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司陰兵雖不是正仙,卻是鬼兵,乃屬陰司正統,總比做孤魂野鬼,或是打入十八層地獄要強。而且成爲陰司陰兵後,日後還有晉升的機會,成爲高級別鬼兵甚至鬼將。”

聽白無常說到這,沒等肖遙開口說話,孔德壽已經跪倒在地,大聲說道: “我等願意爲陰司效力。” 衆骷髏陰兵紛紛跪倒在地。 肖遙意識到,白無常所說的法子,對孔德壽他們來說算是最合適不過的一條出路,可不是一般孤魂野鬼都能在陰司謀上差事,這純粹是看他的面子。 他立刻衝黑白無常拱手抱拳

聽白無常說到這,沒等肖遙開口說話,孔德壽已經跪倒在地,大聲說道:

“我等願意爲陰司效力。”

衆骷髏陰兵紛紛跪倒在地。

肖遙意識到,白無常所說的法子,對孔德壽他們來說算是最合適不過的一條出路,可不是一般孤魂野鬼都能在陰司謀上差事,這純粹是看他的面子。

他立刻衝黑白無常拱手抱拳道:

“那我這些個兄弟,就拜託二位仙官了。”

“請上仙方向,吾等一定安排妥當。”

白無常說着,一揚手,身旁憑空出現了一個黑洞。

“諸位,請吧。”

孔德壽領着衆骷髏陰兵面向肖遙跪下,連鞠了三躬之後,起身告別肖遙,依次鑽入了黑洞之中。

肖遙心裏雖然有些不捨,但看到他們魂歸正統,心裏也感到些許安慰。

這時黑無常又取出一條鎖鏈,朝着九鬼宮澤的屍體上一扔,不一會兒,一個被鎖鏈鎖住的陰魂逐漸顯現了出來。

肖遙定眼一瞧,正是九鬼宮澤的陰魂!

看到這傢伙,肖遙氣不打一處來,差點就動手揍他,不過他現在畢竟是陰魂之體,萬一把他揍得魂飛魄散可就不好了。

他緩了緩情緒,衝黑白無常問道:“二位仙官,這魔頭你們打算如何處置?”

(各位看官別急,今日PK,下午還會加更,請耐心等待。)

PK主要看追讀數據,大家有空的話幫我把各章節都點一下,拜託了。PK過了,免費期比較長。 黑無常一臉嚴肅地回答說:“此人修煉邪魔之術,一共害了二百七十三人性命,我等就是爲他而來,拿他回去,先入油鍋,再下火海,以地域冥火淨其魔魂,再讓它墮入畜生輪迴。”

墮入畜生輪迴?

哈哈,有點意思!

肖遙立刻追問:“是變成豬麼?”

黑無常輕哼道:“豬?哼!他造下這麼多孽,哪有資格做豬。”

白無常接過話說:“他作孽太深,得做九世畜生,這第一世,是雞。”

“做雞!?哈哈!很好!”

肖遙大笑起來,而九鬼宮澤則已經嚇得不知所措。

黑白無常押着九鬼宮澤的陰魂回冥界覆命去了,肖遙將九鬼宮澤所使的那柄武士刀撿起來。

九鬼宮澤居然能憑藉這把武士刀與辟邪寶劍相抗衡,可想而知,這不是一把普通的武士刀。

肖遙用雙手捧着武士刀,仔細觀察了一番,發現這把刀似乎不是用普通的鋼鐵打造而成,通體烏黑,與普通的日本武士刀完全不同,倒是有點像現在比較流行的碳鋼刀。

但這把刀可能已經有上百年曆史,所以不太可能是現代工藝打造的碳鋼刀,也許,是某種特殊的材質。

刀沒重,但十分鋒利,估計能達到吹毛斷髮的水準。

而在刀身上,刻着一個九菊一派的標識圖案,還有四個漢字:村正妖刀。

瑪了個蛋!

這刀名,一聽就是把邪刀,而且在九鬼宮澤的手裏,不知究竟有多少人,是死在他這把刀下。

肖遙本想將刀扔到湖裏,但轉念一想,不管怎麼說,這刀還是挺不錯的嘛,扔了多可惜。

權衡了一番之後,他將刀收進了物品欄中。

轉頭望向湖面,想起了阿祁。

這怕是過了都快半個小時了吧,這隻小畜生怎麼還不見蹤影呢,難道已經上島了麼?可島上也沒動靜啊!

肖遙走到湖畔,衝着湖面方向大喊了一聲:“阿祁!”

等了片刻,沒反應。

他又大喊了一聲:“水猿大聖!”

這回話音剛落,水中忽然掀起巨大的浪花,緊接着,一龐然大物冒出了水面。

是玄武!

肖遙心頭一緊,急忙往後退卻,並趕緊將辟邪寶劍取出來,緊握在手中,做好隨時出手的準備。

彷如浮島一般的龜背漸漸浮出水面。

臥了個槽!

這尼瑪也太大了吧!

肖遙完全被震住了,所謂的玄武,原來是一隻巨龜,這巨龜的體型可不是一般的巨大,龜殼高近兩米,長得有七八米,寬約四五米。

沒想到玄武的體型如此巨大,感覺就像是一臺坦克忽然從湖裏開出來,它的體型,恐怕比史前巨龜還要大得多。

玄武爬上了岸,伸長脖子,仰頭髮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

肖遙心裏頓時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瑪了個蛋!

完了!完了!

難怪阿祁這麼長時間還沒從湖裏冒出來,這麼大一隻巨龜,它怎麼可能打得過,恐怕已經成爲玄武的腹中美餐了。

該死!

竟然敢吃阿祁!

肖遙頓覺一股怒氣直衝腦門,一時之間竟忘了害怕,他將手裏的辟邪寶劍朝着玄武一指,怒喝道:

“孽障!快把阿祁吐出來!否則別怪我……”

誰知他話還沒有說完,阿祁忽然從龜背上探出頭來,衝他問道:“主人,你幹嘛讓小肉芽兒把本大聖吐出來?”

肖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什麼情況?

阿祁居然在玄武背上!

小肉芽兒又是什麼鬼?它該不會是在稱呼這龐然巨龜吧?

肖遙怔怔地問道:“你……你居然沒被它吃掉?”

“開什麼玩笑,小肉芽兒怎麼會吃本大聖呢!想當年,要不是本大聖,它早就被那混世魔王捉去頓龜蛇湯了。”

阿祁說着,迅速從龜背上躥了下來,又擡頭對玄武說道:“小肉芽兒,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主人肖遙。”

玄武衝肖遙發出一陣仿若鯨鳴的低吟。

肖遙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吃驚地衝阿祁問道:“你……你居然跟這隻巨龜認識?”

“呵呵,都認識快兩千多年了,本大聖也沒想到,在這種地方居然會碰上它。”

阿祁說着,話鋒一轉,

“主人,小肉芽兒答應,駝你去那座湖心島。”

“此話當真!?”

“小肉芽兒親口說的,還能有假!”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肖遙正犯愁怎麼上那座湖心島呢,沒想到原本的最大阻礙,反而成了他渡湖的船。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玄武。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玄武不但很自覺地趴下身子,而且還伸出了一隻前爪,肖遙便將它的爪子當做梯子,爬到了它的後背之上。

玄武再次發出一聲震耳咆哮,緩緩轉身,朝着那座湖心島游去。

還別說,坐在這龜背上,真是相當平穩,一點兒都不晃悠,就是太溼了點兒。

這沒辦法,玄武畢竟是剛從湖裏鑽出來,背殼上自然沾滿了水。

肖遙有些納悶地衝阿祁問道:“這巨龜跟臺坦克似的,你怎麼叫它小肉芽兒啊,這名字也太肉了吧?”

“我跟小肉芽兒認識的時候,它還是一隻雛龜,它的父母皆是東海神龜,一日,那混世魔王說要煉製龜靈丹,殺死了它的父母,還捉了它,說要燉龜蛇湯,幸好本大聖及時趕到,趕跑了混世魔王,救了它。當時它龜殼都還沒完全長好,渾身上下肉乎乎的,我就給它取名小肉芽兒。”

“等等,你說的混世魔王是哪位?”

“是一位妖王,反正不是什麼好角色,後來他得知本大聖被這玄天鎖妖圈困住,還派了手下妖魔前來,想取本大聖性命。幸好本大聖溜得快,不然若是落到他手裏,就算他殺不死本大聖,也勢必用盡兇殘手段來折磨我。”

“臥槽!你還有仇家吶?”

“本大聖當年縱橫三界,仇家多了去了。要不然也不至於變成這般模樣掩人耳目啊。”

阿祁說着,話鋒一轉:“主人,你可得儘快把我這脖子上的圈子摘下來,只要這玩意兒摘了下來。什麼混世魔王,統統不在話下。”

各位兄弟,PK主要看追讀數據,大家有空的話,幫我把前面各章節都點一下,能點多少是多少,拜託了。如果PK過了,免費期比較長。 阿祁又開始吹噓他曾多麼牛逼,不過這回,肖遙聽着卻有種與以往不同的感覺。

瑪了個蛋!

我怎麼來越覺得這小畜生說的是真的呢?

臥槽!

難道它真是孫悟空的妹妹?而且,它還有很多的仇家……

ωωω▪ тTk án▪ ¢〇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玄武發出一聲震耳鳴叫,並停了下來。

阿祁提醒道:“主人,我們到了。”

肖遙這纔回過神來,擡頭一看,湖心島就在眼前。

他和阿祁從玄武背上下來,上了岸。

這座島近乎呈圓形,並沒有多大,直徑估計不到十米,而那座八柱八角亭的直徑差不多得有五六米,所以,涼亭佔據了湖心島大部分的面積。

肖遙只要往前走幾步,就能走進涼亭內,但他並沒有貿然這麼做。

因爲雖然還隔着兩米遠,但他明顯能夠感覺到涼亭之中存在着一股無形的氣場。

他將注意力放在了涼亭內那口巨大的懸棺之上。

他仔細觀察了一番,並沒有發現繩索的痕跡,看來就像阿祁說的,這是一口懸棺,被無形的力量託在半空之中的懸棺。

懸棺的體積不小,肖遙感覺以前從未見過這麼大一口棺材。

足有兩米半長。近一米高,寬也有一米多。

瑪了個蛋!

這股力量未免也太強了,這麼巨大一口棺材,竟然就這麼憑空被託在了近半米高的空中。

肖遙打算走近看個究竟,誰知一隻腳還沒邁入涼亭,耳畔便傳來了系統提醒:

“宿主請注意,此爲八卦亭,其氣場處於平衡狀態,一旦有外力破壞其處於平衡狀態的氣場環境,有可能造成一場災難。”

肖遙一聽,不敢怠慢,急忙將腳尖縮了回來。

他衝系統問道:“一場啥樣的災難啊?”

“此地乃是數條地下暗河匯聚之地,而且上方還有一座湖,氣場一旦改變,此地將發生坍塌,並且暗河之水與湖水將涌入此地,此地將會被水淹沒。”

瑪了個蛋!

沒想到劉伯溫還留了這麼一手。

肖遙不免有些猶豫,

現在已知的出口,只有一個,就是那口古井,但離着還有一段距離,而且,如果這地方發生了坍塌,通往出口的洞道很可能不復存在。那他也就被困死在這裏了。

見他站在涼亭前躊躇,卻不敢踏入涼亭,

阿祁有些納悶地問道:“主人,你不是要拿什麼東西麼?去拿啊!”

肖遙嘆了口氣,說:“問題是這涼亭之中存在着一個無形的氣場,我一旦踏入涼亭,就有可能破壞這個氣場平衡,而一旦氣場平衡遭到破壞,這鬼地方就會坍塌,而且湖水將會倒灌,把這裏全都淹沒。”

“原來主人你是在擔心這個。放心吧,有本大聖在呢!”

肖遙轉頭瞪了阿祁一眼,

“你可別忽悠我,要是這鬼地方真坍塌了,你能把我從這裏弄出去?”

“我不能,但小肉芽兒可以啊。”

阿祁說着,跳到了玄武巨龜的背上,衝其問道:“小肉芽兒,這地方要是塌了,你能帶我們離開這地方吧?”

玄武巨龜發出一聲鳴叫,似乎是在回答阿祁。

“怎麼樣,它說它知道一條密道,能帶我們離開這裏。”

瑪了個蛋!

我怎麼覺得這麼不靠譜呢?

玄武巨龜就鳴叫了一聲,信息量能有這麼大?

肖遙正要提出質疑,阿祁又道:“主人你就放心吧,玄武可不喜歡待在一個完全封閉的地方,既然小肉芽兒出現在這兒,說明這座陰湖地下有通往外界的通道。”

聽了阿祁所說,肖遙若有所思。

既然得到了阿祁的保證,離開這兒應該問題不大,

關鍵是,這地方既然已經引起了九菊一派的注意,最保險的作法,就是將藏在棺材裏的《透天機》取出來帶走,哪怕是將其毀掉,也比落到小日本的手裏好。

在猶豫了片刻之後,肖遙終於下定了決心,

他深吸了一口氣,邁步踏入了涼亭,就在他走進涼亭的剎那間,忽然一個聲音傳入他的耳中:“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

這尼瑪不是《道德經》裏的話麼,誰在念叨?難道只是我的幻覺?

肖遙晃了晃腦袋,然而那聲音並沒有消失,反而似乎越來越大,而且就重複這麼兩句。

“誰TM在說話!?”

肖遙一邊說着,一邊抽出了辟邪寶劍。

就在這時,耳畔傳來系統提醒:

“警告!1級鬼將已被喚醒,距離宿主2米。”

臥槽!

2米!?

難道在這口棺材裏?

肖遙立刻往後緊退了一步,一雙眼睛緊盯着面前的懸棺。

忽然,阿祁大聲喊道:“主人小心上面!”

肖遙猛地一擡頭,直接半空之中忽然閃現出一道身披金甲,手持長刀的虛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