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眼神有些滲人,帶着恫嚇。

陳六縮了縮脖子,不敢有任何隱瞞:“有,午時我們在市集上碰面了。他攬了個活,說僱主讓晚一些將貨物送到碼頭倉,之後我們便各自忙着。兒幹完活之後,便到了勝天賭坊玩幾把小的,今晚手氣不錯,贏了點小錢,誰知......” “昊欽天亮後帶人去碼頭倉附近搜......記得,不要穿衙門的制服。”辰逸雪修長的

陳六縮了縮脖子,不敢有任何隱瞞:“有,午時我們在市集上碰面了。他攬了個活,說僱主讓晚一些將貨物送到碼頭倉,之後我們便各自忙着。兒幹完活之後,便到了勝天賭坊玩幾把小的,今晚手氣不錯,贏了點小錢,誰知……”

“昊欽天亮後帶人去碼頭倉附近搜……記得,不要穿衙門的制服。”辰逸雪修長的眉毛微蹙,轉身對金昊欽說道。

金昊欽的眼中佈滿血絲,一臉疲憊,但他此刻的精神卻是抖擻的。

金妍珠的失蹤,就像一根梗在他喉嚨裏的魚骨,刺得他生疼,他只祈禱着,一切還能來得及!

看着金昊欽痛苦的神情,辰逸雪上前一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四娘應該還是安全的!”

辰逸雪的話讓金昊欽微微緩和,似乎任何的話語經由他的口中說出來,都充滿肯定性。

“他棲身的農莊已經曝光,所以,昨天黃昏他將四娘帶走,極有可能是將人藏到了碼頭倉。而碼頭倉晚上是宵禁的,換言之,若是兇手昨晚離開時沒有動手,那四娘她應該還是安全的。”辰逸雪頓了頓,看着金昊欽的眸子越發的清亮:“金郎君的屍檢顯示,死者都是被一刀割斷大動脈致死,屍體會反映出兇手的心理訴求,而他的心理訴求就是將他所認爲的悍婦征服。從虐打,凌辱,到最後放幹她的血液,用鮮血洗滌他所認爲的醜惡!碼頭倉顯然不適合他這樣做,白日裏,人流較多,只要出現一絲血腥味就會被發現。所以,我們要抓緊時間,在他將四娘轉移出去之前,將人找到,救出來!”

金昊欽薄脣微抿,認真地點了點頭。

折騰了半晌,天色已經漸漸清亮。

辰逸雪讓衙差先安置好陳六,他這個樣子,至少現在不能出去。一旦小刀陳知道他的身份已經暴露的話,說不定會狗急跳牆,先下手爲強。

辰逸雪想了想,對金昊欽說道:“天亮後,對外散發消息,就說兇手已經捉拿歸案,府尹大人將擇日審判!”

金昊欽微愣,旋即明白過來,這是爲了麻痹兇手的對策。

且說金子這一覺睡得也並不踏實,儘管全身心都感覺十分疲憊。

卯時時中,她便已經醒過來了,透着幕簾,隱隱可以看到一絲盈亮。

不知道掛名哥哥昨晚有沒有收穫?

還有金妍珠是否脫離了危險?

雖然那個丫頭嬌蠻任性,但她涉世未深,絕不是那種毒婦心腸的人,出於人道主義,金子還是希望她平安獲救的。

金子起牀,隨意地挽好髮髻洗了把臉後便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長廊上的燈罩內還燃着將息的燭火,晨風清寒,金子下意識的掖緊領口。

剛走到前衙,便看到了野天的灰藍色的背影。

“野天小哥!”金子柔聲喚道。

野天回過頭來,臉上帶着恭敬的笑意,走過來拱手道:“金郎君醒了?”

“嗯,有消息了麼?”金子問道。

野天自然知道金子問的是什麼,只不過昨晚具體發生什麼事,他並不清楚,只知道醒來後,便不見郎君的蹤影,問了衙門的衙差,只聽他們說一刻鐘之前,辰郎君和金護衛往碼頭倉的方向去了。

野天將自己知道的訊息跟金子說了之後,金子不假思索的提出要野天帶她去碼頭倉。

昨天金子他們抵達仙居府的時候,已經是夜晚了,只看到了鬧市的繁華。

白日裏的州府風光也美得讓人炫目,晨霧淡淡的籠罩在頭頂,水霧氤氳,朦朦朧朧,錯落有致的宅邸,飛檐斗拱,黛瓦白牆,美輪美奐,充滿江南水鄉的味道。

然金子此刻並沒有欣賞美景的興致,她和野天並駕齊驅,迎着晨霧,往目的地疾馳而去。

超級力工 當金子和野天抵達碼頭倉時,到處都是熱鬧的人潮,那麼多的倉儲區,辰逸雪和金昊欽他們會在那個位置?

熙攘聲在金子的耳邊嗡嗡作響,憑着心中的直覺,她擡步往東側的方向走去,那邊的倉儲區比較偏僻……

靈巧的身軀鑽過人潮,腳下步履匆匆,野天的身軀高大,沒有金子輕巧,被運貨的苦力工擋了幾下後,落後金子數丈。

耳邊隱隱有風聲,和風而來的,似乎有嚶嚶悲泣的哭聲。

金子黛眉一挑,心中緊繃的弦終於鬆弛了下來。

那是一條逼仄的夾道,只能容下二人並肩而行,夾道的盡頭被堆疊的貨物堵死,斑駁破敗的木門微微敞開着。

金子放緩腳步,慢慢走近。

黑漆漆的倉儲內堆放着雜物,上面落着一層灰白色的東西,應該是陳年的浮塵。

那哭聲便是從裏面傳出來的,金子站在門口,探着腦袋往裏面張望。

金昊欽佈滿血絲的眼眸水光瑩瑩,蹲在蓬頭垢面的金妍珠身側,輕柔疼惜地安撫着,而金妍珠卻死死地抱着一襲黑色長袍的辰逸雪,眼淚,鼻涕沾溼他的肩頭。

金子看不到他的表情,但看他僵硬的背影和垂在身側反覆鬆握的雙拳也能猜出大概……

微微抿嘴一笑,這傢伙腦袋被門夾了吧?怎麼如此無動於衷?

美人哭得梨花帶雨,難道不知道安慰一下人家驚恐、受傷的心靈麼? 第4345章

那麼最後一定會去冥界,以他幾世對帝溟寒的陪伴了解來看,現在的九狸越來越有人情味道了……

不像最初他初識的哪個神族少女,眼底心底只有她認可的人,才會影響她的情緒,否則別人完全都讓她看不到,哪個時候他從九狸眼中看到的只有自己,和墨聽風……

真正被她認可的人,她是會真心相待捨命相護的!

但是對於別人卻不同,但是隨著一次次轉世,九狸也越來越相信別人,那怕沒傷過,但是對她好的人,她都會真心對待,看她的徒弟,和對待孩子的情感,就能知道了……

想到自己和九狸的三個孩子,帝溟寒就忍不住露出笑意,好在自己當初堅持陪著經歷天罰,陪著她轉世輪迴,雖然不是每次都找到她!

但是終究是付出得到了回報!

等到九狸的天罰過了,回去解決了清歡和清陌,他們就可以安心的享受天倫之樂了,有兒女在身邊,有愛人相伴左右,想想帝溟寒都覺得心裡甜甜的……

可是,想到清陌兩人,帝溟寒的眼底就閃過一抹殺意!

帝溟寒在中域停了片刻,直接撕裂空間,去了冥界!

——————

隱族秘境內

墨九狸完全不知道帝溟寒已經醒來了,進入這個秘境已經一個月的時間了,墨九狸難得的沒有四處走,而是在原地修鍊起來!

別問墨九狸為什麼不走,選擇原地修鍊,因為墨九狸實在是捨不得離開這個地方,墨九狸從秘境入口進來,就感覺眼前一花,接著自己好像掉進了一團棉花裡面一般……

等到墨九狸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不是掉進了一團裡面,讓她感覺到如同棉花一般柔然的,是濃郁的靈力……

沒錯,就是靈力,墨九狸絕對是經歷了這麼多界面和轉世以來,第一次看到靈力震驚無比!

如果不是這些靈力,墨九狸和小書試了幾次都無法弄回空間裡面的話,墨九狸也不會在這裡一坐就是一個月的時間!

墨九狸用神識掃了周圍,發現這裡就是一個露天的洞穴,這團軟綿的靈力糰子,佔據了整個洞穴,目測大概有十幾米寬,百米高,靈力濃郁的密度很強,畢竟墨九狸砸下來后,感覺軟軟的,卻沒有把靈力砸出坑來,可以感覺出來靈力密度十分密實了……

這一個月的時間,墨九狸的實力已經從界神中階,突破到界神巔峰了,這對於墨九狸來說還是很驚喜的!

而且此刻墨九狸看了眼周圍剩餘的靈力,墨九狸覺得自己把這些都吸收了,突破到虛空神應該沒問題的,就是不清楚時間是否足夠,畢竟北冥說這個秘境,或許三個月的時間就關閉了……

墨九狸不去想別的,繼續開始吸收周圍的靈力,墨九狸這邊悠然的吸收著濃郁的靈力,北梟風等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這個秘境他們來過幾次的,但是每次都差不多,遇到的危險是一波接著一波的……

現在過去一個月的時間了, (PS:新周祝大家工作順心,生活愉快!醫律在榜單上掛着,親們票票快砸過來吧,O(∩_∩)O哈哈~)

“昊欽,四娘受了驚,還是先送她回葉府安置,再請個大夫看看吧!”辰逸雪繃着臉對金昊欽說道。

金昊欽的神情相較之前已經輕鬆了不少,此刻只餘疼惜。

擡眸迎上辰逸雪的黑瞳,目光隨後落在他溼濡的肩膀上,嘴角微微一抽。

這傢伙有潔癖,若是換了別人,這會兒他應該會毫不留情的將之推了出去吧……還真是難爲他了……

金昊欽應了一聲好,伸手將哭成淚人的金妍珠扶了起來。

“小刀陳應該就在附近,加派人手,全力搜捕!”辰逸雪幽幽吐了一口氣,彷彿沉若千鈞。

“我知道!”金昊欽回頭看着他,“我先將四娘送回去,那廝,我定不會讓他逃了!”

昏暗中,那襲黑袍挺如刀裁,那張面容淡漠英俊。

金子微微一笑,不再多做停留,轉身沿着原路退了出來。

野天剛剛跟丟了,此刻正站在人來人往的分岔口,神情焦慮地翹首尋找着。

金子的身影從窄道內走出來,他眼前一亮,忙迎了上去。

“額,金郎君,我家郎君他……”

“他在裏面,放心吧,他沒事!”金子邊走邊道,笑容和煦如旭日。

野天眉目間透着清朗,靦腆的笑了笑,應道:“兒曉得,兒是問那位失蹤的娘子,是否無礙?”

金子挑了挑黛眉,微眯着眸子。

相較兇手,她似乎對辰逸雪的身份更感興趣。

野天的這份自信和篤定讓金子微微訝異。

腦海中電光火石的閃過辰逸雪那張英俊又傲慢的臉,還有那雙清澈幽深如子夜的黑眸。

他無疑是另類的,淡漠,還帶着一絲孤僻。

難道他的真實身份,真的是神探?

“救出來了,無礙!”金子回道。

野天附和了一聲,心中猶豫着自己是要進去尋找自家的郎君還是繼續跟着金子,來碼頭倉是金郎君的提議,若是此刻撇下她似乎不太禮貌,可自家的郎君就在裏面……

正糾結不已的時候,發現身邊的金子卻驟然停下了腳步。

重生之吸血鬼女王 野天怔怔的看着金子,循着她的目光望去,只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潮。

“金郎君……”野天喚道。

金子在現代是省廳負責刑偵的主檢法醫師,多年的出堪錘鍊,眼光早已練得極厲。

她不知道兇手長什麼樣子,可剛剛眼角餘光的匆匆一瞥,卻讓她的心潮一陣狂跳。那個瘦弱的男子,剛剛扛着一袋貨物從她身側走過,而他長着厚繭的右手似乎獨缺了一根中指,再者,便是他的神情異常,時不時的擡頭,警惕地張望。

不會是巧合,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的巧合?

金子追尋着他的背影,那個位置,若是辰逸雪和金昊欽來得及的話,應該可以將人抓住。

穩下心神,金子擡步跟了上去,野天不明所以,雖然狐疑,卻緊跟左右。

越來越近,扛着貨物的小刀陳機警的回頭望了一眼,眸光與金子的不期而遇。

金子下意識的別開眼,只一眨眼的功夫,再看過去時,人已經消失不見,地上靜靜躺着一個麻袋。

不好,被發現了……

金子心中嘔得吐血,腦中靈光一閃,迅即大喊了一聲:“小刀陳,你逃不了了,站住!”

話音剛過,果然見人羣中一個身影微微一滯,旋即拔腿往前狂奔。

野天這才知道原來金郎君跟的那個人就是兇手,他蹭的一聲從金子身邊掠過,聲音和風而來,帶着淡淡的飄渺之感:“金郎君,彆着急,讓兒去追他!”

追逐的身影在人潮中橫衝直撞,小刀陳抽出了隨身攜帶的小刀,一邊跑一邊揮舞着,嚇得倉儲附近的人羣紛紛讓出一條空道出來。

野天追在他身後六七米的距離,小刀陳身材瘦弱,又比野天熟悉碼頭倉的環境,七拐八彎之下,又將距離拉開了一些。

金子心中焦慮,但這具身子的體力不行,跑了一段路之後就已經氣喘如牛了。

遠遠的,看到倉頂飛馳過一個高大的身影,每個倉儲屋頂之間都隔着一兩丈遠,那一襲煙青色窄袖長袍在一個個倉頂之間敏捷如蒼鷹,兔起鶻落間,已經越過了六七個倉儲區。

金子一瞬不瞬的盯着那個身影,不得不說這一刻她是佩服金昊欽的,但也僅僅是佩服他那身了得的功夫而已!

原來古代還真的是有輕功這一回事兒的,看起來,好帥!

金昊欽已經躍到了小刀陳的前頭,正靜靜地站在一個倉頂,一動也不動,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直鎖在一個點上,彷彿一隻伺機抓捕獵物的豹子。

跑不掉了!

金子淺笑。

她調整了一下呼吸,回頭,往碼頭倉的出口走去。

金子走出去一小段距離,便看到了辰逸雪站在不遠處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

璀璨的陽光灑在他的身上,那襲質感鮮亮的黑袍在日光下反射着盈亮的融光,映襯得他越發白皙清雋,身姿挺拔。

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安靜的站着,但他身上獨特的氣息,卻引人側目。

金子含笑走了上去。

“你怎麼來了?”辰逸雪淡淡一問。

“唔,來看看能否幫上什麼忙。至少,答應要還你的人情,要儘量還得完美!”金子隨口回道。

“嗯,這次多虧了你!”辰逸雪清俊冷冽的眉眼裏浮現出笑意,“很完美!”

“謝謝!”金子毫不謙遜,頓了頓問道:“四娘呢?剛剛看她……”

“金郎君剛剛在倉外?”辰逸雪眸光微閃,但瞬間又恢復瞭然,應道:“昊欽已經通知葉府的二夫人,剛剛府中來人,將四娘接回去了,她無礙!”

金子點頭,笑了笑:“希望她沒有心理創傷後遺症吧!”

不然的話,還得大神去安撫才能平復!

想起他剛剛被金妍珠如八爪魚一樣纏着而顯露出來的蹩腳樣,金子心中暗自捂嘴輕笑。

好吧,金子承認自己邪惡了……

“用早膳了麼?”辰逸雪岔開話題問道。

“還沒,怎麼,你要請客?”金子擡眸看他。

“雪之榮幸!請!”辰逸雪揚手紳士邀請道。

金子嘴角微揚,大步往前走去。 第4346章

北梟風和其餘北斗宗的人,才剛剛聚到一起,好在全部都活著,但是其中幾個人傷的很重……

因此,北梟風等人此刻正在一處山洞內休息著!

「也不知道寒澤去哪裡了?一直都沒看到他……」北梟風守著洞口看著外面的夜空說道。

「寒澤實力強悍,應該不會有事的,我們養好傷之後再去找他吧!」北斗宗的弟子們想了想說道。

如果不是因為寒澤,他們不可能來這麼多的人,這次南天門的人,幾乎全軍覆沒,因此他們的人,不僅進來的多,而且到現在為止一個都沒隕落,簡直是奇迹!

同樣在尋找墨九狸的還有驚天宗的宮本千夏和千落離兩個人,他們留在驚天宗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因此這次進來秘境前,他們就跟驚天宗的幾位老祖宗打過招呼了,等到從秘境離開后,他們就會離開,不再回到驚天宗了……

不過,在秘境中如果驚天宗的弟子們遇到麻煩,兩人也不會不管的!

昨天宮本千夏和兩個驚天宗的弟子,還有千落離再走到一起,兩個人身邊跟著五個驚天宗的弟子,一起趕路,宮本千夏和千落離也很想遇到墨九狸扮演的寒澤,想要確定對方到底是不是他們熟悉的人……

可惜的是,不管是千落離和宮本千夏還是北梟風等人,都沒有找到墨九狸,最後他們也只能暫時不去想那麼多,邊走邊看了……

墨九狸在濃郁的靈力的洞**,吸收靈力的速度越來越快,原本墨九狸覺得自己兩個月也無法把裡面的靈力吸收乾淨的,但是她沒看到的是,後來她的身體吸收靈力的速度越來越快,到最後洞**的靈力,如同風暴一般,直接全部包裹在墨九狸的體外,把墨九狸包裹的如同一個乳白色的蠶蛹……

接著那濃郁的幾乎凝實的靈力,瘋狂的鑽入墨九狸的體內!

也讓墨九狸的實力直接突破虛空神,然後一路飆升到了虛空神巔峰……

現在墨九狸進入秘境已經還差三天就三個月的時間了,墨九狸周身的靈力,已經被吸收的差不多了,隱約可以看到墨九狸的身形了,再用幾天的時間,墨九狸應該就能把所有靈力全部吸收完了……

於此同時,墨九狸識海中已經恢復,但是不完整的記憶,也在一點點的完整,很多墨九狸想不明白的地方,隨著記憶的完整,也終於全部想通了……

墨九狸比帝溟寒先恢復的記憶,因此不會像帝溟寒那般感覺難受,相反,墨九狸的記憶補充完整,讓墨九狸覺得很舒服,因為終於一切都明朗了……

又是七天的時間過去了,墨九狸周身的靈力全部沒入墨九狸的體內,墨九狸的實力最後在差一點突破虛空神的地方停了下來……

墨九狸覺得自己差一個契機,就會直接突破虛空神的實力!

因此,墨九狸把自己對外的實力,直接調整到界神巔峰!

墨九狸睜開眼睛,眼底一抹紫光閃過! (ps:二更來了,求各種支持!麼麼噠!)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