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妍罵道:「干你妹啊!你超哥回來了,不幹。」

顧銘失望道:「那你問我晚上有沒有時間幹什麼?」 「當然是好事。」 「什麼好事?」 「你忘了,昨晚給你說介紹女朋友,今天就讓你們見面,只要你有本事,今晚就可以摟著睡。」 「這麼快?」 「當然,你妍姐就是這麼給力。」 頓了一下,馮妍又輕聲說了一句,「跟你一樣給力。」

顧銘失望道:「那你問我晚上有沒有時間幹什麼?」

「當然是好事。」

「什麼好事?」

「你忘了,昨晚給你說介紹女朋友,今天就讓你們見面,只要你有本事,今晚就可以摟著睡。」

「這麼快?」

「當然,你妍姐就是這麼給力。」

頓了一下,馮妍又輕聲說了一句,「跟你一樣給力。」

顧銘瞬間覺得火重,馮妍這是又開始引誘他了啊!!

他呼吸急促道:「妍姐,你要是在這樣,那我就不管超哥有沒有回來了,今晚非得要你好看才行。」

「來啊!只要你有那個膽子,我不介意一晚上睡兩個男人。」

顧銘:「……」

顧銘甘拜下風道:「妍姐,我這是第一次相親,沒經驗,你給我說說憋,需要我做些什麼?」

「這才對嘛,說正事,美女拿下,好日子在後面。」

「是、是、是!」顧銘頭冒冷汗,鬼知道是誰剛才說的他給力的。

馮妍想了一下道:「其實也不需要刻意去準備些什麼,我更喜歡真實的你,買束鮮花、定個有特色的餐廳就行了。。」

「行,我這就去準備,弄好了給你電話。」

與此同時,張勇也敲響了周夢伊辦公室的大門。

「進來!!」

張勇走了進去,周夢伊抬頭一看,面無表情道:「你來幹什麼?」

張勇笑道:「再過幾天就是我們結婚十七周年紀念日,我知道你後面忙,沒有時間,所以就想提前慶祝一下。」

「你覺得我們還有慶祝的必要嗎?」周夢伊冷聲道。

張勇道:「畢竟夫妻一場,該慶祝的還是要慶祝的,不然爸媽多操心。而且,我這一次定的地方是你最愛吃的方記小吃店,要是爸媽知道我們去這裡吃飯,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這你難道不希望看到嗎?」

周夢伊愣住了,往事一幕幕浮上心頭。

的確,要是她父母知道她和張勇在那裡吃飯,會非常高興,因為那裡是她和張勇相識相知的地方,同時也是張勇向她求婚的地方。

可惜,甜蜜的婚姻沒有持續幾年,雙方就因為孩子以及其它矛盾鬧得不可開交。

為了不讓父母操心,為了給孩子一個還算完整的家庭,她忍了十幾年。

名門契約 如今,孩子雖然長大,不用太過顧忌,但父母卻是越發的老邁,越發的擔憂她們的事情,也是時候干一些令他們高興的事情,讓他們笑一笑。

「行! 重生之億萬富翁 忙完我會過去的。」周夢伊點頭道。

張勇嘴角微微翹起,道:「好,我先去那裡等你。」 方記小吃店門口,顧銘手拿一捧玫瑰花在這裡等待。

沒讓他等待太久,張妍、袁超,以及一位不知道姓名的女子從計程車上下來。

淡淡的眉頭,紅紅的唇,迷人的大眼睛彷彿會放電一般,直擊顧銘的心房。

身穿一條白色連衣裙,踩著一雙白色高跟鞋,秀髮披肩,微風吹拂,裙擺和秀髮飛起,更是迷人。

好一個漂亮的人兒,顧銘呆了。

當然,馮妍今天也不差,穿著一條黑色紗裙,踩著一雙黑色高跟鞋,走路帶風,別有一番風味。

至於她的男朋友袁超,則是一位身高一米八的大高個。

三人走了過來,馮妍提醒道:「還不把花送上。」

顧銘連忙把花遞給那位美女,並自我介紹道:「你好、你好,我叫顧銘。」

「謝謝你的鮮花,我叫秦思雨,很高興認識你。」秦思雨一手接過鮮花,一手伸手問好。

顧銘急忙握住秦思雨的玉手,只覺柔弱無骨,握上去非常舒服。

咳咳!!

馮妍輕咳道:「顧銘,該鬆手了,第一次見面要剋制一點,知道嗎?」

「是、是、是。」

顧銘急忙鬆手,再看秦思雨的俏臉,浮現出了一絲淡淡的紅暈,更是動人。

這樣,很明顯不對,所以顧銘立馬轉移話題,問道:「超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下午。」

袁超簡短的回了一句,顯得有些疲憊,顧銘還感覺袁超今天有點心不在焉,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馮妍道:「顧銘,別管他,回來就這樣,我們進去吧!」

「好!!」

四人進店,進入剛才預定的包廂。

說是小吃店,但面積卻不小,菜品的種類更是繁多,幾乎申海市當地有名的小吃都有。

點菜這事不需要男人操心,兩個女人在哪裡嘰嘰喳喳的商量,顧銘則是和袁超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突然,袁超說:「銘子,你手頭寬裕嗎?」

「還湊合,怎麼了?」

「能不能借我點?」

「多少?」

「能借多少我借多少。」

顧銘:「……」

想了一下,顧銘道:「一萬夠嗎?」

「有點少,我急用,最少五萬,等過幾天我連本帶利的還你。」

「行,等會我就給你轉過去,不過利息就不用了,太見外了。」

「別等會,現在就轉。」

「行吧!」

眾妙寶經 顧銘轉賬的同時,袁超輕聲道:「別告訴你妍姐,我不想讓她知道。」

「懂!!」

錢到賬,袁超待不住了,起身道:「妍妍、銘子,還有秦小姐,你們吃,我突然想起公司還有點事,就不陪你們吃飯了。」

說完,袁超也不給眾人說話的機會,打開門就走了。

秦思雨低聲道:「妍姐,超哥走了。」

「隨他去,看到他就煩,我們吃我們的。」馮妍頭也不抬的說道。

顧銘看著打開的房門,總覺得袁超的行為有點反常,搞不好拿他的錢去幹什麼壞事去了。

但是轉念他又一想,這關他屁事,不就是五萬塊錢嘛,不還就不還,他現在有的是本事賺五萬塊錢回來。

正當他準備收回目光的時候,看到張勇和幾名男子從他的包廂門口走過,仔細一看跟張勇在一起的男人,顧銘樂了,那不是昨晚他教訓的龍哥以及僥倖逃過一劫的那幾名小弟嘛。

這時,顧銘就忍不住在想,難不成張勇想找龍哥來收拾他?不知道龍哥看到目標是他之後會有什麼樣的表情。

馮妍看到顧銘看著打開的門傻笑,芳心忍不住就是一顫,心想,這小子,太沉不住氣了,哪有袁超剛走就笑的,萬一袁超又回來,那不是當場就要哭?

不過,顧銘的笑容也提醒了她,男朋友走了,該逗逗她的小情人了。

想做就做,馮妍踢掉腳上的高跟鞋,把玉足伸向了坐在對面的顧銘。

正在想事情的顧銘一激靈,回過神來,感受到那不安份的玉足,只覺一股熱火在腹中燃燒,瞬間抬頭敬禮。

不用想,他就知道,這玉足是馮妍的。

果真,當他看向馮妍的時候,馮妍正沖著他微笑,還煞有其事的問他,「顧銘,你現在有什麼特別想吃的東西嗎?還想不想吃昨天晚上的東西?要是想,姐姐再讓你嘗嘗。」

顧銘咽了咽口水,昨天晚上他吃的東西,那可是馮妍的……,馮妍這等於是告訴他,袁超不回家,那晚上他們繼續嘛。

秦思雨看到顧銘咽口水,天真的說:「妍姐,什麼東西那麼好吃?能讓我也嘗嘗嗎?」

馮妍心想,你不是有嘛,有必要嘗我的嗎?還不如去嘗顧銘的,只會更爽。

當然,這些話不能說,那是她跟顧銘的小秘密。

她笑道:「這當然可以,今晚你是主角,你想吃什麼我都滿足你,對吧!顧銘。」

「是、是、是。」

此時,顧銘只會說是。

馮妍隨便點了一道名小吃,把秦思雨忽悠過去,同時,點菜的工作也結束了。

自有服務員進屋拿菜單,順帶著還把門關上,馮妍更加沒有顧忌了,肆無忌憚的挑逗著顧銘。

顧銘欣賞著馮妍的玉足。

雪白,纖細,隱約可見上面的毛細血管。

此刻,那晶瑩如玉的腳指頭不斷的運動著,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忍不住,他也脫掉鞋,搭上了馮妍修長的美腿,慢慢前行。

馮妍知道顧銘想幹什麼,配著把屁股往前移了一點,趴在桌上,期待顧銘的抵達。

來了,終於來了,要不是旁邊還有秦思雨在,她都忍不住想要快樂的喊出來。

這才是她想要的,好想閉著眼睛享受這一刻,但是她沒有忘記今天晚上的事情。

馮妍強忍著身體傳來的**感,開始介紹道:「嗯,秦思雨,她,嗯,是我老鄉,嗯,還是一位瑜伽教練,要身材有身材,嗯,要長相有長相,你覺得怎麼樣,喜歡嗎?」

「喜歡!!」顧銘咬牙道。

「既然喜歡,嗯……那就去追,嗯,你的情況我,嗯,我也給思雨說了,她嗯,願意給你機會。」

「哦!!」

秦思雨關心道:「妍姐,你沒事吧?怎麼臉紅了?」

「沒……沒事!!嗯,我沒事,就是有點熱,嗯,有點熱。」

「可你的聲音怎麼也變了?是不是發燒了?」

「沒有,怎麼可能嘛,我好著呢。」心裡,馮妍則是在說,這能不發騷嗎?你試試你也會變騷。 包廂門被打開,服務員端菜進來,兩人也是適可而止,同時把腳收了回來。

「戰果顯赫啊!」顧銘低頭看了一眼打濕的襪子。

馮妍起身道:「你們先吃,我去上個廁所。」

馮妍離開,顧銘清楚,馮妍不是去上什麼廁所,而是去整理一片狼藉的現場,畢竟就這樣晾著,很不舒服。

「那個,秦小姐,你是瑜伽教練,那身體柔韌性不是非常非常好?」顧銘沒話找話道。

「還好啦,一般般,比不了你,聽妍姐說,你可厲害了,一個人可以打贏五六個人,是不是啊?」秦思雨一臉期待的看著顧銘。

這才是她來見顧銘的真正原因,而不是因為顧銘是什麼房產銷售員。

女人,總喜歡找個身體強壯的男人,那樣,不止可以保護她,還能給她非同一般的快樂。

「也就那麼回事,不算特別厲害。」顧銘略微有一丟丟得意的說著。

打開話題,兩人聊了起來,開始詢問對方興趣愛好什麼的。

最後秦思雨邀請道:「你要是也想練瑜伽,可以來找我,我免費教你。」

「男人也可以練瑜伽?那不是女人練的玩意嗎?」

秦思雨白眼道:「誰告訴你的? 錯愛總裁 瑜伽也非常適合男人練好不好?你來了就知道了,瑜伽有裝門替男人準備的動作,練過之後,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什麼好處?」

「你練過以後就知道了。」秦思雨俏臉紅撲撲的說著。

馮妍進來,打趣道:「聊什麼呢?臉都紅成這樣?是不是已經私定終身了?你們的效率夠可以啊!」

「得,看來我已經是多餘的人了,你們慢慢吃,慢慢聊,我就不留在這裡當電燈泡了。」

馮妍作勢欲走,秦思雨阻攔道:「妍姐,沒那麼回事,你快回來。」

馮妍哪捨得走啊!借坡下驢,也就回來了,只是還不死心,詢問秦思雨臉紅的原因。

秦思雨羞答答的說:「他問我男人練瑜伽的好處。」

馮妍笑道:「好弟弟,你這就不懂了吧!男人練瑜伽,能夠增強腰部、腿部、手臂等地方的力量,配合思雨妹妹的身體柔韌性,以後你們可以解鎖很多姿勢,珠聯璧合,相得益彰。」

秦思雨嬌嗔道:「妍姐,你說什麼呢?」

「哎呀,害什麼羞,都是成年人,又不是沒有經歷過,難不成你不想以後生活更加幸福一點?」

「不過,你的擔憂是多餘的,我這弟弟身體很強壯,你吧不一定吃得消。」

秦思雨大囧,顧銘覺得馮妍說得太多,有些尷尬,起身道:「那個,我去上個廁所。」

等到顧銘離開,秦思雨立馬反駁道:「說得好像你試過一樣,萬一以後他不行怎麼辦?我不得先好好檢驗一下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