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啊,以祖師爺這神通,豈不是輕輕一劍,就將整個仙門給毀了?」

「我以前一直以為,一劍裂山斷海,只是傳說,原來是真的。」 「恐怖如斯。」 更多的人,完全說不出話來了。 所有看向葉雄的目光,就像看見神一樣。 葉雄將劍收起來,說道:「一會我將上界一門最頂級的修鍊功法傳承下來,你們好好修鍊,必須每個人都要修鍊。只要你們勤加修鍊,超越我,也不是

「我以前一直以為,一劍裂山斷海,只是傳說,原來是真的。」

「恐怖如斯。」

更多的人,完全說不出話來了。

所有看向葉雄的目光,就像看見神一樣。

葉雄將劍收起來,說道:「一會我將上界一門最頂級的修鍊功法傳承下來,你們好好修鍊,必須每個人都要修鍊。只要你們勤加修鍊,超越我,也不是不可能的。」

接下來,葉雄將《混沌歸元功》的修鍊魂簡,交給三陽道長。

至於修羅界四國的功法,他不是不想給,而是這麼逆天的功法,他們修鍊也沒有功,要等到了他們來到修真界,再慢慢學。

他哪知道,他現在這種大公無私的做法,讓整個地球在未來的下屆之中,修鍊最出名的星球之一。

做完這一切之後,葉雄讓他們散了,準備離開了。

「唐寧,你過來。」葉雄朝她招招手。 「表姐夫,怎麼了?」唐寧走過來問。

「我準備回家一趟,然後就回修真界,今年的升仙大會,一定要爭取進入前四。」

唐寧依依不捨,但是她知道沒有辦法,葉雄是不可能留下來了。

「努力一點,到時候去到修真界,就可以隨時見到我了。」葉雄安慰她道。

唐寧點了點頭,正在這時候,那邊的汪小樂不停地朝她打著眼色。

「表姐夫,你有沒有丹藥,能讓人快一點進階的,就像你昨夜幫我一樣?」唐寧問道。

她心裡那點小九九,葉雄怎麼可能不知道,指了指她的腦袋:「我正想說你,以後別老想著走捷徑進階,實戰力跟不上,你再進階也沒用,只會被別人吊打。」

「放心吧表姐夫,我一定會苦練法術,不會丟你的臉的。」唐寧說完,指了指那邊的汪小樂:「小樂跟我關係挺好,我剛才也答應了她,你就當給個面子我,不然的話,我得多丟人。」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顆丹藥,遞了過去。

「這顆丹藥,分五次服用,想死的就一次服下去,能不能突破,就看她的造化了。」

「謝謝表姐夫。」唐寧大喜,連忙將丹藥收了起來。

「好好努力,修真界見。」

葉雄說完,身影嗖的一下,化成一道流光,直接就離開了。

汪小樂飛快地跑過來,看著天邊漸漸消逝的光點,嘴巴張得老大。

「唐寧,你表姐夫也太牛叉了吧,這飛得比激光還快。」

唐寧也咋舌了,根本就沒想到葉雄這麼厲害,激動得拳頭緊緊握了起來。

其餘那些弟子,紛紛翹首望去,個個激動無比。

葉雄的出現,彷彿給他們打開一扇新的大門。

讓他們知道,原來修士可以厲害到這種地步。

離開仙,葉雄直接就朝京城而去,僅僅十幾分鐘時間,就到了老家上空。

此門正是中午,家裡誰都不在,只有僕人在。

葉雄用靈識掃一遍,就將家裡的情況,看了如指掌。

下一刻,他又化成一道流光,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江海大廈的頂樓。

他靈識再次施展,頓時整個大廈的情況,了如指掌。

在辦公室看島國大片的經理;在洗手間化妝的女秘書;在廁所玩手機的男職員。

各個角落中,這些平時衣冠端正的男女白領,都暴露出他們不為人知的齷齪一面。

對於這些東西,葉雄沒有絲毫意思,直接就找到了自己的父親葉遠東。

他正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面,埋頭工作著。

帶著厚厚的老花眼鏡,頭髮已經斑白,但是依然工作著。

葉雄心裡有些愧疚,父親已經六七十歲了,本應該是享福的時候,沒想到還要這麼辛苦地工作。

如果自己不踏足修真一道,現在坐在辦公室裡面的,應該是自己。

他身影再次化成一道流光,下一次已經出現在辦公室門口。

他推開門,走了進去。

「先生,你不能進去,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

一名女秘書見有人走進董事長辦公室,連忙跑過來。

葉遠東抬起頭,看到他,非常激動。

「你回來了?」他激動地問。

「董事長,這是?」那女秘書問。

「小琪,你出去吧,這裡不用你。」葉遠東說道。

小琪狐疑地看著葉雄,怎麼都不明白,他是怎麼突然間就進來的。

葉雄走進去,在辦公室周圍看了一下,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面對任何人,他都是口齒伶俐的,但是面對自己的親生父親,他突然有點失語。

「我剛才回一趟家,你不在,我就來公司找你了。」葉雄說道。

「回來就好,心怡呢,她沒回來嗎?」葉遠東問。

「她事情比較多,這次不回來,下次再跟我一起回來。」葉雄回道。

葉遠東嘆了口氣,說道:「不凡一直惦記著你們,問我你們去了哪裡,什麼時候回來,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他了,你這次回來,好好跟他說說吧!」

「我會的,委屈他了。」

「以前他什麼都不懂,所以不覺得什麼,但是現在他越來越大了,見別的孩子都有父母,有家人,他心裡很在意,但是他從來沒表露出來。我知道他心裡挺難過,特別在開家長會的時候,每次開完,他都好長時間不高興。」

「他現在在哪讀書?」葉雄問。

「市一小,成績非常好,一直都穩拿全級前三。」

「能在京城一小,拿這麼高的分數,說明他在讀書方面很厲害,比我當年強多了。」

京城一小大多數都是**,還有一些商人兒女,素質非常高,能在這些地方成績還能到全年級前三,可以說用天才來形容。

「他什麼時候放學,我去接他。」葉雄問。

「今天學校開運動會,家長可以參加,早一點無所謂。」葉遠東回道。

葉雄點了點頭:「爸,我先去接不凡,今晚見。」

說完,他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

葉遠東在原地呆愣很久,才反應過來,半晌才幽幽地嘆了口氣。

「地球已經不適合你了,你只能去更高更寬闊的天空。」

葉雄來到一小校門口,裡面傳來震天的吶喊聲。

他正準備進去,一名保安攔住了他,看著他奇怪的打扮,問:「先生,你有邀請卡嗎?」

「什麼邀請卡?」

「學生家長想進來觀看,要拿邀請卡,如果沒有的話,那就不能進去。」

「對不起,我落在家裡了,能不能通融一下?」葉雄問。

「不行。」保安堅決地搖了搖頭。

葉雄轉身,離開那保安的視線,然後再次化成一道流光,進入學校之內。

剛進入學校,他發現很多人用奇怪的目光看著他,就像他是一個異類似的。

葉雄目光在自己身上掃了一輪,有些哭笑不得。

修真界的衣服跟地球的衣服是完全不同的,他穿著這一身青衫,像古代人一樣,又不是傳統的古代人打扮,不倫不類的,別人看著不奇怪才怪。

他化成一道流光消失了。

旁邊,一名學生拚命揉著自己的眼睛,大聲跟旁邊的媽媽說道:「媽媽,我剛才看到一個超人,他會飛,飛得很快,一下子就不見了。」

「讓你別看那麼多的動畫片,偏偏不聽。」學生媽罵道。

「媽,我真的看到了,他啾就不見了,就在那裡。」

孩子他媽根本就沒有理會他。

幾分鐘之後,葉雄再次出現在原地,已經換上了一套新的衣服。

學校之內,熱火朝天,無數的吶喊聲響了起來。

葉雄靈識一掃,很快就找到五一班所在的班級,走了過去。

此時的五一班,周圍很多學生跟家長,在吶喊加油。

「這位先生,你是誰的家長?」

一名帶著眼鏡,三十多歲的女老師走過來問。

「我是葉不凡的爸爸。」葉雄回道。 說這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感覺一陣心怯。

哪怕面對金丹後期的修士,他都沒有這麼害怕過。

「原來你是不凡的爸爸啊,可算見到你了,我是不凡的班主任梅老師。」梅老師臉上堆滿了笑,說道:「每次開家長會,都是江董過來,我問江董,他說你們夫妻一直都非常忙,常年在外。」

「是的,我比較忙。」葉雄尷尬地回道。

「葉先生,有句話我不知道當不當說。」

「梅老師,你請說。」葉雄客氣地回應。

「其實以你們的家境,可以說一輩子都衣食無憂……我的意思是,孩子從小長大,非常需要父母關懷,你們夫妻是不是可以留一個人在家裡照顧孩子,這樣對孩子的成長比較好一些。」說到這裡,梅老師有些尷尬:「我這人說話比較直,請你原諒,我就是覺得像不凡這麼聰明伶俐的孩子,如果父母在身邊,會更好一些。」

「感謝梅老師提議,我們會慎重考慮的。」葉雄說道。

「不凡成績很好,人又懂事,學習跟體育都非常好,就是人比較內向;別看他平時好像很規矩的模樣,其實他心裡藏著很多東西的。」梅老師繼續說道。

「梅老師,我回去一定跟他媽商量一下。」葉雄說完,話音一轉問:「對了,不凡在哪裡?」

「那不就是了?」

梅老師指著前面,一個近在咫盡的男生。

那男生長得比較高,雖然只是五年級,但是身高已經快一米六了。

臉上稜角分明,五官端正,頗有自己少年時候的風範。

繼承自己的外貌,繼承心怡的性格,讓他看起來有種不符合年紀的老成。

「不凡,你爸來了。」梅老師朝不遠處的葉不凡喊著。

葉不凡茫然地看了梅老師一眼,又看著她身邊的葉雄一眼,沒有絲毫反應。

「你們不會沒見過面吧?」梅老師震驚地看著他們倆。

葉雄看著遠處那個陌生的身影,突然之間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

「我的工作有點殊,很長時間沒有見過他了,差不多有十年了。」葉雄尷尬地回道。

梅老師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了。

十年都沒有見過孩子,這得多狠心啊!

「你應該讓葉董一起過來,讓他跟孩子說一下估計會好一些,你現在這麼冒然相認,可能孩子很難接受。」梅老師提醒。

「是我忽略了,你先別跟說他,我自己看看就行了。」

「那你慢慢看著,我還有些事情,先忙了。」

梅老師說完,遠遠地離開了。

不一會兒,她掏出手機,葉雄將她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江董你好,是這樣的,這裡有個人說是你兒子,但是他說十年沒見過孩子了,孩子也不認識他,所以我想請問一下有沒有這回事……個子一米八左右,是他,那就好,不打擾葉董了……」

葉雄聽完之後,心裡更加不舒服。

作為孩子父親,來看望孩子,還要老師打電話去詢問,可見自己這父親當得有多失敗。

他不怪梅老師,這是作為一名老師的職責,她必須要確認自己的真正身份。

梅老師裝模作樣,跟將要上場參加比賽的學生說了一些鼓勵的話,這才走到葉雄身邊,道:「葉不凡一會兒要參加一百米競賽,他在這個項目上,有奪金牌的能力。」

葉雄很想上去,跟他說些鼓勵的話,但是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梅老師似乎看穿他的心思,朝葉不凡招了招手:「葉不凡,過來一下。」

葉不凡此刻穿著運動服,走了過來,看了葉雄一眼,問:「老師,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一會就要開始一百米決賽,你有沒有信心?」梅老師問。

「銀牌沒有問題,金牌的話……那個趙劍很厲害,我不知道能不能跑過他。」葉不凡回道。

「初賽的時候,你們的成績相差多少?」葉雄插話問。

葉不凡看了他一眼,說道:「初賽他比我快了零點三秒。」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