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大不了不比了,反正這次是他們先耍賴的。」

一名名年輕人一聽,林逸連這種條件都能夠答應,簡直要氣死了,紛紛瞪著眼睛咆哮了起來。 林逸很恐怖,可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知道他的恐怖,畢竟就算是劉海,也只是隱約聽到一些消息而已。 那些不過是在龍江市小有資產的富二代,就更加的不堪了,便是他們的老子也不見得有資格能夠知道林逸的事情啊!更不用說

一名名年輕人一聽,林逸連這種條件都能夠答應,簡直要氣死了,紛紛瞪著眼睛咆哮了起來。

林逸很恐怖,可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知道他的恐怖,畢竟就算是劉海,也只是隱約聽到一些消息而已。 那些不過是在龍江市小有資產的富二代,就更加的不堪了,便是他們的老子也不見得有資格能夠知道林逸的事情啊!更不用說他們這些年輕一輩的小子,否則,怕是不見得有人敢在林逸的面前放肆。

「我的車給你怎麼樣?」

頭戴紅色綸巾,看起來髒兮兮的蕾姆盯著林逸咧嘴冷笑道,他的機車明顯有些年頭了,十分的陳舊,而且看起來也非常的笨重,想要駕馭這樣的機車可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彎道超車的時候,幾乎更是不可能的了。

重量越恐怖,在飄逸,在過彎道的時候就越容易發生重心偏移的事情。

一些頂級的車手,他們車子的重量甚至能夠精確到每一顆螺絲的重量,為的便是嚴格控制整個車身的重量。

「好啊!」

林逸咧嘴一笑。

不少人眼睛一瞪,騎著自己的機車就準備離開了,在他們看來,這場比賽已經沒有什麼看頭了,林逸輸定了。

馬可一聽,原本有些擔憂的眸子頓時釋放出了激動的光芒,「嘿嘿,臭小子,這次可是你自己找死,怪不了我啊!弄瞎你的眼睛之後,老子還要拿下你的兩個妞,嘖嘖,一個大洋馬,一個小天仙,這簡直都是人間絕品啊!」

「劉海,你來發號施令!」

戎愛:軍統的女人 江靈兒扭頭看著劉海淡淡的說道。

「這,這你妹的也太瘋狂了吧!」

劉海一張臉皺成了麻花,心裡也是充滿了濃濃的擔憂,不過倒是不敢多說什麼,只能拿著發令槍走到了*上。

彩雲之南,山海以北 林逸也接過了對方送過來的哈雷,手臂一揮,一股無形的勁風直接把機車上的灰塵吹的乾乾淨淨。

「二位美女,請!」

林逸得意洋洋的笑道。

優雅迷人,宛如神女跟仙女一般的海琳娜,江靈兒淡淡一笑,便走到了林逸的旁邊。

林逸見狀抱起海琳娜就放在了機車後座上,而後,自己也坐在上面,再把江靈兒丟在了自己的前面。

劉海見狀,無奈一笑,車聲說道:「兩位,請準備好,馬上準備開始……砰!」

一聲槍響,馬可的機車就像是一頭髮狂的野牛直接沖了出去。

可林逸此時卻突然眉頭微微一皺,竟然沒有出發的意思。

「瑪德,你搞什麼飛機啊?」

「就是,你丫的到底還比不比了啊?」

龍江市的富二代都被林逸這託大的行為整瘋了,對面那可是享譽國際的大佬啊!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現在人家都衝出去幾百米了,你丫的還在這裡墨跡個毛線啊。

「那個靈兒,臉朝著後面坐,你這樣容易戧風。」

林逸沒有理會周圍的眾人,看著江靈兒十分認真的說道。

「林少,人家都衝出一千米了,要不,就這樣開車吧?」

劉海也忍不住,扯著嗓子焦急的催促道。

「你大爺的!」

江靈兒臭罵了一句,也不敢再墨跡了,直接轉身緊緊的攬著了林逸的脖子。

「走咯!」

林逸聞著江靈兒身上淡淡的香味兒,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隨後,機車就像是一頭狂暴的巨龍發出一道響徹天地的怒吼,就朝著前方沖了出去。

「什麼?這速度……這怎麼可能?」

給林逸借車的蕾姆一看,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他這輛機車可是眾人裡面最弱,最渣的一個,平時主要的作用,就是用來提供補給的,可現在,在林逸的手中,竟然一上來就飆出了一百八十邁的速度,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要知道,這輛機車自從到他手裡之後,還從來沒有過這麼恐怖的時候啊!

「嗖……嗖……」

一道道空氣被撕裂的聲音不斷的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之前,那些一個個看林逸不爽的富二代,也全部都愣住了。

「呵呵,車神果然是車神啊!」

劉海見狀,心裡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急忙笑道:「大家快去監控哪裡看。」

「監控?」

眾人一聽,同時回過神兒了,一個個急忙轉身朝著監控沖了過去,這等級別的比賽,他們一年也見不到幾次啊!

那些西方強者,此時也是面色擔憂的追了上去。

以林逸表現出來的可怕速度,這次馬可贏的可能性幾乎沒有啊!

此時,馬可卻是一臉的冷漠,心情倒是好到了極點,林逸不但按照他的要求騎上了他們隊伍中最爛的一個機車,而且,還帶了兩個女人,在這種情況下,林逸幾乎沒有贏的可能。

「我要不要放慢一點,讓他不要輸的那麼慘呢?」

宛如疾風一般的馬克,咧嘴,邪魅的冷笑道。

「嗖!」

一道撕裂風聲的厲嘯驟然從馬可的耳邊刮過。

「嗯?那是什麼?」

馬可神情一怔,愣了一下,隨後急忙對著戴在身上的耳機焦急的問道:「蕾姆,是不是有什麼超級高手衝進來了?怎麼剛剛好像有人從我旁邊過去了?時速最少接近兩百六啊!」

「什麼?」

蕾姆一聽,就像是遭雷劈了一樣,靜靜的愣在了原地,「兩百六?這怎麼可能?我的機車就算是發揮到極致,也不可能超越兩百六啊?」

「你的機車?你他瑪德在說什麼?你那個破老爺車,怎麼可能跑這麼快?」>sa?

?"

a

馬可瞪著眼睛就臭罵了起來,他覺得這蕾姆一定是在很他開玩笑。

「可,可他騎的真的是我的機車啊!」

蕾姆也是一臉的不解,可是一切就這麼真真切切的發生在他的面前啊!

「瑪德,追上去在說!」

馬可咬著槽牙,直接把油門加到了最強,整輛機車,就像是一道流光劃過天際一般急速在朝著前方飆去。

「嗖……嗖……」

一道道撕裂空氣的刺耳聲音不斷的響起。

哪怕大家透過監控,都有種無法看清楚的感覺,實在是兩人的速度太快,太過,太過恐怖了。

五分鐘后。

眾人都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因為他們竟然找不到了林逸的身形。

「這,人去哪裡了?」

「難道掉山溝里了?」

所有人都是眼睛一瞪,有些不解的嘀咕道,畢竟天鵝山的環境可是非常複雜的,如此恐怖的車速掉進山溝里也是很正常的啊! 「你們……在找我?」

林逸的聲音驟然在眾人的背後響起。

「唰!」

在場眾人全部都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直接被嚇的跳了起來。

「你,你,你怎麼在這裡?」

有人面色蒼白,無比緊張惶恐的盯著林逸尖叫道。

「跑完了不就在這裡了嗎?」

林逸看著眾人有些茫然,不明白大家為什麼會這麼驚訝。

「什麼?跑完了?」

眾人一聽,皆是神情一怔,都下意識的抬頭看向了在半山腰上宛如流光一般正急速前行的馬可,在國際上威名赫赫的馬可,現在才僅僅只跑了一半。

可林逸呢?在帶著兩名女生的情況下,竟然都已經回來了,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這豈不是等於說林逸的速度是馬可的四倍?

四倍啊!

這是何等恐怖的一個數據。

平時比賽贏個十秒二十秒的都已經算是了不起的戰績了,可現在,林逸的速度竟然足足快了接近四倍,眾人如何能相信呢?

「你們不信,可以看監控嘛!我又不是鬼,跑過去總有影子的嘛!」

林逸咧嘴無所謂的想笑道。

「對,監控,馬上調取監控,我就不信,他真的有這麼恐怖的速度!」

「不錯,什麼東西都沒有監控來的有說服力,調取監控!」

一名名機車愛好者都像是瘋了一樣,扯著嗓子吼道。

可當看到監控中的林逸時,眾人再度愣住了,可不正如林逸所說的那般,只有一道影子嘛!

只有影像在放大放慢到三倍的時候,大家才能夠看到林逸騎著哈雷飛馳的樣子。

「蕾姆,你那機車到底是在怎麼改裝的?」

一名西方壯漢,看著蕾姆有些激動的問道,這個改裝方案如果拿出去的話,那簡直簡直恐怖到了極點,甚至足以引起全球所有從事汽車行業人的熱愛。

「我,我沒有改裝啊?」

蕾姆也是一臉的詫異,隨後講衝到了自己的機車前面,老遠他都能夠感受到一股恐怖的高溫從機車上面沙發出來。

「這竟然真的是我的車飆出了如此恐怖的速度?」

蕾姆有些激動了,現在,他這輛車可就是無價之寶啊!當即抬手就準備去檢查一下發動機。

只是……

他的手剛一碰到機車,整輛機車就好像突然消耗完了能量一般,轟隆一聲直接散架,化成了一堆廢鐵。

「哈哈,老子終於又再度超越了自我啊!這次我的速度明顯比之前要快上五秒啊!林逸那小子,現在應該還在山底下吧!」

馬可也一臉得意洋洋的從機車上跳了下去,只是當看到林逸的時候,整個人卻面色驟然一變,驚呼道:「你,你怎麼會早在這裡?」

「馬可老大,他,他提前了三分鐘到這裡的。」

一名西方壯漢,盯著馬可有些緊張的說道,這次賭的可是眼睛啊!馬可輸了比賽,那就意味著輸掉了他的雙眼啊!

「提前三分鐘到這裡的?這怎麼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他作弊了,他一定是作弊了,他一定是作弊了啊!」

馬可扯著嗓子,瞪著眼睛宛如困獸一般,不敢置信的怒吼道。

「這麼說你是不想履行賭注了?」

林逸見狀眸光一寒,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殺機,盯著馬可冷冰冰的獰笑道。

「賭注?什麼賭注?哼!那些東西都是不受法律保護的,你少在這裡造謠生事,我可是外國人,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手指頭,我保證大使館不會放過你的。」

馬可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盯著林逸冷冰冰的呵斥道。

他們這些經常混跡在華夏的人,對於華夏的一些微秒處事方法可是了解的透徹的很,只要不是他率先動手,林逸如果敢碰他一根手指頭,那麼最後倒霉的就一定是林逸。

「挖了他的眼睛!」

林逸淡淡的笑道,連跟對方廢話的想法都沒有了,既然話已經說出去了,那就必須要做到。

「哈哈,我看誰敢……」

馬克瞪著眼睛一臉得意的獰笑道。

「噗嗤!」

兩顆眼珠子直接從馬可的眼眶中飛了出去,而楚紅也悄然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一身大紅色的長袍,說不妖異。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

凄厲的慘叫驟然從馬可的口中傳出,嚇的眾人面色蒼白,無一人再敢廢話。

「在我們華夏,男人說話,那就是一個口吐沫一個釘,玩兒的起你就玩兒,玩兒不起就滾蛋,耍賴,你可真是來錯地方了。」

林逸盯著馬可不屑的嘲諷道,隨後抬頭看著面色同樣不太好看的劉海笑道:「有什麼事兒就直接說是我林逸弄的就行了,以後靈兒跟我走,你如果遇到了什麼麻煩,直接報我的名字!」

「什麼?」

剛剛還一臉驚恐的劉海一聽,頓時眼睛一亮,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激動之色。

林逸這話可就等同於以後要罩著他了啊!以林逸今時今日在華夏,乃至全世界的地位,以後還有什麼人敢招惹他劉海呢?

「呼呼,多謝林少!」

劉海看著林逸激動不已的笑道。

「好了,我先走了!」

林逸淡淡的笑道,他跟劉海畢竟算得上是半個朋友了,而且劉海的人品,林逸倒也看得過去,現在,又把江靈兒帶走了,以後失去了江靈兒的庇護,這劉海的日子怕是不好過,這也算是一種補償了,

「恭送林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