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你們來後,在指揮車旁邊待命!”

“是!大校先生,那說好了,戰鬥結束,敵人基地由我們接管。 ” “行!成交!” 夜色愈發深沉。北非的微風突然變的冰冷,氣溫驟然下降,背後的汗水淌在肌肉上,冰冷冰冷的感覺。 這樣的天氣對打仗來說最合適不過了。起碼可以保證體能降低,能讓士兵保持一個旺盛的戰鬥狀態。 7點半終

“是!大校先生,那說好了,戰鬥結束,敵人基地由我們接管。



“行!成交!”

夜色愈發深沉。北非的微風突然變的冰冷,氣溫驟然下降,背後的汗水淌在肌肉上,冰冷冰冷的感覺。

這樣的天氣對打仗來說最合適不過了。起碼可以保證體能降低,能讓士兵保持一個旺盛的戰鬥狀態。

7點半終於到了。一場戰爭隨即打響。

遠在東方大陸的老百姓誰也不知道我們的軍隊會把槍口觸向這裏。我們沒有多的聲音,有關7308受到黑蜂集團威脅的事情從來沒有在新聞媒體上公佈,即使郝子然石虎猴子炸彈刺刀步槍他們的犧牲,也好像沒有發生一樣。

我們只是想用這樣的戰鬥告訴全世界。對於敵人,我們沒有任何憐憫。只要他們傷害了我們,無論他在哪裏,我們都會追擊到底!

幹掉他們!是我們的責任。

這正應我們的老祖宗一句古訓:犯我大漢者,雖遠必誅!

返我中華者,雖遠必誅!這不是一句口頭禪,我們將用我們的血與汗踐行這句諾言!

戰鬥之前,按照慣例進行口頭動員。我通過電臺對全體將士喊話。

“弟兄們,前面就是敵人的營地,前面就是敵人的槍口!我們找他們,找了很長時間了。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夥罪惡滔天的恐怖暴徒。他們的手上沾滿了無辜的鮮血,沾滿了我們7308的鮮血。戰友們,我們的身後,就是美麗的非洲,我們的背後,就是我們國家的人民。我們沒有後退的餘地,只能望前衝,幹掉他!聽我命令,戰鬥開始!”

我的話音未落,指揮車隨即啓動。

指揮車像利劍一樣往前衝,後面,是傑克遜和程楓,以及七八個國政府軍的士兵。

轟隆一聲巨響,大地在顫抖。

卡摩軍營的大門口冒起一團團火苗。

咣咣咣!隨着三聲炮響,敵軍營的炮樓,機槍陣地冒出一股股濃煙,火苗像煙花一樣往夜空開散。

這是一個美麗的夜晚。

我們的士兵在這裏進行盡情的煙花表演。

噠噠噠噠噠!

戰車上的機關炮像馬達一樣響。一顆顆子彈像梭子一樣帶着一束束五彩斑斕的光線往前飛,迅疾就編製成一張張光彩奪目的漁網。這張漁網蓋住了天空,蓋住了大地,也網羅住卡摩軍營的敵人。

轟隆隆,噠噠噠,咣咣咣,啪啪啪!各種武器交相輝映,無論從火光,還是從聲音,都能聽出這是動人交響曲。

卡摩軍營的大門轟然倒塌後,7輛戰車像一頭頭猛獸響前衝,衝到大門口做短暫的停留。一邊轉動炮塔朝大門內射擊,一邊搭載兩個突擊組。

7308的隊員們很快上車了。戰車首先朝敵人基地內發射一顆曳光彈,緊接着是煙霧彈。

一方面看清楚裏面的道路狀況和敵人,另一方面掩護自己往裏衝。

嗚嗚嗚嗚嗚!

七臺戰車像潮水一樣衝進了敵基地。通過監控視頻,我發現了一條五六米寬的大路。兩邊是房屋,有工事,更多的是營房。

當然還有瞭望塔,更有探照燈。

一束雪亮的探照燈從右側的高塔上射了下來,射在幾輛戰車上,露出迷彩色的脊背。

嘭&;嘭&;左側的圍牆上響起了兩聲沉悶的槍響,聽聲音就知道是李大牛他們動手了,這個動作標誌着他們已經上到圍牆上的崗樓中去了。

很快,卡摩基地的電力系統中斷,偶爾的燈光以及幾盞探照燈瞎了。不用細想,就知道是我們的人幹掉的。

指揮車上,聯合國維和部隊聯絡官跟我打賭。

“我認爲,戰鬥會遇到困難!”來自英國的空軍少校得意洋洋的說。

這在他看來,敵人會包圍我們的部隊。因爲敵人人多勢衆。

我笑道:“是嗎?”

少校點頭答:“老夥計,你猜測的很對。你這樣是在冒險。”

我冷笑道:“在我這裏沒有冒險,不信讓你看看!”

狐狸聽我一說,隨即把戰場畫面切到戰場終端。由禿鷲無人機、戰場攝像頭、士兵頭盔上的監控攝像頭組成的多幅畫面。

一輛戰車的前面出現黑壓壓的一片敵人。這些敵人中間有穿灰色制服的,有穿沙漠迷彩服的。

這些敵人在指揮官的指揮下,分成多個戰術小組朝戰車周圍挺進。他們的目的很清楚,就是想包圍這些戰車,然後想吃掉我們的戰車。

噠噠噠噠!

啪啪啪啪啪!

敵人的機關槍與自動步槍朝戰車傾瀉子彈。可戰車仍然朝他們開火。那些敵人根本不知道我們的戰車有厚厚的裝甲,自動步槍與機關槍的子彈傷害不了戰車一根汗毛。

密集的子彈像水一樣潑在堅硬的裝甲上,發出刺耳的叮噹叮噹聲。

看過最後的特種兵的書友還喜歡 951:榮譽之戰篇

戰車依然在前進,咣咣咣,塔臺上的機關炮開始響了。炮口不斷噴出的火苗標誌着強硬的打擊已經開始。

機關炮發射的炮彈像龍捲風一樣撲向敵人的陣地。很快,大部分敵人的槍支已經啞巴了。

這時候,後面的戰車停在大樹下,開啓艙門,放出搭載的特種兵。

武裝到牙齒的7308特種兵一下車,就進入戰鬥狀態。也沒有什麼猶豫的,無坐力炮和榴彈發射器派上用場。

轟轟轟!

三發炮彈過去,幾個高處的目標就炸得粉碎。

在猛烈的氣流下,水泥塊與磚頭瓦礫像雨點一樣砸下來。砸得幾十個恐怖分子抱頭鼠竄。

一個戴少校軍銜的敵人揮舞着AK—47,命令他們不許亂動,要求他們就地隱蔽,朝我們的部隊開槍。

可人太多了,我們的火力又兇猛。那些潮水般的敵人根本不聽使喚,紛紛繞開戰車往外面逃竄。

那個少校敵軍官氣急敗壞,握住自動步槍朝那些逃兵掃射。

噠噠噠!

幾發子彈過去,就射倒了三四個敵人。可依然阻止不了敵人的潰敗。

敵少校招呼幾個穿沙漠迷彩服的士兵,似乎在組成督戰隊。剛剛擺好陣型,一發炮彈飛了過去,那幾個敵人便在火光中飛了起來。 網紅西點店的老闆娘 在烈焰中鬼哭狼嚎。嘩啦啦,沸騰的氣流將這些敵人撕成碎片,胳膊和大腿在空中亂飛,被熾烈的火焰烤成羊肉串。

通過戰場監控視頻看了這些戰鬥畫面,聯合國維和部隊聯絡官搖頭苦笑,說道:“不得不承認,你們是最職業的軍隊,天生就是爲了打仗。

我希望在戰場上永遠不要跟你們相遇。”

我也笑道:“哪要看什麼情況,如果你們侵犯我們的領土。或許我們會碰到一起……”

“這只是假設,假設,好嗎?大校先生,我們現在是一夥的!”聯絡官受不了這種調侃,聲嘶力竭的大喊起來。

前方的9號車報告:“頭兒,逃跑的敵人快出來了,我們該怎麼辦?”

我對指揮車駕駛員說:“過去,用我們車對準大門。”

嗚嗚嗚嗚!指揮車冒出一股黑煙,朝大門口衝去。

五分鐘後,指揮車駛到卡摩軍營大門口。車外的兩個特種兵分別用重機槍和機關炮警戒。

車的旁邊,還有程楓和傑克遜等幾個人持槍對準大門口。

一輛指揮車,再加上9號戰車停大門口200米的距離,黑洞洞的炮口、機槍口對準倒塌的大門,這對於潰敗的敵軍士兵來說,不是什麼好消息。

通常情況下,倉皇逃竄的敵人已經沒有什麼戰鬥意志了。有一點必須認清楚,那就是他們堅決要離開。佛擋殺佛,人擋殺人。他們急紅了眼睛。

對付潰敗的敵人只有一個手段:恩威並施。

所以潮水般的逃兵涌出大門時,指揮車上的特種兵扣動扳機,十幾發重機槍彈便射出去了。

噠噠噠噠噠噠!

血光四射,十幾個逃兵倒在血泊中。

這個時候的敵人已經沒有放下武器,他們賊頭賊腦,時不時打幾發子彈。雖然沒有攻擊力,但我們的人不能靠近。

一旦靠近,就會被子彈擊中。

所以重機槍開火是有原因的,也不是濫殺無辜。

重機槍開火,必須震懾他們。 寵妃萬萬歲 讓敵人知道,他們沒有其它的選擇,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繳械投降。

在重機槍的掃射下,那波敵人像烏龜一樣縮回去了。

而卡摩軍營內部,爆炸聲不斷,槍聲此起彼伏。據黃磊柳葉刀李大牛他們報告,已經接近基地中心地帶了,只要重新調整部署,準備對敵司令部發起強攻。

一分鐘過後,基地那邊火光沖天,爆炸聲像炒豆子一樣響了起來,綿綿不絕,絕沒有消停的意思。

通過監控視頻可以看見:敵人十幾座工事在炮火的打擊灰飛煙滅,幾處房屋已經坍塌了。 步步逼婚:總裁的嬌寵萌妻 幾百個敵人從各個掩體裏冒了出來,他們在朝戰車發起進攻。

佔據制高點的狙擊手對那些領土的恐怖分子發動精確打擊。嘭嘭嘭!響了十幾槍,那些敵人的陣型就亂了。剩餘的都是沒有魄力的基層軍官,無力收攏大股的敵軍部隊。

不得不說,這些敵人還是有戰鬥力的。只是可惜,他們遇到了我們。敵人分化成幾塊,已經被我軍識破。

黃磊說:“他們在重新佈置,他們不甘心。”

我通過電臺則說:“那就使用19式戰略步槍。”

19式戰略步槍最大的好處是,能打擊掩體那邊的敵人。並且19式戰略步槍發射的子彈,能控制200平方米。

當子母彈空爆彈在低空爆炸時,能產生幾百枚細小的鋼珠。這些鋼珠在空中往下射,像遇雨點一樣覆蓋在敵人那邊。可想而知,威力有多麼大。如果發射上百枚子彈,幾乎能把上千平方米的面積完全控制住。

得到命令後,我們的特種兵隨即使用了19式戰略步槍。

結局可想而知,兩百多名敵人受傷,沒受傷的,早已心驚膽寒放下武器。

潮水般的敵人舉手投降,將武器放在地上。

地上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武器,像一座山一樣令人可怕。

大門口這邊,幾百個敵人捲土重來。

聯合國維和部隊聯絡官站在指揮車上,拿起電喇叭朝那些敵人呼喊。

“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我是多國部隊最高指揮官,請立即放下武器,舉手投降,我們將既往不咎,否則,我們將開槍開炮,將你們全部消滅乾淨!”

一聽說舉手投降,就能既往不咎。那些敵人可高興了,當即在傑克遜和程楓等人的監控下,慢悠悠走出來。

烏壓壓一片,有三百多個敵人。

這些敵人中間大部分是黑人,少部分是中東人。他們被蠱惑到這裏,尋找所謂的解放,都不知道成爲罪大惡極的殺人機器。

在我們的控制下,幾百個敵人組成兩個縱隊,舉起槍,按順序行走,在指定地點放下槍支彈藥。

爲了避免他們再出去害人,我們命令這些敵人放下槍,解下裝備,還要脫下軍裝,渾身上下只留一條短褲。全部蹲在空地上。遠遠看去,就像一頭頭待宰的肥豬。

看過《最後的特種兵》的書友還喜歡 952 榮譽之戰篇 11

??952:榮譽之戰篇

程楓像頭機警的獅子,端着槍在光着身子的敵人中間行走。不時的踢踢蹲在地上的恐怖分子。

這些恐怖分子也是人。

雖然放下了武器,看上去像溫順的小貓。可在幾天前,他們還騷擾過J國的民衆,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程楓在幾百個投降的士兵中間走了一會兒,跑到我面前彙報:“首長,沒問題了,我問過他們,鮑貝爾還在。”

“那就讓他們走吧!留在這裏礙手礙腳。”

“這不符合情理,放他們回去,不是害人嗎?”

我長嘆一口氣,望着營區裏騰起的火光發呆,說道:“沒辦法了,我們的人手不夠,再說我們不是這個地區的軍隊,看着他們,註定是個大麻煩。”

在我的堅持下,指揮車上的機槍手用子彈驅離了他們。

噠噠噠噠!

重機槍用子彈攆着他們跑。幾百個穿着褲衩的年輕男子像潮水一樣漫向深邃的地平線。

看見幾百個投降的士兵跑遠了,我才鬆了口氣。

傑克遜帶着他們的兵,圍着山一樣的槍械彈藥又唱又跳。他們的目的達到了,這些武器裝備足足可以裝備兩個營。

在這裏不能做太多的停留。處理完戰俘,士兵們在我的指揮下,駕駛兩輛裝甲車駛進卡摩軍營。這個時候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了。

在7308強大的攻勢下,上千名敵人繳械投降。沒有投降的,幾乎全部喪命。後來據不完全統計,這一役擊斃敵人268名,繳械投降的敵人有1652人。

戰車朝卡摩軍營的司令部衝去。哪裏的戰鬥還在繼續。黃磊說:“頭兒,最後是一塊硬骨頭!”

我說:“別急,先部署好,做好幾個作戰計劃,靈活應變。”

黃磊在最近一段時間,表現十分搶眼。他不再跟原來一樣保守了。 掠愛奪寵:老公太霸道 在指揮分隊作戰的崗位上乾的有聲有色。並且十分注意團結隊員。算是吸取教訓吧?作爲特種兵,就必須慢慢成長。

五分鐘後,我抵達司令部前面的院子內。

院子是一個小單位的營區,看上去像一個連隊的院子。有點像國內部隊的新兵連,圈個院子,跟外面隔開,便於管理部隊。

司令部是一棟小樓。準確來說,是個灰色的建築。

指揮車進入院子後,狐狸啓動監控系統,我們的戰車部署在灰色小樓的周圍,什麼狙擊手,無坐力炮組,榴彈發射器小組,以及突擊隊小組等等,把這棟小樓圍得嚴嚴實實。

看了監控視頻才知道,這棟小樓不是簡單的小樓。早建造這棟小樓的時候,經過加固防爆的處理。別看房子的外表陳舊,顏色是灰濛濛。其實這是厚厚的水泥澆注。內側或許還有鋼板。

小樓只有一個出口。是扇兩米多寬的防盜門。防盜門的顏色是硃紅色的,看上面的標籤,居然還是中國的產品。

小樓上面有一排窗戶。窗戶6米長,1.5米寬。整個建築只有這排窗戶,明晃晃的玻璃坎在悶罐子一樣的建築上十分顯目。

窗戶下面有七八個小孔,經過偵察,確認是射擊孔,並且每個射擊孔都有一名射手。禿鷲無人機圍繞小樓做無死角的飛行,基本可以判定了,這棟小樓上上下下,前後左右有30多個射擊孔,覆蓋整個小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