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洛辰心理一陣澀然,不停的在心裡告訴自己:不是早就見識過她的殘忍了嗎?不再對她抱有期盼了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為什麼還會再見到她的那一瞬間,還會為她的到來是心生感激,你已經不再是那個被遺棄在小小院落里的卻渴望有人關愛的孩童了,那時候的無力和絕望自從走出那個院門開始,就不再想嘗試的人了,現在更是通過自身的努力,站在這個修真界頂端的那一小群人中,令人仰望的存在,為什麼還是為了那個從來就不曾把你放在心上的人難過呢?

藍星月雖然對這個兒子視若無物,可是想到自己的大兒子,還是那個女人的勸告,在察覺到身邊人的低氣壓后,壓下心裡的不耐煩,有些不自然的道:「你大哥的資質比不上你,再說少主之位本來就是嫡子應該繼承的,楓兒小時候也沒少照顧你,如果少主之位有你大哥來當的話,以後你在葉家也會受益不少,總比便宜了那個女人的孩子強

藍星月雖然對這個兒子視若無物,可是想到自己的大兒子,還是那個女人的勸告,在察覺到身邊人的低氣壓后,壓下心裡的不耐煩,有些不自然的道:「你大哥的資質比不上你,再說少主之位本來就是嫡子應該繼承的,楓兒小時候也沒少照顧你,如果少主之位有你大哥來當的話,以後你在葉家也會受益不少,總比便宜了那個女人的孩子強…….」說到那個女人的時候,藍星月身上的戾氣不加掩飾的釋放出來。

葉洛辰在一聽到開始提起大哥的字樣,就不想再聽下去了,葉洛楓、葉洛楓、心中全都是葉洛楓這個兒子,每一次兩人只要一見面,都是為她這個寶貝兒子從自己這個少主手裡爭取更多的利益,葉洛辰不可否認,這個大哥是從小就很照顧他,如果沒有他的話,能不能活著長大都是未知數,可是如此平繁的被人拿出來比較,甚至全方位的碾壓,他也是個有脾氣的人,就不可避免的遷怒了,幾次三番以後,原本最親密的兄弟關係,到了如今相對無言的地步。

「如果他有那個能力的話,根本就不需要其他人多言。」葉洛楓是一個很好的大哥,這點他不可否認,是同輩人中人氣和威望都是最高的人,反觀他那個弟弟葉洛春,再葉家的地位被自己壓製得死死的,又有大哥溫文儒雅的形象珠玉在前,就算自身有些心機表現的不俗,始終處於不上不下的地位,就是有父親的幫助,還是沒能改變這種境遇,近來知道自己無望之後老實了不少,但是葉洛辰卻認為他這個大哥,在某些時刻太過優柔寡斷,處事太過溫和,還不如那個弟弟來得乾脆,現在兩人的實力相差不多,到最後還真是鹿死誰手不好區分,但是不管到底是哪一個最後勝出,都和自己的關係不大,既然已經決定好好的修鍊,就不想再參與到這種爭鬥中了,因此並不想在參與其中。

葉洛辰的事不關己,深深地讓藍星月氣得發狠,如果不是陸詩雨先前的勸說,她是死也不會來這裡自取其辱的,沒錯,雖然是親生母子,但是因為葉洛辰的出生,才讓孫璇有機會成為了葉舯的侍妾,生下另外兩女一子,從此讓她的整個生活陷入了地獄一般,成為了藍星月此生最恨的人,沒有之一。

「哼!你想站在那個女人那邊?」藍星月很想大罵一聲,忘恩負義,不幫他這個親生大哥,卻向另一個女人伸出援手,可也知道現在發脾氣,根本就對現在的境況無濟於事,尤其是他們現在手中的勢力有很大一部分是看在葉洛辰的面子上才投奔來的,現在要做的就是萬不可惹怒他,最好讓他兩不想幫才好。

藍星月的隱忍葉洛辰看在眼裡,心臟隱隱一陣抽痛,手指緊緊地攥在一起,很快在手掌上留下五個月牙印記,對於她此行的目的,他也心知肚明,無非是想他兩不想幫而已,本也不想參與其中,也不想為了不想乾的事情與她發生爭執,就順勢道:「如你所願,我已成為葉家長老,但是吸收性心智資歷尚淺,不會參與此事。」

目的已經達到,兩人相對無言,明明是最親近的關係,卻讓場面頓時陷入詭異的寧靜。

藍星月是一點都不想再在這裡待著,她知道這個兒子心裡期盼著親情,不然以她以前做過的事情,現在不恨得入骨,再見面也會繞道而行,更不會時常在自己經過的路面上徘徊,這一切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以前藍星月不想再見到他,就算是他時常出沒,在刻意之下,一次也沒有碰到過,可是現在她卻很猶豫,到底要不要為了楓兒能繼承葉家少主之位,在短時間內與這個一直厭惡的兒子維持好關係。哪怕這種關係是假裝的。

葉洛辰則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這還是她第一次與他和平的相處,這麼長時間沒有冷嘲熱諷,本以為她的目的已經達到,就會心滿意足的離開,可是現在還沒有走,難不成還有其他的事情?葉洛辰猜測著她的目的,看向她的時候不由得帶著審視的目光。

藍星月對於陸詩雨的提議,也只是為了能替葉落楓爭取更大的利益而已,本就不情不願的,現在哪裡能忍受葉洛辰審視的打量,氣的「哼」的一聲,自行轉身離去了,就算是為了大兒子,她也忍受不了這個,曾經自認為是今生最大的恥辱的兒子這樣隱晦的打量。

葉洛辰有些不明所以,轉身就把這件事情拋在腦後了,就像是蕭楠講的,就算是靈石也不見的人見人愛,他也不是沒有人關心,不過是兩人天生氣場不和罷了,沒必要為了這個生氣。以後陪伴在身邊的認識蕭楠,只需要兩人互相吸引扶持就好了,這樣一想,越發的思念蕭楠了,只想在下一刻就見到她。

葉家後山,印珍尊者的住處。

印珍尊者看著這個越發出色的孫兒,不由得露出心疼的神色,同時也越發對自己哪個不著調的兒子失望不已,好好的一個家,卻愣是被他弄得糟心不已,他倒是自在了,卻可憐了他的孩子們承受這些傷痛。

「母親又去找他了,你怎麼不去看看?不擔心他們在吵起來?哼…..」印珍尊者實在是看不上藍星月這個兒媳婦,不管是為人還是做事,都太過執拗自以為是,即使過了這麼些年,還是沒有一點改進,連小家小戶出身的孫璇都不如,好在兩個孫子都是天資卓越之輩,又都是至孝之人,要不是看在兩個孩子的面上,當年知道她竟然毒害自己的孩子的時候,就算是和她父親是多年的好友,葉家也斷然容不下她的存在。

葉洛楓無奈的嘆了口氣,一邊是自己的祖父和親兄弟,另一邊是自己的親生母親,都是他珍惜的親人,他夾在三人中間不停的調節,這一下子就堅持了幾十年,這才算是暫時的把幾人的關係維持著表面的平靜,說有能想象得到他在中間費了多少心神?可是現在恐怕這種平靜很快就維持不住了吧!

印珍尊者看不上自己的兒子,把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下一輩的身上,如果說葉洛辰是他最心疼並且付出心血最多的後輩的話,那麼葉落楓則是讓這位老者最看重,也最信任的孫兒,這份信任就是他的親生兒子都比不上。

印珍尊者看著孫兒愁眉苦臉的樣子,越發對藍星月不滿,卻不好開口指責,只得好生勸戒道:「你也別光顧著調節他們,自己的修為也要抓緊一些,不說辰兒已經元嬰中期,修為遠超你太多,現在連春兒的修為都快趕上你了,難不成你還真打算被兩個弟弟壓制住不成?到時候怎麼做葉家的一家之主?讓葉家上下都心悅誠服的甘心臣服。」

「祖父這是不相信孫兒的能力嗎?就是孫兒做事不周全,二弟也不會坐視不管的,更何況葉家還有祖父坐鎮,那群小崽子們是翻不出什麼浪花來的。」

「當年主動來我這裡請辭,為了辰兒能在葉家站穩腳跟,把葉家少主之位拱手相讓,好在辰兒不負所望,起先有你幫襯著,後來卻學得很好,成為了一個合格的繼承人,這些年來也一直都做得很好,可你們兩人的關係卻越來越冷淡,雖說有辰兒自身的原因,可是你如果把事情都說開的話,他是不會遠離你這個大哥的,你呀,就是太過逞強了,要知道這個世界上的變數太多,一個人的能力有限,哪裡能做得到十全十美呢,該放下的就應該放下。」印珍尊者語重心長的說教道。

葉落楓何嘗不清楚,可是父親的所作所為,已經成為了母親的心魔,多年來修為毫無寸進,而母親看重他更是重於自己的生命,他又怎能眼睜睜的看著母親就這樣沉淪下去,最終淪為心魔的奴隸而不聞不問,再者,弟弟葉洛辰可以說是他一手養大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哪裡能捨得捨棄,雖兩人的關係水火不容,可只要避著點,也可以相安無事,就是自己再累,也是情願的,現在弟弟放棄了葉家少主之位,母親先前為了他能在葉家生活的更好,一直對弟弟「忍氣吞聲」,現在兩人之間的平衡打破,要是母親的心魔始終堪不透的話,還不知道以後會如何呢,可是如果心魔看透的話,父親和母親之間情誼也就到了盡頭,他始終是親生父親啊!一直對自己都疼愛有加的父親,就是心中在不情願,在看不上他的處世為人,從來對自己都是疼愛有加的,所以,到最後不管結局如何,對葉落楓來講,都不是個好消息,一家人始終湊不到一起了。

想得越多,就越想嘆氣了,

「現在還不是說出來的時候,弟弟那裡不是問題,母親……算了,車到山前必有路,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總能處理好的。」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小天使西門吹水的地雷,投擲時間:

西門吹水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1-2422:43:58

西門吹水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1-2202:10:37

西門吹水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1-2200:08:32

第二百四十八章:

葉洛辰覺得這一次真是回來的太是時候了,不但把葉家少主這個包袱推掉,還成為了地位比少主更高的太上長老,先前還碰到了陸詩雨,對兩人的婚約達成了共識,儘管覺得此時對她有些不公平,還是沒能影響他此刻的好心情,這一刻特別想把這個好消息與蕭楠分享,就連腳步都比平時輕快了幾分。

正在葉洛辰想著要不要親自去接一下蕭楠的時候,抬頭看到前方自己的院子外邊站著的不該出現的人以後,這種輕快的心情立刻就消散的一點都不剩了,不過這還是她第一次不是臉帶怒氣的主動前來這裡,想到這裡,心裡不由的帶著些希翼,語氣卻努力趨於平淡的道:「夫人怎麼來這兒了,有事嗎?」

藍星月皺了下眉頭,察覺到其他族人隱晦打量的目光,不由得一陣氣悶。生出一種轉身逃走的衝動,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大兒子,就壓下這種心煩意亂,語氣淡然的道:「進去再說吧,我可不想留在這裡被人圍觀。」

兩人進入院子,連房門都沒有進入,就聽見藍星月不耐煩的問道:「聽說你主動辭去少主之位了?是不是真的確有此事。」

葉洛辰聞言,有種果然如此的奇妙感覺,儘管已經對她不抱什麼希望了,還是忍不住心生怨憤,同樣都是她的親生孩子,為什麼態度卻有天壤之別,一個掏心掏肺的處處謀划,而另一個則是恨不得從來就沒有出生過,就是以前有了誤會,現在真相大白以後,為什麼連一點慈愛的目光也不願在他身上停留……

葉洛辰心理一陣澀然,不停的在心裡告訴自己:不是早就見識過她的殘忍了嗎?不再對她抱有期盼了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為什麼還會再見到她的那一瞬間,還會為她的到來是心生感激,你已經不再是那個被遺棄在小小院落里的卻渴望有人關愛的孩童了,那時候的無力和絕望自從走出那個院門開始,就不再想嘗試的人了,現在更是通過自身的努力,站在這個修真界頂端的那一小群人中,令人仰望的存在,為什麼還是為了那個從來就不曾把你放在心上的人難過呢?

藍星月雖然對這個兒子視若無物,可是想到自己的大兒子,還是那個女人的勸告,在察覺到身邊人的低氣壓后,壓下心裡的不耐煩,有些不自然的道:「你大哥的資質比不上你,再說少主之位本來就是嫡子應該繼承的,楓兒小時候也沒少照顧你,如果少主之位有你大哥來當的話,以後你在葉家也會受益不少,總比便宜了那個女人的孩子強…….」說到那個女人的時候,藍星月身上的戾氣不加掩飾的釋放出來。

葉洛辰在一聽到開始提起大哥的字樣,就不想再聽下去了,葉洛楓、葉洛楓、心中全都是葉洛楓這個兒子,每一次兩人只要一見面,都是為她這個寶貝兒子從自己這個少主手裡爭取更多的利益,葉洛辰不可否認,這個大哥是從小就很照顧他,如果沒有他的話,能不能活著長大都是未知數,可是如此平繁的被人拿出來比較,甚至全方位的碾壓,他也是個有脾氣的人,就不可避免的遷怒了,幾次三番以後,原本最親密的兄弟關係,到了如今相對無言的地步。

「如果他有那個能力的話,根本就不需要其他人多言。」葉洛楓是一個很好的大哥,這點他不可否認,是同輩人中人氣和威望都是最高的人,反觀他那個弟弟葉洛春,再葉家的地位被自己壓製得死死的,又有大哥溫文儒雅的形象珠玉在前,就算自身有些心機表現的不俗,始終處於不上不下的地位,就是有父親的幫助,還是沒能改變這種境遇,近來知道自己無望之後老實了不少,但是葉洛辰卻認為他這個大哥,在某些時刻太過優柔寡斷,處事太過溫和,還不如那個弟弟來得乾脆,現在兩人的實力相差不多,到最後還真是鹿死誰手不好區分,但是不管到底是哪一個最後勝出,都和自己的關係不大,既然已經決定好好的修鍊,就不想再參與到這種爭鬥中了,因此並不想在參與其中。

葉洛辰的事不關己,深深地讓藍星月氣得發狠,如果不是陸詩雨先前的勸說,她是死也不會來這裡自取其辱的,沒錯,雖然是親生母子,但是因為葉洛辰的出生,才讓孫璇有機會成為了葉舯的侍妾,生下另外兩女一子,從此讓她的整個生活陷入了地獄一般,成為了藍星月此生最恨的人,沒有之一。

「哼!你想站在那個女人那邊?」藍星月很想大罵一聲,忘恩負義,不幫他這個親生大哥,卻向另一個女人伸出援手,可也知道現在發脾氣,根本就對現在的境況無濟於事,尤其是他們現在手中的勢力有很大一部分是看在葉洛辰的面子上才投奔來的,現在要做的就是萬不可惹怒他,最好讓他兩不想幫才好。

藍星月的隱忍葉洛辰看在眼裡,心臟隱隱一陣抽痛,手指緊緊地攥在一起,很快在手掌上留下五個月牙印記,對於她此行的目的,他也心知肚明,無非是想他兩不想幫而已,本也不想參與其中,也不想為了不想乾的事情與她發生爭執,就順勢道:「如你所願,我已成為葉家長老,但是吸收性心智資歷尚淺,不會參與此事。」

目的已經達到,兩人相對無言,明明是最親近的關係,卻讓場面頓時陷入詭異的寧靜。

藍星月是一點都不想再在這裡待著,她知道這個兒子心裡期盼著親情,不然以她以前做過的事情,現在不恨得入骨,再見面也會繞道而行,更不會時常在自己經過的路面上徘徊,這一切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以前藍星月不想再見到他,就算是他時常出沒,在刻意之下,一次也沒有碰到過,可是現在她卻很猶豫,到底要不要為了楓兒能繼承葉家少主之位,在短時間內與這個一直厭惡的兒子維持好關係。哪怕這種關係是假裝的。

葉洛辰則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這還是她第一次與他和平的相處,這麼長時間沒有冷嘲熱諷,本以為她的目的已經達到,就會心滿意足的離開,可是現在還沒有走,難不成還有其他的事情?葉洛辰猜測著她的目的,看向她的時候不由得帶著審視的目光。

藍星月對於陸詩雨的提議,也只是為了能替葉落楓爭取更大的利益而已,本就不情不願的,現在哪裡能忍受葉洛辰審視的打量,氣的「哼」的一聲,自行轉身離去了,就算是為了大兒子,她也忍受不了這個,曾經自認為是今生最大的恥辱的兒子這樣隱晦的打量。

葉洛辰有些不明所以,轉身就把這件事情拋在腦後了,就像是蕭楠講的,就算是靈石也不見的人見人愛,他也不是沒有人關心,不過是兩人天生氣場不和罷了,沒必要為了這個生氣。以後陪伴在身邊的認識蕭楠,只需要兩人互相吸引扶持就好了,這樣一想,越發的思念蕭楠了,只想在下一刻就見到她。

葉家後山,印珍尊者的住處。

印珍尊者看著這個越發出色的孫兒,不由得露出心疼的神色,同時也越發對自己哪個不著調的兒子失望不已,好好的一個家,卻愣是被他弄得糟心不已,他倒是自在了,卻可憐了他的孩子們承受這些傷痛。

「母親又去找他了,你怎麼不去看看?不擔心他們在吵起來?哼…..」印珍尊者實在是看不上藍星月這個兒媳婦,不管是為人還是做事,都太過執拗自以為是,即使過了這麼些年,還是沒有一點改進,連小家小戶出身的孫璇都不如,好在兩個孫子都是天資卓越之輩,又都是至孝之人,要不是看在兩個孩子的面上,當年知道她竟然毒害自己的孩子的時候,就算是和她父親是多年的好友,葉家也斷然容不下她的存在。

葉洛楓無奈的嘆了口氣,一邊是自己的祖父和親兄弟,另一邊是自己的親生母親,都是他珍惜的親人,他夾在三人中間不停的調節,這一下子就堅持了幾十年,這才算是暫時的把幾人的關係維持著表面的平靜,說有能想象得到他在中間費了多少心神?可是現在恐怕這種平靜很快就維持不住了吧!

印珍尊者看不上自己的兒子,把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下一輩的身上,如果說葉洛辰是他最心疼並且付出心血最多的後輩的話,那麼葉落楓則是讓這位老者最看重,也最信任的孫兒,這份信任就是他的親生兒子都比不上。

印珍尊者看著孫兒愁眉苦臉的樣子,越發對藍星月不滿,卻不好開口指責,只得好生勸戒道:「你也別光顧著調節他們,自己的修為也要抓緊一些,不說辰兒已經元嬰中期,修為遠超你太多,現在連春兒的修為都快趕上你了,難不成你還真打算被兩個弟弟壓制住不成?到時候怎麼做葉家的一家之主?讓葉家上下都心悅誠服的甘心臣服。」

「祖父這是不相信孫兒的能力嗎?就是孫兒做事不周全,二弟也不會坐視不管的,更何況葉家還有祖父坐鎮,那群小崽子們是翻不出什麼浪花來的。」

「當年主動來我這裡請辭,為了辰兒能在葉家站穩腳跟,把葉家少主之位拱手相讓,好在辰兒不負所望,起先有你幫襯著,後來卻學得很好,成為了一個合格的繼承人,這些年來也一直都做得很好,可你們兩人的關係卻越來越冷淡,雖說有辰兒自身的原因,可是你如果把事情都說開的話,他是不會遠離你這個大哥的,你呀,就是太過逞強了,要知道這個世界上的變數太多,一個人的能力有限,哪裡能做得到十全十美呢,該放下的就應該放下。」印珍尊者語重心長的說教道。

葉落楓何嘗不清楚,可是父親的所作所為,已經成為了母親的心魔,多年來修為毫無寸進,而母親看重他更是重於自己的生命,他又怎能眼睜睜的看著母親就這樣沉淪下去,最終淪為心魔的奴隸而不聞不問,再者,弟弟葉洛辰可以說是他一手養大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哪裡能捨得捨棄,雖兩人的關係水火不容,可只要避著點,也可以相安無事,就是自己再累,也是情願的,現在弟弟放棄了葉家少主之位,母親先前為了他能在葉家生活的更好,一直對弟弟「忍氣吞聲」,現在兩人之間的平衡打破,要是母親的心魔始終堪不透的話,還不知道以後會如何呢,可是如果心魔看透的話,父親和母親之間情誼也就到了盡頭,他始終是親生父親啊!一直對自己都疼愛有加的父親,就是心中在不情願,在看不上他的處世為人,從來對自己都是疼愛有加的,所以,到最後不管結局如何,對葉落楓來講,都不是個好消息,一家人始終湊不到一起了。

想得越多,就越想嘆氣了,

「現在還不是說出來的時候,弟弟那裡不是問題,母親……算了,車到山前必有路,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總能處理好的。」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小天使西門吹水的地雷,投擲時間:

西門吹水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1-2422:43:58

西門吹水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1-2202:10:37

西門吹水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6-01-2200:08:32 “林柔,沒想到今天是你的生日呢。”張小凡尷尬笑笑。

林柔溫婉一下,“小凡,我騙你過來,你不會生氣吧?”

“哪裏,美女邀約,小凡高興還來不及呢。”蔣介偉開着玩笑說。

隨後衆人落座,林柔說:“謝謝你們今天陪我過生日,菜品我已經點好了,你們還要吃什麼,隨便點。”

胡小天看了一下菜單,嘖嘖嘴說:“哇,這一頓可不便宜呢。”

隨後稍微意思點了一些,吃飯的時候,林柔拿着橙汁說:“小凡,那天晚上真的謝謝你。”說着喝下了橙汁。

孫麗麗氣憤說:“這黃凱健真不是東西,居然對你做這種事。”

林柔和孫麗麗比較熟,因此之前的時候,林柔把事情就和孫麗麗說了,也因此這一次衆人聚在一起。

蔣介偉說:“小凡,你太帥了,英雄救美,我們要向你學習。”

一個宿舍的顧塞靈和劉賽建也附和着,顧塞靈笑着說:“小凡,越看你和林柔越般配。”

“是啊,兩人好友夫妻相。”胡小天起鬨。

“兩人喝個交杯酒。”孫麗麗高興說。

林柔嬌羞說:“別鬧。”說着小臉通紅的看了一眼張小凡。

林柔的性子大家都知道,比較清純,不太愛說話,更是受不了太過的玩笑。

www ☢tt kan ☢℃ O

因此張小凡趕緊說:“好了,大家別鬧,把人家小姑娘嚇壞了可不好。”

“喲喲,這麼快護上了。”胡小天開玩笑說。

“好了,大不了交杯酒喝酒喝。”林柔站起來賭氣說。

這一說,張小凡驚訝了,本來想他一個小叼絲,林柔頂多爲了上一次的事和他是好朋友,他是萬萬不敢想他能和林柔喝交杯酒的,他願意人家女孩子會願意麼?

但是沒想到,林柔居然同意了。

周圍的宿友和胡小天不斷給張小凡使眼色,無奈之下,兩人喝了一杯交杯酒,林柔的臉更紅了。

隨後衆人聊天吃飯打屁,吃的差不多了,孫麗麗突然說:“哎,要是能天天這麼開心就好了。”

這一說出來,氣氛陡然一冷,同學們都想到了那個紅包羣。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蔣介偉捏拳說:“連王虎帶來的和尚都解決不了那鬼,這遊戲再玩下去,就麻煩了。”

張小凡說:“大家別泄氣,我不是闖過好幾次遊戲了麼,我們只要齊心協力,一定能夠過這個坎。”

胡小天說:“對,以後我們一定要團結,大家有什麼事,就商量一下,最好我們聯合在一起,可千萬不能被王虎宋風他們欺負了。”

“對啊,現在同學們沒有了法律約束,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吸血鬼女王傳奇 孫麗麗擔憂說。

“我提議,我們之間選個老大出來,這樣有主心骨。”顧塞靈想了想,說道。

胡小天毫不猶豫說:“就小凡吧,他度過的遊戲次數最多,現在又和周建他們是好朋友。”

說話間,朝張小凡看去。

張小凡早就想把自己身邊的聯合起來,擰成一股繩,這樣說正和他意。

不過他不能明說,爲難的看了看其他人。

蔣介偉點頭說:“我也覺得小凡合適,我就服他,他的能力有目共睹,比如對上宋風那次,我們誰敢那樣面對宋風?”

衆人都點點頭,張小凡隨即說:“我們聯合在一起,也不是說誰是誰老大,我們要做的是,是齊心協力,以後有什麼事,一起面對,這樣起碼比單打獨鬥來得好。”

隨後大家又商議了一下,最後確認張小凡爲他們的老大,班級裏除宋風,王虎,慕容風之外,第四個組織成立。

衆人的臉上都洋溢着笑容,但是此刻誰也沒想到,這個看似團結的小團體,在接下來的紅包遊戲中,就面臨這分裂。

輕鬆愉快的雙休日很快過去,這一天,同學們來到班級,孫楊再次發紅包。

張小凡搶到了58塊。

隨後包蕾發佈遊戲任務:

搶到紅包尾數爲八的,進行石頭剪刀布遊戲。

石頭剪刀布遊戲以紅包內的冥幣爲準,每一局輸者扣除五十冥幣進入勝利者賬戶。

當輸者的冥幣輸到低於五十的時候,失敗者死亡懲罰。

勝利者要贏滿三局,並且在原有的紅包錢數上多出一百五冥幣,纔可以退出遊戲,當然,也可以選擇繼續遊戲,但有失敗風險。

此次遊戲爲期四十八小時,超出時間未完成三局勝利的,以失敗爲結局。

同學們加油!!!

看到遊戲任務,張小凡眉頭皺起,“自己運氣真好,居然又被選中,不過這一次沒想到會用到這個冥幣紅包。”

掃了一眼自己的錢包,一共有519塊,這還是自己完成了拔河遊戲之後,另外獎賞給他們三百所以才這麼多的。

也就是說,除了那次拔河比賽的同學,大多數的人,冥幣都是200左右。

現在按照上面的遊戲規則,自己輸一局,會被扣除50冥幣,也就是說,自己被扣除十次之後,會死亡懲罰。

而要勝利,也要在519的基礎上,多出150個冥幣,才能勝出。

隨即掃了一眼被選中的人,他瞳孔一縮,居然有八個人,而其中三個,自己居然都認識。

分別是林柔,自己的宿友劉凱建,以及同桌胡小天。

隨後是慕容風,陳思雨,王健思,李浩宇。

“我怎麼這麼倒黴。”胡小天臉都白了。

張小凡安慰說:“別忘了我們說的,我們要齊心協力。”

其實說這句話的時候,他也沒有底,他的冥幣雖然多,按理來說,可以輸給他們,但是他不是聖母,他得爲自己考慮。

“廢話少說,現在有誰要和我玩。”慕容風站了起來,他銳利的目光掃過幾個尾號是八的同學看去。

胡小天喊道:“輸了可是要死的,我的冥幣只夠我輸三次。”

慕容風冷笑說:“誰都不想玩,但是你要知道,就算你不玩,但最後還是會死。”

張小凡站起來說:“胡小天,有兩天時間想辦法。”

林柔無助的坐在角落,看的張小凡一陣心疼,而蘇倩倩朝張小凡看來,眼中也是一片擔憂。

劉塞健顫抖的站起來,朝張小凡說:“老大,我記得,你完成拔河遊戲之後,得到三百獎勵的吧,也就是說,你連輸六次,也沒事。”

張小凡臉色沉了下來,與此同時同學們也朝他看來,不少人眼中一片幸災樂禍。

宋風淡淡說:“喲呵,兩天不見,變成老大了啊,那好,我們就看看,這個老大會不會救小弟!” ?第二百四十九章:

幽冥鬼域是浮雲大陸三大板塊當中面積最小,但是卻是其中最危險的一處,凡是能在幽冥鬼域出入的修士,修為最低的也是突破到了元嬰期的真君,作為上萬年前的上古戰場遺址,就是化神尊者也不見得能在這幽冥鬼域的中心地帶全身而退,真正是修士們的埋骨之地。

上萬年前的大場仙魔大戰,雖然最後是修士們取得了最後的勝利,成功地把魔族的侵略真或是封印,或是成功擊殺,最後更是把魔界通往修真界的入口更封印住了,但是修真界也只是險勝而已,不但讓化冥界一分為三,濃郁的靈力隨著花冥界的破碎開始消散,大批的頂尖高手和世家大族們也隨著戰亂消失得七七八八,不少傳承更是直接斷絕,原先華冥界的一塊臨近魔界通道的碎片,更是被魔氣吞噬,與靈力相衝形成煞氣,想成了如今的幽冥鬼域,原先那塊碎片上生存這的人類和修士,則是被煞氣腐蝕掉了神智,形成了不老不死不滅的嗜血殭屍。

一開始那些殭屍只能靠帶有靈力的血肉修鍊,後來修為漸長以後產生了靈智,他們就擺脫了血食的誘惑,和修士一樣吸收裡面的煞氣修鍊,或者是吞噬同類之間腦袋裡面的晶核,更因為當初經歷過大戰以後,那些修士們防止煞氣侵襲其他地方的靈力,聯合葉家的陣法宗師,以七七四十九名化神尊者做陣眼,把這一片區域全都封印了起來,成了一片死地,同樣也因此讓被煞氣變成了的殭屍度過了弱小期。

幽冥鬼域已然成為了被修士們捨棄的區域,自此再無一人踏往其地,可陣法再強也擋不住裡面生成了靈智們的殭屍想要出來,一次次的攻擊落在防禦陣上,就是再強的陣法也擋不住這麽不知疲倦的轟炸,後來修士們為了陣法的穩固,不得不在原先的陣法上面另開一個入口,讓修士們進入裡面名曰歷練,實則是消耗裡面的有生力量,來減輕陣法的壓力。

好在幽冥鬼域裡面有一種叫做鬼靈花的靈植,配合其他靈植練成可以壓制心魔的清靈丹這種修士們極度需求的丹藥,並且殭屍腦子中的晶核處理以後,也能成為修士和妖修們的修鍊資源,因此就算沒有強求政令,也當不知修士們飛升的決心,紛紛到此歷練,倒也算是抑制住了開啟靈智了的殭屍衝擊封印,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這裡還是常年有五十多位妖修和人修的化神尊者常駐,由此可見此地的危險性有多高。

酆都城是進入幽冥鬼域的陣法入口所在地,再加上又是天涯英雄榜的舉辦之所,隨著時間越來也近,這個妖修和人修混居,且武力值普遍較高的地方特別地擁擠,好在蘇家這次和南宮家是一起來的,準備參賽的人數也不多,又和南宮家是聯姻,就索性和南宮家的修士們住在了一起,全都住進了南宮家在此制辦的家業當中了。

蘇家這次來的總人數是二十六人,元嬰修士六人,剩下的都是金丹修士,本來築基期的修士也有比賽的,就算是不能取得名次,出來長長見識也不錯,後來鑒於蕭楠送給蘇家的資源太多,這次盧家被滅也佔了不少便宜,蘇清明這個一族之長一高興,索性就每人發了一些,讓那些好苗子都邊閉修鍊去了,畢竟酆都城太過靠近幽冥鬼域,城內民風彪悍,又因為賽事魚龍混雜,而蘇家來人又都是參賽人員,蘇家現在最缺少的就是精英人才,是一點閃失都不能有的,思慮過後,只好把修為低些的築基期人員全都留下,二十多人中,出了蕭楠這個實力雄厚聲名在外的女修以外,其餘全都是清一色的男子。

蘇家既然決定既然在南宮家借住,少不得要去拜訪一下這裡的主人家,南宮家在酆都城坐鎮的化神尊者——琉暘尊者,因為聯姻的關係,除了蘇錦這個小輩以外,只有已經元嬰期又在蘇家有話語權的八長老和蘇清言兩人以外,其餘二十三人則是被南宮家的人安排休息。

隨著大賽的日子越來越近,酆都城內的修士越來越多,外邊的租住地早就已經住滿了各處來的修士,就是南宮家,除了蘇家借住以外,還有依附於南宮家的五大世家也住了進來,本就不大的宅子越發擁擠了。

所謂人多是非也多,這不才半天的時間,打從蕭楠居住的庭院門前經過的修士從早上就沒有停過,每每都會往院門處望上一兩眼,蕭楠不禁有些生氣,這是把她當成「笑話」來看了么?真是豈有此理!

南宮風華放下手中的茶盞,戲謔得道:「誰讓葉洛辰的名聲太大了呢,華冥界的第一天才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擔當得起的,人不但長得如謫仙如塵,更何況還是頂級世家葉家的少主,御劍宗千劍鋒華雲尊者最疼愛的小徒弟,不管是哪一個身份,都讓那些依附於男修的女子趨之若毛了,如今讓第一天才甘願捨棄葉家少主之位,也要求娶得女子怎能不令人側目?」

蕭楠手上的動作一僵,莫名的有些心虛,趕緊給自己的茶杯續了下茶水,趁著喝茶的當口,隱晦的看了下南宮風華的臉色,見她臉上如常,並沒有嫉恨的神色,還一副看好戲的神色,這才稍微放了下心,畢竟眼前的女子和是為了她口中的天才人物凄慘一生的人啊!如今重生歸來,還是沒能如前世之願,莫非是真的放下了?蕭楠有些不確定的想。

「洛辰是個慢熱的人,如果不是朝夕相處了幾年,兩人慢慢熟識起來,養成了習慣,怕也沒有今天了。」在不確定之前,蕭楠不想說太多,尤其是在一個明知道對她心存愛慕的人之前,要知道女人妒忌起來,那可是什麼都不顧的。

南宮風華嗤笑一聲,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蕭楠,道:「你不必如此小心翼翼的說話,怕他的事情刺激到我,經歷過那樣的事情以後,尤其是家破人亡之後,我早就已經放下了,如今能夠重新歸來,已經是上天的恩賜了,除了想要報仇以外,我只想著要努力修鍊,好好的護住親近的家人,把家族更加昌盛,不再重蹈覆轍就好了。」

蕭楠聞言,目光閃了閃,雖心中早有猜測,但如今南宮風華親口承認自己是重生之人,還是讓蕭楠有那麼一些吃驚,一時倒是有些弄不清楚,她如今開口的目的如何了,故而沒有開口,繼續品茗,嗯,今天的靈茶好似格外香醇。

南宮風華隨意的看了一眼,倒是沒有在意,輕聲道:「你不必如此防備,既然我今天敢開口說出此事,不過是看在我們都是同一類人的份上,為了以後兩家能更好的合作,而坦誠相待而已,放心吧!沒有惡意的。」

原本她並沒有把蕭楠這個上輩子從來沒有出現的人放在心上的,就算是出現在葉洛辰的身邊,成為了千劍鋒上的一員,再決定把葉洛辰放下以後,也只是想著,留著她給陸詩雨添些堵也好的念頭,就專心對付起了陸詩雨,等回過頭來再看的時候,她就因為盧家四處躲藏了,就在這個時候,讓她發現了葉洛辰的不同,竟然讓他看到他眼中藏得很深的擔心。

拜上輩子的死纏爛打之故,為了她的一點私情,父親不惜甚至動用了家族的力量,這才讓她能夠在葉洛辰的身邊出沒,因此就算是葉洛辰這個人幾乎沒有表情,但是他的一些小習慣卻知之甚清,在他極度擔心的擔心的情況下,會不自覺的磨搓手指,這還是上輩子在看到藍靈玉出手對付陸詩雨的時候,他因為母家的關係,不好出手的時候才發現的,也就是那一次讓陸詩雨傷的險些救不會來,沒想到如今能夠看到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葉洛辰的小動作。還真是有趣得很啊!

蕭楠的事情雖然出乎意料,但當時一心想報仇雪恨,只是把她當成了因自己重生的緣故,很多事情發生了一點偏差,雖出乎意料,但只是一個依附於男人的女修罷了,就是後來和蘇家結盟,也不過是看在同屬上一世里被滅了門的的份上,自己又缺少人手的緣故,蘇清明又是個事情精明的人份上才應承的,如果後來不是她領悟了空間劍意,在水藍幽海大展風采,又讓陸詩雨感到受了威脅,上趕著湊上去的話,她也不會主動結識。沒想到這結識下來,卻讓她發現了對方竟然和自己有相同的經歷。

如果說,先前的蕭楠只是讓南宮風華值得結交的話,那麼發現了她的不同之後,尤其是隱晦的戒備陸詩雨之後,南宮風華就起了與她攤牌,互相結盟的心思,畢竟他們都有相同的敵人—–陸詩雨,又都是被因陸詩雨之故,被滅了滿門,不是嗎?因此才有了今日的試探。

作者有話要說:祝大家元宵節快樂!

第二百四十九章: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