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世界去了……

白婉秋懵了! 唐詩也懵了! 說不上為何,心裡忽然有種暴風雨降至的感覺,令人心神不寧。 徐薇忽然就哭了,「未雨,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那是你媽!」 江未雨也失控了:「我沒有逼她走,是她自己要走的,如果她不想走,難道我還能逼她?」 「可那也是因為你,如果不是你說讓她離林大哥遠

白婉秋懵了!

唐詩也懵了!

說不上為何,心裡忽然有種暴風雨降至的感覺,令人心神不寧。

徐薇忽然就哭了,「未雨,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那是你媽!」

江未雨也失控了:「我沒有逼她走,是她自己要走的,如果她不想走,難道我還能逼她?」

「可那也是因為你,如果不是你說讓她離林大哥遠點,她怎麼會走?」

「那又怎樣?難道我說錯了嗎,難道她不該離林昊遠點?」

「……」

就這麼哭著吵起來了。

冷戰了這麼多天,很多話一直憋在心裡,而今終於痛痛快快,全都說了出來。

信息量很大!

雖然也一直隱約覺得不太對,可是說到底,不論白婉秋還是唐詩,都不清楚這裡面的根由。

而今這一切呈現出來,頓時兩人神色大變。

然而還不等她們對此作出反應,突然一個聲音響在耳畔。

「鬧夠了?」

聲音很平靜,卻是帶著一股子令人心悸的寒意,落下的瞬間,天地皆寧。

心頭重重一跳,聞聲看去,卻是不知何時,林昊已經靜靜坐在客廳沙發上。

他的臉色很冷。

都市無敵神醫 那種陰雲密布的感覺,彷彿兮雷聲隱隱,暴風雨近在咫尺。

「林昊……」

「林大哥……」

嘴裡喃喃著,看著那形似雕塑的身影,這一刻,彷彿被掐住了喉嚨,白婉秋不知該說些什麼,唐詩不知該說些什麼,徐薇,一樣不知該說些什麼。

江未雨卻鼓足了勇氣,目光錚錚道:「我沒有錯,我比她年輕,我比她漂亮,我比她有活力,我比她更加配得上你。」

靜!

沒想到都這個時候了她還敢火上澆油,瞬間旁邊白婉秋幾人也驚呆。

反應過來,白婉秋趕緊上前拉住,唐詩也勸著讓少說兩句。

意識到事態嚴重,這時徐薇也顧不上其它了,趕忙過來拉住林昊。

林昊卻輕輕將她推開,然後站了起來。

這一起身,便彷彿一座火山進入噴發模式,瞬間客廳氣氛變得無比壓抑。

可終究他還是壓制住了!

沒有動怒,沒有打人,他來到江未雨跟前,靜靜看著,目光冰冷。

半響,他淡然道:「你說得也許都對,但我要告訴你,若是沒有她,你早就是個死人!!」 「若是沒有她,你早就是個死人……」

當真是一點情面不留。

沒有大吼大叫,沒有動手打人,可有些時候,言語誅心之痛,更甚身體髮膚。

便是這樣一句話,說過之後,連多看一眼都吝嗇,林昊轉身就走。

江未雨當場就哭了,身體軟在地上,一顆心支離破碎,所有的驕傲與自尊全無。

周圍沉默得厲害。

看她此刻的模樣,到底不忍心,徐薇上前攙扶勸慰,白婉秋嘆了口氣,也上前勸說。

江未雨就一直哭。

「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已經很努力了,為什麼你還是對我不屑一顧?」

「我做錯什麼了,為什麼你只看得見我媽,從來看不見我?」

「你給我的所有一切,只因為唐婉是我媽嗎?

如果我不是她的女兒,是不是我死了你都不會多看一眼?」

「……」

嚎啕大哭,肝腸寸斷,任如何勸說都不管用。

無奈之下,白婉秋只能選擇給糖姨去電話,只是這個時候糖姨早就關機了,根本打不通。

「怎麼辦,婉姐現在都不開機了!」

重生之鬼醫傻妃 看看樓上,林昊早就消失了,看看旁邊,江未雨還在哭,白婉秋也無奈,頭大如斗。

徐薇自責道:「都怪我,要是我不跟未雨鬧,可能就不會現在這樣了……」

說著說著又在抹眼淚。

看了看白婉秋,唐詩嘆了口氣,「是該怪你,不過不是怪你跟未雨鬧,應該怪你不早說。」

「是啊,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能一直不說呢?要早說也不至於鬧成現在這樣!」白婉秋略有些埋怨。

徐薇心裡委屈,卻也沒法開口。

沒法苛責太多,也不忍苛責太多,唐詩勸了一句,又道:「婉秋姐你上去看看吧,這裡有我就好。」

嘆了口氣,白婉秋便上樓了。

來到林昊房間,進門一看,果然沒人,無奈,她又來到糖姨房間。

果不其然,林昊就坐在窗檯喝酒。

走到窗前,也沒上去,雙肘撐在窗台上,她笑道:「還生氣呢?」

「沒有。」林昊搖頭。

「真沒有?」白婉秋笑著問。

「真沒有。」灌了一口,林昊深吸一口氣道:「一開始有點生氣,現在想想,為什麼要生氣,她憑什麼讓我生氣?

狼的誘惑:老公,要定你! 若不是因為糖姨,她早死了,若她不是糖姨的女兒,我絕不會多看她一眼。」

很平靜。

看得出來,他真沒有生氣。

卻也正因為此,那份絕情才愈發讓人感覺心寒。

白婉秋有點頭疼!

儘管這件事她也覺得江未雨做得不地道,可歸根結底,她不希望看到兩個人鬧成這樣。

只是這種事也沒法說,尤其這個當口,更加難以啟齒。

是以她也只當沒聽見,轉而問道:「既然不生氣,那你又一個人躲在這裡喝悶酒?」

「沒有躲,我只是有些想不明白……」目光落在茫茫夜色中,林昊的聲音有點飄。

白婉秋跳上窗檯,與他並肩而坐,順勢又搶了他手裡的酒壺,大大的喝了一口,擦著嘴角殘液,輕笑道:「想不明白為什麼婉姐撒謊對不對?」

林昊點頭,忽而側過臉來,問道:「為什麼?」

很認真。

看他一本正經求教的模樣,白婉秋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

林昊臉一黑,突然就不想說話了。

白婉秋笑道:「先不說這個,問你一個問題啊,你喜歡婉姐嗎?」

說完又補充道:「不是單純意義上的喜歡,是男女之間那種,換句話說,你愛婉姐嗎?」

好難的問題。

林昊從未想過,而且,他並不懂得什麼是愛。

想了好久,他搖頭道:「不知道。」

沉默。

良久又道:「糖姨跟你們全都不一樣,我的童年是在她的鼓勵下度過的。

二十多年的生命里,除了我媽,她是唯一一個在我記憶中留下亮色的聲音……」

似乎陷入回憶中。

小口小口喝著酒,他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寧靜柔和。

白婉秋安安靜靜聽著,不打斷,哪怕他不說話了,也不催促。

不知過去多久,林昊忽然道:「她真的跟你們不一樣。

我這樣說,不是想比較什麼,也無意怪責什麼。

我想說的是,哪怕我一無所有,哪怕力量、權勢、財富,通通與我無關,哪怕,哪怕我真的就是一個單純的強尖犯勞改犯……

你相信嗎?

就算那樣,糖姨依然是糖姨,她依然會掏心窩子對我好,不存輕視,不帶偏見。」

靜靜看著白婉秋,眸中帶笑,很快又扭過頭去,對著茫茫夜色漫漫長夜空飲。

便是這些話,白婉秋突然就明白了。

的確,糖姨是不一樣的!

她跟她,跟柳傾城,跟柳夏凌子君,等等等等,全都不一樣。

若果真一無所有,糖姨依然是糖姨,她不會看不起,她不會心存偏見,她會一如既往的關心他,對他好。

可是她們,未必!

說一千道一萬,她們都是被他的優秀所打動,她們都出現在他展現出自己的力量之後。

試想,剛剛出獄那會,連江未雨都很長一段時間看不起,更何況柳傾城唐玥那樣的天之驕女?

世情如此,原本這也沒有錯。

沒有哪個出色的女人會喜歡一個無能的男人,而一個無能的人也沒有資格去要求那麼多。

只是相比糖姨,她們終究差了很多。

而她也分明體味到,林昊對於糖姨的感情,似乎並不是單純的男女之愛。

林昊對糖姨的感情,相比男女之愛要超脫很多,分量也厚重很多。

就這麼想著,某一刻,白婉秋也笑了。

本來過來是想勸一勸,開導開導,順便也幫江未雨說說好話,現在看來似乎沒有必要。

想了想,她便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出發去找婉姐嗎?」

林昊點頭。

「當然要去找。」

「回來的第一天我就告訴自己,這一世,必定讓她遠離痛苦,必定讓她快樂一生。」

「的確,我不知道什麼是愛,我也不知道自己對她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感情,但是這些重要嗎?」

迷霧圍城(上) 「不重要,真的。」

「一切她開心就好,只要她開心,我不介意學著像個男人一樣去愛她……」 這次是真的要出遠門了。

轉日一早,林昊一本正經找來一個行李箱,然後把糖姨衣櫃里他的衣服往裡面裝。

衣服都是新的,由內而外,還有手寫的標籤,標籤上寫著購買日期、天氣、心情,等等等等,給人的感覺十分溫馨。

還有巧克力!

一大包,那是糖姨特意給他留的,儼然就是知道將來的某一天他會不開心。

就這樣裝了一箱,揮揮手,告別了白婉秋等人,他離開明珠山莊,離開柳城。

自己開著車,一路風馳電掣,當天入夜,他便來到闊別已久的京城。

也沒停留,直奔炎龍谷。

對於他的突然到來,炎龍谷方面既驚訝又興奮。

儘管在他第一次進長生界那段時間,炎龍谷的整體表現令人失望,可說到底,那是上面的決策,為了是國家大局,並不能真正代表所有炎龍谷成員的意志。

就炎龍谷本身來說,絕大部分成員還是向著林昊的,也依舊在心裡認同他總教官的身份與地位。

便因為此,林昊這次到來,受到炎龍谷所有成員一直歡迎。

而為了修復關係,得知他到來的訊息,上面也連夜派了人過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