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幹你孃!”

老湯狂吼一聲,大罵出口,然後一股腦的衝過去,頓時被石頭砸了好幾次,鼻青臉腫的,別提多狼狽了。老湯衝過去之後,直接就是一劍把其中一隻小鬼給砍死了,然後追着其他小鬼跑。 總裁服務太周到 我也幡然醒悟,我就硬着頭皮也衝向了我那邊的小鬼,尼瑪,這被砸的和狗似的。但是我也不在乎了,抓着機會就拿着銅鏡

老湯狂吼一聲,大罵出口,然後一股腦的衝過去,頓時被石頭砸了好幾次,鼻青臉腫的,別提多狼狽了。老湯衝過去之後,直接就是一劍把其中一隻小鬼給砍死了,然後追着其他小鬼跑。

總裁服務太周到 我也幡然醒悟,我就硬着頭皮也衝向了我那邊的小鬼,尼瑪,這被砸的和狗似的。但是我也不在乎了,抓着機會就拿着銅鏡照,果然和蔣黎明說的差不多,效果好像真的越來越低了,我拼着被砸成豬頭的命運,又弄死了兩個。

這一下蔣黎明頓時不再淡定了,可能沒想到我們會這麼狠吧。

“我砍,砍死你們這羣雜碎。”

老湯一邊大罵,一邊追着跑。

這樣一來,我們就輕鬆多了。幾分鐘後,終於把所有小鬼都弄死了。我和老湯就往蔣黎明的身邊走去,然後我看到蕭楠的情況越發的糟糕了,她的神色非常的痛苦,口中也發出嗚嗚的叫聲。

重生之渣受策反 我想了想也沒敢靠近,畢竟不清楚蕭楠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老湯低聲告訴我,“要壞事,這蕭楠的身體都要臭了。”

這個臭是他可以聞出來的,其實說的是專業意思。就是說,蕭楠的身體開始出現死氣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惡鬼一出來,也就和我想的一樣了,會直接死掉的。這就是經驗,是屬於老湯自己的經驗,我是沒有那個能力的。

但是我可以看,我也的確看到蕭楠的臉上浮現了一層黑氣,然後就是蕭楠的陽火開始萎縮了。陽火到一定程度就會抵抗不了鬼物的,也就是被附身。同時我也注意到,蕭楠身下的陰陽魚圖案也有很淡的光芒散發出來。

這陣圖還有用,和法器還不同。

我左右思考,同時看了一眼老湯,這一看也是一愣,老湯手中的鐵劍竟然出現了裂縫,而且還很明顯。老湯看我看他手中的劍,自己也不由一看,“麻痹滴,什麼情況?”

我很快就明白了,正如蔣黎明所說,這法器真的是時間太久了,雖然小鬼不是岩石,但是砍了這麼好一會,鐵劍也就不行了,裏邊蘊含的法力要散掉,這麼以來,本體也就是渣渣了,畢竟時間太久了。

可要是這劍不行了,要是蔣黎明再搞出什麼幺蛾子呢?

管他呢!

我大喝一聲,“蔣黎明,大家都是修道之人,你也別做的太惡毒了,你趕緊放了她,今天這事情就當啥也沒發生,我也不會報警。”

蔣黎明只是笑,笑的很陰森,在我看來也很賤。

我也是沒有辦法,就算佔據了優勢,我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蕭楠死在我面前。所以,我只能夠不去想掌門玉印的事情,只能夠先保住蕭楠。

“給個痛快話,到底怎麼樣你才放了她?”

我儘量讓自己平靜下來,再度大喝一聲,其實是很憤怒了,恨不得一腳把這鳥人給踹飛了去。

蔣黎明搖頭,“你根本什麼都不懂,這樣吧,等我事情完成之後,我可以考慮不殺你了。但是你呢,以後還是有多遠就滾多遠吧。”

我頓時被氣笑了,“蔣黎明,你傻啊?現在有優勢的是我們。要想弄死你,不過分分鐘的事情,你真以爲我沒有殺過人,就拿你沒有辦法了?”

蔣黎明彈了彈手指,“我真心覺的,你們這麼傻,到底是怎麼活到現在的?你們說你們有優勢,我怎麼就看不出來呢?”

“啥意思?”

我一怔,隨後就感覺到渾身疼痛,這一低頭看了一眼手臂上的傷口,頓時一驚,“你……那些小鬼你竟然還喂毒?”

“有什麼不敢的?如果是動物的話,你們這傷勢早就死翹翹了,給小鬼喂毒還是比較麻煩的。”

蔣黎明呵呵一笑,“不過,這些蛇毒雖然不是很厲害,可你們在這種情況下,你們覺的,你們還能夠挺多久?”

聽到這話,我心底一沉,怪不得這蔣黎明一直都氣定神閒的,除了看到我們的法器而有點不淡定之後,然後就又和沒事人了一樣。

老湯深吸一口氣,“這兔崽子要是在古代的話,也絕對是一個陰狠的將軍人才。”

我暗暗點頭,蔣黎明的經驗很豐富,而且心思縝密,做什麼事情非常有格局。這一點是我比不上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麻痹滴,先幹了他,蛇毒一會再說。”

老湯這邊剛說完,那邊就衝過去就要劈蔣黎明。 現在我和老湯都中了蛇毒,老湯更是惱火的想要直接劈了蔣黎明。

就在這個時候,蔣黎明才真正的出手了,抖手一道黃符打的老湯怪叫連連,疼的臉色都白了。

我不由吃了一驚,這蔣黎明好本事啊。

修道之人講究的是法力,靠的也是自身的陽火。你要是讓我師父去畫現在這樣的符,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這樣的符傷的是人的魂魄,所以會感覺到很頭疼,和針扎似的的,但是絕對可以殺死人的。 龍紋戰神 當然了,我師父畫的也可以傷人,但是屬性自然是不一樣的。

只不過,沒有世俗中想的那麼可怕而已。

就好像很多人都說不要議論修道之人的是非而已,意思就是說,這個事情會被人感受到,然後再進行反擊,就是類似遠程詛咒什麼的。

但是這一點就是很多人以訛傳訛,完全神話了。

別說可不可以做到那個地步,即便是有那個能耐的,那都是什麼樣的高人?

那種高人會因爲別人說幾句話就進行報復嗎?但凡有那心思的,也都不是什麼好人。

但是,符咒是真的可以做到這個地步的。

只是……

丟人的是,蔣黎明做的到,我做不到。我畫的符主要還是針對妖邪、鬼物一類的東西。因爲是什麼呢,就是陰陽相剋的道理。相剋自然會呈現的效果更大了,就好比蔣黎明那些小鬼,我的五雷驅鬼符打它們還是很簡單的。

我拉過老湯,讓他不要莽撞,然後看向蔣黎明,“真是沒有想到,你還真的不一般。”

蔣黎明呵呵一笑,“上次不直接弄死你們,是因爲當時的環境的確不好了點。現在的話,這深山老林裏,你們還以爲自己有多少運氣可以繼續耗下去?”

老湯低聲說:“二狗,這他孃的怎麼那麼疼啊?簡直疼死我了都。”

我搖頭,沒有時間和老湯去解釋這個事情,就說:“蔣黎明,這手段的確是厲害,但是你也別忘記了,我也是修道的,我還是茅山派這一代的掌門。而且,我覺的,你其實也根本就做不到這個程度,所以,你靠的是掌門玉印。”

現在的修道之人都是對付一些小鬼就不錯了,就算有隱世高人,那也少的可憐。

所以,我斷定蔣黎明靠的是掌門玉印。如果他真有這種手段,絕對不會像他說的這樣,說什麼不對我動手什麼的。我要是信了他,那就見了個鬼了。

蔣黎明冷漠一笑,“知道又能夠怎麼樣?”

我看他承認了,心底也是一突,我就是確認一下而已,看看自己想的對吧。他這話說的我一陣無語,是啊,知道了又能夠怎麼樣呢?

我心底罵了一聲,腦子是轉的都疼了,真想不出什麼辦法來。

老湯低聲說:“二狗,你有辦法擋住他的符不?太疼了。”

我無奈的看了老湯一眼,要是真那麼簡單的話,我還需要問那麼多廢話嗎?很顯然,我沒有那個辦法啊。我剛想開口說話,就突然想到了我手裏的鏡子,奶奶的,還沒有照過蔣黎明這個孫子呢。

這鏡子之前的效果也看出來了,那是絕對不一般啊。但是我又擔心會把蔣黎明真的給弄死了,他不怕殺人,但是我不想殺人啊。殺人是犯法的,這要是以後被政府知道了,我還不牢底坐穿?

我這麼一猶豫,蔣黎明就出手了,好幾張符在空中直接飛了過來,對着我和老湯就砸了過來。

我罵了一聲,連忙避開了,可還是有一道符落在了我的身上,然後直接炸開了。我疼的我齜牙咧嘴,那是真他孃的疼啊,疼的腦子一陣發昏。不過,既然他狠,我也就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直接拿着鏡子對他一照。照的時候,我也是下意識的默唸了一些茅山派的咒語,其實就是五雷驅鬼符了。

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竟然真的有效果。

蔣黎明怪叫一聲,鼻子和眼睛都在流血。這一幕,看的我又驚又喜,驚的是怕把蔣黎明真的搞死了,喜的原因當然是這鏡子真的有用啊。

蔣黎明擦了一把鮮血,臉色多少變的猙獰起來,“你小子……”

我看他這模樣,也是嚇了一跳,就大聲喊,“是你逼我的,現在你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所以你最好給我老老實實的,趕緊把蕭楠還給我。”

蔣黎明惡狠狠的瞪了我們一眼,然後老湯也明白我的意思,我們絕對不能夠像蔣黎明之前那樣弄冥錢一樣殺人啊,我們還沒有那個膽量,也不會那樣做。

老湯就說:“我去弄他。”

我點頭,然後拿着鏡子,只要蔣黎明敢動手,我直接給他來一下。

不過我還是小看了蔣黎明這孫子,也真是夠狠的。老湯剛走到他身邊,他直接衝到了老湯麪前,一巴掌拍在了老湯的腦門上,我看到他手裏有一張符。當下不敢多想,連忙又拿鏡子照了過去。

蔣黎明慘叫一聲就往後跑,老湯更是痛呼一聲,不過這傢伙也不是那麼好惹的,直接飛起一腳把蔣黎明踹了個狗啃泥。我也跑了過去,把老湯腦門上的符紙給拿掉了,這一看我也是一驚,老湯腦門都發黑了。

老湯不斷搖頭,“麻痹滴,真疼,疼死我了。”

一邊說,還一邊揉眼,額頭他也不敢揉,估計太疼了。

“這是引雷符?”

我一驚,這可是一個好東西啊,說這種符如果厲害到一定程度的話,直接就可以把天雷引導下來,那種情況,你可以想想到底有多麼可怕了吧。據說古代的時候,竟然用這個辦法降妖除魔什麼的,但是現在的話想也別想。

蔣黎明要是做到那個程度的話,剛纔就一下劈死老湯了。

我再度看向蔣黎明,蔣黎明臉色一陣蒼白,“想不到你小子運氣竟然那麼好,竟然可以得到這個東西,如果不是有這個東西,你們今天早就死了。”

老湯大罵,“媽的,你要是沒有掌門玉印,現在死的只會是你。”

我擺手,示意老湯別罵了,那根本就沒有什麼用處。我也顧不得去想掌門玉印的事情了,蕭楠現在的動靜更大了,口裏發出一陣陣痛苦的呻吟聲。我當下彎腰就想去抓蔣黎明,就在這個時候,蔣黎明兇狠的衝向了我,手裏拿着很多符。我不敢硬碰,只能夠就地一滾,然後老湯也回過了神,直接一腳把蔣黎明踹的一個趔趄。

其實修道之人的打架沒有想象中那麼複雜,特別是現在的修道之人,除了那些手段之外,其他時候也就是肉搏了。這畢竟不是電視劇,弄一堆雷電,火啊啥的,那都太傳奇了。其實就算是做法什麼的,看着的時候,也就是捏手印,舞劍這些的。

我看蔣黎明這麼不識趣,也是惱了,但是我股不得他啊,只想着先把蕭楠弄出來。我再次一彎腰,剛一碰到蕭楠,我頓時倒吸一口冷氣,連忙鬆開了手。

煤氣罐的那種煤氣如果噴出來的話,那種冷度很多人是應該知道的吧?

我現在的感受就是那樣的,比冰還冷,我看了一下手,都起那種褶子了,難受的不行。我也火大了,“蔣黎明,你媽的,你到底幹什麼了?”

蔣黎明退到一旁,冷着一張臉,“這還用問嗎?她馬上就死了,下邊的陰神會通過她的身體上來。現在她完全都被陰氣佔據了,自己因爲墮胎的原因,所以肚子裏一堆怨氣,她不死,誰死?”

“蔣黎明,你他媽放屁。”

我火大的很,“她是不是該死,那不是你說了算,在陽間有法律說了算。在陰間,有地府說了算,你算個什麼東西?”

“你趕緊把她給我放了,要不然的話,小爺今天真的會弄死你。”

“哈哈哈!”

蔣黎明大笑,“她殺死了自己的兩個孩子,難道就不是事了?難道就因爲沒有出生就這麼算了?我剛纔和你說過了,就她這罪行,就算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做好事,也夠嗆能夠平復這一段罪孽。”

我知道蔣黎明的話是有道理的,但是……

我不能夠眼睜睜的看着蕭楠死啊,老湯也是認識蕭楠的,既然是認識的人,誰會希望死在自己的面前?

我看了一眼手中的鏡子,如果真的有陰神從蕭楠體內出現的話,那麼這鏡子很可能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我又怕這鏡子傷了蕭楠,一時間也是兩男起來,可是現在,我就是站在蕭楠身邊,都可以感受到她體內的陰氣。

不能夠拖啊,拖久一點她就會死啊。

就在我準備孤注一擲的時候,蕭楠猛地坐了起來。 蕭楠猛地坐了起來,我當場就嚇了一大跳,幾乎是下意識的就往後退了幾步。

我看蕭楠睜開了眼睛,只是眼睛完全都是黑色的,漆黑無比,看着都滲人。我知道,這是完全被陰神給佔據身體了,然後就我看到下邊的陰陽魚圖案發出了很淡的光芒,緊接着蕭楠的氣息就越來越強,這種感覺很怪的,就好像你背後出現了一隻很大的藏獒一樣,還是那種要咬你一口的情況。

所以我能夠感受到,那種可怕的感覺。

我看向老湯,老湯看向我,都是六神無主了。

地上的符紙也開始轉動起來,開始不斷往蕭楠的身上靠。蕭楠的皮膚也不像之前那麼白皙了,開始爆出青黑色的血管,然後皮膚上還有血珠流了出來。

我焦急的和熱鍋上的螞蟻似的,不由自主的就看向了蔣黎明。

蔣黎明之前的神色還算平靜,雖然被我們打了。但是現在他反而開始緊張了,我順着他的眼睛看了過去,發現他緊張的是那些符紙。

我心底一動,立即大叫一聲,“老湯,把那些符紙都給我撕了。”

我這邊說完那邊就衝了過去,也不管老湯明白不明白了,我抓住一把符紙直接就給撕掉了。靠近蕭楠的時候,那種寒氣就更強了,但是好運氣就是,蕭楠並沒有任何其他的動作。

老湯緊跟着我也衝了過去,抓住符紙就撕掉。這是蔣黎明精心準備的,符紙的數量很多。最起碼也有兩三百這個樣子。一看我們這樣做,蔣黎明頓時就急眼了,直接就衝過來想要幹我們,老湯吃了他幾次虧,現在也聰明瞭,直接拿劍就亂劈一通,把蔣黎明逼的沒地方跑了都。

我就是悶頭撕那些符,我可不希望蕭楠真的成爲了陰神的替代物品啊。

蔣黎明大叫:“姓陳的,你這樣做,你是會後悔的。沒有那些符,陰神是會失去控制的。到時候更麻煩。”

“去你孃的,我信你?”

我頭也不回的罵了一句,抓住一把黃符又撕了,連腳我都用上了,踩着符紙就是用力一碾,反正這東西只要破了,幾乎也就沒用了。

要看撕了一大半了,蕭楠也終於有了動靜,那一雙黑糊糊的眼睛瞪着我,要多可怕就有多可怕,我心底一驚,媽的,蔣黎明說的不會是真的嗎?

我轉頭一看,就發現蔣黎明的臉色很難看。

然後我就看到老湯大叫,“快跑。”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又轉過身來,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一股大力把我弄的飛了出去。差點沒把我摔死,我罵罵咧咧站了起來,只看到老黃一拳頭把蕭楠給打飛了,那個特種兵在不遠處,坐在地上大口呼吸,看來是被老黃打的夠嗆。

我又看了身上的一個鞋印,感情剛纔是被老黃給踹飛的。

不過這老黃的動作也真是夠快的,這才幾秒鐘的時間吧?

老黃咚咚咚咚退了好幾步到了我前邊,右手不斷的發抖,然後就劇烈的咳嗽起來,咳嗽的上氣不接下氣。我這纔想起來,老湯說過,老黃生過重病!

剛纔肯定是陰氣入體,老黃本身就有病,那是暗疾,很難根治的,這陰氣入體,本來就對人有很大的傷害,他這樣的情況,可不就是證實了這一點嗎?

我連忙扶住老黃,“你咋樣?沒事吧?”

老黃擺了擺手,“沒事,老毛病了。”

我知道的,這不是老毛病那麼簡單,我真的要感謝老黃,今天要不是他的話,就那個特種兵都可以弄死我們。特種兵再牛,如果是不這樣直接打的話,我也的確是有辦法可以乾死的。但是現在說這種話那就是扯犢子了,反正今天都是因爲老黃纔有了我們的現在。

我看了看蕭楠,她現在已經站了起來,兩隻眼睛別提多可怕了。看那模樣,也根本就不認識我了。那邊蔣黎明也往一邊走去了,估計這孫子也怕了。

老黃問我,“兄弟,這是咋個回事啊?”

我覺的三言兩語也解釋不清楚,就直接來了一句,“地府的惡鬼冒出來了,上了她的身。”

“啥?”

老黃嚇了一跳,估計之前和特種兵打的時候,也沒有注意到我們這邊的情況吧。

我點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老湯喊了一聲,“蔣黎明,這是你搞出來的鬼,你想辦法。”

“你要是敢跑,老子直接打斷你的腿。”

我也看向蔣黎明,現在我們是三個人,我雖然打架不行,但是有老黃和老湯啊,而且老黃厲害的都不成樣子了都,打蔣黎明不還是和玩一樣?估計讓一隻手都很輕鬆。

蔣黎明看形勢不行了,就深吸一口氣,盯着我說:“現在這陰神還沒有緩過勁來,等一會緩過勁了,我們都得死在這。既然你想救你那朋友,那這事情就簡單了,我們想辦法讓他開啓這裏的一個東西,到時候拿那東西和掌門玉印合並,直接就弄死他,怎麼樣?”

我心底一動,就問蔣黎明,“是不是朱雀丹筆?”

蔣黎明好像感覺到很奇怪,“你竟然知道?也是,你好歹也是茅山派的,你那個老鬼師父怎麼也要告訴你一點事情,沒錯,我今天就是來拿朱雀丹筆的。但是這東西被藏起來了,需要很強的陰氣才能夠開啓這裏。”

董鏘鏘留德記 這一下我明白了,怪不得蔣黎明要大費周章呢,而且剛纔那些符真的就是控制蕭楠的,也可以說是那個陰神。我依舊不放心,“不會傷害我朋友吧?”

“不會,只要拿到朱雀單筆,我有辦法救她。可要是你們不配合的話,那大不了大家都死在這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