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不爽的罵人一句,便急忙彎腰抓住了對方的手臂,頓時一股溫良如玉的細膩感從對方的手臂上傳來,瑪德,這小妞還不錯啊!

林逸在心裡嘀咕了一句,隨後便準備把對方托起,可當無意間看到對方領口的時候,林逸這下是徹底不淡定了,這女人本就不是那種骨幹美女,所以她的燈有些恐怖啊!此時又是這樣在林逸面前,簡直就像是兩滴被放大了無數倍的水滴。 豪門重生之千金歸來 「呼呼,這小妞真是要命啊!」林逸感覺自己好像一下子進入了夏天

林逸在心裡嘀咕了一句,隨後便準備把對方托起,可當無意間看到對方領口的時候,林逸這下是徹底不淡定了,這女人本就不是那種骨幹美女,所以她的燈有些恐怖啊!此時又是這樣在林逸面前,簡直就像是兩滴被放大了無數倍的水滴。

豪門重生之千金歸來 「呼呼,這小妞真是要命啊!」林逸感覺自己好像一下子進入了夏天一般,全身竟然有些毛糙。

「大老闆,您看,要不先扶小妹起來啊?」

杏乾女秘看著林逸那痴獃的樣子,不禁有些得意的笑道。

「咳咳,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林逸急忙把對方攙扶起來,隨後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只能看向了窗外的風景。

「咯咯,沒想到這麼一個殺伐果斷的小傢伙,竟然還會如此害羞啊?」

杏乾女秘,眼睛透過倒車鏡,盯著如同喝醉酒一般的林逸,不禁莞爾一笑。

半個小時后,車子到了東海酒店,林逸急忙打開車門沖了下去,就像是一隻快要缺氧而死的魚兒,彎著腰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瑪德,這簡直就是個妖精太要命了,太要命了啊!」林逸在心裡嘀咕道。

「大老闆,您沒事兒吧?」

杏乾女秘急踩著高跟鞋衝到了林逸面前,彎腰關切的問道,頓時一股好聞的香水氣息便撲面而來。

「沒事兒,沒事兒,你走吧!多謝了。」

林逸單手撐住膝蓋焦急的擺了擺手,現在他是根本沒有辦法站起來啊!只要一站起來,那他可就算是把人丟完了,這種苦惱,怕是只有男人自己才能明白了。

「那個,你趕緊走吧!大老闆我會照顧的。」

陳天行也急忙走了上來說道。

「咯咯,小弟弟如果有需要記得找姐姐哦,我可是最樂於幫人的呢。」

那杏乾的女秘書在林逸的耳邊,輕輕的吹了一口熱氣,隨後便咯咯的笑著朝遠處走去。

可林逸整個人毛躁的不行了,如果不是怕被韓雨菲那娘們兒抓了個現行,他怕是早就衝上去把這妖精給正法了。

「林逸,有時間嗎?我想找你談談。」

正當林逸無比難受的時候,一道脆生生宛如黃鸝鳥一般好聽的聲音驟然響起。

林逸抬頭看了過去,赫然是健美的宛如一頭母獵豹一般的陳美君。

「呵呵,時間我有,這樣好了,你先去樓上總統套房等我,我還有一點點的小事兒,馬上就上去。」林逸神情有些古怪的說道。

陳美君微微點頭,沒有廢話,踩著黑色的軍靴就英姿颯爽的朝著酒店走去。

「那個,主人,您看要不我走前面?」陳天行看著林逸有些尷尬的笑道,作為一名老司機,他自然明白林逸現在是什麼情況了啊!

如果不是心中對於林逸太過敬畏,使得他根本不敢看那妖精,現在他說不定下場跟林逸一樣了。

「滾!你一男人,站在前面算什麼啊?」林逸蛋疼了,左右看了一眼之後,見沒有什麼人注意,急忙把東西擺了一個方向。

隨後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朝著酒店走去,至於跪在門口那兩個比乞丐都要慘的人,林逸卻是看一眼的意思都沒有。

已進入房間,林逸便直接坐在了陳美君的對面,得意洋洋的笑道:「是不是我說的應驗了?」

「呵呵,林少果然不是凡人,不錯,昨天的確應驗了,今天來,有兩點,一是為了感謝林少的指點之恩,如果不是林少,昨天我們的行動可能要出大問題了,再者,就是想要邀請林少您加入我們特種部隊不知道林少可有興趣?」

陳美君一臉真摯的看著林逸問道。

「呵呵,加入特種部隊?不好意思,這個還真沒有什麼興趣,國呢我很愛,你們以後如果遇到什麼搞不定的事情,可以隨時看來找我,不過當個小兵我實在沒有興趣。」林逸淡淡的笑道。

陳美君一聽,頓時美眸一亮,有些詫異的看向了林逸,當小兵沒興趣,那潛意思可不就是嫌這職位小了嗎?不過林逸那句愛國,還是讓她非常滿意的。

「如果林少有需要的話,我會給上頭提的。」

陳美君恭敬的說道。

「呵呵,不是我有需要,而是華夏需要啊!算了,反正現在說這事兒還早,既然來了,不如吃個便飯再走好了啊?」林逸看著陳美君笑道。

「不了,最近中江事情比較多,這裡是兩根人蔘,我知道林少最近在收集這東西,算是一點心意。」

陳美君恭敬的把兩個暗紅色長條形的錦盒放在了林逸面前。

哪怕是隔著盒子,林逸都能夠感受到一股精純的天地靈氣,這不禁讓他面色大喜,他最缺的可就是這種東西啊!

有了神府之後,他完全不需要考慮這裡面蘊含的雜質,只管吞吞吞就可以了。

當即笑道:「陳小姐有心了,以後有什麼麻煩記得給我打電話。」

「好,告辭!」

陳美君也是性格豪爽之人,今天的事情既然都已經做好了,那自然不會繼續留在這裡墨跡了。

「我去閉關,對了,收購藥材的事情,一定要放在重中之重!」

林逸叮囑了陳天行一句之後,便美滋滋的拿著兩條人蔘走進了瑜伽室,開始修行。

「難道這些東西能夠加速修行?」

陳天行站在原地嘀咕了一句。 不過馬上就把這個想法扔到了腦後,光是林逸這些日子吃的人蔘,鹿茸加起來,最少都有好幾個億了,就算是真的能夠提升修為,他也不捨得,也吃不起啊!

兩隻靈氣充裕的人蔘,可算是讓林逸撈著了,這可謂是他重生之後吃的最好的人蔘,可把林逸樂壞了。

藉助那股子恐怖的藥效,林逸足足在酒店修行了一天之後才睜開眼睛。

此時已經然是第二天的清晨了,好幾天沒有回學校去看看了,他還真得回去,就算是不為她,也得為韓雨菲回去一趟啊!

否則,這麼長時間不露面,誰知道那瘋丫頭會不會發飆啊!

只是剛一進入學校,林逸就發現周圍同學看他的眼神兒有些怪怪的,甚至還帶著一點同情。

「瑪德,怎麼了?難道都知道老子跟了韓雨菲?呸呸,不對不對,是什麼老子跟她呢,是男女朋友關係,是平等的。」

林逸急忙解釋道。

閃婚攻略:陸先生我超乖 「林逸,你,你趕快走吧!千萬不要來學校了。」

一名身材瘦弱的小女生,急匆匆的經過林逸的身邊,小聲的說道,那神情看起來非常的驚慌失措,似乎生怕被別人發現一般,說完之後,竟然一路小跑衝進了教學樓。

「瑪德,到底怎麼回事兒啊?」

林逸扭頭看著周圍行色匆匆,欲言又止的學生們有些蛋疼了,這前兩天走的時候不還是好好的嘛?

「林逸,你快走,武道社的人要收拾你。」

又一名女生急匆匆的走了過來,林逸記得這個看起來非常卡哇伊的女生,好像是全校排名第幾的校花來著,只是上一世的時候,他在學校混的並不怎麼好,所以到沒有怎麼關注對方的排名。

「不是,妹子,你的跟我說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啊?」

星期五有鬼 林逸一臉蛋疼的說道。

「老公,快走!」

穿著白色帆布鞋,熱褲的韓雨菲從遠處沖了過來,一把拉住林逸的胳膊就朝著外面衝去。

「不是,媳婦兒,媳婦兒,到底啥事兒啊?」

林逸不淡定了,用力的掙脫了自己的大手,一臉蛋疼的看著韓雨菲問道。

「哎呀,你先跟我過來!」

韓雨菲無奈,只能把林逸推倒了一旁的小樹林里。

漢明 「嘿嘿,你壞死了,這可是大白天呢,竟然就帶人家來小樹林!要是,要是你實在有需要的話,我們可以去東海酒店嘛!你也知道的,在那裡人家可是說一不二的,怎麼著也的弄個海景房啊?」林逸看著韓雨菲那完美的背影弧線,有些激動的沖了上去,緊緊的攬住了韓雨菲羞澀的說道。

「哎呀,你丫的能不能別浪了,出大事兒了啊!」

韓雨菲皺著眉頭,一臉焦急的掰開了林逸的大手說道。

「天塌下來了?」林逸的手臂再度纏繞在了韓雨菲的柳腰上,整個腦袋也放在了韓雨菲的香肩上,抿嘴淡淡的笑道。

「哎呀,老公,你別鬧了,我跟你說,武道社排名第二的丁三石回來了,他指明要挑戰你,我估摸著應該是跟你之前打武道社的人有關。」韓雨菲一臉凝重的說道。

「你說周洋跟那個王暢?」林逸皺著眉頭冷冷的笑道。

「嗯,應該就是他們兩個人,你打了王暢的事情不知道怎麼走漏了風聲,現在你是校園四大惡少第四,這次丁三石一回來,就指明要收拾你,他的實力超級恐怖,你這幾天不要來上學了,我可不想自己的男人變成了殘廢。」

韓雨菲嘟著杏乾的小嘴,看著林逸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實在是丁三石的實力太過恐怖了,到現在她的腦海中還在不斷重複丁三石一腿把沙袋踢爆的畫面,那種兇狠的眼神兒,簡直就像是一頭餓狼一般。

「他的實力很強?」林逸笑了,轉身就朝著武道社走去。

「喂,你個壞蛋,快回來了啊!快回來啊!」

韓雨菲急的都要哭出來了,她知道林逸的實力不俗,可丁三石,在整個校園內的威名太盛了,除了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之外,根本沒有敵手。

而且這丁三石也跟武道社的其他人不同,他幾乎不會讓自己閑著,不是在武道社內瘋狂修鍊,便是在外面到處挑戰強者。

他可不是花拳繡腿,那是實打實的戰鬥力。

韓雨菲的驚呼聲也引起了周圍路人的注意。

「我去!那不是林逸嘛?」

「可不是,看來傳言是真的了啊!他真的把韓大校花搞定了,好有種啊!」

「呵呵,這算什麼,你看他去的方向,我估摸著這小子是要去武道社找丁三石了啊!」

「什麼玩意兒?去找丁三石?」

周圍的同學一聽,頓時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丁三石一回來,那可就相當於是大明星到了校園,一下子就引起了別人的注意,所以當時他踢爆沙袋的那一幕,可是有不少人都看到了,絕壁是恐怖到了極點啊!

「我了個去!這小子別的不說,光是這膽子到的確是夠大的啊!」

「可不是,之前衝到樓頂上去救人,老子在下面看著兩腿都發軟啊!」

一名名學生不斷的嘀咕道,隨後在林逸的背後竟然慢慢的形成了一片人潮,所有人都朝著武道社走了過去。

「你是誰?這裡是武道社禁地,外人不能進入!」

當走到武道社門口的時候,一名穿著白色練功服的男生,態度高傲的看著林逸呵斥道。

「呵呵,我是誰?丁三石不是要挑戰我嗎?我來了啊?」

林逸看著眼前的男生,淡淡的笑道。

「什麼?你,你是林逸?」

那名武道社的男生一聽,頓時瞪大了雙眼,一臉震驚的看向了林逸,隨後急忙衝出武道社,看了一眼外面。

「不用看了,今天我就一個人來!」

林逸玩味的獰笑道。

「呵呵,林逸,你的膽子倒是不小啊!竟然敢一個人過來?」

一道陰測測的聲音驟然從武道社內傳來,只間一名穿著紅色短褲的男子,雙手纏著繃帶,額頭上還有大量的汗珠子,緩緩從武道社內走了過來。 他的眼神似乎比他身上的氣質更加的陰沉,雙眼往內凹陷,看起來就像是毒蠍在盯著獵物一般。

「砸了?收拾一個垃圾,我還需要叫幫手嗎?」

林逸歪著腦袋,玩味的獰笑道,他本以為經過上次的事情之後,周洋跟王暢能夠老實一點,卻沒想到竟然蹦躂出來了一個丁三石,既然這樣,他林逸自然也不會再給面子。

當然是一併解決了,總不能今天來個丁三石挑戰他,明天來個丁四石挑戰他,他的小日子還過不過了,還要不要泡妞了嘛。

「林逸,你狂妄!」

「不錯,你真以為自己了不起嘛?竟然敢說這樣的話?」

「哈哈,石頭哥,不用你出手,讓我來收拾了這狂妄的小子。」

一名人高馬大的年輕人,穿著一套非常乾淨有質的白色武士服從武道社內走了出來。

「秦天。」

周圍眾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秦天的身份地位自然沒有丁三石高,可他的實力也不俗,而且手段極其殘忍,可以這麼說,武道社之所以在大學內有如此高,如此恐怖的地位,跟秦天的兇殘是完全分不開的。

但凡是讓秦天不爽的人,幾乎都被打成了殘廢,而且關於秦天的家世背景,在學校內有很多的版本,但是卻無一例外,都說秦家的背景很強。

強大到他這些年在學校打傷了足足十幾個學生,到現在一點事兒都沒有。

「這下林逸算是完犢子了啊!」

「可不是,丁三石出手,說不定只是痛毆林逸一頓,可這秦天出手了,弄不好,林逸可是要殘廢的啊!」

聞訊而來的同學們,都有些同情的看著林逸。

畢竟林逸之前衝到樓頂上救人的勇敢行為,還是讓他們非常佩服的,而且平時在學校的話,林逸幾乎也沒有什麼太多出格的行為。

大家自然不想讓他倒霉了。

丁三石看著身材明顯比自己魁梧高大的秦天,微微點了點頭,冷笑道:「也是,殺雞焉用牛刀,你就給他一個教訓吧!」

「嘿嘿,石頭哥放心,我保證,這個教訓會讓他銘記一輩子的。」

秦天眼神陰冷,嘴角噙著一抹有些詭異的殘忍獰笑道,隨後緩緩越過丁三石,走到了林逸面前。

「今天呢,老子心情好,給你兩個選擇,一呢是自己跪下,自己打斷自己的一條胳膊,我放你走,第二呢就是我親自出手,不過會打斷你的四肢,你選哪種?」

秦天冷冷的笑道,那神情彷彿林逸就是案板上的魚肉一般。

周圍的同學們全都一臉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狠!

太狠!

實在太狠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