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現在的情況已經由不得他了,畢竟他身在祭壇之上,而祭壇又在血湖中,而且離岸邊還有一段距離,最要命的是祭壇還在不斷的下沉,而且一刻都沒有停止。

楚凡焦急之下,隨即看向對岸,看到那個巨人還是睜開一隻獨眼,在岸邊來回走動。 楚凡現在離那個巨人還有些遠,還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也看不到他的眼神,只是感覺巨人有些茫然的樣子。 而現在,祭壇還在繼續下沉,還在向岸邊移動,離岸邊也越來越近了,但是祭壇下沉的速度也快,現在都已經淹沒了那個平臺,

楚凡焦急之下,隨即看向對岸,看到那個巨人還是睜開一隻獨眼,在岸邊來回走動。

楚凡現在離那個巨人還有些遠,還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也看不到他的眼神,只是感覺巨人有些茫然的樣子。

而現在,祭壇還在繼續下沉,還在向岸邊移動,離岸邊也越來越近了,但是祭壇下沉的速度也快,現在都已經淹沒了那個平臺,眼看就要沉到高臺的位置了。

楚凡的心裏雖然焦急,但還沒有絕望,還在想着應對方法。

他目測了一下距離,要是現在從高臺上向岸邊飛躍的話,估計很難跳到岸邊,畢竟還有十多丈遠,如果跳不到岸的話,掉下血湖那就死定了。

好在祭臺還在向岸邊移動,也在漸漸地縮短距離,只是祭壇下沉的速度並沒有減緩,而且還加快了些,頃刻之間就淹到了高臺的位置。

楚凡只得爬上高臺的一根柱子,不過這根柱子卻只有四五尺高。

以現在祭壇下沉的速度,要不了十秒鐘就能完全沉入湖底。

現在楚凡才真正感覺到了生命危險,而且危險一步步的靠近,而且進入了倒計時的狀態中。

祭壇還在繼續下沉,雖然還是往岸邊移動,但卻沒有下沉的速度這麼快。

很快就過去了五秒鐘,祭壇還在下沉,已經淹到了那根柱子的一半了,再下去一點楚凡就會沉入血湖之中。

現在楚凡已經顧不上多想,隨即就飛躍了起來,隨即向岸邊飛了過去,只是距離還是太遠了一些,在離岸邊還有一米的地方掉了下來。

楚凡當即在心裏暗道完了,想不到居然喪生在這個血湖中,成爲一具骷髏,想想都有些噁心,想想都覺得十分的不甘。

但是現在他離岸邊還有一米的距離,而這一米就是無法飛越過去,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往下掉落。

很快地楚凡就離湖面的血水只有幾分的高度了,再有一秒鐘不到就會掉入血湖,就會成爲一具骷髏。

然而,就在這樣萬分危急的時候,楚凡突然感到一股大力將他拉扯了起來。

很快地,楚凡就被拉到了岸邊,隨即看到巨人伸出一隻大手將他整個人都拉到了空中。

楚凡當即有一股劫後餘生的感覺,剛纔真的太危險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是巨人在最關鍵的時候出手,將他救了下來。

而巨人將楚凡拉到空中後,並沒有馬上放他下來,而是睜着一隻獨眼看着楚凡,眼神看起來有點空曠的感覺,而且十分幽深,彷彿過了千萬個世紀。

巨人的力氣很大,他只是伸出一隻大手,並沒有抓到楚凡的身上,只是憑着一股勁氣就將楚凡拉到了空中。

巨人看了楚凡一眼,突然嘆息了一聲,這聲音聽起來是那麼孤獨,那麼寂寞。

楚凡聽到這聲音,心裏沒來由地一陣顫動。

巨人接着大手向下一翻,楚凡隨即落下地來。

楚凡隨即向巨人說道:“多謝高人出手相救。”

巨人又看了楚凡一眼,但並沒有說話,而是自顧自走到一旁。

楚凡當即一愣,沒想到巨人竟然這麼高傲,居然一句話也不說。

而正當楚凡感到有些詫異的時候,突然一陣陰風吹來,將血湖的水吹得嘩嘩作響。

那個祭壇現在也已經全部沉沒,連一點影子也看不見了。

而那陣陰風還在繼續吹,一直吹向湖面,血湖的血水又開始沸騰了起來,還發出一種奇怪的叫聲,既象鬼叫,又象野獸的叫聲。

巨人突然向血湖揮了一下手掌,湖水立馬止住了沸騰,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不過這種平靜並沒有持續多長的時間,隨即又傳來一陣陣的吟唱聲,這樣的吟唱還是和剛纔一樣,彷彿來自地獄,彷彿來自遠古的魔音。

楚凡聽到這種聲音,心裏又是一陣翻騰,就象翻江倒海一樣。

突然巨人又向血湖揮了揮手,吟唱聲立止。

楚凡見狀,不由得十分的吃驚,沒想到巨人竟然如此了得,居然可以控制血湖翻滾的血水。

不過還有更讓他意想不到的是,血湖的血水突然翻起一個又一個巨浪,這些巨浪一個比一個高,緊接着湖水又開始了旋轉。

楚凡隨即看到,一個又一個骷髏被捲入血浪的旋渦中,很快就被旋渦吞沒。

而血湖的旋轉並沒有停止,還在一刻不停地旋轉着,整個血湖的血水都凝練成一條血色的帶子。

這條帶子越拉越長,就象一根匹練。

現在整個血湖的血水都被這條帶子捲了起來,楚凡當即就看到了湖底。

現在湖底一點血水也沒有,只有一個祭壇。

而那條血色的帶子還在旋轉不休,剛開始是在空中旋轉,接着圍繞着祭壇旋轉。

那個巨人還是一動不動地站在岸邊,臉上沒有一點表情,那隻獨眼看起來還是那麼幽深,深不能見底。

那條血色的帶子一陣瘋狂的旋轉後,突然向祭壇衝了過去。

而祭壇此刻也開始轉動了起來,而且還伸出兩條鐵索,很快地,兩條鐵索就和血帶絞在一起。

隨即奇異的事情又發生了,那條血色的帶子隨着鐵索一起消失在祭壇裏面。

隨即一切都歸於平靜,血湖一滴血水不剩,只有一個祭壇。

重生九七當軍嫂 巨人又看了楚凡一眼,眼神還是那麼幽深,楚凡隨即有一種心醉的感覺,彷彿打開了一扇古老而又遙遠的門。 巨人睜着一隻獨眼看着楚凡,另一隻眼窩深陷,裏面並沒有眼珠,看起來空蕩蕩的,但還是顯得那麼大。

文壇締造者 楚凡不由得心裏一陣震動,一陣震驚,突然巨人竟開口說話了:“多少萬年了,你是第一個來到血祭湖的,也罷,就送你一場造化吧。”

巨人突然向祭壇上一指,一縷淡藍色的光芒隨即沖天而起,彷彿是一道藍色的閃電。

緊接着湖中的祭壇突然變大了一倍,不僅如此,還有一條路,這條路一直向前延伸,一眼望不到頭,也不知道通向哪裏。

巨人隨即說道:“去吧。”

楚凡當即身不由已地一步跨出,隨即走上祭壇,走上了那條一眼望不到頭的路。

這條路看起來很寬,而且散發出陣陣金色的光芒。

楚凡剛一踏上這條路,正要向前邁步,突然後面又有一股猛烈的風吹來,一下子將他向前推出好幾十米。

楚凡又向前邁出一步,後面的風還是一直吹,而且又將他推向前面幾十米的地方。

楚凡突然心裏一陣明悟,隨即又向前邁出一步,後面的風並沒有吹起,但是楚凡還是感覺到風的存在,還是一步跨出幾十米。

楚凡隨即心裏一陣激動,接着又一連跨出幾步,還是一步幾十米,這樣的速度的確是前所未有。

這就是風術了,本來只有將靈異功法修煉到第九重,才能祭出風術,而現在在巨人的幫助下,楚凡突然之間就明悟了風的真正含義。

楚凡突然加快了腳步,還是一步跨出幾十米,雖然沒有孫悟空的筋斗雲翻得那麼快,但也足夠令人羨慕,一般人更是望塵莫及的了。

楚凡連續向前邁步,這條一眼望不到頭的路居然很快就走出來了。

楚凡走出了這條路,又看到一個寶塔。

這個寶塔一共有三十六層,塔頂上還有一個閃閃發光的圓球。楚凡看到這個寶塔,當即就來了感覺,估計巨人送他的造化就在這個寶塔裏了。

楚凡馬上走向寶塔的第一層,入口處有三級階梯,楚凡想也沒想就一步跨向第一級階梯。

只是他還沒有踏上階梯,馬上就傳來一股巨大的壓力,差點將他的腿壓彎了。

楚凡猝不及防之下差點着了道,不由得一愣,隨即他又運轉靈異功法,幾個周天後,將靈力全部提了起來,接着跨向第一道階梯。

愛在黎明破曉前&愛在日落黃昏時 這一次,楚凡很輕鬆就踏上了第一道階梯,接着又跨向第二道階梯。

然而這一次又遇到一股強勁的阻力,比起第一道階梯的壓力還要強上許多。

這股強勁的阻力形成了一股大風,將楚凡吹得搖晃了起來。

不過,楚凡並沒有後退,他還是迎着這股大風繼續一步跨出,隨即踏上了第二個階梯。

而那股大風還在繼續吹,楚凡迎着風站在第二道階梯,隨即閉了眼,接着感悟風的意境。

一直過了半個時辰後,楚凡才睜開眼睛,而且兩眼射出精光,滿滿的自信,隨即一步跨出,又有一股強大的阻力形成一股大風向他撲來。

楚凡隨即扭了一下腰,接着一步就跨了出去,看起來很輕鬆的樣子。

……

……

葉靈感覺身體一陣輕鬆,感覺全身都充滿了力量,隨即從地上站了起來。

於是,她又向前奔行了起來,現在打通了小週天後,感覺就是不一樣,雖然一陣快跑,但並沒有剛開始的時候那麼累了。

葉靈一直向前奔跑了半個時辰,感覺身上的力氣還很充足,隨即加快了速度。

洞裏還是這麼黑,還是有許多的鬼在她的身邊飛來飛去,還是有很多鬼火一明一滅的。

葉靈現在對這些早已習慣,也不覺得害怕,還是繼續向前奔行,她就是想要儘快找到楚凡。

突然她的腳下一空,整個人都掉了下去,不由得一陣緊張,但是她再緊張也沒有用,於是只得閉了眼任憑一直往下掉落。

時間一分分地過去,一直過兩個時辰後,突然感覺腳下傳來一陣柔軟的感覺。

葉靈隨即睜開眼打量了一下週圍的環境,發現這裏就是一個巨大的空間,而且還是黑暗無邊際。

過了好大一會,葉靈才適應這樣的黑暗,接着又向前走了幾步,感覺腳下還是很柔軟,突然又聽到前面傳來一陣咔咔作響的聲音,似乎有人正在打開一扇門。

葉靈隨即心裏一陣激動,隨即想到開門的人很可能就是楚凡,於是連忙向前面奔跑了過去。

葉靈又向前奔跑了兩個多時辰,累得氣喘吁吁的,突然眼前傳來一片光明,隨即就看到一排排的宮殿,這些宮殿看起來都很古老,但又非常的氣派。

葉靈看到這麼多的宮殿也是十分的震驚,隨即走向第一座宮殿。

這座宮殿的大門敞開着,地下還有一把砸壞的大鎖,葉靈隨即衝進了宮殿中。

這裏面就是一尊大佛,還有一個葡臺,葉靈在裏面轉了一圈,雖然沒有看到楚凡,但卻感受到了楚凡的氣息,不由得又是一陣激動,看來尋找的方向並沒有錯。

而正當她準備走出這個宮殿的時候,突然看到大佛笑了,而且笑得很開心。

……

……

楚凡走進寶塔的第一層後,發現這裏竟然又是一番天地,入眼之處是一座又一座連綿不絕的大山,還有一陣陣陰風吹來,還聽到一陣陣的鬼叫聲。

楚凡正驚疑的時候,突然聽到前面的大山傳來一陣打鬥的聲音,而且還有一聲聲吶喊,好象有人在爭奪什麼寶貝一樣。

楚凡不由得心裏一動,難道這裏面還有人不成?

於是楚凡當即向前面的大山奔跑了過去,他的速度現在已經大勝從前,現在一步跨出就是幾十米遠。

因此,楚凡只是向前跨出十多步就到了大山腳下,隨即爬向山峯,突然看到好多的鬼。

這些鬼各種形狀,有的披頭散髮,有的伸出長長的舌頭,有的穿着大紅的花衣,有的全身雪白。

這些鬼看到楚凡到來後,並沒有理會,而是繼續爭吵,繼續搶奪一樣東西。

這些鬼搶奪的東西,楚凡一眼就認了出來,隨即心裏一陣激動。 楚凡看到這個東西,隨即心裏一動,這可是一個好寶貝。

沒錯,這些鬼正在爭奪的東西就是一個寶貝,這個東西只有兩三寸長,看起來黑不溜秋的,而且有時軟有時硬。

這樣的東西,一般人看不出它的珍貴之處,但楚凡一眼就認了出來。

這件只有兩三寸長的有時軟有時硬的東西是一段靈木,這靈木太重要,太稀罕了。

靈木本是千萬年前的產物,可以用它製作靈儲器,這樣的靈儲器可不簡單,裏面有一個很大的空間,就象儲物戒指一樣可以裝很多東西,但比儲物戒指更爲珍貴,不僅可以裝飛機大炮,可以裝任何東西,還可以裝鬼,甚至都可以裝活人,這就厲害了。

楚凡隨即看向這些鬼,發現還有兩個鬼王,看來想要搶到這件寶貝也不容易。

現在,這件只有兩三寸長的有時軟有時硬的靈木已經被一個鬼王搶到了。

然而這個鬼王雖然搶到了手,但卻被另外一個鬼王和其他的大鬼小鬼包圍了,怎麼也衝不出去。

楚凡見狀,不由得笑了笑,他也沒有馬上參與搶奪,就讓這些鬼先搶一陣,到時候他再出手也不遲。

另外一個鬼王看到那截散發着一陣陣靈光的靈木,兩隻鬼眼直冒綠光,隨即就撲上去和那個搶到靈木的鬼王扭打在一起。

其餘的鬼也是發出一陣陣的鬼叫聲,而且將兩個鬼王包圍得嚴嚴實實的。

這兩個鬼王的功力都差不多,現在正摟抱在一起,在地上打滾。

很快地,這兩個鬼王就滾到了楚凡的身邊,楚凡隨即就出手了。

楚凡突然向那件寶貝靈木撲了過去,隨即一把就抓住了靈木,然後撒腿就跑。

兩個鬼王當即跳了起來,然後相互對望了一眼,接着向楚凡追去,其他的大鬼小鬼也是一陣吶喊着追了上來。

楚凡搶到靈木後,心裏十分的激動,隨即一步跨出,幾步就跨出很遠的距離。

但是,楚凡雖然跑得快,那些鬼的速度更快,因爲鬼們都是飛的。

尤其是那兩個鬼王飛得更快。

很快地,鬼王就飛到了楚凡的頭上,接着向他撲了過來。

楚凡並沒有理會兩個鬼王,他現在是無論如何也要搶到這件寶貝的。

楚凡還是向前飛奔,而且還拿出了丘處機道長的小瓶子,兩個鬼王剛剛撲到楚凡的身上,隨即感到一陣麻木,趕緊後退了一步。

鬼王這才知道了楚凡的厲害,不敢逼得過近,但他們對靈木的渴望並亞於楚凡,因爲這樣的靈木在鬼的手中可以讓他們的鬼魂更加的凝實,還能增加鬼的靈力,甚至都可以變成厲害的魔王。

因此,兩個鬼王怎能輕易捨棄靈木呢?就是那些大鬼小鬼也是對靈木渴望得很,雖然搶不到手,但是能夠靠近靈木,沾上一點靈氣也是好的。

楚凡可不管這些,他搶到靈木後,繼續向前飛奔,而且還是跑得那麼快。

兩個鬼王還是緊追不捨,很快就追了上來,接着兩個鬼王突然飛到楚凡的前面,然後各自從鬼眼中噴出一團綠色的火苗,直取楚凡的雙目。

楚凡看到鬼王射出如此強勁的鬼火,也是不由得大吃一驚。

不過,他並沒有躲避,隨即舉起小瓶子迎了上去,隨即將兩個鬼王射出的鬼火收進了瓶子。

但是鬼王並沒有罷休,還是不停地射出鬼火,兩個鬼王爲了靈木,也是拼了。

而楚凡也是一樣,他爲了寶貝靈木,也是拼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