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嫺頓時明白了。綁匪綁架海德小姐,是爲了逼自己現身。自己在t國,一無親人,二無仇人。是誰這麼瞭解她呢?

看來對方已經掌握了她的行程。想到這裏,周嫺出了一身冷汗。 這太可怕了。居然有一雙眼睛在悄悄盯着自己。 這個人會是誰呢? 黑德爾先生的人? 這不可能,黑德爾不會幹出傷害女兒的事。 但是,在沒看見海德之前,不能做這種排除。因爲對方完全可以設一個局,讓她鑽進去。 在這

看來對方已經掌握了她的行程。想到這裏,周嫺出了一身冷汗。

這太可怕了。居然有一雙眼睛在悄悄盯着自己。

這個人會是誰呢?

黑德爾先生的人?

這不可能,黑德爾不會幹出傷害女兒的事。

但是,在沒看見海德之前,不能做這種排除。因爲對方完全可以設一個局,讓她鑽進去。

在這個社會上,有錢人可以翻手爲雲覆手爲雨,他們什麼陰謀想不到。

周嫺有點悲觀。沒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爲海德工作,到頭來還落了個這樣的結果。 但是,不管是誰,眼前這個難關必須度過。

她不想回中國,回中國意味着什麼她很清楚,那就是擅自歸隊。在沒有接到上級指示的情況下,她不能回國。

周嫺把問題想的太複雜了,唯獨遺漏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對方叫她去中國,很可能會幹出非法的事。她完全可以借這個理由回去,順便殲滅綁匪在中國的餘黨。

在周嫺的心底,沒有誰比任務國重要。這也怪不上週嫺,她畢竟是一個軍人。

而軍人則以服從命令爲天職。

周嫺不想跟那個女聲做無謂的糾結。她朝天空喊:“別想控制我,也別想拿海德小姐要挾我?你看看你們的狙擊手吧?”

周嫺怒了!

她無法接受那個聲音的脅迫。

她是個軍人,是個特種兵,曾經是7308的一員,又怎麼能受敵人的脅迫。所以她朝天空打了個響指。

一道聲音刺破天空,化工廠的高臺上墜下一個人影。

那個人影是個僱傭兵,是綁匪潛伏在上面的狙擊手。

綁匪的狙擊手墜下來,摔在地上砸成豆腐腦。紅色的豆腐腦。周嫺小時候喜歡喝豆腐腦,她覺得那種滋味美極了!

殺人的感覺美極了!

殺死敵人的狙擊手更是美上加美!

望着遠處敵人狙擊手血肉模糊、肝腦塗地的樣子,周嫺覺得心兒像只小鳥在空中飛。

敢脅迫她的人,只有死!

敢打擾她計劃的人,只有死!

敢跟中國特種兵爲敵的人!只能是死!

“哈哈哈哈哈!”

周嫺刺耳的響聲在化工廠響起。她再次朝那個隱身人喊話:“你不是要我去中國嗎?我答應你—-我去,但是-你給個理由,我爲什麼要去,爲什麼要聽你的?”

說完,周嫺用另外一隻手打了個響指。

響指一響,又一個槍聲突然響起。

嘩啦一聲,9點鐘方向的那個自動步槍手從樓梯上滾下來。先是嘩啦一聲響,那是槍支從手中脫落的聲音,接着是身體咕嚕嚕從上面滾下來,滾到下面,那個敵人已經成了一個血人了。 寵妻無度:軍爺,悠着點 沒有鼻子,也沒有眼睛,看不出他是誰,也不用知道他是誰。

“哈哈哈哈!”

周嫺再次縱聲大笑。朝剛纔那個稚嫩的女聲喊話:“瞧瞧你養的這幫廢物?你有什麼資格命令我聽你的?”

“當然有!”

那個女聲再次響起。

“不得不說,你很聰明,你這次來,居然還帶着幫手。我太大意了,竟然中了你的計!”

“你不知道的還有很多。只是可惜,你沒有機會了!”周嫺喊道。

“是嗎?看來,你手中有籌碼?”

“我沒有籌碼,我的籌碼就是你!”

“唐小米,你的的確確很狂妄,狂妄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對啊!我很狂,要不你來試試!”

周嫺說完,再次朝後面的安保人員做了一個攻擊的手勢。

兩個安保僱傭兵衝出隱蔽物,成交替掩護方式前進。

噠噠噠噠!

車間頂部的油罐裏突然噴出一道火舌。

長的火舌像狂蛇亂舞一樣朝兩個安保人員襲去。噗噗兩聲,兩個安保人員被擊中。倒在血泊中。

“隱蔽隱蔽!中間一路,不要盲目冒進,左右兩組,幹掉他!”周嫺大吼。

周嫺有點措手不及,她根本沒想到綁匪還有隱蔽的火力點。剛纔打出那一連串子彈,是重機槍射出來的。

僅僅打了十幾發槍彈,就把兩個安保僱傭兵打在血泊中。

周嫺心急如焚,命令隱蔽在左右兩翼的安保僱傭兵剷除敵人的重火力。

那些安保僱傭兵們畢竟見過炮火,也在中東、北非等地打過仗。一見自己的隊友受傷,便迂迴到車間左右兩邊,想繞到敵人屁股後面打一槍。

噠噠噠噠!

突突突突!

轟隆轟隆!

槍聲大作,爆炸聲此起彼伏。不等周嫺做細緻的安排,安保僱傭兵們便交上火了。

“唐小姐,我們已經看見敵人的重機槍了!”

“幹掉她!”

“海德小姐怎麼辦?”

“先幹掉敵人再說!”

“敵人要是撕票怎麼辦?”

“放心吧?敵人的目標是我!”

“是唐小姐你?這怎麼能行?無論是海德小姐還是你,我們都不允許。我們一羣大男人,眼睜睜看着兩個女人被綁匪劫持,這算什麼啊?”

隱藏在安保隊員心中的英雄情結爆發了。他們分兩路隊形朝敵人夾擊。

“唐小姐,我幹掉一個敵人的機槍手!我是布魯克!”

“布魯克,你是好樣的!”

“唐小姐,我們已經衝進車間了,敵人已經撤退到後面的鐵皮房子裏,怎麼辦?”

“能怎麼辦?包圍他們!”

“唐小姐,我們沒發現海德小姐!”

“敵人呢? 愛情三腳貓 你們消滅了幾個!?”

“三個!”

“該死,敵人不可能這有這幾個!”

“小姐,要不你過來吧?”

“中路的隊員聽我命令,搶救傷員!快快快快!”

看見車間上面的重火力被消滅後,周嫺隨即站起身,指揮後面的安保僱傭兵把兩個傷員拖到安全的地方進行搶救。

聽僱傭兵們報告,那兩個傷員只是傷到了腿腳,沒有大礙,周嫺才長吁一口氣。

周嫺是那種性情中人,她在一個月的時間裏,跟這些僱傭兵們保持良好的合作關係。 長姐 這也是僱傭兵們打仗如此拼命的重要原因。

轟隆隆!

車間後面再次傳來猛烈的爆炸聲。那些安保隊員們再攻門了,他們已經衝進鐵皮房子。

只是可惜,鐵皮房子什麼人也沒有。

沒有發現綁匪,更沒有看見海德小姐。

那邊報過來,詢問該怎麼辦?

周嫺一下子愣住了。人呢?

怎麼沒看見那個高聲叫囂的女人?

周嫺急了,再次朝天空喊:“你們這些膽小鬼,怎麼?害怕了?滾蛋了?你們不是很厲害嗎?叫我爲你們賣命嗎?怎麼逃之夭夭了?剛纔的猖狂在哪裏?”

“唐小米,你的確太可愛了!我越來越喜歡你了!”那個神祕的聲音再次響起。

依然是稚嫩的女聲。

清脆的女聲。

周嫺聽着聽着,感到一種熟悉的問題。

這個想法嚇得周嫺一跳。她想,周圍沒這樣的女人啊? 那個女人的聲音在天空來回飄蕩:“唐小米,怎麼?失望了吧?沒發現海德小姐吧?”

“你裝神弄鬼的,有本事出來,我們幹一場!”

周嫺咆哮着,抄起自動步槍朝上空打去。

子彈像雨點一樣朝上面彎彎曲曲的管道射去。打的叮叮噹噹響,好像鞭炮一樣發出刺耳的響動。

“哈哈哈哈!沉不住氣了吧?唐小米,你跟我比起來,還是幼稚了許多,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還不懂嗎?”

一個僱傭兵跑過來,對周嫺喊:“唐小姐,不要被綁匪的喊聲所迷惑,這是敵人用喇叭朝你喊話。無論你怎麼射擊,都不會打死她!”

周嫺垂下頭,朝後面的幾個僱傭兵打出一個隱蔽的手勢。

唰的一聲,安保僱傭兵們散開了!

周嫺又朝其它兩路保鏢發佈命令:“交替搜索,注意安全!”

十分鐘後,再次傳來激烈的槍戰。最後的兩名綁匪被周嫺帶來的安保僱傭兵活捉。

三個綁匪被十八個僱傭兵帶到周嫺面前,無論怎麼審問他們,就是不開口。氣得兩個安保僱傭兵用槍托砸他們。砸的頭破流血,就是不說話,還嘿嘿嘿的冷笑着,貌似很神祕的樣子。

周嫺看着他們,就明白了。這些綁匪還留有後手。還有牌沒打。

很可能,他們只是綁匪的一部分,幕後主使還沒有現身。

那個神祕的女聲的的確確是喇叭傳出來的。綁匪在化工廠在平臺、樓梯、管道、車間上發着四個高音喇叭,dvd播放機隱藏一個隱蔽的角落,當安保人員找到播放機時。他們頓時覺得被捉弄了。

周嫺的額頭冒出豆大的汗珠,命令4個安保人員帶着傷員走,去醫院治療。其它十四4個持槍的保鏢在她的安排下,隱蔽在周圍。

現場只留下周嫺一個人。

周嫺一直在想,綁匪幕後的老闆似曾相識。這電喇叭欺騙的手法非常熟悉。黑蜂用過,瑪麗也曾經用過。

那麼,到底是黑蜂還是瑪麗?

周嫺愈發對即將到來的事情充滿了期待。她有一種預感,黑蜂即將露面。

但是疑問重重,無論是瑪麗還是黑蜂,跟黑德爾先生保持友好的合作關係,他們這樣幹,就不怕黑德爾報復嗎?

周嫺把自己的命題給推翻了,她認爲,在黑蜂他們的世界裏,是沒有什麼友誼可音的。有的只是利益和相互利用。

周嫺的預測沒有錯,14個僱傭兵散開,找到合適的地方隱蔽好之後。一輛黑色的防彈轎車飛馳而來。

轎車是福特的轎車,最頂級的豪華轎車。

邪性老公太霸道 轎車像魚兒一樣驟然出現,平穩而歡快地駛來。

看見一輛陌生的轎車駛來,周嫺隨即鑽進車間內,悄悄觀察那輛車。

其它的安保僱傭兵已經躲在管道和房屋後面了。這些安保僱傭兵的戰鬥力非常強悍,當發現敵情的時候,自動擺出一副戰鬥隊形。狙擊手佔領制高點,自動步槍手隱蔽在樓房下面,機槍手早找了個最佳的地形把機槍架起來了。

在陰暗的角落,十幾只口徑不一的槍口靜悄悄對準那輛福特黑色小轎車。

周嫺靜悄悄的看着那輛車停下。

三個五花大綁的綁匪一看見那輛車過來,躺在潮溼骯髒的水泥路面嗚嗚嗚大叫。

這三個俘虜被保鏢們捆得像糉子一樣。一個個血淋淋的,在交戰中,其中兩個被子彈打傷,一個被周嫺幹倒在地,失去反抗能力。

看見俘虜在拼命的叫喚,周嫺和保鏢們明白了。這輛車跟他們是一夥的。

接下來,看他們怎麼表演。

周嫺愈發有興趣了!

綁匪敢到這裏來,冒着生命危險來,說明綁匪心裏有譜。他們還有一張最厲害的牌沒打。

這張牌是王牌。

那就是海德小姐。

周嫺不會忘記她的使命,來這裏就是爲了揪出海德小姐。而不是爲了跟敵人鬥氣,或者打架。

那輛車開到三個俘虜旁邊,停了五分鐘左右。沒有人下來。似乎在觀察周圍。

周嫺饒有興致地看着,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大膽,居然敢鑽進她設下的埋伏圈。

在衆人的注目中,那輛豪華小轎車的門終於打開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