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見過大公主的人都已經認不出她了,大家紛紛的喊:“有怪物有怪物!”

魚人世界的百姓紛紛把房門關上,大公主的目標是七公主,不是魚人世界的百姓,她沒有在這些平民身上浪費時間,她知道她殺的越多,刑司府就會越快得到消息。 她一定要在最快的時間內解決了七公主,她繼續向王宮飛去,順便把信號發射了出去,這樣她的所有人馬都會向王宮趕去。 秦巖吃早餐的時候,聽到外面的聲

魚人世界的百姓紛紛把房門關上,大公主的目標是七公主,不是魚人世界的百姓,她沒有在這些平民身上浪費時間,她知道她殺的越多,刑司府就會越快得到消息。

她一定要在最快的時間內解決了七公主,她繼續向王宮飛去,順便把信號發射了出去,這樣她的所有人馬都會向王宮趕去。

秦巖吃早餐的時候,聽到外面的聲音不對,匆匆的吃下兩口,九窈公主也被外面雜亂的聲音吵醒了。

秦巖飛身到了房頂上向外看,結果看到很多老百姓在關門,有的在大喊有怪物出現。

小白見秦巖飛上了屋頂,他也用法術起身,結果真的飛起來了,小白開心的說:“主人,我現在也會飛了。”

秦巖頭也不回的說了句:“恭喜。” 小白看到魚人百姓的反應後說:“好奇怪呀,老百姓是怎麼了?是什麼怪獸出現了?”

不過有秦巖在,他是不怕什麼怪獸的。

黑海中那麼厲害的魔君都被秦巖制服了,更何況魚人世界的小小怪獸,在他看來無非就是變異的品種而已,不值得大驚小怪的。

秦巖看到天空中的聯絡信號後,說:“不好了,有人要攻擊王宮。”

小白說:“這個七公主也太慘了點吧,怎麼經常有事呀!我看主人跟她的交易一點也不合算,你相當於把魚人世界打下來送給她呀。”

秦巖看了小白一眼說:“你好好看着家吧,就你廢話多。”

都這個時候了,秦巖馬上要成功了,怎麼可能不去幫七公主。

九窈公主醒了以後,在房間沒有看到秦巖,出門一看發現兩人在房頂上,看來是出什麼事情了。

九窈公主飛身到他們兩人的身邊問:“是不是出事了?”

秦巖也沒時間問九窈公主半夜做什麼了,秦巖說:“七公主要出事,我們現在立馬趕過去。”

九窈公主沒想到這麼緊急,問:“用把小雨跟李天霸叫醒嗎?”

秦巖怕沒時間了,說:“小白,你去把他們兩人叫醒,讓他們兩人立即趕去王宮。”

九窈公主沒想到事情這麼緊急,秦巖可以看懂發出的信號信息,但是由於信號發出的時間長了,落款字跡已經不清楚了,他沒有看到是什麼人要攻打王宮。

周小雨聽到動靜後,也立馬起身了,就在她出門的時候跟正要敲門的小白撞在了一起,周小雨問:“小白出什麼事了嗎?”

她知道如果沒有事情的話,是不會有人敲門把她吵醒的。

小白說:“主人跟九窈公主去了王宮,他讓你跟李天霸也馬上過去。”

周小雨知道秦巖不等她跟李天霸一定是王宮有重要的事情了,她急忙問:“李天霸人呢?”

小白說:“我先來到姑娘的房間,他還在房間睡覺。”

話音剛落,李天霸在身後說:“誰還在睡覺呀,這麼大的動靜我怎麼能睡下去呢?我們趕緊走吧。”

小白笑嘻嘻的說:“李大哥你也醒了呀,我就知道李大哥的法術,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知道的。”

李天霸看了小白一眼說:“你好好的哪裏也不要去,我們先走了。”

他們知道小白的法術,如果有人抓他威脅他們,他們就難辦了,爲今之計只有讓他老實的在府裏躲着了。

周小雨走了兩步嘴裏說着:“不行,小白不能在府裏。”她懷疑是大公主搶王位,現如今也只有大公主有這個本事了,同時也只有她有這個膽子。

李天霸問:“爲什麼不能在府裏,難道我們這裏危險嗎?”

周小雨說:“你怎麼不動腦子呢?什麼樣的人有膽子在王宮鬧事呢?”

李天霸說:“大公主唄。”

“那不就得了,也只有她有這個本事了,詩詩可是她的人,保不準不會來我們這裏?”周小雨提醒道。

李天霸趕緊對小白說:“你現在立馬去孟府,直到我們去找你,不然不要出來。”

小白看周小雨跟李天霸緊張的樣子,只好聽從他們的吩咐去孟府了,也只有孟府的人認識他,除了孟府他也沒有其他地方可去。

孟超到孟府後也聽到了聲音,但是他沒有想到會是王宮發生什麼事情了,他以爲是出現什麼怪物了,就連府裏的人也這麼說,天空中有怪物殺人了。

直到小白進了孟府,並告訴他秦巖他們都去了王宮,他才知道是有人要對付七公主,他立即給清風營的發信號,讓他們立即進入王宮保護七公主。

他也沒時間跟小白說話了,直接向王宮內飛去。

本來七公主正在朝堂上跟百官討論大將軍的人選,這個時候大公主突然間闖進了朝堂之上。

百官看到頭髮花白的大公主後,猛然間覺得是怪物闖進來了,大家都大喊着:“保護國王陛下。”

七公主認出了她的大姐,七公主站了起來眉頭緊皺問:“大姐,你闖到這裏是要做什麼啊?這個時候了難道你還不甘心嗎?你看看你自己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

聽見七公主叫白髮怪物大姐,他們纔看清此人真是大公主,他們不明白大公主爲什麼會變成這樣,看來王位真能逼瘋一個人呀。

大公主聽到百官對她的議論後,把所有的憤怒全部強加給七公主,大公主什麼話也沒有說,立馬飛身向七公主飄去。

朝堂上可有幾十位一品官員,各個法術都很高強,怎麼可能讓隻身前來的大公主傷害到七公主呢,大將軍的位置還沒有解決,誰不想乘機好好的表現一下呢?

只見所有的大臣攔住大公主前進的路,大公主看着她眼前的官員說:“你們是找死,不要怪我。”

說着大公主向百官發起了攻擊,就在大公主跟百官交手的時候,大公主大部分的謀事也都闖了進來。

當他們看到一位白髮的女人在跟百官對打的時候,沒有發現那位白髮女子就是大公主。

www ▪ttкan ▪¢Ο

還是大公主看到他們來了以後,大喊:“還愣着幹什麼?把他們都給我殺了?”

聽到聲音他們才知道白髮女子就是大公主,他們也顧不上問大公主爲甚白頭了,見人就開始殺。

詩詩哥哥飛身到了大公主的身邊,幫着大公主一起打。

詩詩哥哥說:“對不起大公主,我來晚了。”在他看來一定是這羣人把大公主傷害成這樣的。

所以他現在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大殿的所有人都別想活着出去。

大公主此時一點都沒有考慮這些人的安危,他們固然可以闖進來,但是魚人世界王宮的高手也很多,隨隨便便一個人就可以殺了國王的話那還得了。

有些人就看透了這一點,看到大公主發的信號後,卻直接向相反的方向跑了,這個人就是陰陽先生。

詩詩以爲大公主放棄了,沒想到今天一早被信號驚醒,立馬就趕了過來。 詩詩知道秦巖他們用不了多久就會過來,他們這次是不可能成功的,只不過就算是成功不了也只能背水一戰了,不管怎樣他們這些人今天氣數肯定會走到盡頭。

大公主畢竟是王族,沒準國王會念及手足之情饒她一命。

他們這些人就不一樣了,造反的罪名只有死罪,詩詩絕望的想着,一不注意被人從背後偷襲成功,被打飛了起來,然後詩詩運功穩妥的落地,受了一點點內傷,詩詩站穩後看到偷襲她的不是別人正是白洪。

白洪看清楚詩詩後驚訝的問:“怎麼是你?你不是已經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詩詩身份暴露後是走了,但是大公主要起事就又回來了。

“我在哪裏需要跟你交代嗎?”詩詩心裏其實特別的不好意思,但是她沒有別的辦法,只好裝作敵人了,因爲只有這樣對方纔不會對她手下留情,她心裏的愧疚才能減少一些。

白洪雖然有些詫異,但是現在的情形也容不得他多想,現在只要跟七公主作對的人都該死。

大公主手中拿着劍快速的飛到了七公主的身邊,七公主沒有辦法,只好跟大公主對打了起來,纔對打了兩下七公主就處於下風了。

大公主笑着說:“老七,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該跟二妹去見面了。”

七公主沒想到她的大姐會提她的二姐,七公主問:“是不是二姐的事情你也有關係?”

大公主仰天長嘯一聲說:“你才知道嗎? 軍爺摯愛,歡寵國民男神 就你這智商還當國王?”

七公主沒有想到大公主這般心狠手辣,爲了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甚至傷害自己的同胞。

七公主現在感覺她眼前的大姐非常的陌生,但是容不得她想,大公主又向她發起了攻擊。

“大姐,難道還要繼續錯下去嗎?你這樣就算你殺了我你也不會是國王的,沒有人會服你的,你傷害的是整個朝野的百官。”七公主提醒大公主,希望她能夠回頭不要一錯再錯下去。

七公主看着大公主身邊的這些能人異士,瞬間覺得可惜,這些人在今天都將變成炮灰,他們是不會成功的。

大公主哈哈大笑之後憤恨的說:“你認爲他們會服你嗎?就算我當不上國王,你也休想當上。”

大公主的劍快要傷害到七公主的時候,老國王飛身到了她們的身邊,一刀把大公主手裏的劍給打飛了。

大公主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的父王,她到現在才知道原來她的父親法力這麼高強。

以前她可是從來沒有見過她的父王修煉法術的,沒想到他的父王法術這麼高深。

老國王看着已經走火入魔了的大女兒,心中特別的悲憤,同時又特別的難受,沒想到大公主因爲王位變成了這個樣子。

老國王看着大公主特別生氣的說:“畜生,你給我跪下!”

大公主看着他的父親,雖然她對自己的姐妹們下得去手,但是對自己的父王是下不去手的。

就在這時秦巖幾人也進來加入了混戰之中,七公主對大公主說:“大姐,你還是投降吧,父王有可能饒你一命,你如果再這樣錯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雖然七公主知道了大公主謀劃殺害她的二姐並且嫁禍給了她,但是她還是不忍心就此把大公主殺了,但是大公主一直這樣執迷不悟的話,她也沒有辦法了,只能是依照法律法辦了。

秦巖出手後,很快大公主的人就傷的傷死的死,當李天霸一掌打在一位女刺客的頭頂時,才發現打的是詩詩,詩詩閉着眼睛微笑着死了過去。

她這一刻覺得自己解脫了,再也不用在兩邊夾縫生存了,她哪邊都不想傷害,所以李天霸在攻擊她的時候她沒有還手。

她是不會對秦巖他們動手的,他們直接打死她,在她看來是她最好的歸宿。

李天霸卻習慣性的抱起了詩詩,大喊秦巖:“主人,你快來,我不小心打到了詩詩。”

大殿內除了身穿官府的人是自己人以外,其他的都是刺客,所以大家出手都比較狠。

詩詩哥哥看到詩詩死了以後,精神狀態也瀕臨崩潰了,他沒想到她的妹妹會這麼輕易的就被人奪去了生命。

看着李天霸抱着詩詩的屍體,詩詩的哥哥飄到了李天霸的身邊,拿着劍指着李天霸,他要殺了李天霸爲他的妹妹報仇。

不等他向李天霸發起攻擊,周小雨的扶喪棒,從後背直接插入到了詩詩哥哥的前胸,詩詩哥哥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的靈器。

他沒想到今天就是他的忌日,更沒有想到秦巖他們法力這麼高深,如果他了解他們的實力的話,他一定會努力勸說大公主放棄王位,好好的做一個擁有榮華富貴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公主。

他知道今天是他們所有人的忌日了,詩詩哥哥在閉眼之前看了一眼大公主,此時的大公主看到他們兄妹兩人都死了,精神受到了刺激。

大公主一改剛纔遲疑的態度,冷冷的看着老國王說:‘“都是因爲你偏心,我才落得如此下場,今天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如果沒有王位,她以後就算是活着也會不舒服的,不如早點死了,加上她的人大部分已經死了。

她知道她現在沒有退路了,只有跟七公主決一死戰了,當然現在的情況來看,她已經輸了,她現在根本進不了七公主的身,因爲她的父王把七公主護在了身後。

大公主知道她現在難逃一死了,她太瞭解她的父王了,她要讓他的父王永生永世都想着她,她要她的父王爲他的偏心付出代價。

大公主對老國王說:“父王,我不想傷害你,你走開。”

老國王見自己的女兒這麼不知好歹,生氣的說:“混賬東西,還不趕快繳械投降。”

大公主冷笑一聲說:“在我的字典裏就沒有投降這兩個字,既然父王這麼護着老七,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完大公主向老國王動起了手。 老國王見大公主瘋了,同時也想好好的教訓教訓她,拿着刀向大公主砍去,沒想到一下扎入了大公主的心臟位置,大公主瞬間斷氣倒地。

重生之凰女還朝 直到這個時候老國王才明白,原來他的大女兒想死在他的手裏,老國王看到大公主眼睛都沒有閉上,或許沒有達到目的死不瞑目吧。

七公主也看出了大公主的目的,但是爲時已晚,七公主哭着說:“父王,你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自責了,大姐變成這樣子是她不懂事。”

“她是想懲罰我,因爲她是最優秀的孩子,最後王位卻給了你,她覺得不公平,這個孩子心腸真是狠,我怎麼生了這麼個畜生孩子呀。”老國王一邊說眼角還閃爍着淚花。

就在這時孟超也趕了過來,只見所有的人都被處決了。

孟超走到七公主的身邊,七公主對孟超說:“孟超,你扶着父王去寢宮休息吧,這裏的事情我來處理。”

老國王明白,七公主怕他在這裏看到大公主的屍體傷心,所以才讓孟超送他回寢宮。

老國王對七公主說:“小七,以後沒有人敢跟你爭王位了,不要讓父王失望,好好的對待你的親人,還有魚人百姓。”

最有實力的大公主都被七公主繳滅了,大公主事件能夠震住整個魚人世界的人。

七公主不知道爲什麼此時她非常的難受,她以爲自己的這種難受是因爲自己親眼看到自己的大姐死去才難受,她後來才知道是她的父王一回到寢宮就升神走了。

七公主對老國王說:“父王,你放心吧,答應你的我一定會做到的。”

孟超陪着老國王回到了寢宮,老國王對孟超說:“我想在牀上休息一會,你不用陪着我了,去大殿幫着搬運屍體吧。”

孟超看着房間跟外面都有人站崗,知道老國王有專人照顧,說:“好的,陛下如果有事情就派人去叫我們,我們會立馬趕過來的。”

孟超走出老國王寢宮的時候,孟超總覺得哪裏有點不對勁,但是又看不出來。

七公主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秦巖說:“我都不好意思了,這麼多人想害我,每次都是你及時的出現,這好像不比你打樹人世界簡單。”

秦巖笑着說:“簡單也好複雜也罷,就當出來旅遊了,況且你們這裏這麼美麗。”

這裏擺平了以後,李天霸跟周小雨在秦巖的吩咐下,把詩詩帶回府中,雖然詩詩參加了造反,但是卻沒有想跟她們交手,如果存心想跟他們交手,那她就不會早早的被李天霸一掌打死了。

孟超回到大殿後,七公主問:“孟超,你怎麼沒有陪着父王呢?”

“老國王說累了想休息一下,讓我過來幫忙收拾大殿。”孟超如實說道。

七公主想也許是她父王有些傷心難過,想自己一個人靜靜而已,七公主說:“今天也謝謝你了,這麼早趕回來。”

孟超不好意思的說:“再早也早不過秦大哥,他比我早很多,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秦巖笑着說:“好在大公主應該是臨時起意,要不然不可能只有這些人,我想大公主有一半的實力沒有用出來。”

“那這些實力還會對七公主構成威脅嗎?” 愛在初晴後雨 孟超問道,七公主實在是太可憐了,一直以來她碰到的事情就沒有斷過,當上國王了居然還有這麼一劫。

“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主帥都已經死了,他們又不是傻子,誰會放着好好的生活不過呢。”秦巖笑着說道。

七公主說:“秦大哥跟着我一起去書房坐坐吧,我們商量下接下來的事情。”

秦岩心裏還想着那個詩詩呢,他覺得李天霸、周小雨不可能把詩詩那麼重的傷治好。

腦內傷,意識全無,不是運功療傷就可以治好的,這要是在人類世界是要在醫院做開顱手術的,就算手術還不一定能夠成功,不一定能活過來。

秦巖說:“國王今天的事情應該多,我們的事情改天再說吧,我府上還有點事情,現在沒有什麼事情了,我跟九窈就先告辭了。”

百官傷的傷死的死,七公主已經安排了人把輕傷的大臣送回了自己的府內醫治,王宮的御醫畢竟數量有限,只能緊着傷重的。

好好的一個朝堂會議就這麼被大公主等人給攪合黃了,還有些沒有受傷的法術高強的大臣,七公主讓他們先回去了,大家都可以在家裏修養三日再來上朝。

李天霸跟周小雨走在回府的路上,李天霸問:“周小雨,你不是跟南轅北轍認識嗎,他們來抓詩詩的時候,你讓他們不要抓走詩詩,你就說咱們可以把詩詩救治好。”

“這個哪裏是我能夠決定的呀,你想的也太簡單了吧。我又不是水王,他們爲什麼聽我的。”周小雨白了一眼李天霸說道。

“你不是也幫過他們的忙嗎?他們應該會給你面子吧。”李天霸其實就是想給詩詩多爭取點時間,那樣把她救活過來的希望就大一些。

周小雨說:“到時候再說吧,今天大殿死了那麼多人,就夠他們兩人忙活很長時間了,如果他們來抓詩詩的魂魄,我一定會讓他們給我點時間的。”

一說到魂魄,周小雨突然之間想到了什麼,周小雨問:“你在打倒詩詩的時候見到她的魂魄了嗎?”

李天霸驚奇的說:“沒有,我沒有看見,是不是她的魂魄還在體內?她是不是沒有死呀。”

周小雨說:“我也沒有看到她的魂魄,看來這小妞子運氣還挺大的,我們趕緊回府好好的給她診治下。”

周小雨跟李天霸說的話,詩詩是能夠聽見的,但是她就是不知道爲什麼她控制不住自己,她想睜開眼睛,但是無論她怎麼努力,她都睜不開,她想說話,同樣也是張不開嘴。

美味仙姬 她聽到秦巖等人還這麼關心自己,一點責怪她的意思都沒有,她非常的感動,不知不覺中眼淚從她的眼角流了出來。 周小雨無意中看到後說:“李天霸,你看詩詩哭了,她一定是能聽到我們說話,我想主人回來後一定有辦法治好她的,你也真是的,你不知道自己的力氣有多大嗎?你難道就不會輕一點打嗎?”

李天霸說:“那麼多人混戰,我要知道是她,我肯定就不出手了,我也不知道會是詩詩。”

周小雨說:“我們都知道,錯不在你,也不知道主人現在是在王宮還是出來了,他可不要一直留在那裏,那樣我們誰來救詩詩呀。”

“我們回到府中後,我就去孟府先找孟府的大夫給詩詩看一看,小白不是在孟府嗎?順便把他喊回來。”李天霸說道。

隱婚心尖寵:靳爺,別吻了! 他想怎麼都會去一趟孟府,不如叫着他們的大夫出診一趟,他們跟孟府的關係,這一點面子孟府還是會給的。

周小雨哈哈大笑了起來。

李天霸問:“你笑什麼?”

“你變聰明瞭呀,你以前的腦袋就是個殭屍腦袋,哪裏會想問題,你看看你現在都會辦一舉兩得的事情了。”周小雨臉上帶着微笑,她也不知道她這是在誇李天霸,還是在損李天霸。

但是在李天霸看來,他有長進是周小雨在誇他呢。

兩人回到府上後,李天霸把詩詩抱到了她以前的房間,把詩詩放在牀上後,李天霸說:“你看着她吧,我先走了!”

周小雨知道李天霸是着急去請大夫,接小白什麼時候都可以,甚至不用接,他自己就能直接回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