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他胡莽的話都已經放出去了,可林逸竟然真的超越了三百步。

天心那絕美的容顏上也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激動之色,這宣花板斧如此神奇,如果林逸真的能夠拿到手,說不定藉助這恐怖的東西也能有跟胡莽一戰的資格。 周圍的眾人一聽,也紛紛看向了林逸。 畢竟之前強悍如胡莽進入三百步的時候,也耗費了一些時間啊! 可林逸呢,這時間竟然是胡莽的一半都不到

天心那絕美的容顏上也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激動之色,這宣花板斧如此神奇,如果林逸真的能夠拿到手,說不定藉助這恐怖的東西也能有跟胡莽一戰的資格。

周圍的眾人一聽,也紛紛看向了林逸。

畢竟之前強悍如胡莽進入三百步的時候,也耗費了一些時間啊!

可林逸呢,這時間竟然是胡莽的一半都不到啊!

「啪嗒!」

「啪嗒!」

「啪嗒!」

在眾人的視線中,林逸面色平靜,閑庭散步,緩緩繼續朝著前方前行。

兩百步!

一百步!

八十步!

十五步!

……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林逸竟然瞬間就到了宣花板斧十步之遙的距離。

「不……不可能,他,他只是一個天命之境的小子,這絕對不可能的!」

端木倩臉上的嘲諷,不屑,快意,在這一刻蕩然無存,變成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胡莽,化神期裡面的超級強者,甚至能夠斬殺一些修為比較弱小的地仙之境,在人皇榜更是上排名第五,可他呢,也僅僅只是到了二十步的距離就停下了啊!

周圍的人群也在瞬間沸騰了,這個距離可是自從發現這宣花板斧之後,就從來沒有人達到過的啊!

最要命的是林逸那輕鬆的樣子,要知道他從開始到現在,也僅僅只是用了幾分鐘的時間而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難道仙焰變弱了不成?」

眾人面面相覷,全部都是一臉的茫然不解啊!

胡莽臉上的陰鷙,憤怒,在這一刻也變成了濃濃的震驚,他可是親自體驗過這仙焰的可怕,自然清楚,每前進一步需要承受的壓力是何等的恐怖!

可現在,一個在他眼裡不過是螻蟻一般的天命之境小子,竟然到了十步之遙!

這簡直驚駭世俗!

「啪嗒!」

又是一步落下。

「轟!!!」

可怕的壓力就像是一座座大山瞬間從天而降,狠狠的壓在了林逸的肩膀上一般。

「嘎吱吱!!!!」

骨骼被壓的發出了一道道讓人牙酸的聲音。

周圍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抑制不住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九步之遙啊!

這林逸可謂是開創了一個新的記錄啊!

「難怪胡莽無法前行,這一步跨出,我身上的承受的力量差不多就是三百萬斤了啊!」

林逸心裡不禁有些驚訝的嘀咕道,他全盛時期爆發出來的力量也不過是三百萬斤,而且你能夠打出去的力量,跟你能夠承受的力量可是兩碼事兒。

也就是他體質異常,力量恐怖,又煉化過真龍寶血,否則,便是他林逸此時恐怕也無法在這恐怖的壓力之下站穩腳跟。 「看來,上古神明果然不能用常理推斷啊!區區一把仙器竟然就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仙焰,若是這東西到手的話!」

林逸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一下嘴唇,眸子里釋放出了一抹濃濃的貪婪之色。

從他重生到現在,真正讓他心動的東西還真沒有幾件,便是當初在礦坑內發現的那些仙器,也只不過是讓他微微有些錯愕而已,遠沒有今天的激動。

繼而。

在眾人無比震驚的目光中,林逸咬著槽牙再度跨出了一步。

「砰!」

一步跨出,林逸整個人猛的一晃,彷彿隨時要倒在地上一般。

「不可能!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端木倩瞬間就像是瘋了一般,搖頭晃腦,瞪大了眼睛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而胡莽的眸子里則是濃濃的不解跟凝重之色,他想不通,為什麼區區天命之境的小子竟然能夠超越他。

「呼呼,呼呼……」

林逸整個人就像是一個大風箱一般,劇烈的喘息了起來,那粗重的呼吸聲,使得方圓數百米內的人都能夠聽到,彷彿此時已經是林逸的極限了一般。

「不行了嘛?」

胡莽眸光閃爍了一下,下意識的嘀咕道。

可下一秒,他的軀體卻猛的一顫。

林逸……竟然再度邁開了雙腿。

「該死,這個瘋子難道還能夠前行不成?」

下一秒。

「砰!」

侯門庶妃 一陣山搖地動。

霸愛豪門殘妻 七步之遙!

新的記錄再度被林逸自己打破。

宣花板斧前面的所有修士全部都要瘋了,一個個雙手握拳,咬著槽牙一臉激動,彷彿在為林逸加油一般,那激動的神情就差沒有衝上去擁抱林逸了。

這一幕對他們來說實在太震撼了。

他們親眼見到了一個奇迹,一個神話的誕生。

以後就算是跟朋友吹噓都有了資本啊!

「作弊,作弊,他一定是作弊了!」

端木倩已經被林逸這驚駭世俗的舉動徹底震驚的失態了,宛如一名惡婦一般搖頭晃腦的怒吼道。

她想不通,憑什麼一個不過是區區天命之境的小子,竟然比她費盡心思得到的胡莽還要厲害。

為了成為胡莽的女人,她付出了多少,只有她自己清楚,在胡莽的手中,她僅僅只是一個玩具而已啊!

她本以為自己付出了那麼多,一定可以在天心的面前耀武揚威一次。

可現在呢,她失算了,她竟然再一次輸給了天心。

這簡直讓她整個人都要瘋掉了。

周圍眾人一聽,端木倩竟然說林逸作弊,一個個兒頓時咧嘴不屑的冷笑了起來。

這可是仙器,它釋放仙焰完全就是它的一個本能,林逸如何能夠作弊?

再說了,這些年,不乏有許多天資聰穎的強者想要弄走這東西,畢竟這可是仙器級別的寶貝啊!對於很多普通人來說,他的價值還是十分驚人的。

結果呢?

足足過去了幾十年。

清冷王爺:郡主請上榻 可曾有人把這宣花板斧弄走過?

若是真的可以作弊,還能夠輪到林逸來作弊嘛?

胡莽迫人的眸子靜靜的盯著林逸,殺機在他的體內瘋狂的涌動,林逸已經上了他必殺的名單,今天必須要死,否則,將來說不定還真的是他的一大禍患。

「等會兒那小子出來,你全力截殺他,我在後面給你撐腰!」

胡莽湊近端木倩的耳邊,小聲的嘀咕道。

他畢竟是人皇榜上的超級強者,而且,剛剛他也放話,不會對林逸動手,如果此時再度反悔的話,不要說是周圍其他人的目光了,便是他胡莽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自己了。

三翻四次反悔,那是人做的事兒嗎?

正怨氣衝天的端木倩一聽,頓時眼睛一亮,神情瞬間變得激動起來,急忙看著胡莽獰笑道:「胡莽哥哥,你放心,我一定會親手把他撕成無數的碎片的。」

說著,端木倩竟然還咬著槽牙,大手緩緩在空中抓了一把,彷彿林逸已經成為了碎片一般!

胡莽見狀微微點頭一笑,便不再說話了。

此時天心的所有心神也都落在了林逸的身上,倒是沒有注意到其胡莽跟端木倩的動作。

「師弟,你是否還能夠繼續創造新的記錄呢?」

天心心裡有些激動的嘀咕道。

若是林逸真的能夠拿下這宣花板斧,那可謂是整個天諭書院的功臣了,別看天諭書院號稱是整個崑崙虛內最恐怖的書院,強者如雲。

可這裡面卻不包含哪些上古的家族,如姜家,如這胡家他們都是有屬於自己的底蘊跟傳承,是斷然不會輕易讓族中子弟去天諭書院學習的。

可一旦林逸能夠拿下宣花板斧,那就不一樣了,這件事兒一定會轟動整個崑崙虛,最差也能夠從其他一些上古世家中拉攏不少的強者。

刁蠻長公主:攝政王,求抱抱 這對於壯大天諭書院可是有著非常巨大的幫助。

「他,他應該不能前行了吧?」

有強者面色蒼白,有些懷疑的看著林逸嘀咕道。

「他動了,我的天啊!他動了!」

有人激動的全身顫抖,指著林逸尖叫了起來。

「什麼?難道,難道他真的能夠取走宣花板斧不成?」

周圍眾人一聽,全部再度神情貫注的看向了林逸。

可不是,此時的林逸竟然再度邁開雙腿朝著前方走去。

「砰!」

大地猛的一顫,彷彿發生了地震一般。

「咔咔!!!」

一道道炸裂的聲音驟然從林逸的腳下傳來,那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青銅地面上,在這一刻,竟然炸開了一道道裂紋,宛如蛛網一般快速的朝著四周蔓延。

「我的天啊!這,這竟然一腳踏碎了地面,那他剛剛落下的那一腳該是何等的恐怖啊!」

眾人感覺自己的頭皮都開始發麻了一般!

一個新的空間殘片被發現,必定會引起很多貪婪者的注意,這裡的青銅地面之所以保存完好,不是因為它們不值錢,而是因為它們根本無法挖掘啊!

正所謂賊不走空,可來到這裡的每一個人卻全部都傻眼了,因為它們走空了。

沒辦法啊!

實力不允許啊!

他們不想走空也不行啊!挖不開啊! 可見這地上的地板是何等的堅固,連那些靠著挖掘寶貝吃飯的傢伙都弄不走。

可現在。

這無比堅固的青銅地板竟然炸開了。

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他現在承受的力量到底是多少啊?」

眾人紛紛瞪著眼睛,驚悚十萬分的在心裡嘀咕道。

便是林逸此時都有些好奇了,他的軀體並沒有刻意的強化訓練過,基本上就是正常的修行,可現在,他的身上足足承受了接近四百萬斤的偉力。

這一腳落下去,便是一座小山恐怕都能夠踏成齏粉,按道理他的軀體也應該會承受十分恐怖的力量才對。

可此時,他的骨頭並沒有斷。

雖然他現在承受的力量也非常的可怕恐怖。

可最少還在能夠承受的範圍內,這不禁讓林逸的心裡有些好奇了,他不止一次懷疑過自己的體質應該是上古的某種寶體,只是卻一直找不到證據而已。

「今天,我倒要看看我的潛力到底有多大!」

林逸咧嘴詭異的獰笑了起來,而後,體內的靈氣竟然慢慢的蟄伏起來。

壓力在這一刻就像是滾滾蕩蕩的潮水開始迅速暴增。

「嘎吱吱!」

林逸的腰桿開始慢慢的彎了下去。

「還是不行嗎?」

眾人心頭一顫,忍不住浮現出了一抹惋惜。

林逸能夠走到這裡,已經開創了新的記錄,甚至在很多人的心裡,都已經默許林逸拿走這宣花板斧了,畢竟,林逸讓他們見識到了什麼叫做恐怖。

可此時,這個在他們眼裡有著無數可能的天命之境小子,竟然出現了不支的情況,眾人如何能不揪心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