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夫人抬手給她斟茶。

陸錦依盯著面前香氣四溢的茶水,心想她面子倒是挺大的,竟然讓代國第一寵妃為她斟茶。 不錯,自從得知沁夫人可能是宮裡的人,又得知她中過毒后,便不難打聽出來她的身份了,因為她這些事情都沒有隱瞞,甚至當初中毒的事情還鬧得很大。 不過她也是打聽的,不知道到底對了幾分。 根據所知的,這位沁夫

陸錦依盯著面前香氣四溢的茶水,心想她面子倒是挺大的,竟然讓代國第一寵妃為她斟茶。

不錯,自從得知沁夫人可能是宮裡的人,又得知她中過毒后,便不難打聽出來她的身份了,因為她這些事情都沒有隱瞞,甚至當初中毒的事情還鬧得很大。

不過她也是打聽的,不知道到底對了幾分。

根據所知的,這位沁夫人原名沁雲,據說是當今聖上外出時不知從何處帶回的女子,一入宮便封了妃,而且寵冠後宮,不到兩年就晉陞為貴妃。

當今聖上對她極為寵愛,不止在內極力保護她的安全,對外也總是立排朝臣眾議,不管別人怎麼說她,怎麼反對他,皇帝都只有一個表示:朕意已決。

不過即便百密也有一疏,就在沁雲被封皇貴妃的第三年,因為身邊的人背叛,她被下毒,差點殞命。

當時皇帝盛怒,徹查後宮,最後揪出了以皇後為首的與此事相關的一眾妃子奴僕,全部重罰,包括皇后妃子相關的家族。

皇后最後被廢,貶至冷宮,其餘參與的妃子全被賜了毒酒,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其他宮人全部被杖斃,徹底震懾了一番後宮。

皇后的娘家因此也被重罰,雖然皇帝沒有直接降罪,卻找了其他的緣由把皇后家族許多官員調到各處,還扶持起皇后家族的對家,並且對對家的落井下石睜隻眼閉隻眼,也算震懾了朝臣。

至於沁貴妃雖然成功解毒,涉嫌的人也被處置了,但皇帝怕後宮還是不安全,便把人藏了起來。

至於藏到哪了沒人知道,也沒人敢問,現在宮裡少有人敢提起沁貴妃。

不過大家都知道皇帝隔三差五要「因病罷朝」一段時間,原因為何,眾人基本都心照不宣。

只是現在都知道那位貴妃是皇帝的逆鱗,只要皇帝不會因她而荒廢朝政,有亂國之兆,也都能睜隻眼閉隻眼了。

陸錦依了解的就是這些,所以她就更謹小慎微了,因為她懷疑當初逼著她說出原來身份的那個男人很可能就是當今聖上了。

但從氣勢和言談舉止,就知道這絕對是一位殺伐果斷非常不好惹的君王。

這也是陸錦依那麼小心的原因,就算沁夫人不介意她的『隨意』,但那位肯定在她身邊布了不少眼線,被他知道難保不會治罪。

「你送的酒我收到了,他很喜歡。」沁夫人抿了口茶,主動開口。

陸錦依把目光從茶杯上收回,抬頭看她,道:「那您覺得如何?」那個他估摸就是那位了。

雖然對自己的手藝很有信心,但能得那位肯定還是讓她挺驚詫,不過驚詫之餘卻難免想得多,比如沁夫人這話中是否另含什麼意思?

「很好喝。」沁夫人放下茶杯,說了句,眸光微散,似乎在回憶什麼。

是很好喝,而不是很喜歡么。

「您能點評一番嗎?」她問。

沁夫人回過神來,看向她,又笑了笑,道:「你不需要如此謹慎客氣。」

陸錦依只是禮貌的笑笑。

沁夫人垂下眼帘,似乎覺得有些遺憾,唇角輕輕彎起一抹苦笑,但也只是一閃而逝。

她道:「為什麼會選擇釀果酒呢?」

陸錦依一愣,道:「果酒有什麼不好嗎?」

「沒有,只是少有人會想著去釀果酒。」

陸錦依便想到了對方送給她的那本酒釀方子,說起來似乎裡邊的確沒有關於果酒的方子。

基本都是糧食酒釀或者花草樹木雨露雪水酒釀,就是沒有果子釀製。

不過她當時並沒有多想,畢竟對她來說一法通百法,不管裡邊的方子怎麼樣,其實很多都可以直接套用,就像學數學一樣,只需要懂得一條公式,就可以融匯百用。

她覺得對方會這麼問她,大概是覺得送給她酒釀方子,她釀製的卻不是其中任何一種,有些詫異吧。

陸錦依眨眨眼,道:「因為一開始能收穫免費食材的就是果子……」反正對方也知道她的情況,便繼續說:「當時到伍家村的時候,伍家一貧如洗,想要吃什麼都是自力更生去採摘,而山上無疑果子是最多的,當時摘了一些做了果脯、果糖和果乾,剩下的為避免浪費,就釀了果酒,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其實就是順便吧。」 沁夫人聽著她說,似又有些失神,突然問道:「你是第一次釀酒嗎?」

陸錦依一愣,對著問題有些遲疑。

地方已經知道她的真實身份,而且以對方的地位只要想,並不難把她給查個底朝天。

過去的十多年,真正的陸錦依別說釀酒了,就是做飯也只是一般般而已。

雖然那小可憐從小就被母親奴役著做飯,可她似乎沒什麼天賦,而且也沒接觸過什麼真正的教學,都是自己琢磨的,所以廚藝也只是一般般而已。

可她自己在現代卻釀過不少次酒了,想要違心應是還真有點難以啟齒。

「怎麼?」沁夫人見她如此表情,眼眸一閃。

陸錦依笑笑,說:「曾經有釀過,不過卻從沒見過成品,因為以前在那個地方不太方便,不好留什麼東西惹人猜疑,便被拿走了。」

她說得比較含糊,沁夫人聽了,眉心舒展,卻沒有再揪根問底。

不過她卻突然道:「知道我為什麼要把雲氏三十六給你嗎?」

這話題太過跳躍了,陸錦依愣了一瞬,隨後精神一震,背脊不覺也挺直了,心想,來了!

她也沒問,只是看向沁夫人,眼中帶著明晃晃的求知慾,這會倒忘記了之前的謹小慎微了。

她之前讓人幫著她打聽雲氏相關的消息,得到的消息不少,但總覺得都落不到腳。

那些消息合起來其實和之前在西南山莊聽幾位廚師講的差不多,無非就是幾百年前廚界出了個天才創建了家族,還有什麼神奇的器具之類的,但卻沒有正經的書籍記載,誰知道這些傳說到現在有幾分真幾分假的。

她之前猜測沁夫人是不是和雲氏有關係,畢竟對方有這套據說雲氏傳承之物的東西,而且名字還叫沁雲。

雖說雲不是姓,但對方並無姓氏,說不定這名字應該倒過來看呢。

不過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因為不管哪個傳說,都把雲氏三十六給傳得神乎其神,跟神器似的,而且對雲氏來說也尤為重要,畢竟據說雲氏為了保住這套傳承之物直接隱世了。

但沁夫人卻在認識她不到兩天就隨意把這件東西給了她,這不太像雲氏的人能做的。

S級獨家暖寵通緝令 「知道我為什麼當時直接綁了你過來嗎?」

沁夫人沒回答自己的問題,卻又再拋出一個問題。

陸錦依有些糊塗了,不明所以的看著她,難道不是讓她去做飯的嗎?

沁夫人看著她迷茫的樣子,不由笑了笑,從袖中取出一張紙,遞給她。

念念難防:沈先生愛藏嬌 陸錦依疑惑接過,在她示意下打開那張紙,隨後詫異了。

這張紙分明就是她的,這是當時她第一次在匠工坊那邊定製廚具時畫的,而這張紙裡邊正好畫了60件刀具。

她突然明白了,這些刀具裡邊有與雲氏三十六相似的,有與之不同的,所以對方難不成是懷疑她和雲氏有關係?

不過不對啊,之前她聽那幾位廚師提起的時候,也說過有許多廚師都會仿造一套雲氏三十六,所以她畫一套應該不奇怪吧。

那引起注意的難道是那些和雲氏三十六不一樣的,可這也說不通,畢竟見過雲氏三十六的不多,那些廚師仿造的也總會有許多因為不清楚而自己『幻想』出來,她這也不算奇怪吧。

不過沁夫人下一句就直接給她解惑了。

「很多人都知道雲氏三十六是三十六件刀具,到事實上,雲氏三十六是108件廚具,刀具只是其中之一,原本是分為雲氏刀、雲氏皿等,只是開始因為刀具比較震撼,最後甚至被傳得神乎其神,漸漸成了雲氏三十六。」

陸錦依沉默了,她突然有個荒唐的想法。

沁夫人會有這張圖紙,也就說明有其他幾張的圖紙,而她那些圖紙裡邊正好就是108件的一整套廚具。

而她會盯上她,肯定也不止是因為這麼巧合的108件這數字,很可能她108件中有與雲氏的那108件相似的。

她突然想,難不成雲氏先主也是穿越的不成。

因為她那108件廚具可不是根據古書傳承複製出來,而是根據許多廚具結合后,通過需求『提煉』出來的。

她自己比較習慣的是108件,老頭子平時雖然只有十八件,但他自己的收藏就有好幾套,多的甚至一套有180件。

當然,這想法也只是想想而已,畢竟古人的創造和創意能力是非常強的,他們是真正的能做到從無到有。

沁夫人看著她露出震驚的表情來,繼續道:「可惜這些當年在一場浩劫中,都遺失了,最後也只保留下雲氏三十六,就是三十六件也遺失了好幾件,雖然有留下圖稿,但往後能真正明白那些器具如何使用的人卻沒有了。」

沁夫人後面的話讓陸錦依鬆了口氣。

就是說雲氏留下的圖稿里那108件其實和陸錦依的108件並不一樣,只是有一些相似而已。

然後接下來就是沁夫人講回雲氏。

其實沁夫人並非雲氏的人,那件雲氏三十六和圖稿是一個真正雲氏子弟給她的遺物,並希望他能幫忙找到真正的雲氏子弟光復雲氏。

而那個遺留東西的雲氏子弟就是沁夫人的師傅,她沒有說太多關於她與師傅的事情,只說在師傅去世后她便尊遺命一直暗中尋找雲氏的族人。

後來陰錯陽差入了宮,便借著皇權力量繼續暗中尋找。

她每到某些地方就會讓人去尋找廚師,並非真的那麼重口腹之慾,而是在找雲氏族人。

師傅告訴她,雲氏族人天生就是要吃廚子這碗飯,那是刻進骨子裡的使命,所以不管他們散落到世界哪些地方,只要他們還知道自己是雲氏族人,就不會脫離廚界,因為他們都不會放棄光復雲氏的榮光,就像她的師傅一樣,一輩子都為這個使命而活著。

為了便於她辨認出雲氏族人,她的師傅教了她許多辨識雲氏菜肴香味特點等方法。

而在收集廚師的時候,她也會讓人注意廚具打造之類的,正好當時陸錦依做的那幾張紙就被送到她的桌子上。

不過起初她並沒有多注意,畢竟這些年她看的各種類似的廚具太多了。 但後來陸錦依的名聲開始傳出,她便讓人買了一些與她相關的食物,比如福臨酒樓的烤乳豬、烤鴨、糖果等,連過橋米線也都吃過,不過讓她真正注意上的,卻是她做的餃子。

因為有幾樣餃子中的調料搭配和她學習過的有些相似。

所以她便想見陸錦依考察一番,但直接請人又怕遭人懷疑,所以最後直接把人偷偷綁走。

而在之後,陸錦依做的幾頓餐中,她也有發現與師傅說的類似的,但偏偏她所做的卻和她曾經學過的任何菜肴都沒有重合。

這一番話下來,陸錦依基本就明白了,也解開了以前許多謎題,比如為什麼沁夫人要對她這麼好。

因為雖然陸錦依身上有很多她想不通的,但她做的食物中有不少與辨別的方法對上了,加上她在做菜時也用過一些108件里相似,許多人不知道怎麼樣的器具,所以她認為陸錦依的師傅應該就是雲氏的族人。

她送出那套雲氏三十六也是一次試探,當時她就在不遠處觀察著,她清楚的看到對方看到這一套器具的時候分明是以一種熟識的眼神看著。

後來讓十六送兩隻寵物去她那裡,也是讓十六暗中觀察。

十六也把她平時用的器具,怎麼用都記錄下來。

在確定她曾經繪製的108件都懂得怎麼用后,她就更加肯定陸錦依的師傅即便不是雲氏的族人,肯定也與之有關。

至於她那些器具和圖稿里的不一樣,甚至做出的菜也不一樣之類的,她便直接歸類於教陸錦依廚藝的那個人可能是曾經雲氏里更加接觸中心的人物。

畢竟他的師傅其實只是一個小弟子而已,後來雲氏因為那場浩劫分崩離析,他正好是護著一位護著傳承之物的長老離開,只是後來只剩下他與奄奄一息的長老。

因為師傅的關係,所以沁夫人對於雲氏族人都非常重視,即便陸錦依和她一樣也都屬於雲氏族人的弟子而已,但她也給予格外的優待。

陸錦依聽完整個故事後,神色有些複雜,一臉難言。

她當時第一念頭想的是,幸好當初對外實話實說,說教她廚藝的師傅已經去世了,不然現在還真不到怎麼整。

她倒也不想騙對方,還平白擔下雲氏的責任,只是沁夫人這故事對她實在有利無害,至少目前是。

畢竟她現在肯定也進入那位的調查名單里,而一個將軍府千金小姐為何會有這麼一手好廚藝,出了曾經被傳得神乎其神的雲氏比較有說服力外,真的不管怎麼編故事都漏洞百出。

而這個故事是沁夫人給她編的,相當於她是半個證人了。

她不願意接觸到權利中心,有一個很大的原因也是因為她無法解釋這一手廚藝的由來。

畢竟像之前的說辭,糊弄一些不認識的普通村民還好,但要糊弄那些成精的老油條就難了。

但有雲氏神秘傳人的傳承,而且對方已經去世了,那就很好說了。

雖然有點對不起自家老頭子,但她也是沒辦法。

所以失神半天,在沁夫人等著她回答后,她有些苦澀道:「我不知道,他什麼也沒說過,只是叮囑我好好學,以後讓所有人都嘗到我做的菜……」

沁夫人聞言,卻是瞭然的點點頭,道:「想必便是想通過你的手,重新光復雲氏了,也許是還來不及說吧。」想到自家師傅的舉止,沁夫人對陸錦依便更覺得親切了。

陸錦依:「……」她突然有些理解『神助攻』這個詞,雖然不是這麼理解,但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了,不知道該算是幸運還是不幸。

畢竟這麼一下來,她似乎就要與這位綁到一起了。

不過轉念想想,與這位綁一起也沒什麼不好,雖然可能未來的生活大概會刺激很多,但在這個時空和時代,懷璧其罪尤其嚴重。

「可我畢竟不是雲氏族人,這件東西還是歸還與你吧。」陸錦依道,故事她就應下了,但東西拿在手上還是有些心虛歉疚的。

沁夫人卻是搖頭道:「反正如今也還未尋到雲氏族人,這東西存著也是存著,你既知如何使用,倒不如在你手上發揚光大了好,等尋到真正的雲氏族人再交回去便是了。」

「那若一直尋不到呢?」

「若尋不到,便希望你在將來揚名天下時,能為雲氏正名。」

也就是將來等她的美食名揚天下后,和天下人說這些都是雲氏菜系是吧。

陸錦依頓時覺得無語,也覺得委屈,更覺得對不起老頭子了。

不過誰叫她現在是在『屋檐下』,無法不低頭呢,行罷,有得有失唄。

也不知道以後下去那邊還能不能見到老頭子,要讓他知道自己擅自給他改名換姓認祖宗,不知道會不會拿著菜刀追殺她進輪迴。

之後陸錦依也和沁夫人『交了底』,說自己繪製的那些廚具也都是師傅教的,自己完全不知道這些東西背後有什麼來歷或者故事,師傅教她的時間很少,而且總是隔開很長一段時間,經常的來匆匆去匆匆的,所以她對師傅的情況也了解不多。

不過她也從師傅那真切學到很多東西,因為師傅的傾饢相綬,她才有現在這樣一手廚藝。

沁夫人對此卻是羨慕又感懷,從陸錦依的廚藝來看,就算她不說,她也能看出她的師傅對她教導有多深。

倒不是說自己的師傅對自己的教導不深,只是畢竟還是水平有限,師傅雖然有一段時間接受那位長老的教導,但資質天賦限制,師傅所得也有限,加之長老很快去世,後期都是師傅自己琢磨的。

而且沁雲因在嗅覺上有天賦,所以被師傅收為弟子,但她在廚藝上的天賦其實也有限。

所以她羨慕陸錦依,不止羨慕他師傅教導她的東西,也羨慕她的天賦。

當然,也只是羨慕而已。

或許因為互相交換了秘密,兩人解開了中間隔開的那層紗,變得『熟捻親密』起來,後邊聊天便也越來越自如,宛若知己密友一般。

陸錦依對沁夫人從一開始便有好感,也覺得她對自己的胃口,只是之前因為那些未知的東西讓自己對對方有了抹不開的忌憚。

如今『交換』了秘密,便也能稍稍放下心來。 兩人聊到近乎傍晚才停下,陸錦依原本想告辭了,不過沁夫人卻留她用飯。

原本她是要婉拒的,結果對方說要親自下廚,也想讓她品評下自己的廚藝,便也好奇留下了。

按事實來說,現在真正得到雲氏傳承的應該是沁夫人才對,她所學的才是真正的雲氏菜系,所以她也很好奇雲氏菜繫到底是怎麼樣的,她說的那些類似的味道和特點也讓她很有探索慾望。

所以她讓十六幫著回去帶句話給家裡后便留下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