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趙?既然如此我就可以走了吧?兩年前我一直在京城,有很多人可以證明的。”

不行。 這世上根本沒有鬼! “等一下,最後一個問題,你是蘇大的保安隊長,然而這菸嘴是軟中的,以你的經濟實力,如何能抽得起這麼貴的煙?” 我自己抽的還是軟雲啊。 “哦,除了保安隊長外,我還是輕塵貿易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你去工商部門查查就想知道了,不對,百度上應該有我的法人信息。

不行。

這世上根本沒有鬼!

“等一下,最後一個問題,你是蘇大的保安隊長,然而這菸嘴是軟中的,以你的經濟實力,如何能抽得起這麼貴的煙?”

我自己抽的還是軟雲啊。

“哦,除了保安隊長外,我還是輕塵貿易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你去工商部門查查就想知道了,不對,百度上應該有我的法人信息。”

和吳光宗的死亡時間相比,這最多是驚訝一下罷了。

還經常有人開豪車跑滴滴呢。

“可,可……”

姜超站了起來,拍了拍趙正新的肩膀。

“老趙,我們要相信科學,大量觀察,認真分析,嚴格檢驗。從實際角度出發,我認爲吳老師應該是在兩年前就去世了,並且有人冒名頂替他繼續存活在這個世界上。”

“據我所知,吳老師正是從兩年前調到蘇大的,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他回家的次數就少了。好了,我不耽誤你們工作了,告辭。”

走出警察局,姜超心裏實在高興不起來。

吳老師那麼好的人,居然六十幾歲就去世了。

遙想當年吳老師在課堂上意氣風發、慷慨激昂地講述着秦王漢武,成吉思汗。真是非常值得懷念,太可惜了。

也罷。

都是註定……

回到蘇大,姜超發現有十幾名男生正在快速奔跑。

看到這一幕姜超也很是欣慰。

如今越來越多的學生沉迷網絡遊戲,沉迷口木傳播過來的不健康小電影,搞得身體越來越差。

但他們卻知道利用課餘時間鍛鍊身體,非常好!

值得表揚!

忽然。

姜超聽到了一陣殺豬般的慘叫。

“隊長!救命啊!” 定睛一看,姜超在人羣前方發現了顧宇昂的身影。

姜超趕緊跑了過去,繞到男生們的前面。

“都給我站住!”

眼見姜超身穿制服,想必這就是傳說中那傻乎乎的新隊長了。

一名學生代表走了出來。

“你是什麼東西?”

姜超看向顧宇昂,發現這貨被揍得鼻青臉腫的,一隻鼻孔出了血,身上還有不少腳印,連保安服都磨破了好幾個洞。

“小顧,事情怎麼會鬧到這個地步?”姜超問道。

顧宇昂都快被打傻了,他哭泣道:“隊長!今天你一定要爲我做主啊!他們有的上課吃早飯,有的在教室抽菸,還有的脫褲子在可樂瓶裏撒尿!我讓他們寫檢討,他們不肯,讓他們扎馬步,他們就打我!僅僅一個班就這樣,全校要是都跑下來,我不得被人打死啊!?我就是第二個小易!”

一番話說的姜超頓時火冒三丈。

“混賬!你們來學校就是幹這些事的嗎?!每人三萬字檢討!明天交到我辦公室來!現在,全體都有,扎馬步半小時!”

此言一出,男生們也很是氣憤。

好容易走了個羅隊長,現在又來了這麼個狗屁玩意兒。

“扎馬步”這三個字很容易挑起他們的怒火。

“你他媽也是找死!兄弟們跟我上!”

顧宇昂拽着姜超就要跑,怎料自己壓根兒拽不動。

姜超深吸一口氣,手結三清指後變換成刀討指,頂在喉嚨上猛地喊道:“來啊!”

一道肉眼不可見的金色音波從姜超口中震出。

那些音波放肆帶着刀劍的銳氣,瞬間將所有男生撂倒!

顧宇昂嚇得差點抽過去。

獅吼功?!

錯,那是少林的不傳之祕,羅家衛可不會教給姜超。

同樣是姜超自創的,以真氣爲載體,添加陽火,對鬼物能起到巨大傷害,對凡人也能有效果。

這就相當於姜超用腳趾夾着聚陰符,踩天道真人的命魂一樣。

以陰打陰,以陽打陽。

姜超爲它起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玄陽怒。

這幫男生有些是靠實力走進蘇大的,有些則是靠經濟實力走進蘇大的,不論哪種,都不是白癡。

他們徹底驚訝了,也終於意識到,來了一個更厲害的保安隊長。

眼見男生們不說話,顧宇昂擦了擦鼻血,狐假虎威道:“現在,全體都有,扎馬步半小時!”

這傢伙放在那個年代,也就是個給太君帶路的料。

男生們嚇得都快不行了,趕緊相互攙扶着站了起來,待到所有人都扎着馬步後,姜超不動聲色地給他們來了一招定身術。

“隊長!你可真是太厲害了!比羅隊長還厲害!”

類似的馬屁,姜超聽過太多太多。

“你去傳達室值班,學生的逃課情況我親自調查。”

是時候讓學生們知道知道,新隊長來了。

姜超沒去別的地方,率先去了許葉雯他們班。

這丫頭昨天說要曠課去看電影,今天我就來抓她!

當姜超去了之後,果不其然,她們班除了許葉雯外,還有不少學生曠課。

教師辦公樓,漢語言文學專業輔導員辦公室。

“你好,請問你是1832班的輔導員嗎?我是現任保安隊長,今天主要是來調查一下學生曠課問題的,有個叫做許葉雯的同學問題很嚴重。”

那是一名年輕女老師,扎着高高的馬尾辮,皮膚雪白,五官較好。身穿一件白色連衣裙,身材一級棒。不是坐在辦公室的話,姜超還以爲她是學生呢。

黃馨看着眼前的姜超,一時間竟然愣住了。

“你好?”

秒殺 黃馨回過神,面無表情道:“你是姜超吧?”

姜超微笑道:“是的,叫我小姜就行了。”

“哦,我想請問,我們班學生的曠課問題,和你有什麼關係?輪得到你來調查麼?”

姜超有些不理解。

“大姐,你怎麼能這麼說呢?學校考慮到你們工作壓力大,很多時候不能顧及到這方面的管理,所以要求我們協助輔導員,你身爲老師難道要放縱他們這樣嗎?”

黃馨聽不下去了,她憤然站了起來。

“你夠了姜超!你比我還大一歲呢!你管誰叫大姐?!你不認識我了嗎?!”

當初收了我的情書後直接就輟學了,失蹤了整整兩年!。

我有這麼令你討厭嗎?!

姜超在腦海中搜索着,始終沒有找到有關這女老師的記憶。

“大姐,敢問你是哪位?”

“你自己看!”黃馨將工作證拍在了姜超的臉上。

姜超拿起一看,也是十分驚喜。

他趕緊抓住了黃馨的右手一通狂搖。

“黃馨同學!沒想到能在這裏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黃馨一把抽開了自己的手臂,冷冷道:“你當初爲什麼丟下我就跑了?你去了哪裏?”

既然姜超對我這麼熱情,想必心裏還是有我的……

“我當年得了絕症,去京城接受治療了,最近剛回來,你還好嗎?”

原本黃馨還抱有一絲希望的,這會兒卻是連半點希望都沒有了。

“你不要再騙我了行嗎?雖然我是高三下學期轉到你們班上的,可我親眼目睹過你百米跑的成績是8秒65,你這麼好的身體,怎麼可能得絕症?你不要再說了,我現在不想見到你!”

多少個日日夜夜,黃馨朝思暮想的對象都是姜超,也是因爲這個,黃馨4年大學期間,連一個對象都沒有談過。

如今好容易見到了,姜超又在滿嘴跑火車,她能不生氣麼?

“黃馨同學,我真的沒有騙你。你想不想見我也不是重點,我認爲我們現在都已經參加工作了,就應該把重點放到這上面來,我查閱過你們班的出勤記錄,最近兩天真可謂是一塌糊塗,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愧疚嗎?”

“你居然還有臉說愧疚?你當初沒有一句言語,一走了之,你就不愧疚嗎?!”

姜超也很是無奈,自己那會兒眼瞅就不能活命了,哪兒有工夫一個個的打招呼啊?

“你說吧,要怎麼樣你才能把這個問題重視起來呢?你是1832的輔導員,你是第一責任人!”

黃馨想了想。

“好辦,你當着全校人的面跟我求婚!” “噠,噠,噠……”

姜超頭也不回地走了。

“你給我站住!”黃馨指着姜超的背影喊道。

所幸辦公室裏沒別的老師,不然還真挺尷尬。

姜超還是沒有回頭。

“你如此不可理喻,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以後這方面的問題我親自來抓,不勞黃老師費心了。”

直到姜超走出辦公室,黃馨纔開始後悔起來。

我跟他說什麼求婚啊……

好丟人!

黃馨氣憤地坐在辦公椅上,忽然想到了什麼。

她拿起手機撥打了許葉雯的號碼。

此時許葉雯剛從電影院出來,一看是這煩人的輔導員,心情一下子就差了很多。

“黃老師?有什麼事嗎?我今天那個來了,所以纔沒去上課的……”

你特麼一個月來兩次?

“可以理解,你現在方便來我辦公室一趟嗎?我有些話想問你。”

辦公室內。

黃馨給許葉雯泡了杯茶。

“謝謝黃老師。”

“不客氣,許葉雯同學,請問你認識姜超嗎?”

爹地錯愛,萌寶貪歡 許葉雯點了點頭。

“你和他是什麼關係?”

那麼多學生逃課,姜超偏偏就點了許葉雯的名,兩人明顯有矛盾。

“沒什麼關係啊,他最近住在我家。”許葉雯不以爲然道。

“什麼?!”黃馨驚地站了起來。

他有對象了!?

“怎麼了嗎老師?”許葉雯疑惑道。

黃馨坐了下來,平復心情後問道:“他怎麼會住在你家的?難道你們兩個談戀愛了嗎?”

許葉雯趕緊解釋道:“沒有沒有,上次他來我家修空調,然後莫名其妙地說自己被人追殺,接着就說要住我家,一副無賴的樣子,我看他挺可憐的就讓他睡沙發了。”

黃馨這才點了點頭,姜超做事從來沒有任何規律可言,瘋瘋癲癲的,可以理解。

那姜超爲什麼還要盯着她不放呢?曠課還跑我這兒來打小報告?

莫非是許葉雯給他穿小鞋了?

“實話告訴你,他是我的高中同學,這個人向來顛三倒四,奇怪得很,你以後得離他遠點,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安全。這是你最近兩天的假條,拿去吧。”

許葉雯一樂,沒想到黃馨居然轉性了。

“好的,謝謝老師,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去上課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