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暖暖儘量保持自己的手不碰到龍少決的身上,她小心翼翼的解開他的褲帶,然後拉開拉鍊,楊暖暖扭着頭,不敢看他。

因爲看不到楊暖暖的手一不小心碰到了龍少決,她溫熱的小手一觸及他冰涼的身體,也不知碰到了什麼地方,楊暖暖立刻攤開。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楊暖暖彈開之後說。 龍少決呼吸一緊,他一下子起身坐了起來,他低眼看了看自己褲子撐起的小帳篷。 這感覺,真刺激! “你故意的。”龍少決看

因爲看不到楊暖暖的手一不小心碰到了龍少決,她溫熱的小手一觸及他冰涼的身體,也不知碰到了什麼地方,楊暖暖立刻攤開。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楊暖暖彈開之後說。

龍少決呼吸一緊,他一下子起身坐了起來,他低眼看了看自己褲子撐起的小帳篷。

這感覺,真刺激!

“你故意的。”龍少決看向楊暖暖道。

“我不是故意的,我故意什麼了。”楊暖暖說。

“你故意勾引我。”龍少決壞笑着說。

“呸,我會勾引你,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絕了,我也不可能勾引你這個流-氓。”楊暖暖不屑的說。

“你說什麼?”龍少決的臉唰一下的變黑,他緊盯着楊暖暖問,語氣裏閃着危險的氣息。

她就這麼討厭他嗎?

“我什麼都沒說,恩人,你好好的休息一會,我去看看醫生來了嗎。”

楊暖暖擡起頭,她腆着臉笑着對龍少決說。

她說完就想借機離開,龍少決長臂一伸,他的大手一把拉住了楊暖暖,他用力把楊暖暖往後一拉,楊暖暖腳下一滑,她倒在了牀上。

“點了火就想跑啊?”

楊暖暖一倒在牀上,龍少決就俯身壓在楊暖暖的耳邊道。

“……”楊暖暖斜眼瞪着龍少決,她一句話都不想說了。

“呵呵,不錯,學聰明瞭,也乖了。”龍少決看她沒有反抗,沒有說話,他說。 “你想做什麼?”楊暖暖歪着頭,視線落在緊閉的房門上問。

龍少決冰涼的呼吸灑在她的耳後,楊暖暖身體緊繃着,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慢慢的吞噬着她。

“你說呢?”龍少決的脣瓣貼在楊暖暖的耳朵上問。

“……”楊暖暖聞聲轉過頭,她盯着龍少決不語。

這個流氓變態的男人,從他們第一次見面開始就各種想佔便宜。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心裏覺得這個男人看起來相貌不凡,儀表堂堂,霸氣外露,實在就是一個到處發情的大騷包。

“這位大哥,你都已經受傷了,咱們乖乖的不鬧了,好嗎?”楊暖暖推開壓在她身上的龍少決說。

“不好。”剛剛被推起的龍少決,再次重重的壓在楊暖暖身上。

“那你說你究竟想幹嗎,你知不知道你現在身上的味道有多難聞嗎?”楊暖暖問。

“我嘴笨不會說話,只會做。”龍少決神彩熠熠的眨着眼看着楊暖暖曖昧的說。

他現在的樣子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受傷的。

“啊!我求求你放了我吧,你這麼帥,不求找不到女朋友的,你這朵鮮花不能插在牛糞身上,太暴殄天物。”

楊暖暖失控煩躁的尖叫一聲,她一把推開龍少決,連滾帶爬的下了牀,楊暖暖背靠着房門,看着龍少決說。

“……”龍少決赤腳走下牀,他赤裸着上身,身材健碩,小麥色的皮膚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齒痕。

“謝謝你保護我,對於你身上的傷我很抱歉,我願意賠償你全部的醫藥費。”楊暖暖對龍少決鞠躬說

龍少決幽深的眼眸裏翻涌起微波,他慢慢的走近楊暖暖,臉色黑的像包公一樣。

龍少決走到楊暖暖面前,他伸手拉住楊暖暖,手一用力,楊暖暖腳步踉蹌的倒在他的懷裏。

他的身體很冰,楊暖暖溫熱的小臉貼在他的胸膛,鼻尖是濃郁的血腥味,耳中能聽到龍少決那一抹人若有似無的心跳聲。

楊暖暖皺眉,她討厭血腥味!

龍少決雙手緊緊的摟住楊暖暖,他附在她的耳邊一字一頓的說:“你,楊暖暖,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活着離不開我,死了甩不掉我!”

龍少決聲音沙啞,語氣認真,帶着一股讓人無法拒絕無法反駁的霸氣。

楊暖暖無力的翻了一個大白眼,原來這個男人不僅是騷包,而且還是中二晚期!

龍少決鬆開楊暖暖,他兩隻手扶住楊暖暖肩膀,兩人之間相隔不到二十公分的距離,龍少決低眼盯着楊暖暖。

“我有男朋友了。”楊暖暖擡頭看着龍少決說。

“不可能!”龍少決道。

這幾年他一直派人暗中監視楊暖暖,別說男朋友了,楊暖暖連朋友都沒有。

“我真有男朋友了。”楊暖暖說。

“再亂說我就縫了你這張嘴。”

龍少決勾脣輕笑伸手,他冷冰冰的手指放在楊暖暖的脣瓣上說。

“你不相信?” 從特種兵重來 楊暖暖擡眼問。

“你放心,我現在不會強迫你,你也不用編瞎話來對付我。”龍少決說。

楊暖暖見他不相信,她從口袋裏掏出手機,打開手機相冊,她把手機遞給龍少決說:“你自己看吧。”

龍少決接過手機,他視線掃到相片時,他的眼眸理唰一下的燃燒起熊熊的怒火。

“嘭。”的一聲巨響,楊暖暖的手機把他摔成了好幾片。

“你居然敢出軌!好!很好!”龍少決捏住楊暖暖下巴,他咬牙道。

“什麼出軌,我們是正常戀愛,現在你已經知道我有男朋友了,還不快放我走。”

楊暖暖掙扎着想要打落他的鐵手,龍少決的力氣太大,楊暖暖沒有得手。

“放了你?做夢!”龍少決道。

“那你說你想怎麼辦,我有男朋友了,你現在就是第三者插足。”楊暖暖破罐子破摔的說。

“我會解決的。”龍少決看着楊暖暖說。

他眼眸裏翻騰着道怒火漸漸平息,有人不知死活敢覬覦她的女人,這樣的人都不配呆在十八層地獄。

“你你你你……”楊暖暖語塞的指着他,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我是殘花敗柳,我和我男朋友已經上過了。”楊暖暖高聲的說。

剛剛纔壓抑住怒火的龍少決,唰一下的眼眸變得通紅。

他猛然低頭,一口咬住楊暖暖令他發狂的嘴巴。

龍少決輕輕一咬,楊暖暖的脣瓣就破了,血紅的血從他們緊貼着的脣瓣中溢出。

“你變態!”楊暖暖推開龍少決,她吐了一口血啐道。

龍少決回想起前兩次的親暱接觸,青澀害羞的楊暖暖完全就像一隻雛鳥。

楊暖暖的話音還沒落地,龍少決彎腰扛起她就走,他把她丟在牀上。

“喂,喂,喂,我有男人了。”楊暖暖擡起身,她看着忙着脫褲子的龍少決說。

“……”龍少決勾脣,“你要是敢跑,我就讓你三天下不了牀。”

楊暖暖表情微變,她漆黑的像葡萄一樣的眼睛骨碌骨碌的轉了一圈。

楊暖暖坐了起來,她滿臉無所謂,龍少決在脫衣服,她就看着。

褲子褪下,龍少決的身上只剩下一條內褲。

裝作淡定的楊暖暖一看到他那高高頂起的內褲,她臉唰一下的變得通紅,她害羞尷尬的別過頭。

“不看了?”龍少決問。

“尺寸太小,有什麼好看的。”楊暖暖說。

“你怎麼知道我尺寸?”龍少決挑眉問。

“……”楊暖暖沉默。

“我脫了,你真不看?”龍少決文。

“不看,你快點。”楊暖暖說。

楊暖暖大字形躺在牀上,她雙臂展開,雙腿伸直。

“這麼着急。”龍少決看着睡在牀上的楊暖暖說。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我就當嫖一次牛郎了。”楊暖暖說。

龍少決看了一眼躺在角落裏的手機碎塊,想到那張看起來很親密的照片,他似乎有點相信楊暖暖的話了。

“二小,你快點啊。”楊暖暖喊了一聲。

“那個男人叫二小?”龍少決一把拉起楊暖暖,眼睛裏閃着怒火盯着楊暖暖問。

嘎嘎!嘎嘎!

楊暖暖一臉黑線,她好像聽到頭頂有成羣結隊的烏鴉飛過。 楊暖暖像看傻瓜一樣看着龍少決,這個男人是白癡嗎,居然連王二小都不知道。

“說二小是誰?”龍少決上前,他一把拽起楊暖暖問。

他的眼眸隱隱的閃爍着怒火,一不小心楊暖暖就可能被他鋒利的像刀子一樣的眼神誤傷,還可能沒命。

“電腦在那邊,請你自行百度王二小。”楊暖暖無語的看着怒氣衝衝的龍少決說。

“他是誰?”龍少決問。

“不知道。”楊暖暖的耐心已經被消耗殆盡,她煩躁的回了他一句,不想過多搭理他。

“楊暖暖,這是你逼我的!”憤怒的龍少決看着楊暖暖道。

“我逼你什麼了?”楊暖暖好笑的反問他。

“馬上你就知道了。”龍少決慢條斯理的褪去自己身上最後一件衣服。

“變-態!”楊暖暖連忙捂住眼睛道。

“這就變-態了嗎?”龍少決說,“我會更加變-態。”

“哼。”楊暖暖冷哼一聲。

楊暖暖沒有跑,沒有大喊大叫,既然躲不過,她還不如省點力氣,反正龍少決也是世上難找的大帥哥,她又不吃虧。

龍少決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就開始上下打量着衣衫整齊的楊暖暖,頭頂眩目的燈光晃的龍少決眼花,他擡頭看了一眼燈光璀璨的吊燈,啪嗒一聲,燈滅了。

一盞壁燈還在堅挺,金黃色的燈光看起來暖暖,昏暗的房間裏,在在微弱燈光的照耀下,依稀可見龍少決慢慢的爬上牀。

他伸手抱住了楊暖暖,楊暖暖身體一抖,她渾身上下僵硬的無所適從。

“害怕了嗎?”

兩人面對面坐在大牀上,龍少決一隻手摟住她的腰,另一隻手撐在牀上。

他稀疏的吻從楊暖暖的額頭遊移到眼睛、經過鼻尖、滑過臉頰,最終落在她的嘴角,龍少決涼薄的脣貼在楊暖暖的嘴角,他問。

龍少決能夠感覺到楊暖暖的身體很不自然,他聽到她急促紊亂的呼吸,她很緊張,她很害怕,但龍少決沒有打算放過她!

“我……我……我不怕。”楊暖暖都緊張到結巴了,嘴還挺硬的。

“那就好。”龍少決的話音剛落,楊暖暖的嘴巴就被他猛地堵住。

他的力氣太大,被他的吻忽然一抵,楊暖暖身體往後傾,還好有龍少決的大手護住,楊暖暖纔沒有摔到牀上。

她的脣瓣怎麼會那麼柔軟,那麼鮮-嫩,帶着一點點血甜味,食髓知味的龍少決沉溺在她的口齒間無法自拔。

他在她的口齒間攻城略地,他的氣息佔領了楊暖暖的全部,楊暖暖鼻腔,口腔,腦海裏全是這個男人的味道。

緊張的楊暖暖雙手揪着被單,她胸-口上下劇烈的起伏,呼吸的頻率越來越紊亂。

情不自禁間龍少決的手慢慢的從楊暖暖的後背遊移,凡是他大手到過的地方都像是被火燎過一般。

楊暖暖身體忽然劇烈的一抖,她愕然的睜大眼睛,她張口一口咬住龍少決的舌頭,龍少決疼痛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睜眼看着楊暖暖,眼神裏寫滿了威脅。

再不老老實實,老子就不客氣了!

楊暖暖雙手用力一推,龍少決同時用力的鉗制住楊暖暖嬌小的身體,二人的身體緊貼在一起,龍少決大手握住楊暖暖的xiong。

“不要!不要碰那裏!”沒有推開龍少決的楊暖暖扭頭,脫離他的吻,她伸手去掰龍少決的手。

“……”龍少決沒有說話,昏暗的環境裏,他的眼眸閃爍着興奮的光芒。

他不但沒有鬆手,反而更加肆無忌憚的揉-捏,把玩。

“你你你你……你這個變-態流-氓王八蛋,快放開我,不然我不客氣了。”情急的楊暖暖威脅道。

“乖,不鬧。”龍少決把臉伸向楊暖暖,他笑着說。

“啪!”楊暖暖看着龍少決的臉,她反手就是一巴掌。

“……”龍少決臉上的笑意瞬間凝結,這是楊暖暖第幾次打他臉了。

再不給楊暖暖一點顏色看看,她就能上房揭瓦,無法無天了。

“撕拉。”龍少決手一用力,楊暖暖的上衣被她撕成了兩半。

楊暖暖低頭看着自己,米黃色的內衣護着呼之欲出的大白兔。

“啊!!!!!!!!”反應慢了兩秒的楊暖暖忽然尖叫。

上衣被撕開了,龍少決還是不滿意,他修長的手指勾住楊暖暖的內衣邊,用力一扯,內衣落地。

“滾開,滾開,你這個流-氓。”楊暖暖閉着眼睛,她揮舞着雙手,胡亂的拍打着龍少決。

龍少決俯身上前,他將楊暖暖壓在身下,他的吻從楊暖暖的嘴巴移到脖子上,從脖子慢慢往下,他的目的地是身前的那兩座高山……

密密麻麻的問吻如期而至,楊暖暖反而平靜了,不就是和男人滾牀單嗎,有什麼好怕的!

身體看過了,胸被蹂-躪了,接下來不就是那一系列長時間的雙人運動嗎,有什麼大不了的!

楊暖暖像只死魚一樣的一動不動,她的腦海中不停的出現各種藉口安慰自己。

因爲想的實在太投入了,有一瞬間楊暖暖甚至忘記了,自己身上還壓着一個男人。

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襲來,楊暖暖的心裏涌過一陣奇怪的感覺,她顫慄着摟住龍少決。

“想要?”龍少決曖昧的問。

“……”楊暖暖沉默,她默默的鬆開手,想要個頭,本來楊暖暖是有一絲感覺的,但一聽到他充滿磁性男人味的聲音,她興趣全無。

這個變-態流-氓的老男人!

呸!要你,還不如要一頭豬!

阿彌託佛,我怎麼能把豬和這個王八蛋比呢,這太傷害可愛的八戒了。

“三秒郎,你要挺住啊。”楊暖暖說。

“……”龍少決疑惑,什麼是三秒郎。

“三秒射的男人,統稱爲三秒郎,不用謝。”楊暖暖好心的解釋道。

龍少決身爲男人的尊嚴受到挑釁,他報復似的捏了一下她的xiong。

“啊。”楊暖暖痛呼出聲。

“你妹的,你還是不是男人,有本事直接幹!沒本事就穿上褲子趕快滾,我還要睡覺,沒時間跟你在這玩過家家。”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