吼道,雖然她不清楚為什麼林逸要這麼安排,不過,以她對林逸的了解,她可以肯定林逸絕對不會無的放矢。

東海酒店,總統套房內,林逸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可在龍家別墅內,龍天行的眉頭卻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他手中的平板,播放的正是林逸在周家大殺四方的畫面,十分清晰,甚至連林逸的每一個神情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

「奇怪了,這小子不過才是大師之境而已,為何能夠氣勁外放呢?」龍天行眉頭緊皺,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扭頭看著下人說道:「林家那處工廠現在是什麼情況?」

「回少爺,沒有什麼情況,不過之前有人看到林逸好像去過哪裡。」

下人恭敬的說道。

「什麼?難道他在哪裡得到了好處?」

龍天行一聽,都是面色大變,那一處寶地,就算是現在的他都無法進入,可一旦進入其中,能夠承受那裡面的殺機,對於一個武者來說,絕對意義重大,更有甚者,那裡面可能擁有至寶。

「難道那小子,真的得到了裡面的至寶不成?」

重生之完美未來 龍天行皺著眉頭嘀咕道,當犀利的目光落在長孫澤霸身上時,龍天行忍不住咧嘴笑了起來。

「去,通知長孫家的人,就說他們一直在尋找的長孫澤霸被人殺了。」 下人聞言,恭敬轉身離開,留下了龍天行一人,靜靜的靠在上好的紅木傢具上,白皙,乾淨的大手也輕輕的敲打著椅子背,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半晌后,龍天行抬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長孫家族在華夏是一個很特殊的家族,存在了很多年,家族中能人輩出,甚至傳聞有無比恐怖的存在,便是他龍天行也不願意輕易招惹。

「我倒要看看,你是否還能夠如之前那樣,繼續活下去,你給我的驚喜越來越大了……」龍天行喃喃自語的笑道。

東海酒店內,林逸美滋滋的把聚靈陣法的材料重新在他的練功房內依次排開。

這聚靈陣法最難的便是收集這些材料,至於位置的擺放倒是非常簡單,最少對於林逸來說很簡單,他隨時能夠擺出一百種不重複的花樣來。

五分鐘后,看著面前這簡單的聚靈陣,林逸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笑意,並指如劍,眼神凜冽,輕喝道:「起!」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