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膽戰心驚,嘩啦啦,全都瘋狂逃竄,最後卻發現,葉雄根本就沒有射出箭。

只是裝作拉弓的樣子而已。 連嚴靖華那種合體巔峰,接他一箭都那麼難,何況區區合體後期修士。 「我都沒凝箭,你們躲什麼呢?」葉雄嘲笑。 先前,數千人在嘲笑著他。 這一刻,他嘲諷著數千人。 幾千人被他一人打臉,都沒有一個人敢膽接話。 所有人目光都落到夕身上。 大

只是裝作拉弓的樣子而已。

連嚴靖華那種合體巔峰,接他一箭都那麼難,何況區區合體後期修士。

「我都沒凝箭,你們躲什麼呢?」葉雄嘲笑。

先前,數千人在嘲笑著他。

這一刻,他嘲諷著數千人。

幾千人被他一人打臉,都沒有一個人敢膽接話。

所有人目光都落到夕身上。

大家都知道,現在唯有他能給誅神壇挽回面子了。。

「你的名字,看來是要倒著寫了。」

葉雄目光落到夕身上,冷冷地說道。 「合體後期,你真是讓人意外。」

短短片刻,夕就從震驚之中恢復了過來。

重生嫡妃:皇叔,等一下 飛升神界二十年,就從合體初期進階到合體後期,簡直就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但是,僅僅合體後期,就敢闖誅神壇,他是不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我也很意外,但是沒辦法,這就是天命。」葉雄道。

「我承認你讓我刮目相看,但是你覺得自己能安然離開這裡嗎?」夕指著自己這周圍的三大堡壘,傲然道:「這堡壘裡面除了我之外,還有不下十名合體巔峰修士,他們若是出手,你覺得你有半成把握離開嗎?」

「我不能安然離開,你覺得,你們要付出多大的代價?」葉雄反問。

「你在恐嚇我?」

「你可以試試。」

若真如夕所說,這裡有十名合體巔峰,他確實很艱難,但是,若他變身五靈變,毀了這三個堡壘不是難事。

三大堡壘一毀,這裡面的修士就沒有了避風港,到時候,這裡所有合體巔峰以下境界的修士都得被深淵暴風吞噬,誅神壇萬年的基業就要毀之一旦。

非常規編劇 夕目光炯炯地盯著,似乎在考慮著,要不要動手。

葉雄的強大,已經遠遠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咱們為什麼不好好合作,你很清楚,咱們都有相共同的敵人。」夕突然說道。

「在神界通道,我就跟你說過,你沒資格跟我談合作,想談合作,讓能主事的人跟我說。」面對夕的退步,葉雄絲毫不讓,冷冷地說道:「我早就想見識一下,傳聞神界之中,最神秘的誅神壇壇主。」

「想見壇主,你還不配……」

話音還未落,突然半空之中,飄來一道蒼茫的聲音。

「讓他來見我吧!」

飄飄忽忽,不知道從何處而來,也不知道傳向何處。

葉雄幾次想鎖定聲音的位置,都沒能鎖定。

「壇主,他哪有資格。」夕忍不住打斷。

「資格不是說出來的,是做出來的。」蒼茫的聲音繼續響起,彷彿整個宇宙都是這種聲音。「你能找到我,便來見我,若你找不到我,那便是沒資格。」

誅神壇壇主!

葉雄靈識剎那間釋放出去,從四面八方,捕風捉影,希望能找到對方的位置。

可惜,無論他怎麼鎖定,都無法鎖定對方的位置。

「你不是很狂妄嗎,怎麼連我在哪裡都不知道?」聲音繼續響起來。

彷彿在身邊,又彷彿在遙遠的星域深處,彷彿在下面,彷彿又在上面。

周圍的修士,目光不斷地在宇宙之中,尋找聲音的來淵,但是沒有一個人能找到。

「慧眼,開啟。」

葉雄在靈識無法鎖定的情況之下,開始使用佛門慧眼。

不負榮光,不負你 不愧是誅神壇壇主,這實力遠非普通合體巔峰能相比。

難不成,他是半步大乘境界?

這個想法剛生起,葉雄就不斷搖頭,覺得不可能。

若是誅神壇壇主有半步大乘修為,當初在陸青鋒帶兵攻打的時間,何必躲著不敢對抗。

他應該跟陸青鋒一樣都是合體巔峰,只不過比起普通的合體巔峰,不知道強了多少倍而已。

慧眼開啟之後,葉雄找了很久,依然沒能找到聲音來源。

連人家在哪裡都找不到,還想跟人家打。

葉雄心裡十分焦急,將下將法眼摧到極致。

突然,他看到在暴風深淵之中,茫茫盡頭,有一道影子一閃而逝。

「找到你了。」

葉雄身體嗖地一下,直接衝進深淵暴風中間。

進入那一瞬間,他馬上就變身五靈獸,繼續使用慧眼追蹤。

那道人影在深淵暴風之中,如同信步閑庭一樣,飄飄忽忽,如同鬼魅一般。

葉雄勁了好大的力氣,才追蹤上他。

他在懷疑,對方很有可能在故意等著他,不然他早就失去他的蹤跡了。

突然,面前暴風一空。

眼前出現一個無人星球,藍色的海洋麵積極大,赫然又是那顆孤星。

此時海邊沙灘上,一名身穿黑袍,帶著面具的男子站在那裡,面向大海,背手而立,說不出的英姿飆爽。

「你就是誅神壇的壇主?」葉雄上前幾步,開口詢問。

通過剛才在深淵暴風之中的較量,他已經深知,自己絕非此人的對手。

哪怕他實戰力再強,底蘊再強,也無法越階打敗此人。

「沒錯,我就是。」沙啞的聲音傳來。

聽得出來,他的聲音是故意裝出來,並非他的真正聲音。

「你引我來此,所謂何事?」葉雄直接就問。

兩人之間有實力差距,對方想殺他,早就動手了,所以他不需要拐彎抹角。

「加入誅神壇,如何?」

誅神壇壇主轉身,面具下面的雙眼,直勾勾地望著他。

看著這雙眼睛,葉雄突然有種熟悉的感覺,彷彿這雙眼睛在什麼地方見過一樣。

但是,他又實在想不出,自己什麼時候遇到過這麼厲害的強者。

「加入誅神壇,那我豈不是跟天神帝國為敵。」

「你現在不已經是天神帝國的通緝犯嗎?」

「那可不一樣,我現在只是通緝犯,天神帝國雖然通緝我,但是不會把主力放在我這邊,但是,一旦我加入誅神壇,到時候被天神帝國知道,他們肯定會不顧一切來殺我,這買賣可不划算。」葉雄斷然拒絕。

「但是,你也得到我們的幫助,不是嗎?」誅神壇壇主指著遠處三大星球的方向,說道:「你也看到了我們誅神壇的底蘊,雖然還無法跟天神帝國相比,但是咱們在暗,他們在明,牌面上我們一點都不輸。」

「抱歉,我還是喜歡獨來獨往,不喜歡加入任何勢力。」葉雄還是拒絕。

有大腿抱固然好,但是船小好調頭,他還是習慣在夾縫中生長。

如果他加入了誅神壇,以後回頭的機會就小了。

最簡單的是,他跟鐵男、趙麗貞之間就成了鮮明的對立面。

「你真的不加入?」誅神壇壇主的聲音冷了下來。

冷麪首席呆萌妻 「抱歉,我不能。」

「你知道誅神壇總部位置,如此大的秘密被你發現,若不歸順於我,你覺得我會讓你活著離開嗎?」

誅神壇壇主的聲音冷了下來,面前的海面瞬間結冰。。

因為他的一句話,冰封萬里。

他的態度很明白,葉雄要麼歸順,要麼死。 「怎麼稱呼?」

葉雄沒有回答,而是問。

「你可以稱呼我為復。」

「復興的復?」

「沒錯。」復回道。

「你很清楚,咱們有共同的敵人聖母。我死了對你沒有任何好處,反過來,誅神壇被毀對於我來說也沒有任何好處,敵人的敵人是朋友,這個道理你應該懂。」葉雄道。

「我怎麼相信你不會投靠伊莎?」複目光炯炯地盯著他。

「你們誅神壇消息靈通,你應該知道我的妻子黑暗神將路瑤眼睜睜死在我面前,而讓她死去的就是伊莎,她當著我的面念誦靈魂禁咒,你覺得對於一個有著殺妻之仇的人,我會臣服於她嗎?」

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葉雄情緒還是有些激動。

殺妻之仇,不共戴天。

無論伊莎有著何等理由,無論她怎麼洗白自己,都不可饒恕。

現在他沒有能力去報仇,若是有能力,早就報了。

「既然如此,那你更應該加入我們,有我們相助,你復仇的成功率更大。」復繼續遊說。

「我加不加入你們,影響不大。」

「我不加入你們,也會用自己的方式去報仇,但是加入你們,反而被你們的條條框框影響,我做事情不喜歡被任何人左右,這一點想必你也很清楚。」

「飛升神界二十年,我就突破到合體後期,以我現在的骨齡,你覺得進階合體巔峰還要多久?」

「別說合體巔峰,就算是半步大乘,有朝一日,我都有可能突破。」

「有我存在一天,你就等於有擁有最強大的盟友,你不覺得是很幸運的事情嗎?」葉雄繼續說道。

只要復不是傻的,他都知道怎麼權衡!

復依然目光炯炯地盯著他,似乎在考慮著怎麼處置他。

半晌,他才說道:「我可以不殺你,但是你知道我誅神壇的秘密,如果你沒半點把柄落於我手,我是不可能放你離開的。」

說著,他從身上掏出一個丹藥瓶,遞了過去。

「此丹名為七毒丹,是用七種劇毒之物煉製而成,不知道是哪七種毒物,不可能有解治之法,你若想活著離開,必須要將毒丹服下,這個要求不過份吧?」復聲音之中帶著威脅。

「我若不服呢?」

「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

兩人目光相視著,火光四射。

葉雄沒有動手去接,他不相信復會殺自己。

他是聰明人,知道自己活著的價值遠比死大。

復身上開始釋放出無比恐怖的力量。

在他的力量之下,周圍所有一切都支離破碎!

腳下星球以肉眼所見的速度毀滅。

先是五分之一,三分之一,然後是一半。

他沒有動手,但是在他釋放出來的威勢之下,半個星球就這樣沒了,化為虛無。

葉雄站在他面前,開始還能堅持,但是隨著威壓越來越大,他開始承受不住。

普通肉身實在堅持不住,他當下變身五靈獸。

但是哪怕變身五靈獸,那股如同整個宇宙壓頂的威壓,依然讓他承受不住。

沒多久,五靈獸七孔流血,身體也開始龜裂開來。

「你當真捨得殺我?」葉雄咬著牙。

「不捨得,但是我更在乎眼前的安全。」復道。

剎那間,他就彷彿天神降臨!

葉雄所有的底氣,傲氣,信心,在這股滔天威勢之下,轟然倒塌!

強,實在是太強了!

葉雄咬牙堅持,就在他快要承受不住,爆體而亡的時候,他身體裡面一個輪盤悄悄啟動起來。

可惜,葉雄絲毫不知。

「好,我服。」終於葉雄認輸。

認輸之後,威壓瞬間消失,他身體裡面原本已經啟動的輪盤,悄然消逝。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