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他伸出手,又是一掏,卡片上印著:向對手使用電擊陷阱,並使對方停止行動一回合。

貪婪瞪大了眼睛,氣若遊絲地看著陸凡手裡的卡片,然後又苦笑著看了一眼桌上的紫檀木骰子。 老夥計啊,老夥計!說好的我們此生共患難呢,你這是要徹底投敵了嗎? 電動馬達發動,把貪婪帶進了四號陷阱暗室。玻璃門關上之後,房間四周冒出噼里啪啦的電弧光,貪婪就在裡面遭受著電擊。 他在裡面被電得整

貪婪瞪大了眼睛,氣若遊絲地看著陸凡手裡的卡片,然後又苦笑著看了一眼桌上的紫檀木骰子。

老夥計啊,老夥計!說好的我們此生共患難呢,你這是要徹底投敵了嗎?

電動馬達發動,把貪婪帶進了四號陷阱暗室。玻璃門關上之後,房間四周冒出噼里啪啦的電弧光,貪婪就在裡面遭受著電擊。

他在裡面被電得整個鬚髮都豎了起來,過了好幾分鐘,在他被電得半死之後,電弧光總算是停止了。

吱嘎一聲,玻璃門打開,他被椅子帶了回來。

此時他渾身的頭髮都被電得徹底豎了起來,看起來就像金毛獅王一般。

雖然被電得半死,但這次電擊倒是讓貪婪恢復了一點精神,他擺起了長輩的架子,指著陸凡怒喝一聲:

「小傢伙!你要不回家向你父母打聽打聽,我貪婪在東海市地界是什麼排面?你今天在這裡這樣弄老夫,就不怕老夫回頭搞你全家?」 陸凡絲毫沒有被貪婪的威脅所動,他嘆了口氣,說道:「哎呀,本想就這樣一直走到終點,不過看樣子前輩還沒和在下玩夠呢,那咱們再來一輪四重天如何?」

貪婪一滯,這……這臭小子什麼意思?難道他還想要繼續?

「我警告你,你不能耍無賴!」貪婪吹鬍子瞪眼。

「可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是前輩您的呀,我耍什麼無賴?」陸凡一臉無辜而天真地看著貪婪。

貪婪愣住了。

也對呀!

這裡的棋盤是自己設計的,棋子是自己放的,陷阱是自己製作的,規則是自己定的,就連那骰子,都是跟隨自己多年的老夥計。

他陸凡能耍什麼無賴呢?

可是……越是這樣,他越感覺到憋屈——這些東西,還有那些連發陷阱卡,本來是他設計出來用作坑人的,可是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被坑成這副熊樣!

以前的挑戰者,扔骰子都是亂扔,就算偶爾運氣好那麼一兩回合,也會馬上被他貪婪掌控住遊戲節奏。

原因沒別的,他貪婪會扔骰子的技巧,只要把握好力度和角度,很大概率能扔到自己想要的點數範圍,在這個點數範圍內進退,就可以掌控遊戲節奏,這是他苦練多年的獨門絕技。

他回憶起,當初為了練投骰子找手感,把手伸進滾燙的開水裡練了七七四十九天,才練就了這番獨門絕學。

可是和對面這小子對局到現在,別說掌控遊戲節奏了,他壓根就停在起點沒動過,骰子也壓根沒碰到過,在這種情況下,他已經吃了一次水火冰雷四重天陷阱套餐,都TM不帶重樣的。

念及此處,貪婪開始劇烈咳嗽起來,他憋屈,他很憋屈!

陸凡那邊,已經重新開始投骰子了,這次他投了一個五點。

小棋子走到格子上之後,上面印著一行字:投資生意失敗,回到8號格子。

看到這裡,貪婪本來就已經發白的臉色,顯得更蒼白了。

8號格子,這TM不就是陸凡第一次抽到事件卡的那個格子么。

陸凡搓著手,一邊看著貪婪,一邊說道:「前輩既然有如此雅緻,咱們就再來一輪。」

說罷,他就抽出了一張卡,又是水淹陷阱卡!

貪婪目光獃滯,一時間竟然拒絕了思考,只有嘴上機械地說道:「孽障,你……」

電動馬達椅帶著貪婪去了一號房間接受水淹。

嘩啦嘩啦嘩啦~

電動馬達椅帶著渾身上下滴著水的貪婪回來。

「老夫可是東海市德高望重的老前輩,你敢!」

陸凡又隨手把骰子一丟,然後重複了第一輪的過程。

電動馬達椅帶著貪婪去了二號房間接受火烤。

呼哧呼哧呼哧~

電動馬達椅帶著渾身上下冒著煙的貪婪回來。

「你這個孽障,從小到大你老師沒教你尊老愛幼嗎?」貪婪一瞪眼。

陸凡面無表情地又丟了一下骰子。

電動馬達椅帶著他去了三號房間接受冰凍。

噼啪噼啪噼啪~

電動馬達椅帶著渾身上下都是冰渣的貪婪回來。

「那個……咱們聊聊?」貪婪的語氣似乎緩和了一些。

陸凡面無表情地又丟了一下骰子。

電動馬達椅帶著他去了四號房間接受電擊。

滋啦滋啦滋啦~

電動馬達椅帶著毛髮已經徹底豎起來的貪婪回來。

經歷過兩輪陷阱洗禮的貪婪,衣袍已經快變成爛布片了,臉上也是灰頭土臉一片漆黑。

「前輩,您還搞我全家么?」陸凡輕描淡寫地問了句。

貪婪氣若遊絲搖了搖頭,陸凡的這兩波操作已經顛覆了他的認知,開什麼玩笑,他這個小混蛋不搞自己全家,自己就TM已經要燒高香了。

更何況,今天這番陷阱折磨,他怕是幾個月之內都下不了床了,拿頭去搞?

貪婪想離開椅子,動了動,椅子上的機械手又把他牢牢地按了回去。

艹,誰設計的這麼SB的機械手?

……他自己,沒錯,是他自己。

貪婪露出一陣苦笑,搖了搖頭。

「前輩,來,我和您聊聊。您看這樣好不好,咱們再這樣下去,也沒什麼意思,僅僅是浪費彼此的時間,您就開口認個輸,讓我去下一層吧?」陸凡和藹地說道,尊老愛幼可是傳統美德,這一點他自然是知道。

貪婪沉默著,沒有說話——錢世龍交給他的任務可是要一直把陸凡留在這一層,現在他要是放走陸凡,錢世龍可不會給他好果子吃。

看到貪婪沉默著,陸凡嘆了口氣,又隨手丟了骰子。

新到的格子上,是熟悉的一行字:投資生意失敗,回到8號格子。

於是,第三輪四重天陷阱開始了。

呆萌嬌妻,腹黑總裁惹不起 電動馬達椅帶著貪婪去了一號房間接受水淹。

嘩啦嘩啦嘩啦~

電動馬達椅帶著渾身上下滴著水的貪婪回來。

陸凡:「前輩,您現在認輸還來得及。」

貪婪:「……」

電動馬達椅帶著貪婪去了二號房間接受火烤。

呼哧呼哧呼哧~

電動馬達椅帶著渾身上下冒著煙的貪婪回來。

陸凡:「前輩,您這又是何苦呢,認輸吧,哎。」

貪婪:「……」

電動馬達椅帶著他去了三號房間接受冰凍。

噼啪噼啪噼啪~

電動馬達椅帶著渾身上下都是冰渣的貪婪回來。

陸凡:「……」

貪婪:「……」

電動馬達椅帶著他去了四號房間接受電擊。

滋啦滋啦滋啦~

電動馬達椅帶著毛髮已經徹底豎起來的貪婪回來。

陸凡:「……」

貪婪:「……老、老夫……認輸……」

身上滴著水、冒著黑煙、掉著冰渣、閃爍著電火花的貪婪,舉起了自己的雙手。

因為有一方認輸,遊戲結束,椅子上的機械手限制也解除了。

陸凡嘆了口氣,小心翼翼地把那枚古檀木骰子放回了貪婪面前,就背著手,和等在一旁的伊利亞一塊走回了中央的升降台。

貪婪顫抖著手,撿起那枚陪伴自己多年的老夥計骰子,愛惜地用手撫摸了幾下。

「再見了,老夥計……」

他這樣說著,然後猛地一甩手,把骰子朝地上一扔,然後啪地用腳踩碎!

重生之銀河巨 「嗚嗚嗚嗚嗚嗚~」貪婪捂著臉哭了起來,老淚縱橫。

在這一刻,他的一生所建立起來的榮耀、尊嚴,全部被陸凡無情碾碎,他累了,決定徹底金盆洗手了。

大廳中的賓客們,沉默著,看著屏幕里的貪婪失態地哭著,這師徒三個人今晚也太TM慘了點吧…… 這師徒三人,以前在世龍娛樂城是何等的威風,但是在面對陸凡的時候,竟然被搞成了這副德行。

大廳賓客們看向陸凡的眼神,除了最開始的讚賞之外,竟多了一絲敬畏之意。

眼前這個少年決非等閑之輩。

「叮,任務【突破世龍娛樂城暗廳三樓!】完成,系統獎勵言靈值50點。」

「暴擊!高人群效應額外獎勵言靈值10點。」

「暴擊!高震撼場景額外獎勵言靈值10點。」

「暴擊!對象高恐懼額外獎勵言靈值10點。」

「超暴擊!對象異常屈辱額外獎勵言靈值50點。」

「接到新任務:【突破世龍娛樂城暗廳四樓!】」

看到自己這一波操作,把對方打出了高恐懼效果,陸凡還是挺意外的。他以為貪婪這老頭,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也許早就超然於物外、寵辱不驚了,沒想到也是個膽小如鼠之輩。

而且,額外打出的這個「異常屈辱效果」是什麼鬼?

他點開詞條說明,明白了個大概。

如果自己在任務中擊垮的敵人地位越高、威望越重,像是那些經常是什麼泰斗、至尊之類稱號加身的人物,在將他們的自信心摧毀之後,就能收穫大量的獎勵。

比如在剛才的那波任務,陸凡直接讓對面的貪婪懷疑人生,親自用腳踩碎了陪伴自己多年的骰子,這樣效果比較好,打出了一個超暴擊。

關上系統界面,陸凡定了定神,繼續向四層進軍。

看到陸凡二人至今為止都很順利,屏幕中的錢世龍也有點坐不住了,他表面上仍然維持著碇司令的動作,看似淡定無比,內心則是慌的一批。

他拿起對講機,悄悄對自己的秘書說道:「去,讓黑衣人們準備一下,如果這小子真的是闖過了第七層,直接做掉他!」

「是!」

對講機里傳來乾脆果斷的聲音。

黑衣人,乃是世龍娛樂城豢養的打手集團,是世龍娛樂城除了七大罪之外,最重要的核心戰鬥力。

之前綁架莫小萱和莫盛這些事情,都是黑衣人下的手,他們中有很多認,長年專業做這一行,後來被世龍娛樂城招安,成了專職打手。

他們最大的特點就是冷血無情,眼中只有作戰目標,別無旁騖。

……

東海市東山區警察局,特別搜查課辦公室。

雖然已經是晚上接近十點,但是特搜課這一層仍然燈火通明,原因無他,這個科室接手的都是其他科室轉過來的棘手案件,甚至疑似靈異事件和外星人目擊事件,都朝這裡丟。

如果不加班辦案,根本就處理不完這些爛攤子,所以特搜課在警局也有一個外號,叫背鍋王。

此時,特搜課這一層,最中間一個門牌上掛著「課長室」的房間內,一名女警官正在辦公桌后翻閱著案件的卷宗。

這是一個約莫不到三十歲的年輕女性,身著幹練瀟洒的警官制服,漂亮的臉蛋,高挑的身材,一頭馬尾長發,再搭配上略顯知性的金邊眼鏡,顯得英氣十足。

最重要的是,在嘴角的下方,還有一顆小小的美人痣,讓本就嫵媚的臉蛋,更是平添一絲魅惑之意。

她手上這封案件的卷宗,上面的名字是《世龍娛樂城調查卷》。

此時美女警花黛眉微蹙,不停地思索著。

在不久之前,東海市第一中學一個涉嫌傷害學生的老師被逮捕,經過他在警局的交待,是因為一時起了貪念,去了世龍娛樂城玩遊戲,結果賠的底兒掉,所以才越陷越深。

得到這個線索之後,特搜課馬上帶人去世龍娛樂城調查,但是無論如何也沒有查出來什麼線索。

雖然她有直覺,這個世龍娛樂城一定有問題,絕不像表面上那樣由舞廳和咖啡館之類的設施組成的地方。

但是,這些傢伙狡猾的很,特搜課這邊接連搞了三次突擊調查,最後都無功而返。

於是,調查就這樣陷入了僵局,本來,朱提首的這句線索,也只能說有一定的可信度,特搜課這邊在三次調查沒有結果之後,完全可以結案。

但是她的職業直覺告訴她,一定還有什麼她沒有查到的地方。

於是,她也只有大半夜地留在辦公室看卷宗,想發現一些自己可能忽略到的線索。

砰地一聲重響,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女警員火急火燎地走了進來。

「小白,和你說了多少次了,下次進來之前要記得敲門!」女課長很是不滿。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