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一愣:“男的不見了?”

曾雲秀點頭:“大師,這會不會不是我女兒乾的啊,是不是有別人出手?” 陳浩哭笑不得:“大姐,這我哪知道,不過……” 還未說完,突然黑貓迴轉,尖銳的喵嗚了一聲,示意陳浩跟它過去。 喲,小黑有發現? 陳浩神色一動,連忙跟着黑貓走。繞過人羣,來到高樓的另外一邊。 到了這裏,陳

曾雲秀點頭:“大師,這會不會不是我女兒乾的啊,是不是有別人出手?”

陳浩哭笑不得:“大姐,這我哪知道,不過……”

還未說完,突然黑貓迴轉,尖銳的喵嗚了一聲,示意陳浩跟它過去。 喲,小黑有發現?

陳浩神色一動,連忙跟着黑貓走。繞過人羣,來到高樓的另外一邊。

到了這裏,陳浩對着一個地方叫了一聲。

陳浩走過去一看,眉頭跳動。

在地上,他看到了一隻手,看起來,像是剛被砍掉不久。

正觀察呢,曾雲秀就激動的道:“是那個渣男的氣息,這是他的手,他果然沒死,是被抓走了。”

陳浩看向黑貓:“小黑,能不能根據這隻手的氣息追蹤?”

黑貓點了點頭。

陳浩就把車開了過來,然後在黑貓的指點下,一路離開。

七轉八轉,不知不覺就離開了巫雲市,來到了郊區的一個工廠之外。

到了這裏,黑貓叫了一聲,貓爪指向了工廠。

陳浩停車,打量工廠。

這是一個看起來關門了不短時間的工廠,在陰陽眼下,陳浩發現,這工廠內有不少活人的氣息,也有一股詭異的邪氣潛伏。

眉頭一挑,陳浩正要說話,突然面色一動,扭頭看向不遠處。

他感知到了法力的氣息,似乎還不止一個。

奇怪,這裏怎麼會有修士存在?好像其中還有一個有些熟悉呢,只是想不起來是誰。

腹黑首席,吃定你 仔細觀看,那是一處陰暗角落,看起來有一輛車停留。

陳浩沉吟片刻,道:“小黑,大姐,你們在車上等我。”

說完,陳浩下車,走向了法力氣息的所在。

走過去的時候,陳浩放開了自身的氣息。

他沒有修煉功法,自身的法力,全是做任務系統給的獎勵。

所以法力潛伏的時候,根本無人能探知,除非他主動散發。

既然發現了同道,爲了避免麻煩,陳浩只能暴露自身的法力,以示身份。

這法力的氣息散發滯後,那陰暗中的車頓時打開車門,然後走下來兩個人。

距離近了,陳浩腳步一頓,有些驚愕。

唉我去,還真有個熟人啊!

下車的兩個,是一男一女。

男得三十多歲的模樣,身材魁梧,板直板直的,有些嚴肅。

女的二十來歲,長髮披肩,氣質脫俗,正是那個王姐給自己介紹過的好姐妹金小玲。

見到了熟人,陳浩就笑了,邁步過去,開口道:“金小姐,別來無恙。”

“陳先生,你隱藏的很深嘛,要不是這一次見到,我都不知道,你居然是一位同道。”金小玲也開口了,笑顏如花,意味不明。

陳浩道:“怎麼能說隱藏,只是金小姐沒看破罷了。”

金小玲笑道:“陳先生這意思,是說我修爲弱,有眼不識泰山嗎?”

陳浩道:“怎麼會,只是我善於隱藏罷了。”

金小玲:“……”

“小玲和這位道友認識?不給介紹一下?”這是嚴肅男子開口說道。

不等金小玲介紹,陳浩就稽首一禮:“三水觀陳浩,見過道友。”

嚴肅男子目光一動:“陳浩,我記得有一個散修陳浩,不知……”

陳浩道:“嗯,那也是我。”

“原來是陳道友,獨自入道,法力深厚,還有靈寵爲伴,道友不愧是道門新一代天之驕子,有幸見到,戴雲失禮了。”嚴肅男子露出了一個笑臉,然後回了一禮。

金小玲聽到這裏,目光閃動,驚奇的看向陳浩。

夥伴不說,她還沒想到,陳浩就是部門中重點標記的一個道門新人,這可是部門很多大佬都驚歎的道門新秀,極有可能在未來成爲修行界的巔峯修士之一。只可惜有協議在,不好過分拉攏。

“戴雲道友過獎,只是微末道行罷了,不值一提。”陳浩謙虛了一句,也不想多扯,轉移話題道:“兩位道友來此,難道是發現了那個工廠的問題?”

戴雲道:“正是,這工廠是一處鞋教分部,我們也是從網上截獲了一條消息才發現這裏,道友難道也是爲了這個而來?”

陳浩道:“算是吧,在巫雲市遇到了一個女鬼,聽到了一段慘事,那女鬼的女兒極有可能報復殺人,這怎麼能行,人間法律,豈容無視,殺人是不對的,我就追查了一下,結果就來到了這裏。”

戴雲:“……”

金小玲:“……”

你一個修行中人,跟我們一本正經的說法律?這合適嗎?

病嬌老公不太乖 “原來是這樣,那真是巧了,我們截獲的消息,似乎也是說這裏有一個什麼活動,估計不是什麼好事兒,道友既然來了,不如一起行動?”戴雲開口說道。

陳浩笑道:“好啊,打擊犯罪,人人有責嘛。”

“小玲,通知下去,開始行動。”看陳浩答應了,戴雲當即下令。

金小玲點頭。

少時,包裹金小玲在內的三男二女,從車上下來,和陳浩一起走向工廠。

一邊走,陳浩一邊試探的問道:“戴雲道友,你說這是鞋教分部?是什麼鞋教?難道在這盛世之下,還有什麼妖邪敢亂來?”

戴雲道:“說鞋教,其實也不對,其實就是一個妖人,利用人心,吸收信徒,然後收集衆生意念,想要凝聚邪佛法相。這個妖人在五年前被發現,我們部門重點打擊,可惜妖邪謹慎,善於隱藏,一直找不到真身所在,端掉了好幾個窩點也消滅不了,總是死灰復燃,十分難纏。”

陳浩恍然:“這麼說,這鞋教也就一個妖人厲害,其他的都是普通信徒?”

戴雲點頭:“正是如此,這一次發現這個窩點,我們已經觀察了幾天,可惜妖人始終沒有現身,顯然是真身不在這裏,既然如此,只能把它端掉,避免更多無辜的民衆被禍害。”

陳浩點頭。

從簡單的信息中,陳浩結合着,分析出了一些事。

那趙靈巧一個弱女孩,想要計劃周密的報復,怕是很難,這裏面估計有這些鞋教的幫忙,甚至有可能就是鞋教所爲。

畢竟傳播鞋教,還不就是要從各種需求下手,趙靈巧這樣的是最好的發展對象啊。

一路靠近工廠,那簡單的院牆根本擋不住一羣有修爲的人。

翻身進去後,戴雲吩咐手下散開,包圍工廠內部,而戴雲則和陳浩一起,從正面走了進去。

穿過一道鐵門,陳浩就看到了裏面的情況。

偌大的工廠中間,已經搭建了一個臺子,臺子上面,有尊一人多高的三頭四手,卻面目祥和的佛像。

而在臺子周邊,十幾個穿着黃色僧袍,剃了光頭的男女,正在神經錯亂一樣,哆嗦着身體,唸唸有詞着對佛像參拜。 環視一圈,陳浩又看到了三個人。

被捆綁的一男一女。

女的被封了嘴,一臉驚恐,嗚嗚掙扎,淚水橫流。

男的少了一隻手,已經昏迷。

另外一個,被黑色風衣籠罩,看起來身材纖瘦,右手之中,還握着一把砍刀。

不出意外,男女應該就是那對把趙靈巧毀容,又害死了曾雲秀的那對夫妻。

而黑色風衣人,應該就是趙靈巧。

這是要……獻祭啊!果然是鞋教!

陳浩暗歎,然後看向戴雲,說道:“道友,現在怎麼辦?”

戴雲道:“全部抓起來,邪器帶走,人交給本地警方,有罪的判刑,無罪的改造。”

陳浩遲疑了一下,道:“那個黑色風衣人,應該就是那個無辜的女孩,她還沒有犯錯,如果道友信任我的話,不如交給我負責如何?”

戴雲瞥了一眼陳浩身邊,一臉緊張擔憂的曾雲秀,點頭道:“當然可以。”

“多謝了。”陳浩道謝。

隨後,戴雲吩咐,行動開始。

五個手下,直接圍繞了過去,開始了進攻。

突然的驚變,讓正在參拜邪佛的人大驚失色,連忙起身抗拒。

但是面對五個訓練有素,專門爲戰鬥而培養的修道戰士,這些只是被迷惑洗腦的普通人的反抗軟弱無力。

不過片刻功夫,十幾個男女就被打暈倒地。

這邊輕鬆解決,陳浩也來到了黑色風衣人身邊。

被驚變嚇到,黑色風衣人居然退後了幾步,看起來有些手足無措,完全是個生手。

真要是心狠手辣的人,這會兒要不是跑,就是挾持一個人質纔對嘛。

架空歷史之聖靈情緣 陳浩的靠近,讓黑色風衣人反應過來,下意識的開口道:“你別過來。”

聲音是女聲,顯得很年輕,證實了陳浩的猜測。

“你是趙靈巧吧,別怕,我不是來抓你,是來救你的。”陳浩微笑說道。

“我不要你救。”風衣人很激動,大聲反駁,隨後她似乎想起了什麼,舉起刀就要砍向被綁的女人。

女人嚇壞了,雙眼一瞪,一翻,昏死了過去。

陳浩身影一掠,就靠近了風衣人,抓住了她的手,奪下了砍刀。這才道:“小丫頭,別衝動,衝動是魔鬼啊。”

“你放開我,我要報仇,嗚嗚,他們害死了我媽媽,他們該死。”風衣人哭喊大叫。

陳浩認真道:“放心吧,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害人者必定會受到嚴懲,不過咱們不能用這麼激烈的手段,要相信法律。”

風衣人頓住。

一邊跟隨的黑貓聽到陳浩的話,隱晦的翻了一個白眼。

愚蠢主人你真是夠了,跟你這麼久,你啥性子我不知道?什麼法律的嚴懲,這要是沒有別的人在,你會很樂意看到報仇的一幕吧,真是個戲精。

“還有,你媽媽也在這裏呢,它也不希望你走上不歸路。”陳浩又補充了一句。

“媽媽!她,她不是……”風衣人驚呆了,顫抖的說道。

陳浩笑了笑,凝聚一團靈光加持在風衣人身上。

隨後,她就看到了,站在旁邊,淚流滿面的曾雲秀。

“媽媽!你回來了,你沒死?”風衣人猛然掀開帽子,露出了一張半邊清秀白嫩半邊疤痕猙獰的醜陋面容,激動的喊道。

“巧巧,我的好孩子,你不要衝動,不要犯錯,你這樣,媽媽會傷心的。”見女兒能看到它了,曾雲秀哭泣開口。

媽媽!

趙靈巧哭喊着衝過去,卻從曾雲秀的身上穿過。

“這,媽媽,你……”趙靈巧傻眼了。

陳浩嘆息道:“你媽媽已經死了,現在這是它的魂魄,丫頭,你和你媽媽到旁邊好好聊聊吧,這事兒,你就別參合了。”

曾雲秀也連忙道:“巧巧,聽話,壞人不會有好報的,你別亂想了好嗎?”

趙靈巧淚水橫流,好一會兒後才輕輕的點頭,然後和曾雲秀走到了旁邊,私聊去了。

不多時,警鳴響起,然後一隊警察衝入了工廠。

戴雲熟悉的和警察交流,然後讓警察帶走了那些被打傷的鞋教信徒和被綁的男女。

“陳浩道友,那女孩就交給你了,沒什麼事,我們就帶着邪器先走了。”戴雲來到陳浩身邊,笑着說道。

陳浩點頭:“多謝戴雲道友,這一次麻煩你了,以後有什麼事可以來三水觀找我。”

任務需要,不得不合作,而且任務目標牽扯了不好的事,得到了戴雲的幫助,陳浩也不得不承情。

好在有關部門也是爲國家服務,守護華夏,以後就算找他,也是爲華夏出手,陳浩對此並不抗拒。

戴雲笑道:“小事一件,何必掛齒,道友後會有期。”

說完,他不再廢話,吩咐手下,搬起邪佛,快速離去。

看着戴雲一行離去,陳浩撇撇嘴。

果然是有關部門的人,說話就是不一樣。

什麼小事一件,何必掛齒,既然這樣,何必說什麼後會有期,這不就是說,你認可了我的話,以後肯定會找我的嘛。

等戴雲一行也走了,工廠內安靜下來,只有不遠處曾雲秀和趙靈巧輕微的說話聲。

陳浩也不着急,默默等待。

這個喚雨神通的任務,自己已經付出了一個人情的代價,可不能放棄了,必須要賺到手才行。

不過等待的時候,黑貓突然喵嗚了一聲,跳到了高臺上,看向陳浩。

陳浩愣住,疑惑的看向黑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