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大笑,走向原本屬於天屍門門主的寶座。

…… 方家別墅。 顧銘剛將方正青採購的各種物資收入小天地,方正瑩便找了過來。 「不錯,有進步!」 看著方正瑩鍊氣五層的修為,顧銘滿意的笑了。 「那是,也不看看本小姐是誰?」方正瑩得意的揚起下巴。 「靠藥物堆起來的實力,你還好意思在這裡得瑟嗎?找我什麼事?」顧銘瞪

……

方家別墅。

顧銘剛將方正青採購的各種物資收入小天地,方正瑩便找了過來。

「不錯,有進步!」

看著方正瑩鍊氣五層的修為,顧銘滿意的笑了。

「那是,也不看看本小姐是誰?」方正瑩得意的揚起下巴。

「靠藥物堆起來的實力,你還好意思在這裡得瑟嗎?找我什麼事?」顧銘瞪了方正瑩一眼。

他的話就像是一盆涼水,直接將方正瑩澆個透心涼。

「主人,不帶你這麼打擊人的。我已經很努力了!」方正瑩走到顧銘身邊,抓住他的胳膊,撒起嬌來。

「行了,說吧,打我什麼事?」顧銘搖了搖頭。

「主人,我想請你共進晚餐,以示感謝!」方正瑩眨了眨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顧銘。

顧銘微微皺眉頭,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會有這樣的好事?

「主人,我說的是真的,自從認識你以後,我就被你的英姿給迷住了,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成為你的女人。我可還沒有男朋友呢,所有我想體驗一下戀愛的感覺!」方正瑩說道。

「你不感覺臉紅嗎?說這麼違心的話。算了,我正好沒事,就陪你出去一趟,我到要看看你想幹什麼?」顧銘淡淡一笑。

他怎麼可能相信方正瑩的話。

以方正瑩那古靈精怪的性格,說不定又想著什麼辦法來作弄自己呢。

這幾天里,顧銘可是沒少上方正瑩的當。

「主人,我真的是想請你共進晚餐的,我可沒有騙你,既然你答應了,那咱們快走吧!」

方正瑩拉著顧銘就向外走去。

此時,南閩的一家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裡,幾個男人圍著一張照片,一個個都面色凝重。

照片上的人,正是顧銘。

「這就是我們這次任務的目標。」一個高瘦男子沉聲開口,臉色一陣煞白,顯然對顧銘有些害怕。

「上面怎麼會下達這個任務,這不讓我們去送死嗎?他可是顧神尊,連血皇都能殺死的人,讓我們這群連化勁都不是武者去完成任務,他們是放棄我們了嗎?」

周圍幾人聽后,十分認同的點著頭,臉上的神情更加凝重了。

沉默片刻之後,才有人開口:「可是如果不去完全任務的話,等待我們的也是死亡。對了,我記得上面送來了一批特製的彈藥,好使嗎?」

「聽說特別好使,就連神話強者,也抵擋不住。只要被打中,渾身的力量並點也施展不出來,就跟普通人一樣!」那個高瘦的男人說道。

說完,起身走進卧室,從裡面拽出兩個大箱子。

「東西全部都在這裡,大家一定要小心,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下,千萬不要動手,否則不僅我們會死,可能會把整個組織給賠進去。」

「既然大家都知道了目標,我想我們還是速戰速決,儘快動手,大家千萬要記住,不要過近的靠近顧銘,他會覺察到。」

「明白!」

「戰鬥吧!」

「我很期待一個神尊死在自己手裡是什麼的畫面!」

「哈哈,我贊成!」

幾人一拍即合,馬上開始整個武器,隨後離開了房間,融入了南閩的夜幕之中。

二十分鐘后,顧銘和方正瑩開車來到了市中心。

夜色拉幕,這座城市也變得熱鬧起來。

到處是來往的人群,馬路上更是擁擠,到處都在堵車。

好不容易,顧銘和方正瑩才抵達此行的目的地。

一家高檔的西餐廳。

方正瑩早就訂好了位置,兩人一進去,就在侍者的帶領下來到了西餐廳二樓靠窗戶的位置。

窗戶是一處人工湖,環境優美,坐在這裡可以看見前來遊玩的人群。

在幽暗的樹林里,偶爾還能看見相擁熱吻的情侶。

「主人,這個位置如何?還滿意吧,我可是花高價錢才訂下來的。」方正瑩呵呵的笑道。

顧銘點了點頭,原以來方正瑩又要搞什麼幺蛾子,卻沒想到,她真的是請自己共進晚餐。

不過,顧銘還是有些不放心,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任何錶情。

很淡,滿臉的不在乎,就連窗外的景色,他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

看到顧銘的樣子,方正瑩不由的緊張起來,猜測著顧銘應該是不滿意。

於是,小心翼翼的問道:「主人,要是不滿意的話,我們換個地方!」

顧銘搖了搖頭,「挺好的,我很喜歡這裡!還有,你放鬆一些,搞的我好像很可怕一樣!」

「你還不可怕嗎?你比惡魔還要恐怖!」

這些話,方正瑩只能放在心裡想想,讓她嘴上說出來,還不如殺了他。

沖著顧銘咧嘴笑了笑,急忙讓人上菜。

而站在一旁的服務員,卻是一臉的詫異!

主人?

看著顧銘和方正瑩的穿著打扮,心中很是無語。

正在有錢人都這麼玩嗎?竟然還玩起了角色扮演……

幸好這時方正瑩讓她離開,她可不想再聽下去了。

服務員的異樣目光,方正瑩早就感覺到了,她的臉蛋不由的刷的一下紅了起來。 「方正瑩,你是不是又打什麼壞主意?」顧銘問道。

「沒有!我在主人心裡就是這樣的人嗎?」方正瑩急忙解釋。

顧銘瞥了瞥嘴,淡淡的問道:「沒打壞主意,那你的臉怎麼紅了?你不會是想把我灌醉,然後來個SM什麼的吧!」

就在這時,剛才那個服務員走了過來。

顧銘的話,被她一字不漏的聽在耳中。

她那迷茫的雙眼,瞬間盯向了方正瑩。

天呀,那個女人看上去也就二十一二歲的樣子,沒想到她竟然喜歡那種東西。

誰能告訴我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

就在服務員收里YY時,方正瑩的目光正好看了過來。

四目對視。

服務員的身體驟然顫抖,心裡咯噔一下,暗叫不好。

急忙放下手中的菜品,轉身離開。

來到吧台,借口肚子疼,閃身躲了起來。

很快,一道道精美的菜肴端了上來。

吃到一半的時候,方正瑩起身去了衛生間。

顧銘坐在位置上,一邊欣賞著窗外的風景,一邊等待方正瑩出來。

可是十幾分鐘過去了,也不見她回來。

頓時顧銘起了疑心。

就算是方正瑩壞肚子也不可能這麼才時間吧,更別說她現在也是一名修真者,怎麼可能壞肚子。

於是,顧銘直接神識釋放。

在他的神識覆蓋下,這家西餐廳的情形,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忽然,在餐廳的一樓,一桌客人引起了顧銘的注意

「武者?竟然都帶著武器!」

顧銘微微皺起眉頭,如果只是武者的話也就算了,但是武者佩帶槍支,那就奇怪了。

這些人聚在一起,顧銘可不認為他們只是簡單的來吃飯的。

「看來又是沖自己來的!他們會是誰的人?降僵堂,還是至尊會!」

顧銘淡淡的笑著。

可惜他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已經再也沒有至尊會的存在了,而降僵堂早在幾天前,就已經易主。

顧銘一邊想著,一邊尋找方正瑩的所在。

很快,就讓他找到了。

此時的方正瑩,正被一伙人對質著。

而那伙人中的一個男人,引起了顧銘的重視。

顧銘急忙起身走了過去。

「正瑩,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你不會是跟蹤我來的吧?上午我約你出來吃飯,你說沒有時間,原來是想給我一個驚喜呀!」 愛上億萬總裁 一個看上去二十三四歲的男人,眉開眼笑的看著方正瑩。

名門貴妻:冷少強寵午夜新妻 男人渾身上下全是高檔服飾,一看就知道又是哪個大家庭的子弟。

但是他的眼神中卻流露著貪婪,此時兩個眼睛已經眯成了一條線。

「宋公子,請你不要自戀了好嗎?我會跟蹤你? 邪皇盛寵:鬼醫傾城妃 你也不潵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行。」方正瑩冷笑,目光很是不屑,「馬上給我讓開,我還要去陪我男朋友吃飯呢!」

「男朋友?」

男人不由臉色聚變,冷哼道:「南閩有誰不知道我喜歡你,竟然敢當你的男朋友,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這時,男人身邊的幾個男女也一臉氣憤的說道:「方小姐,我們宋少對你可是真心的,我不就相信在南閩有誰會比我們宋少更有資格做你的男朋友!」

「沒錯,宋少的家族可不比你們方家弱,你們才是真正的門當戶對。你那個所謂的男朋友怎麼可能比得上我們宋少呢!」

「就是,方小姐,我做為女人,真的很嫉妒你呀。可惜宋少不給我這個機會。」

以宋飛成為首的一群人,簡單把宋飛成捧上天了。

同時,不停的貶低著顧銘。

對此,方正瑩冷笑不已。

就宋飛成這種貨色,就算是以前的她都看不上,更別提是認識顧銘以後了。

心中不由的將顧銘和宋飛成做了比較。

而結果非常明顯,顧銘在她的心裡穩穩的佔據著第一位,可以說已經將她的心佔滿了。

就算宋飛成的家族與方家相差不多,那又如何,在方正瑩看來,她和宋飛成,包括眼前這些南閩的家族子弟,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我就問一句,你們讓不讓開,否則,別怕我不客氣!」方正瑩舉起了小拳頭,在宋飛成面前晃動了兩下。

「不客氣?」

宋飛成一聽,臉色更加陰冷,一把抓住方正瑩的手,冷笑道:「我看你是怎麼跟我不客氣的?」

「既然遇見,那今日你就別想離開了!只要你乖乖的陪我喝幾杯,我就會放了你!否則,你別怪我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

「宋飛成,你放開我!」

方正瑩瞬間感覺到一絲恐懼,以她鍊氣五層的實力,竟然無法掙脫宋飛成。

難道宋飛成也是修真者。

想到這裡,方正瑩不由的愣住了。

如果宋飛成是修真者,那麼宋家豈不是……

方正瑩不敢再想像下去,原來宋家一直是在扮豬吃老虎,難怪南閩的各大家族都不願意得罪他們。

就連自家的老祖也要對宋家禮讓三分。

「我要是不放呢?正好,你不是陪你男朋友來的嗎?我倒要看看,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敢搶我宋飛成喜歡的女人。」宋飛成冷冷一笑。

「宋飛成,你鬆開我,我帶你去,只要你不後悔就行!」方正瑩說道。

「後悔?我宋飛成的字典里就沒有後悔這兩個字!」

宋飛成陰冷的說道。

他的話剛說完,他的那幾個狗腿子,立馬又叫囂起來。

「就是,我們也想看看,到底是誰敢搶我們宋少的女人!」

「一會過去,我就打斷他的五肢,讓他生活不能自理,成為一個廢人。」

聽著這些人在這裡放肆的叫囂,方正瑩的臉色越來越黑,惱怒的說道:「記住你們剛才所說的話,我會讓你們後悔一輩子!」

宋飛成一聽,冷笑道:「方正瑩,一會誰會後悔還不一定呢!所以,我決定了,今天晚上就要了你,等你成為我的女人後,我們再去補辦結婚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