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寒點了點頭,這段時間,只是心裏暗自叫苦,大哥走了。他的苦日子又要來了。

“嗯!” 沐雲軒點了點頭,人往外邊走去,一到明月軒庭院裏,他召喚出九翼金龍,不等夜輕寒他們出來,就快速的離去。 而葛府中,蘇紫陌和新娘子被押到了大廳,客人們都已經走完了。 蘇紫陌看了看這葛府,雖然是在城鎮上,但奢華大氣一點都不輸於京城裏的房子。 不過,蘇紫陌眼尖的發現,這家

“嗯!”

沐雲軒點了點頭,人往外邊走去,一到明月軒庭院裏,他召喚出九翼金龍,不等夜輕寒他們出來,就快速的離去。

而葛府中,蘇紫陌和新娘子被押到了大廳,客人們都已經走完了。

蘇紫陌看了看這葛府,雖然是在城鎮上,但奢華大氣一點都不輸於京城裏的房子。

不過,蘇紫陌眼尖的發現,這家做的生意似乎和沐家有關係。

“就是你幫助她逃跑的嗎?”

一句無厘頭的話傳來,蘇紫陌沒有轉身,知道問的人還在門外。 不多時,有一男一女帶着幾名丫鬟走了進來。

異度生存指南 葛洧吟有些吊兒郎當的坐在一直上,一雙猥褻的眼眸在蘇紫陌和新娘子的身上來回打轉。

蘇紫陌不敢他,儘量忍着心裏的怒氣。

而她身邊的新娘子卻不停的抽泣着。

蘇紫陌卻毫不在意,有些戲,必須演到底,纔會讓人相信,不是嗎?

待一男一女坐到主位上以後,蘇紫陌擡眸看向兩人,女的看起來明顯的比男的年輕了很多。

“你就是那個幫助我們兒媳婦逃跑的女人。”

女子語氣尖酸刻薄的,一雙眼眸犀利的眯眼看着蘇紫陌。

重生之戰神呂布 她,是葛洪的續絃,沈月卿,是葛洪原配死了以後,三年後才娶進門的女人,聽說葛洪非常的寵愛她,爲了她,府中也只有這麼一個女主人。

蘇紫陌擡眸看去,的確是有幾分姿色。

蘇紫陌看了一眼新娘子,清亮的眸子裏波瀾不驚。

“你就這麼確定是我幫助她逃跑的,而不是她自己跑出去爬進我的房間裏的?”

蘇紫陌清冷的聲音沒有一絲懼意。

葛洪一看氣質不凡的蘇紫陌,略略深思着。

“哼,結果不都是一樣嗎?俗話說得好,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你這半路棒打鴛鴦的行爲,可真是令人髮指。”

沈月卿有尖聲尖氣的吼道。

蘇紫陌美眸深處寒氣凝聚,絲絲殺意從她的美眸裏快速的掠過,這裏人的心中盤算的都是天衣無縫的,不過可惜的是,她遇到的不是別人,而是她蘇紫陌。

“夫人說這話的時候,也太看得起你們葛家了,說起這令人髮指的事情,想必莫過於你們葛家的古琴殺人吧,要是沒有那樣的傳言,這新娘子又怎麼會逃得出去,不問自身原因,去把自家的過錯加註在別人的身上,這樣的事情,天底下不止是你們葛家會這樣做。”

蘇紫陌語氣中沒有一絲起伏,平平淡淡的說出事實來。

卻震驚了在坐的人,即使是事情真的是這樣的,也沒有人敢當着他們葛家的面,像這樣明目張膽的說出來。

此時,大家心裏敢肯定,蘇紫陌並不是本地人。

葛洪眼眸裏閃過一絲狠毒,既然不是塊阜鎮的人,又是外地人,那麼這個女人必死無疑,他們葛家的這些事情要是被傳個出去,以後吟兒還怎麼娶媳婦。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

沈月卿看了一眼葛洪,厲聲問道。

“天下沒有永遠的祕密,整個塊阜鎮上的人都知道的祕密,外人只要稍加打聽,都會知道,而且你們葛家的事情早已經不算是什麼祕密了,只是人們忌憚你們葛家有權有勢,再不敢在你們的面前說漏嘴。”

只是蘇紫陌話音剛落,一道光芒從她的額頭飛過來。

蘇紫陌不慌不忙的輕輕側身。

“砰!”不遠處的窗戶瞬間成了碎片。

蘇紫陌回眸,看着出手的人是葛洪,微微探測了一下,既然是聖玄期一階的高手,難怪葛家會這麼猖狂,在坐的幾人修爲都很不錯。

不過真正的強者總是莫測高深而不顯山不露水的,他們能在這塊阜鎮上站穩腳跟,和他們的修爲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葛洪一看蘇紫陌輕而易舉的就躲開,眼眸瞬間瞪着蘇紫陌,快速的探測了一下蘇紫陌的修爲。

蘇紫陌感應道,瞬間釋放出威壓來擋住葛洪試探的氣息。

“噗……!”

受不了蘇紫陌瞬間釋放出來的威壓,葛洪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夫君。”

“爹。”

沈月卿和葛洧吟快速的起身扶住葛洪。

兩人都驚訝的看着蘇紫陌。

同時心裏也明白,眼前的女人修爲在他們之上。

“你到底是誰?”

沈月卿冷眼看着蘇紫陌,塊阜鎮上比他們修爲高的人可沒有。

“我是誰不要緊,是你們自己要把我抓過來的,當然,這後果就只能由你們自己承擔,你說,是不是,葛老爺?”

九十年代小辣妻 蘇紫陌風輕雲淡看着葛洪,其實,要不是爲了見一見他們葛家的古琴,她可不會這樣乖乖的被葛洧吟抓過來。

“噗!”一聽,葛洪又瞬間被氣得吐出一口鮮血來,她自己願意跟過來的,還要他們承擔責任嗎?這女人好不講道理。

只是,大廳內,看到葛洪又吐血,已經忙開了鍋。

沈月卿頓時忙的手慌腳亂,旁邊的葛洧吟也是臉色大變。

“爹爹,你不要生氣,要是在生氣就會直接昏厥的。”

葛洪一聽,臉上寒氣畢露,冷冷的看着蘇紫陌。

“你當時要是反抗,吟兒也沒有能力把你抓回來,你到我們葛家,到底有什麼目的?”

葛洪不顧自己的身體,厲聲衝着蘇紫陌吼!

“葛老爺,你要是在生氣,氣血攻心了,氣脈玄虛,一但傷及內臟,恐怕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你。”

瞬間,葛洪臉色慘白,他自己心裏很清楚,他要是在生氣,顯然是命懸一線,可這都要怪她,要不是她的施壓太過猛烈,他會變得如此虛弱嗎?

“你這個狠毒的女人,我夫君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看你的命,也是到頭了!”

沈月卿寒氣湛湛的說道,一雙陰毒的眼眸,似乎是要把蘇紫陌凌遲處死。

“夫人少安毋躁,有的時候話說大了,只會閃了自己的舌頭。”

說着,蘇紫陌又瞬間釋放出威壓,強力的威壓讓葛洧吟和沈月卿嚇得臉色慘白。

“等等。”

沈月卿快速的對着蘇紫陌喊停。

蘇紫陌這才收斂氣了氣息。

沈月卿連忙轉過頭像身邊的人吩咐道:“快去叫煉丹師過來給老爺看看。”

“是,夫人!”

下人一個機靈,急忙向大廳外走去。

地上的新娘子也是愣愣的看着蘇紫陌,此刻,蘇紫陌就像是她的救命稻草一樣,只是,蘇紫陌對她的表情毫不在意。

“看來,姑娘的修爲已經到了玄武階以上了。”

外邊,一聲淡淡的聲音傳來,一位身着錦緞玉衣的男子,從外邊走了進來,來人正是葛府的管家,衛溪。

只見衛溪一身白衣,二十四五歲上下的年紀,一身書生打扮,臉微圓,一雙眼眸非常的明亮,看着蘇紫陌眼中帶着幾抹驚訝!

“看來這位公子已經在外面聽了很久了。”

蘇紫陌款款走了幾步,明媚皓齒,脣邊帶着一抹自信的笑容,讓人失神不已。 “看來姑娘早已經感應到在下在外邊了。”

衛溪走了進來,對着葛洪他們拱手失禮。

“公子不也等了很久了嗎?”蘇紫陌淡笑不減,目光灼灼的看着衛溪。

“衛溪,命人把她們兩個分開關到地牢去,等老爺好一點以後在處置她們。”

沈月卿快速的吩咐衛溪,特別是在看坐在地上的新娘子時,眼眸裏閃過一絲狠毒。

“夫人,只怕這位姑娘要是不願意,我們誰都攔不住她!”

衛溪輕柔打斷沈月卿的話。

“姐姐,求求你,救救我吧,我不想被關進大牢。”

坐在蘇紫陌身邊的新娘子拉着蘇紫陌的衣服不放。

WWW ●tt kan ●C ○

她明明可以反抗他們的,可是她爲什麼不出手?她心裏到底在想什麼,有什麼目的?

“既然他們要把我們關進打牢,我們哪還有逃的機會。”

蘇紫陌淡淡地一笑,她目的還沒有達到呢?這樣一走,不就白來了,再說,她想看看古琴是怎麼殺人的。

她這人還真是勞累的命,不管到了哪裏,都會遇到奇奇怪怪的事情。

那新娘子一聽,瞬間黯然神傷,一臉的沮喪的樣子。

蘇紫陌也不理睬,她可不想敗興而歸。

衛溪一聽,疑惑的看了蘇紫陌一眼,這女子不驕不躁,看似沒有警惕心,但細心看,並非如此。

“衛溪,既然她願意蹲大牢,那就把她們帶下去。”

沈月卿又催促道。

蘇紫陌不着痕跡的看了沈月卿一眼。

“夫人好像很着急啊?”

沈月卿一聽,情緒突然緊張起來。

“你留在這裏只會傷害我的夫君,本夫人自然着急把你關起來。”

“是嗎?你要是真的着急你的夫君,早就帶着你的夫君下去休息了,又何必急着看我們的下場呢?”

蘇紫陌推濤作浪,只有煽動了沈月卿的情緒,才能讓這個女人更想把她們關進大牢裏。

因爲,有些事情在黑暗的地方更加方便做。

沈月卿咬牙切齒的看着蘇紫陌,風韻猶存的臉上,竭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緒。

蘇紫陌脣角邊始終帶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她越怒越好!主觀偏激的情緒,纔會使人缺乏理智。

“你,你胡說什麼?你休得胡言亂語。”

沈月卿怨氣沖天的死死的盯住蘇紫陌。

只是那眼眸深處,閃爍着緊張,情緒也有些不安。

“衛溪,你還站在幹什麼?”

沈月卿衝着衛溪怒吼!

蘇紫陌看着沈月卿鼻端出火的樣子,她卻調神暢情了。

“來人,把她們兩個帶到地牢去,分開關起來。”

衛溪看了蘇紫陌一眼,淡淡的下命令。

“姐姐。”

新娘子突然不解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卻沒有看她,現在就是她滿腹牢騷,她也不會帶着她離開的,畢竟眼前這個女人也只是在她面前演戲而已,她對自己感興趣,可自己卻對古琴感興趣。

“等一下。”

鬼將軍的冷夫人 看着四名家丁快速的走了過來,蘇紫陌快速的喊道。

“你還想耍什麼花招?”

沈月卿警惕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卻莞爾一笑。

涼薄的開口,譏諷的說道:“看來,你這個兒子在你的心裏是可有可無的。” “你,你什麼意思?本夫人對吟兒是什麼樣子的,可不是你這等外人能妄下結論的,本夫人是怎麼做的,全府上下的僕人和我家夫君可都是看在眼中的。”

沈月卿急急的解釋道,其實,蘇紫陌只是一個開頭的話就已經讓她後背冷汗涔涔的了。

“哦!是嘛?那看來大家不是眼睛嚇了,而是心瞎了。”

醫亂情迷,高冷男神在隔壁 蘇紫陌更加諷刺的說道,也不管在場的人是什麼表情?

她心裏可以肯定,這位夫人一定有問題。

“你給本公子把話說清楚。”

葛洧吟怒視着蘇紫陌,有些事情,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能像這個女人一樣一語道破的人可不多。

“吟兒,你別聽她胡說八道,孃親對你怎麼樣?難道你自己感受不到嗎?”

沈月卿一臉心痛的看着葛洧吟,心裏卻慌亂不已。

“哼!吟兒自然能體會的到,但是吟兒也想聽一聽這個女人的話。”

葛洪卻無奈的搖了搖頭。

蘇紫陌也不是爲了要挑起別人家的是非,只是就事論事,這夫人已經對她下了殺心,還有,她想確定一件事情,那古琴真的會殺人嗎?說來說去,她最感興趣的還是那把古琴。

蘇紫陌看了看自己身邊的新娘子,幽幽地道:“新娘子雖然在大婚之夜逃跑了,可在怎麼說,也是你們葛家八擡大轎擡進來的兒媳婦了,兒子的大婚之夜,婆婆卻要把自己的兒媳婦關進地牢,這可是聞所未聞的事情。”

經蘇紫陌這麼一說,葛洧吟也像是瞬間明白過來一樣。

他本就對這位爹爹在孃親死三年後娶回來的繼母心存芥蒂。

他前邊的三位妻子都是無緣無故的死去的,而且都是在他去招呼客人的空當,不過在這之前,他從來沒有想過他三位妻子的死會和她有關係,他心裏也有些玄,畢竟是下人們在聽到琴聲的同時,也聽到新娘子的尖叫聲,之前的三個妻子都是同樣的死法,纔會有了那些荒繆的傳言,可是現在,他卻不這麼認爲了,他整日裝出一副紈絝子弟的樣子,就是爲了查清楚這件事情。

葛洧吟怨氣滿腹,可是苦無證據,不過今晚這個女人的出現,卻讓他有了一個機會。

“你這個女人,費盡心機心機挑撥我們母子之間的關係意欲何爲?”

沈月卿恨不得此刻就去把她臉上的面具摘下來,看看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子,居然

如此詭計多端的來挑撥離間,還是她知道些什麼?猛的這樣一想,沈月卿不由得心裏發慌。

“看夫人的樣子就知道,夫人應該是一個計深慮遠之人,難道會聽不出來,我這話中,哪有什麼挑撥離間之意,我無非是就事論事而已。”

蘇紫陌冷冷的看了沈月卿一眼,看着她眼神慌亂,神情緊張,不會這葛洧吟的前三位妻子的死都和她有關係吧?

不過以她的經驗,這一次的猜測,幾乎是穩操勝算,所以,這新娘子絕對不能和她關在一起

,不管是古琴殺人還是人爲的,只要這個新娘子不和她在一起,今晚一定會發生點什麼?蘇心裏非常的篤定。 “好一句就事論事,你可知道,你一句話就可以毀了我們多年來的夫妻情份和母子情份。”

沈月卿怒目切齒的看着蘇紫陌,真想不到,今晚會惹出這麼大一個麻煩來,這個女人很有可能會毀了她這麼多年來的僞裝,她經營多年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破壞。

“爹,母親,這位姑娘說的有理,今晚是吟兒的大婚之夜,怎能把新娘子給關起來呢?依吟兒看,今晚的事情就是一個誤會。”

葛洧吟出來打圓場,也許,這個女人知道些什麼也說不一定。

等一下他藉機離開新房一會,這是他倒是要看看,他這次的新娘,又是怎麼死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