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昏睡的鐘奎,是被小菊花搞來的溼帕子給弄醒的。

溼帕子搭在他的額頭,幹了再次侵水,小菊花無聲的流淚。其他小鬼看着發高燒,燒得嘴皮乾裂胡言亂語的鐘奎束手無策。 它們不敢擅自去找黑白無常,因爲黑白無常可是它們的剋星,要不是老大出面給它們指令,誰也不敢輕易出現在那倆捉鬼魂的剋星面前。,. 153 夢魘 它們唯一的辦法就是,把信息沁進

溼帕子搭在他的額頭,幹了再次侵水,小菊花無聲的流淚。其他小鬼看着發高燒,燒得嘴皮乾裂胡言亂語的鐘奎束手無策。

它們不敢擅自去找黑白無常,因爲黑白無常可是它們的剋星,要不是老大出面給它們指令,誰也不敢輕易出現在那倆捉鬼魂的剋星面前。,. 153 夢魘

它們唯一的辦法就是,把信息沁進遠在a市香草姐姐的夢境裏。

香草最初做了一個很詭異的夢,夢境裏出現漫山遍野的野菊花。 奪舍成妻 野菊花隨風搖曳,四下裏空無一人。她驚慌失措的大喊道:“有人嗎?”

她的喊聲在空曠的空間被風帶走,沒有誰迴應……只看見就在前方距離不遠處,蹲着一個奇怪的動物。

該動物比松鼠個子大,渾身毛髮跟狐狸差不多,有點像小狗……卻又感覺它很機敏,眼眸的眸光深邃盯着她看。

香草感覺這隻奇怪的動物不吉祥,急忙想離開原地。

她動身走,那隻奇怪的動物也不緊不慢的尾隨在身後來。

她停住腳步,扭頭看着這隻奇怪的動物。

這隻動物也停止下來,再次投給她一抹深不見底的眸光。

動物怎麼可能有這種眸光?它的眸光充滿邪惡,有一種無法掙脫的蠱惑感,讓她幾度失去自我很想蹲身下來親吻愛撫它。

就在香草極力掙扎在夢魘中時,從夢境裏駭然閃出小菊花。

“香草姐姐,老大生病了。”

呼!香草猛然從夢魘中醒來。是小菊花把她從難以擺脫的夢魘中喚醒過來的。醒來那一刻,她幾乎錯覺以爲是在縣城家裏。

思維逐漸恢復後,仔細定睛一看明白了自己還在文根家裏。

文根不捨香草離開,想方設法的挽留住她。

香草保守。

文根很想很想和她發生進一步的關係。

每一次的曖昧舉止只能侷限在親吻階段。

香草說;“要把最寶貴的留在最難忘那一天給你。”

文根除了親吻,只能默默無語的承受各種煎熬。

香草第二天要求回家看鐘奎,文根不能同路陪伴她,因爲家裏的老父母已經做了最大的讓步。允許他娶這麼一個無親無故,背景不太明瞭的女孩,但是不答應他繼續去縣城工作。

文根無奈,最後想到找師父誌慶陪伴香草回縣城。

誌慶也大病初癒之後,閒得蛋疼在家。

妻子在看見他是帶着渾身的傷痕回家來的,就死活不答應再出門工作。並且表明了態度,哪怕是吃糠咽菜,也不要他再出去受苦。

家裏一摞故事會被他翻了好幾遍,報紙週刊他一看見就噁心。

文根帶着香草來,樂得志慶就像一個頑童似的笑得合不攏嘴。

妻子賢淑的招呼着客人,心底卻隱隱感覺到什麼。

果然文根告訴師父師孃,想要求師父陪同未來媳婦香草去銅川縣城。

香草和誌慶返回縣城時,鍾奎在醫院裏。

在病牀邊陪伴他的是一名身着制服的女警察冉琴。

香草對視冉琴,感到驚奇,她怎麼會給鍾奎在一起?當然,並不是因爲對方不夠漂亮,不夠出色,恰恰是因爲她太漂亮,太出色了,對於一個這麼漂亮又能幹的女人,相信會讓很多的男人在她面前感到自形慚穢。

她們倆相互凝視,貌似在心底彼此pk對方似的。

以冉琴的角度觀察香草,對方的美是自然樸實的,她的面龐白裏透紅,完全沒有山裏人那種黑紅色粗糙的皮膚。她應該是一個純真,人見人愛的好女孩。

“咳咳,你們倆看夠了麼?”誌慶和鍾奎寒暄幾句,扭頭見香草和冉琴還愣在那無聲的觀望,不由得樂了打趣道。

“噗!香草妹妹好漂亮的。”冉琴說出香草妹妹時,粉臉一紅頓時在衆目睽睽下感覺渾身不自在起來。她這是不打自招吧!喊香草妹妹,擺明了就是拉關係來的。

鍾奎粗莽漢子,不知情由他咧嘴一笑道:“我妹妹漂亮,你也不賴。”

“哥,你沒事吧!”香草眼淚都快要流下來了,她看着鍾奎消瘦的面龐,心疼道。

“沒事,就是病毒性感冒,乖,別擔心。”鍾奎含笑道。

“哥……”香草欲言又止,想把最近做的噩夢告知對方,可是又顧及他還在生病中,猶疑不決的不知道應不應該說出來。

香草吞吞吐吐的神態,讓冉琴和誌慶誤以爲她有什麼心裏話要給鍾奎講,見此情景倆人都知趣的說道:“好了,你們兩兄妹也有些日子沒有見面了,我們出去一會你們慢慢聊。”

“別,我們沒有什麼話要說的,即使是說,你們在這也無妨。”香草解釋道。

“是啊!香草你有什麼話就說出來,別掖着藏着的。”鍾奎歉意的看着冉琴和誌慶道。

我是站在大明星身后的男人 誌慶和冉琴已經走到門口。

前者笑笑道:“我反正出去買包煙,在家裏被警察管得好久沒有吸菸了,趁此機會過過煙癮。”說着話,他就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陳叔叔等我。”冉琴見狀也趕緊要跟出去,喊了一聲,忘不了回頭對鍾奎叮囑一句道:“記得看輸液,待會完了喊護士。”

“好的。”香草答應着,看着他們倆的身影消失在門口,逐收回視線對鍾奎說道:“哥,我又做噩夢了,這次的夢境裏出現的是一隻奇怪的動物,它一直緊緊的跟隨我。”

小動物?鍾奎欠身自語默唸道。眼神陷入深深的思考中,他深知香草的噩夢是有來由的。她每一次的噩夢出現,都會出點事情。這次夢境裏出現的是小動物,那麼又是預示什麼事情?

半成品進化手冊 香草見鍾奎沒有做聲,眼睛定定的看着一個地方發呆,忙伸出五指在他面前晃悠喊道:“哥……”

鍾奎拉動一下枕頭,若有所思的擡頭望了一眼望板,然後看着香草問道:“什麼樣子的小動物?”

香草極力回想夢境中出現小動物的影子,然後悶悶的回答道:“記不得了,反正在夢境裏看見很詭異,醒來就只能記得一個大概。”

誌慶和冉琴一前一後的走了出去。

“陳叔叔,你覺得鍾奎有什麼不對勁嗎?”

冉琴問出這句話時,感到有些唐突,不自覺的頓了頓。

“什麼不對勁?哪方面?”誌慶注意着路邊的車子,隨口答應道。

“哪方面……我也不知道,反正覺得他神神叨叨的。”冉琴很想把去鍾奎家,在無人操作下,房門自動開啓的事情說出來。可話到口邊似乎又感覺給這位長輩不太熟悉,不能說這些事。

誌慶感覺到對方存在戒備心,也就不好多問。他淡然一笑道:“鍾奎是好人。”

強取豪奪:總裁愛妻如命 “呃!”冉琴覺得志慶可能誤會她的想法了,想給他解釋一下,就在這時bb機突然滴滴的響起。

她拿起bb機一看,是局裏的號碼,就東張西望看。

“找電話?”誌慶問道。

“呃,這樣陳叔叔你給鍾奎說一聲,我回局裏一趟。有香草妹子在照顧他,也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冉琴是請假來的,局裏有事召回她不得不趕緊返回。 154 鬼鬼魁魁

冉琴接到信息返回局裏,結果是附近有一個叫回龍灣的村民來報案。說是有什麼東西襲擊了他們家的牲畜,那些雞鴨死狀很恐怖,一隻只的都被吸乾了血。

而死亡的雞鴨旁邊躺着的是,滿嘴雞毛血跡的羅小明。報案的是他的父親。

羅小明不記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當他被家人扶起來時,整個人都傻乎乎的。問他啥都搖頭,急得父母跟什麼似的。

嬸母也在第一時間抱住那個意外得來的嬰兒來瞧他。

一家人圍着傻呆呆坐在板凳上的小明七嘴八舌議論着。

母親探看他的額頭是否發燙或則是發痧什麼的。

弟弟妹妹端來涼白開給他喝水。

父親看着那些血淋淋死翹翹的雞鴨,莫名的茲生出恐懼感來。瞥看一眼兒子,再看死得詭異的雞鴨,心說:這些難道是小明乾的?可他爲什麼要把這些雞鴨給弄死。想着他就拾起就近一隻雞來仔細看,這一看把他嚇得面色大變。

接着看了第二隻,第三隻,第四隻……越看越想越害怕,每一隻雞的喉嚨口都有一個血窟窿,雞脖子滴答着殘餘的血跡。

就這樣羅小明的父親報案來了。

縣公安局的小戴給他做了記錄,按照他所說的狀況仔細分析了一下道:“沒有什麼可怕的,你家的雞很明顯是黃鼠狼乾的。”

“不……不會的,我自信不是黃鼠狼乾的,再說要說前幾年還有可能是黃鼠狼,可是最近沒有看見黃鼠狼的影子。”

冉琴進辦公室,瞥看了報案的村民一眼,彼此點點頭算是招呼。然後看向接待村民的同事問道:“這麼急把我召回,有什麼急事?”

“冉組長,今天事多,局裏都抽不出人手來了。剛纔有一個人說他的單車丟了,這不這位大叔來說他們家出了很奇怪的事情。我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只好給你電話召回你。”

“單車事件好像不屬於我們管,他完全可以去找派出所反應。”冉琴說着坐在辦公桌旁,拿起小戴的記錄過來看。繼而擡起眼瞥看了一眼侷促不安,不停東張西望的報案人,問道:“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地點準確嗎?發生這件事有沒有目擊證人?”

小明父親想了想道:“有……”好像覺得不妥,急忙否認道:“唔……沒有。”

“有還是沒有?”

“沒有。”最後他堅決的答覆道。

“冉組長,我覺得他這是黃鼠狼作案,黃鼠狼作案好像不屬於我們管轄範圍吧!”小戴及時提醒冉琴道。

“應該不是黃鼠狼作案吧!你想想,這麼多雞鴨都死亡,而且症狀完全雷同。按照慣例,一隻黃鼠狼,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咬破這許多隻雞鴨的脖子。”

冉琴熟知黃鼠狼的習性,那是因爲她打小就在外婆家長大的緣故,也有聽到關於黃鼠狼的故事。外婆說黃鼠狼很聰明,敢逮誰也不敢惹的刺蝟,它只要放一個屁。臭屁薰到刺猥等待它四腳朝天時,黃鼠狼就不慌不忙地咬破刺猥軟軟的肚皮,吃光它的五臟六腑。

黃鼠狼的故事,體現了它的奸詐和狡猾……但是有也一些迷信說法,說黃鼠狼是什麼黃大仙之類的流傳故事。

當然黃大仙肯定是不存在的,但是雞鴨在一夜之間被放血咬死,那它就得承擔一部分責任。

這件罕見的雞鴨被吸血案件嫌疑犯暫定爲黃鼠狼做案。據相關證明,黃鼠狼吸血一般是在雞背部咬開一個口子,吸乾血後逃之夭夭。

冉琴看着這些被吸乾血,脖子上一個指頭大血窟窿以及僵硬的雞鴨。不知爲何竟然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冷戰。

她分派戶主把死雞死鴨都埋葬了,坑挖深至三尺,以免被那些狗們嗅聞到氣味挖掘出來反而不好。

接下來冉琴戴上白色套,仔細的檢查了一遍戶主的前後院子。除了後院那凌亂的滿地雞毛,還有少許滴在地上的血跡外,幾乎沒有其他可循的線索。

她也詢問了戶主家裏的每一個人,看着幾個參差不齊站在面前的小孩,大的只有十來歲,小的才三四歲。問也問不出什麼名堂,只好打道回局。

冉琴不知道就在她離開後,這家人慌忙把癡呆的孩子扶住出來,預備去找問米仙姑幫忙看看這孩子是不是失魂了。

他們對冉琴撒謊並且把羅小明藏起來,不讓她看見。在他們心裏總是對這些身穿制服的人心存畏懼,總以爲犯事都會遭到處罰。

想想當時的情景就可怕,羅小明滿嘴是血昏睡在死亡的雞鴨旁邊。問他什麼都不知道,焉知這些雞鴨是不是他弄死的?

有些事情不敢往深裏想,越想越恐懼。此刻羅小明的家人就是這樣子一個心態,他們寧願去找問米仙姑也不敢把實情說出來。

也真因爲他們有這樣瞻前顧後的心態,纔會讓事態繼續惡化下去。

冉琴從戶主家返回,心裏惦記鍾奎的情況,就順道去看了看他。

鍾奎已經回家,誌慶在看報紙,香草在煮飯。那七個小鬼自然隱身藏起來,不能出現在他們面前。

門口傳來敲門聲,誌慶起身開門。

“冉琴。”開門聲音,隨着讓開位置,示意對方進來。

“都回來了?”冉琴進屋看見鍾奎躺臥沙發上,露出欣慰的一笑問道。

鍾奎欠身靦腆訕笑一下,指了指擺放在茶几上的橘子說道:“自己剝來吃。”

冉琴不客氣的拿起一枚橘子就剝開來吃。

誌慶隨手關上門,出於關心隨口問道:“看看,你那麼忙,還抽空來探看鐘奎。他有你這樣的朋友,那真是交好運了。”

實在口渴得不得了的她,塞進瓣橘子在口裏慢騰騰美滋滋的咀嚼着,莞爾一笑道:“沒事,誰叫咱們是冤家。”

“冤家?”誌慶不解,看看鐘奎,又看看冉琴。

“噗!陳叔,我告訴你,第一次看見她,你猜着怎麼着?”鍾奎來了興致,猛然想起前不久發生在他們倆身上的趣事就欲說出來。

冉琴嬌嗔的瞪了他一眼,逼得他硬生生把涌在喉頭的話給吞了回去。

“好了,我得回局裏彙報工作,你慢慢休息。陳叔……香草。”冉琴對鍾奎和誌慶說著話,想起來了還沒有看見香草,就緊走幾步往廚房走去,邊走邊喊道:“香草”

兩個大男人的目光隨着她進入廚房直到看不見爲止。

誌慶偷偷的給鍾奎豎起大拇指,低語道:“有門。” 155 忐忑

冉琴和香草打了一個招呼,就急匆匆的離開鍾奎家。她還得去局裏彙報工作做報表和各種記錄。

鍾奎和誌慶有聊不完的話題,從那次進山出大事,聊到地質隊派遣的任務,下一次準備去勘測的地方。

“無人荒島?”鍾奎驚訝道。

“嗯,據說那座荒島,有很多礦產資源。”

“會不會有危險什麼的?”

“不會吧!我的運氣有那麼倒黴嗎?”

香草端着熱氣騰騰的飯菜出來,兩人急忙住口。

一頓溫馨的晚餐很快融化在歡聲笑語中。

不知道是香草敏感還是什麼,在看見夜幕逐漸籠罩下來時。她的情緒莫名低落唉聲嘆息離開鍾奎他們倆,獨自進了自己的房間。

“香草怎麼啦?”誌慶看着她去了方向,爾後收回視線看着鍾奎出口問道。

女孩子的心思難琢磨,鍾奎又怎麼知道呢?他撓撓頭莫奈的說道:“也許是想文根了吧!”話是這麼說,就在剛纔吃飯時,他也從香草的眼眸裏讀懂一些信息,她好像在擔心什麼。

香草擔心夜晚來臨的時刻,這種令她深感不安的感覺再次死灰復燃出現在心頭,讓她煩躁不已。

夜晚鬼魅變得深不可測,不知道是誰家的孩子發出嘶嘶的哭鬧聲,接着傳來大人唱着搖籃曲哄孩子入睡的歌聲。

一聲聲撕裂夜空的貓叫此起彼伏,頑固的侵進香草耳膜裏。

牀板在她的輾轉難眠中變得刮躁起來,發出吱吱呀呀的輕響……意識是在睡眠來臨時,逐漸模糊……朦朧中她看見那一片一望無際的芭茅花。

芭茅花隨風舒展着光溜溜的莖幹,在風中微微顫動的芭茅花像棉花,更像是一朵朵浮雲顯得那麼不真實。

香草覺得這裏不止她一個人存在,應該還有別的東西在,或則就在遠程距離裏的暗處偷偷窺視她。她慢慢扭轉身子,想尋找那雙隱藏在某一處的眼眸。

她很矛盾,既想看見那隻動物,又害怕看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