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視一眼,憤怒之餘,父女二人心中一片悲苦。

就在二人咬牙,決定寧可賣掉房子也不再受這等折辱的時候,林昊忽然咳了一聲。 看著雙目紅腫的徐薇,他道:「你沒錢么?」 沒頭沒腦。 這一問,不但給徐薇問傻了,也給旁邊一家三口逗笑了。 閆靜樂道:「聽你這意思,她還藏了更多的私房錢啊……」 越說越樂,又嘖嘖贊道:「真厲害,小

就在二人咬牙,決定寧可賣掉房子也不再受這等折辱的時候,林昊忽然咳了一聲。

看著雙目紅腫的徐薇,他道:「你沒錢么?」

沒頭沒腦。

這一問,不但給徐薇問傻了,也給旁邊一家三口逗笑了。

閆靜樂道:「聽你這意思,她還藏了更多的私房錢啊……」

越說越樂,又嘖嘖贊道:「真厲害,小小年紀就這麼會賺錢,姐姐不如你,不服都不行啊!」

笑聲輕快,卻是異常刺耳。

林昊卻是沒理她,看著一臉茫然的徐薇,再次問道:「你的錢呢?」

徐薇這時總算反應過來,苦笑道:「林大哥別鬧,我哪有錢?

你又不是沒看見,這錢還是菜市場門口那些人莫名其妙留下的呢……」

指著散落地上的鈔票,無奈之餘,心中也暗暗感動。

林昊卻彷彿沒聽到一般,皺眉道:「你真沒錢?」

「真沒有!」一而再再而三,明知不應該,此刻徐薇都忍不住想笑了。

見她不似說謊,林昊也納悶了,「不應該啊,難道我算錯了?」

「什麼算錯了?」徐薇一臉好奇。

林昊也沒解釋,搖頭道:「那可能真是算錯了。

早知如此,當初就該把支票給你,不該給你買彩票的……」

支票?

彩票?

徐薇一驚,似乎意識到什麼。

與此同時,彷彿聽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旁邊,表姐閆靜一家忍不住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真逗,笑死我了!」

「是呢,彩票,彩票,哈哈哈哈,你該不是想說,你該不是想說你送了一張價值五百萬的彩票吧?」

「還算錯了,噗嗤,好像你能算對一樣,真要那樣,你不早發財了,還當什麼保安啊?」

「就是,小薇,交朋友要謹慎些知道么?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種一無是處就知道騙人的神棍,你最好離遠點,別被他害了!」

「簡直胡鬧。

知道你表姐找了什麼人家么?你表姐找的是雲州富商之子,家裡資產上億。

表舅也不指望你能找個一樣的,可起碼你也別找這種不務正業的。

彩票彩票,財富是通過勞動獲得的,不想著好好工作上進,光想著買彩票算個什麼事?」

萌娃來襲 「……」

嘲笑。

數落。

林昊也遭了災,無端端被扣上一頂神棍不務正業的大帽子。

對此,他也沒怎麼生氣。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算錯了,可既然錯了,他也不會不認。

不再糾結綵票的事情,他從口袋裡摸出錢包。

錢包糖姨親手挑的,也是糖姨死活讓他隨身帶著的,便是這個充滿關懷與愛意的錢包裡面,除了幾百塊錢,還插了好些卡。

隨手摸了一張卡出來,看了一眼卡背面黑色簽字筆寫的「50萬」,他遞給徐薇道:「卡里五十萬,密碼六個零,回頭把錢還了,順便去看一套新房子……」

這話自然沒毛病。

既然標了「50萬」,那裡面的錢絕對只多不少,至於密碼,那是怕他記不住,索性就來了六個零。

可就是這話,又一次逗得閆靜一家哈哈大笑,嘲諷批評不斷。

林昊依然沒理會。

見徐薇不接,以為她也不信,他皺眉道:「卡里真有錢,比五十萬隻多不少!」

徐薇看著他,也不說話。

片刻后,她忽然笑了,「我知道,林大哥你說有,肯定是有。」

並非盲目自信。

儘管林昊很多事她不清楚,可那夜娛樂城輕飄飄就贏來四百五十萬,她一直記得。

單就這事,她就不懷疑卡里有五十萬塊錢。

聽她怎麼說,林昊也笑了,道:「既然知道,為什麼不接?」

「我不能要!」徐薇搖頭。

沒有解釋,說完很快眨眼笑道:「不說我還差點忘了,彩票我都忘了兌呢……」

說完就跑回房間去了。

周圍一片嘲笑聲中,很快她拿著彩票回來了。

兩張彩票,其中一張是林昊送的,上面只有一注,另一張是那晚她自己買的十注。

一共十一注,原本就心存鄙夷,一看十一注號碼都一樣,頓時周圍嘲笑聲更大,無可遏制。

當場閆靜便嗤笑道:「果然要發財呢,一注五百萬,十一注就是五千五百萬。

五千五百萬啊,就算扣掉稅,還能剩差不多四千四百萬,表妹,姑丈,以後可別忘了我們這些窮親戚哦……」

笑得很歡快,實際上卻充滿譏諷。

緊隨其後,她媽冷笑道:「做什麼青天白日夢呢?

要是這樣也行,不光欠的錢不用還了,我倒賠你一百萬,敢嗎?」

囂張。

信心十足。

哪怕同樣毒舌,可顯然毒舌與毒舌也不一樣。

就像眼下,相比女兒軟刀子割肉的嘲諷,這當媽的直接得多,火力也兇猛得多。

敢嗎?

徐薇當然不敢,但是,林昊敢!

原本心裡就含糊怎麼會算錯,而今看來,根本不是算錯,而是徐薇根本沒當回事。

不過想想也對,一介凡俗之人,自然無法理解仙道術數之妙。

是以也沒多想,他道:「跟她賭——」

一個「賭」字,便意味著徹底豁出去了。

聞言徐薇一驚,正要出言阻攔,忽然那表舅媽搶先道:「賭就賭,怕你不成?

不過事先說好,若是你們輸了怎麼辦?

如果彩票真的中了,我們二話不說,欠的錢不用還了,倒賠一百萬,如果你們沒中,又當如何?」

氣勢洶洶,咄咄逼人。

不懼賭是真的,因為根本不可能輸,不過她也沒想過真賭得起來,因為對面根本無法開出同等的賭注。

明明知道對面賭不起,還要這麼說,無非就是掙個顏面,彰顯一下優越感。

可偏偏林昊就答應了!

「如果沒中,我私人陪你兩百萬——」

一句話,在場全愣住了。

反應過來,徐薇急得掉眼淚,表舅一家樂得手舞足蹈。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別後悔!」

「我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如果你輸了,我們也不多要,就把你手裡那張五十萬的卡交出來就行!」

「……」

骨子裡還是不信林昊能拿出兩百萬,如此,還不如拿那張五十萬的卡。

儘管也不確定裡面真有五十萬,可到底比拿出兩百萬可能性大些,況且,就算沒有五十萬,裡面五六萬塊應該有。

就這麼說定,林昊完全沒有意見。

接下來的時間,不用任何人操心,問過期數,中年女人主動打電話找人諮詢當期中獎號碼。

通話結束后不久,「叮」的一聲,簡訊發過來了。

彷彿自己已經贏了,看都不看,她伸手就去抓林昊放在桌上的銀行卡。

林昊先一步將卡拿在手上,搖頭道:「急什麼,你好像還沒看開獎結果!」

的確沒看!

可是,用得著看嗎?

怎麼可能中?

心中想著,這位表舅媽冷笑。

也不說話,她直接把手機往桌上一丟,意思是自己看。

結果也沒人去碰那手機!

眼見林昊是真沒有親自動手的意思,不得已,徐薇還是默默將手機拿起。

然後翻開簡訊一看……

「05……」

「08……」

「12……」

一個一個念,一個一個對比,紅球之後又籃球,最後,徐振海徐薇父女雙雙獃滯。

「這……怎麼可能?」

完全一樣,絲毫無差,這一刻,徐振海渾身發抖,只覺手上的彩票千鈞重。

原本目光還鎖定在林昊身上,根本沒想過會輸,一聽這話,心裡一突,那一家三口瞬間汗毛豎起。

「怎麼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的,弄錯了,一定是弄錯了!」

「頭獎哪那麼好中,還一中就是十一注?」

「哼,你們先別得意,我這就打電話給彩票中心,一會有你們哭的時候!」

「……」 根本不信。

哪怕對了一遍又一遍,這一家三口依然不信。

其實也不是不信,他們只是單純無法接受徐薇一家一下子爬起來,變得比他們還要富有的事實。

連串的諷刺過後,抱著最後一絲希望,他們撥通了彩票中心的客服電話。

此後不久,場面又一次安靜下來!

真的!

總裁霸愛:欺上八億新娘 居然是真的!

十一注,全都是頭獎,總計五千五百萬的獎金額度,便是稅後還能剩下四千四百萬!

「四千四百萬啊……」

想著那龐大的數字,徐振海暈了,徐薇也完全無法思考。

那信誓旦旦自信滿滿的一家三口也一樣,半天不得做聲。

林昊靜靜看著,也沒說話!

最後,還是徐薇先回過神來。

沖林昊笑了笑,深吸一口氣,她轉而對錶舅一家道:「表舅,表舅媽,表姐,別生氣,之前打賭是開玩笑的。

你們放心,欠的錢我們一定會還……」

到底還是心善。

原本準備了很多話要說,原本也想過要嘲諷罵回去,可真正出口,悄悄的就變了。

即便如此,依然沒說兩句,她就忍不住哭出聲來,淚如雨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