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個人孤苦伶仃呆在那個繼母的家,得受多少欺負啊!

此刻他真的很想上去跟她相認,只是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跟她什麼。 她會怪自己嗎? 會恨自己嗎? 這種種情緒,讓他根本就邁不開腳。 他只能遠遠地看著妹妹的身影,從側面可以看出,她長得很漂亮,就像她時候一樣漂亮精緻。 呆了半晌,葉洋洋踏著碎步離開了,臨走前,葉雄分明看到她眼睛

此刻他真的很想上去跟她相認,只是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跟她什麼。

她會怪自己嗎?

會恨自己嗎?

這種種情緒,讓他根本就邁不開腳。

他只能遠遠地看著妹妹的身影,從側面可以看出,她長得很漂亮,就像她時候一樣漂亮精緻。

呆了半晌,葉洋洋踏著碎步離開了,臨走前,葉雄分明看到她眼睛里的淚水。

山邊停著一輛車子,注視著她走進車子離開,葉雄這才走到墓前。

「媽,不孝兒子來看你了……」

將花放到地步,葉雄心潮洶湧。

七年前。

江海集團被媒體爆出一件醜聞。

集團董事長葉遠東被狗仔隊拍到跟一位過氣的女星董旋在酒店開房,引出了外遇的話題。

豪門外遇的話題,在京城是常有事,但是接下事情,讓事態進一步發展。

葉遠東的結髮妻子沈夢如,在新聞登出的第二天,在一場車禍中死亡,死亡的原因,可能是過度疲勞。據媒體報道,沈夢如死之前的一個時,曾經跟丈夫在公司吵架,很有可能就是因為這場吵架,影響了她的心情,導致分神開車,出了車禍。

一個多星期之後,媒體再次報道,葉遠東兒子葉軍闖進公司董事會,將正在開會的葉遠東暴打一頓,父親關係徹底破裂。

三天後,葉軍消失在公眾視線之外,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葉遠東也隻字不提。

一年後,葉遠娶了過氣女星董旋,重新組織家庭。

董旋隨婚帶了一個女孩回來,改名叫葉同同,後來兩人又生了一個女兒,叫葉念。

七年過去,這件當初轟動一時的新聞,也漸漸被遺忘了。

「何叔,開車吧。」葉洋洋道。

「七年了,風雨不變,姐是我老何這輩子見過最真誠的人。」何叔感嘆:「太太都過世這麼久了,只有你永遠忘記不了她。那個同同,跟你差遠了。」

「何叔,在她面前不要亂,聽到了沒有,不然她又得找你麻煩了。」葉洋洋擔心地問。

「我就發發勞騷而已,那個魔女,我可不想惹。」何叔道。

「何叔,謝謝你每個星期抽時間陪我,不然我都不方便來看媽媽。」

「舉手之勞而已,老爺吩咐過,讓我聽從你的派遣。姐,現在去哪?」

「回學校。」

「不回家嗎?」

「那個家,能呆得了嗎?」

車子在第一中學門口停了下來,葉洋洋下車,朝學校裡面走進去。

「站住。」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葉洋洋沒有停下,繼續往前走。

一個頭髮染成紫紅色,身上穿著非主流皮夾的女孩走了過來。她身後跟著幾名同樣另類打扮衣服的女生,擋住了她的去路。

「葉洋洋,我問你話呢,聾了?」帶頭的女孩道。

「葉同同,你到底想怎麼樣?」葉洋洋轉過身問。

「叫姐姐,你的教養哪去了?」葉同同怒道。

「我沒有姐姐,只有哥哥。」葉洋洋冷冷道。

「哥哥?」

葉同同大笑起來,拍了拍她那精緻的臉蛋,笑道:「誰不知道你哥哥執行任務的時候掛了,殉職信都送回家了,我還親眼見過,你是不是想他想瘋了。」

「我哥哥沒死,他不會死。」葉洋洋大聲道。

「醒醒人,別自欺人了。」葉同同捏著她的臉蛋。

「別碰我。」葉洋洋躲開。

啪,一巴掌甩在她臉上。

頓時五根手指痕出面在她臉上,高高地腫了起來。

「葉洋洋,我警告你,阮彬是我的男朋友,你敢跟我搶,我不會讓你好過。」葉同同狠狠地。

「阮彬跟我一關係都沒有,你憑什麼打我?」葉洋洋怒道。

「我管你那麼多,反正別再讓我看到阮彬在你身邊,我絕對饒不了你……瞪什麼瞪,有種回去跟爸投訴啊,看看他是信你,還是信我?」

眼淚在眶里打轉,葉洋洋捂住臉,咬著牙不讓眼淚流下來。

她不能讓別人看到自己怯懦的一面。

絕對不能。

「嘖嘖,真可憐,沒爹疼,娘死了,哥哥也死了,如果我是你,就跑到樓,跳下去死了算了,省得留在這世界上可憐。」葉同同嘲笑。

「我哥哥不會死的,總有一天,他會回來找我,保護我。」葉洋洋緊緊地捂著臉。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以為逼死了我,就可以得到葉家的財產嗎,休想,在法律上,我占葉家財產的份額,永遠比你多得多。」

「臭婊.子,看我怎麼收拾你。」

葉同同被激怒,正想繼續動手,一位女生走了過來,連忙拉住她:「同同,老師來了,別亂來。」

看到面前走來的教導主任,葉同同連忙收手,臉面裝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葉同同,你在幹什麼,又在欺負女生嗎?」陳主任怒問。

「主任,我是好學生,從來不欺負別人。」 逼入洞房 葉同同轉過身,狠狠地瞪了葉洋洋一眼,道:「洋洋,告訴老師,你的臉怎麼了,是不是自己不心打的?」

葉洋洋捂著臉,一雙眼睛死死瞪著葉同同,一溜煙跑回宿舍。

「主任,她是同父異母的妹妹,我哪裡捨得打她。」葉同同呵呵笑。

「少油腔滑調。」陳主任指著她的頭髮,怒道:「把頭髮給處理了,不然別想進學校。」

「是,今晚馬上去弄。」葉同同頭哈腰。

葉洋洋跑回宿舍,整個人撲到床上嗚嗚地哭了起來。

妃有一劫 她從床底下,摸出一張照片,上面是她時候跟哥哥的照片。

眼淚嘩嘩地流了下來。

葉洋洋忍不住哭喊。

「哥,你為什麼還不回來,洋洋快來撐不下去了。」

(求推薦,評論,誰有散錢打賞一個,佔個粉絲位啊!「 唐寧家。

「心怡,阿雄怎麼還沒回來,打電話催一下。」楊月如喊道。

楊心怡看了下時間,道:「不用等他了,我們先煮菜吃吧!」

「這怎麼行,不能這麼沒禮貌。」楊月如從廚房走出來,將圍裙解下來,掛到牆上。「菜已經全部切好了,就等他回來下廚了,我聽寧,他的廚藝特別好,早就想嘗試一下。」

「姑姑,我們是來當客人的,不是傭人,你不能一來就讓人家幫你煮菜吧?」楊心怡對這個姑姑無語。

「都是自家人,哪來那麼多規矩幹什麼,快打。」

楊心怡掏出手機,正準備打,門鈴響了起來。

「寧,去開門看看,是不是阿雄回來了?」楊月如命令。

唐寧扔下的遊戲機,從沙發跳了下來,跑過去開門。

打開門一看,果然是葉雄。

「姐夫,你回來了?」唐寧在他身邊溜來溜去,見他神情低落,沒精打採的模樣,感慨:「保重身體啊,家裡一個,還去外面偷腥,看你今晚怎麼交公糧。」

「偷你媽……」

剛剛罵出口,發現姑站在後面,葉雄頓時臉色通紅了,非常尷尬。

「姑,我不是想偷你……我就是罵罵唐寧。」葉雄語無論次,氣不過,一巴掌拍在唐寧腦袋上。「年齡不學了,腦袋裝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楊月如臉紅了一下,馬上就恢復正常了,走過來道:「等你好久了,來來,我們一起去廚房。」

剛回來就拖自己去廚房,她想幹什麼?

楊月如不由分,拉著他的手進廚房,指著上面切好的十幾樣菜,道:「菜我都準備好了,聽寧,你廚藝不錯,今天就讓我們享享口福,寧的嘴最刁了。」

「姑爺回來沒有?」葉雄問。

「不用等他,他一個月沒回來吃兩次晚飯,應酬去了。」楊月如跑過去拿圍裙,遞給他。

「姑,幫了系一下。」葉雄。

「伸手。」

葉雄張開雙手,姑在背後幫自己繫上。

不知道什麼東西碰在自己的背上,軟軟的,他忍不住回來一看,發現姑系圍裙的時候,一雙巨無霸不心碰到自己背上了,那感覺挺軟的。

倒不是她故意的,而是因為她的胸部大太了。

百份之九十九的女人,這樣站在他後面,都不會跟他的身體碰硬,偏偏姑的碰上了。

胸器逼人啊!

罪過罪過!

葉雄連忙將不良思想去掉。

「什麼味道,這麼香?」

葉雄拉起圍裙聞了一下,發現香味是從上面散發出來的。

「不好意思,剛才我系過。」楊月如有些尷尬,道:「要不,我幫你亂一條。」

原來是她身上的香水味,沒想這個姑,一把年紀了,還抹這個。

「不用了,聞起來精神。」葉雄挽起手袖準備。

楊月如站一邊沒動,微笑地望著他。

「廚房油煙大,你不用呆在這裡,煮好我會告訴你。」葉雄。

「我都習慣了油煙味,反正老了,又不是年輕姑娘,怕什麼。」

「姑那裡老了,不知情的人一看,還以為你是二十幾歲的大姑娘呢。」葉雄拍著馬屁。

「嘴巴真甜,難怪能將心怡哄住。她可是眼界極高,以前我跟你姑爺,不知道跟她介紹多少男人,她愣是沒一個看上眼,誰知道被你泡到手了,厲害!」楊月如豎起拇指。

要是讓她知道兩人只是假結婚演戲,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呢。葉雄苦笑。

「對了,你們的雄雄造得怎麼樣了?」楊月如突然問。

葉雄大囧,孤男寡女的在廚里,談這個合適嗎?

雖然這個話題,他也挺喜歡的。

「還臉紅呢,都是成年人了,這有什麼?」楊月如咯咯笑了起來,花技亂顫,胸前一對人間兇器在衣服里亂晃,真擔心會掉下去。

「暫時沒什麼動靜。」葉雄尷尬道。

「是不是偷工減料啊?」

「沒有。」

「一個星期幾次?」

這樣問,真的好嗎?

「那你們喜歡男孩子還是女孩?」楊月如似乎覺得自己問得有過了,繼續問。

「什麼都行。」

「那你們喜歡什麼,姑可是有偏方哦,純中藥無副作用,擔保你們吃了之後,想生男的就男的,想生女的就女的,不過要忌房,一個月不準同房,你能不能做到啊?」楊月如問。

葉雄徹底敗退了,他覺得自己臉皮夠厚了,此刻也忍不住火辣辣的。

這母女倆都是妖精,這談話也太開放了吧!

這些事情,她不應該去跟心怡交流嗎?

跟自己一個大男人談這些,真的合適嗎?

「姑,你不如去跟心怡談談吧,我先煮菜了。」

「回頭我跟她聊聊,調教調教她。」楊月如笑道。

「你還站著幹什麼?」見她還沒走,奇怪地問。

「幫你打下手啊。」

「不用了,你先出去。」

他不由分將她推了出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