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發生後,f軍區19師動用了一千多人尋找,動用了裝甲巡邏車,直升機,軍犬等等裝備,耗費了大量人力與物力。結果仍沒有找到雷諾。”

“上級命令我們,立即進入阿拉古山,發揮我們叢林戰的特長,找到這個叫雷諾的兵。” 介紹完任務後,大家進入分頭討論環節。 每次出任務都這樣,讓大家發表一下看法。 結果,大家的注意力不是放在雷諾身上,而是放在這次任務上。他們認爲:搜索這樣的任務就不該讓7308來做! 640:阿拉

“上級命令我們,立即進入阿拉古山,發揮我們叢林戰的特長,找到這個叫雷諾的兵。”

介紹完任務後,大家進入分頭討論環節。

每次出任務都這樣,讓大家發表一下看法。

結果,大家的注意力不是放在雷諾身上,而是放在這次任務上。他們認爲:搜索這樣的任務就不該讓7308來做! 640:阿拉古山無小事

我火了,朝隊員們吼道:“你們是不是看不起這次搜救行動?”

隊員們吃驚的看着我,不說話。

還是雷達痛快,他直接說道:“頭兒,不是這個意思,我們只是說出自己的看法,該怎麼做的,我們一定去做,而且要做好,我們的意思是說,這樣的搜救耽誤了我們戰備的時間。如果有其它的任務,可怎麼辦?”

我冷笑一聲說道:“來一個,我們去執行,來兩個,我們照樣能完成任務。7308現在是兵強馬壯,可以同時執行兩個打擊計劃。”

大家羞愧地低下頭,不敢拿眼看我了。

我深深知道,一味的敲打戰友,起不到任何作用,我便把阿拉古山原來發生的事告訴給他們。

“f軍區有個俗語—-阿拉古山無小事。無論是境外武裝分子滲透,還是犯罪分子利用阿拉古山走私,只要發生任何一件事,f軍區的司令員政委就知道,爲什麼?因爲阿拉古山發生了許多讓人震驚,至今還在反省的大事。這引起了部隊上上下下的注意。”

“不用我介紹,大家都知道阿拉古山曾經是幾十年前那場邊境戰爭的主戰場,我們的前輩,曾經在那片土地上英勇奮戰,保衛我們國家的每一寸土地。至今,阿拉古山還長眠着成百上千的烈士的遺骸。有的將士找到了,有的將士的遺骸還散落在不爲人知的角落。”

“比如阿拉古山邊防連,也就是一連,在一連的後山,仍埋着幾十個守衛國家邊疆的軍人的墳墓,他們是阿拉古山的魂魄,也是我們軍隊的魂魄。這提醒我們要時時刻刻注意,要提高警惕,不能鬆懈。決不能因爲現在是和平年代,就放鬆了要求,解除了保衛邊疆地區安全的緊迫性。”

如此嬌妻:嫡女傾城 “越是和平年代,鬥爭形勢越複雜。因爲敵人隱蔽在地下,在暗處活動,這給我們打擊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困難。”

“阿拉古山除了一些老一輩軍人長眠在那裏,我們7308也有兩個戰友在那片土地上犧牲。石虎和猴子,大家都知道,是在那裏跟黑蜂遭遇犧牲的。”

“除了7308的隊員,還有省廳二十多個反恐隊員在那裏壯烈犧牲。”

“這說明什麼問題?阿拉古山不安寧,由於這片土地的地緣優勢,敵人無時無刻不在打她的主意。”

“比如,2年前,一連還在叫邊防連的時候,有一個老兵在邊境巡邏的過程被敵人射殺,5年後,敵人再度出現,用狙擊步槍射殺了一名部隊哨兵。邊防連立即追殺,又在虎跳崖遭遇埋伏,敵人使用了反步兵地雷,當場有12個戰友犧牲,7個戰友重傷。爲了這件事,阿拉古山邊防連曾經被撤編。”

“這些事情,很多戰友都知道,也有部分戰友不瞭解。所以,我現在完完整整把它講出來,這就是爲什麼失蹤了一個兵,派那麼多的部隊去搜尋他的重要原因。”

“f軍區司令員既然朝我們軍區求援,那麼就意味着阿拉古山可能出現了其它的事情,比如,雷諾是否遇到了境外非法的武裝分子,被他們挾持了?還有,是不是去了境外?”

“這都需要我們特種部隊去查找,去解決問題。”

“你們現在還認爲這個任務很簡單嗎?一般的搜素救援隊能擔負起這個任務嗎?我說的兩點,只要有一個發生,搜素的隊伍就會遭遇重大傷亡。”

“阿拉古山就像是一個地雷,時時刻刻在部隊首長的腦海裏埋着,首長就怕炸了。前車之鑑後事之師。我們決不能重犯錯誤,必須發揮我們特種部隊叢林追蹤、叢林戰的特長,無論如何也要找到雷諾!大家明白嗎?”

面對我語重心長的講述,大家擡起頭,整齊地回答:“明白!”

我朝狐狸揮揮手,示意他調出示意圖。

狐狸速度很快,在電腦鍵盤上啪啪啪敲打三下,電子顯示屏上出現阿拉古山地區的平面地圖。

我指着地圖說:“大家看,阿拉古山有兩條大山脈,中間是山谷,谷底是平原,長着茂密的叢林。左右兩側是丘陵地帶,靠邊境那邊,山越來越陡。山高路險,交通不便,森林密蓋,野獸衆多,這是阿拉古山的地形特點。別說19師派出了一千多人,就算把19師整個部隊拉進山裏,也看不見蹤跡。”

“還有,深山老林,動用直升機並不合適,因爲地表被植物和樹林覆蓋着,直升機在空中飛,起不到搜索的作用。所以,我覺得,我們去了之後,要在山林中搜索,不能再走他們的老路。”

大家亮着一雙雙眼睛,盯着電子顯示屏發呆。

我問:“你們有沒有其它的建議?”

雷達拍了拍精鋼的背。

精鋼便朝我“汪汪”大叫。

我笑了,說道:“f軍區已經派出了軍犬隊,可依然一無所獲!”

雷達笑道:“他們的犬有我們7308的精鋼優秀嗎?我們的精鋼可是軍犬中的王者!”

我說:“但願它別跟我丟臉!”

雷達說:“可以讓它試試,先從一連開始搜索,問問情況,不能着急,只要找準了線索,就一定能行!”

我想了想,說道:“可以!不論是精鋼,還是隊員,都要給我放機靈點,我們是7308,是c軍區的特種兵大隊,是總部器重的戰略突擊隊,決不能給7308丟臉。”

大夥用響亮的嗓音回答:“放心吧?頭兒,絕不會讓你失望的!”

直升機經過40分鐘的飛行,穿透白雲,飛到阿拉古山頂。

直升機還在空中盤旋的時候,就接到f軍區指揮台的命令。

“7308,請飛抵12k空域,在那邊搜索!”

“7308,請飛抵12k空域,在那邊搜索!”

聽到電臺裏的呼叫,我微微一笑,答道:“指揮台,指揮台,我是7308,我們將在阿拉古山頂降落!”

指揮台的兵很不耐煩的說:“搜索阿拉古山是f軍區首長交給的任務,每架飛機必須在指定空域飛行,不然,會發生安全事故。”

我答:“叫你們的人撤回來吧?”

“我們的人已經撤了,只有飛機在上面搜索。”

“叫你們的飛機也撤了吧?”

指揮台愣住了。“……..” 衆兵大笑。“頭兒,你的口氣也太大了吧?連f軍區你都想指揮?乾脆你當司令員算了。”

我大笑着說:“別說,我當軍區司令員,其實也挺合適的,我保證把雷諾那小子給找出來!”

由於我們使用的是公共頻道,是跟f軍區通聯的公共頻道。我的話隨即在阿拉古山一連的指揮所刺耳地響起。

f軍區設置一連的指揮所頓時安靜下來。幾個校官面面相覷,都不約而同把目光投到司令員孟鎮南的臉上。

孟鎮南笑得喘不過氣來。

“好小子,夠狂妄的!老鬼,如果你能把雷諾找回來,我這司令員的位置讓給你,我保證不打死你!”

當f軍區司令員的聲音從耳麥傳出來時,直升機上的我們頓時傻了。

“噓-不能亂說。”

重生豪門千金 “安靜安靜!”

這只是無關緊要的插曲。說明我們的部隊士氣高漲。

直升機還是按照我的要求,在阿拉古山頂降落了。

15個兵迅速跳下直升機,成戰術隊形散開,控制周圍地區。這架勢,這種實戰的配合,讓f軍區的士兵看傻了。

通常情況下,一般的部隊不會使用這種動作。因爲這裏是部隊周邊,在一連的營區附近,使用這種戰術動作會招惹別人不信任的感覺。

但7308不一樣,7308走到哪裏,都會按照實戰的要求嚴於律己。

一下飛機,我便朝營區大門走去,雷達牽着精鋼在前面開路,後面是狐狸和黃磊。

走到大門口,哨兵挺直胸脯,朝我敬了個軍禮。哨兵認識我,在半個月前,我還是一連最奇特的士兵,一個佩戴中尉軍銜的戰士。現在卻成爲了首長,一個佩戴大校軍銜的首長。

呼啦啦!一個將軍領着一羣人出來了。

將軍是孟鎮南,身後的人全是軍人,有師長林達,團長宋偉烈等等,我跟他們打過照面,比較熟悉。

孟鎮南對我說:“我們爺兒倆又見面了!之所以要你來,因爲你也是這裏的兵。就不用贅言了!”

我朝首長敬禮,沉沉地說道:“首長,不多說了,交代任務吧?”

“把雷諾給老子找回來! 一日豪門:吻別惡魔前夫 我要他活着!明白嗎?”

孟鎮南說這句話的時候,嘴脣在抖動。

我知道他在想什麼?

雷諾是烈士的孩子,是烈士唯一的血脈,如果雷諾出事,這讓活着戰友無法面對。

所以,找雷諾,不僅僅爲了死去的烈士,更是爲了活着的軍人。

一直以來,那些爲國默默工作的軍人承載的東西太多了,社會現實如此殘酷,我們不能再傷他們的心。

爲了雷諾,爲了烈士,爲了活着的戰友。

當然也爲了我們自己。

司令員說:“你知道雷諾爲什麼要失蹤?”

我搖搖頭。

司令員冷笑一聲說:“你是不是承諾了什麼,對雷諾?”

我想了想,如實說道:“我要他好好當兵,當一個特種兵。”

“好小子,你不知道他是一頭倔驢啊?他就是爲了找你,想當你手下的特種兵,才失蹤的。”

我大吃一驚,嘴張的大大的。“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抱歉,我真不知道會變成這樣。看來,雷諾失蹤,我也有責任。”

“你有什麼責任?別把責任大包大攬,這是一連的問題。”

我說:“放心吧?首長,我會把他找回來。”

“很好,我把現場全部交給你,部隊隨便你調配。目的只有一個,人給我找回來!”

“堅決完全任務!”

“去吧!”

孟鎮南交代完任務,就帶着一些部下離開了阿拉古山。一個軍區司令員,不能老在這裏呆着,他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司令員走後,我分別找林達、宋偉烈瞭解一些具體的情況。還找了段喬山。

段喬山杵在我的面前像木頭。我問一句,他答一句。

“雷諾失蹤,肯定是負氣出走,告訴我,一連出現了什麼問題?”

段喬山經過一系列的打擊,這時候已經無精打采了。他不說話,低着頭看自己的腳。

他那雙黑戰靴,已經被黃色泥巴布滿,看不出輪廓。

一個傲氣的連長,就成爲這個樣子?我很生氣。我訓道:“看看你這個樣子,還像個軍人嗎?”

“你來,就是看我的笑話嗎?”

暈死,這小子還惦記着我與他的過節。

我跟他有什麼過節?

“看你的笑話?如果不是司令員召我來,我纔不來呢!你以爲我想來,想看見一連變成這個樣子?我是關注這個連隊。我的父親曾經是一連的老連長。”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說的是,你來一連只是個兵,轉眼就成爲首長,大校。你不覺得以權壓人、咄咄逼人嗎?”段喬山終於把他心中的話說出來。

這個連長,到現在還在想這個事情。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我冷笑一聲回擊。“就你?真還不夠資格。原來我總是在別的兵面前,維護你的威信。現在我覺得沒必要了。你的胸懷那麼狹窄,還以爲別人跟你一樣。你不就是看見我調查程楓,懷恨在心嗎?我告訴你,我調查程楓,是爲了證實他是一個好人,是一個真正的軍人。射擊軍隊核心機密的事,我不能告訴你,就你這個連級幹部,能知道這些,就超出範疇!”

我真是氣壞了,什麼話都能說出來。也不顧忌他的感受了。

沒想到他一聽,立即發出驚訝的聲音。“你是說,我的連長不是壞人,你調查他,不是歧視他。”|

“我爲什麼要歧視他?他在前線戰鬥,而你在後方,故意拖後腿。我只能跟你說這麼多了。我警告你段喬山,是個男人,就得拿出男子漢的氣魄!是個軍人,就得勇往直前!”

“首長,我錯了,我錯了啊!我承認,雷諾走失,跟我有很大的關係,是我故意排擠他的,我本以爲他會回來,沒想到他走了三天,還沒回來,我也派人找了,結果找不到。沒辦法,我才報到團部,團裏報到師裏,師裏報到軍區,結果就發生這麼大的事情。” “有關我調查程楓的事,你必須保密。如果你敢泄露半點,我會—-”我撲了上去,用手揪住他的衣領,往上拽。

由於動作很突然,我使出的力氣又太大。段喬山的臉色憋成豬肝色。因爲軍裝的衣領勒住了他的脖子,幾乎讓他窒息。

旁邊有兵詫異地看着我們。我嘆了口氣,鬆開他,把雙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和顏悅色地說:“說說,你到底對雷諾幹了什麼?我跟雷諾打過一段時間的交道,如果不是傷心至極,他是不會離開部隊的。說說吧?這對我找到他,很有幫助。”

段喬山平復了一下心情,說道:“我—我叫部隊孤立他。”

“什麼?”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叫戰士們別理他,因爲這個雷諾太會折騰人了,我們一連的幹部戰士快被他逼瘋了,爲避免產生矛盾,叫幹部戰士別理他。”

“不可能。就算你們不理他,他也不會玩失蹤,肯定還有事。”

“有!二班的幾個兵跟他打了一架。”

“結果呢?”

“8個兵都不是雷諾的對手,全部被雷諾扔到糞坑裏去了。”

我又好氣又好笑地說:“8個兵還打不過一個人?”

段喬山說:“真不知道這個雷諾還有這麼厲害的本來,8個兵埋伏在廁所邊,準備教訓他,挫挫他的威風,結果中了他的計,反倒被他揍的鼻青臉腫,在搏鬥的過程中,全部摔倒廁所旁邊的化糞池去了。”

我哭笑不得。“簡直是無法無天,這還是部隊嗎?你作爲連長,怎麼看,是怎麼處理的?”

段喬山小聲地說:“事後,我狠狠批評了雷諾一頓。他覺得不公平。結果,三天之後,他就跑了!”

啪啪啪!我拍着桌子吼,“真有你的段喬山,帶兵有你這樣帶的嗎?如果我是雷諾,我也會跑!等着吧?等你們首長怎麼收拾你!”

我咆哮完,立即走出指揮所。通過無線耳麥朝隊員發佈命令。

“雷達,帶精鋼過來,嗅嗅雷諾的氣味。”

又朝旁邊的c軍區的兵喊:“你們,來個人,帶軍犬去雷諾的房間。”

雷達帶着精鋼去了雷諾的房間,嗅了一下雷諾的私人物品,然後我們出營區。

雷達蹲下,摸着精鋼的頭問:“去操場看看,看有沒有那小子的味道。”

手掌一拍,精鋼像離弦之箭奔出去了。

十分鐘後,精鋼回來了,沒有發現異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