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沒有繼續訓斥戴素潔,因為他了解戴素潔,越是訓斥對方越是起勁,越是要胡攪蠻纏,否則他今天怎麼可能到這裡來?

他好言說:「素潔,快鬆手,我人都到這裡來了,沒有理由不見一見你說的那小子吧!!」 「好像也是。」 戴素潔鬆手,何英武起身,剛站起來,就感覺天旋地轉,身子跌回座椅上。」 「哥,你這是怎麼了?」戴素潔關切道。 何英武沒有立刻回話,緩了一會才說:「老毛病,不礙事,休息一會就好了。

他好言說:「素潔,快鬆手,我人都到這裡來了,沒有理由不見一見你說的那小子吧!!」

「好像也是。」

戴素潔鬆手,何英武起身,剛站起來,就感覺天旋地轉,身子跌回座椅上。」

「哥,你這是怎麼了?」戴素潔關切道。

何英武沒有立刻回話,緩了一會才說:「老毛病,不礙事,休息一會就好了。」

「你的頭還疼?不是說已經治好了嗎?」戴素潔皺著眉頭說。

前段時間,何家特意從國外請來一位腦科權威專家,根治何英武的頭疼症。

效果不錯,一連幾個月,何英武頭疼的毛病都沒有再犯過,這好好端端的怎麼又犯了?

何英武嘆了一口氣,沒有說。

家醜不可外揚,乃怕戴素潔是他的表妹,他也不願意告訴戴素潔何家發生的丟臉事情。

而他這病,就跟這事有關,如果不是發生這事,想來應該不會再犯了。

約莫過去一分鐘,何英武再次起身說:「我們進去吧!!」

「好!!」

戴素潔急忙上前攙扶,生怕何英武再次出現頭暈的癥狀。

這一次,何英武沒有拒絕戴素潔的好意,任由戴素潔扶著他。

兩人進去,直接前往戴素潔定的包廂。

包廂門口,早已經抵達的顧銘站在這裡等待。

本來,他是想一起去迎接何英武到來的,但是戴素潔想了一下,還是沒讓顧銘過去。

事實證明,不讓顧銘過去是對的,有些話,當著顧銘這個外人的面,他們兩兄妹還真不好說。

看到戴素潔帶著人過來,顧銘料想對方就是商會主任何英武,急忙上前招呼道:「何主任好、戴總好。」

戴素潔適時解釋說:「哥,這位就是顧銘。」

何英武打量起顧銘,見顧銘英俊帥氣、器宇軒昂,好似明白了些什麼。

不知道該說什麼,也沒法說什麼,誰讓戴素潔至今都還沒有嫁人呢。

不嫁人,沒有老公滿足生理上的需求,還不讓戴素潔在外面找小鮮肉玩,那戴素潔這日子過得也忒沒趣了。

只是,他十分看不起靠皮囊吃飯的男人。

所以,面對顧銘的招呼,他一句話沒有說,只是點了一下頭。

這……

顧銘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暗道他應該沒有得罪何英武吧!怎麼對方好像不爽他的樣子。

女神的貼身經紀人 見面不愉快,戴素潔早有預料,給了顧銘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后,領著何英武進入包廂。

他們先進去,顧銘緊跟著進入包廂,等到何英武和戴素潔落座后,這才找了一個位置坐下。

不說話,當自己是啞巴,帶耳朵聽就行了。

戴素潔沒有一上來就直奔主題,繼續關心何英武的身體狀況。

她說:「哥,既然你這頭痛症犯了,那就得繼續請醫生治療,你這樣拖著怎麼行。」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聽到何英武身體有恙,顧銘的心思就活絡起來了。

這無疑是一個賺表現的好機會,不容錯過。

他立馬插話說:「何主任,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替你治療頭痛症。」

很突兀,戴素潔和何英武都沒有料到顧銘會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來,愣住了。

過了幾息,戴素潔回過神來,驚訝說:「顧銘,你還會治病?」

顧銘謙虛道:「略懂。」

戴素潔以為顧銘就是略懂,拒絕說:「你的好意我替我哥領了,不過這治病就算了。」

「為啥?」顧銘問。

戴素潔白了顧銘一眼,這還需要說嘛,肯定是嫌你醫術不行。

不過,想到她跟顧銘間的特殊關係,這種打擊人的話她沒有說。

她解釋說:「我哥這頭痛症有些年頭了,一般醫生治不好,上一次還是請的國外權威專家過來才有效。這一次再犯,情況比上一次還嚴重,權威專家來了有沒有效果都還不清楚,你就別添亂了。」

「呵呵!!」

顧銘笑了,笑著說:「戴總,我不是添亂,而是這病我能治。」

戴素潔:「……」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她理解顧銘急於表現自己、急於證明自己的心情。

可是,這給領導治病非同兒戲,稍有差池,那拍的可不是馬屁,而是馬腿。

同時,顧銘把話說得太滿了,沒有給自己留下一點迴旋的餘地,這治好了另說,一旦沒有治好,顧銘在何英武心中本來不好的印象會極具惡化,還是想挽回都沒有的那種。

這可咋整?

戴素潔一時都不知道該如何做了,不知道該不該讓顧銘冒險一試。

至於何英武,則是皺著眉頭。

作死後我成了病嬌的小祖宗 他這頭痛病,不知道請多少醫生專家看過,都束手無策,最後只能請國外權威專家過來。

顧銘,一個毛頭小子,還不是醫學領域的人,居然敢口出狂言。

此時,他對顧銘的評價是,半罐水響叮噹。

心中,僅有的一點興趣蕩然無存,他起身說:「素潔,家裡還有點事情,我先回去了,你慢慢吃。」

沒有提及顧銘,此刻在何英武的眼中,顧銘整一個透明人。

戴素潔緊接著起身說:「哥,來都來了,別急著走啊!怎麼的也要吃點東西喝點水啊。」

何英武腳步不停說:「不了,你慢用。」

「這……這……這……」

戴素潔明白,此刻何英武是鐵了心要走。

妖王她立志做好人 當著外人的面,她也不好強拉何英武,只能不滿的瞪了顧銘一眼,責怪顧銘太過冒失,不按照她的計劃行事。

顧銘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他卻是沒有想到何英武如此小瞧他,也沒有想到何英武會一點試的機會都不給他。

有些鬱悶,至從得到先天神珠后,他還沒有受過這樣的輕視。

必須證明自己。

顧銘也站了起來,開口說:「何主任請留步。」

何英武腳步一頓,臉上不悅之色浮出。

這是嫌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印象還不夠差嗎?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顧銘此刻的行為,黑著臉說:「你還有什麼事情?」

顧銘沉聲說:「我沒事,但何主任你有事。」

「我有什麼事情?」何英武懷疑顧銘給算命,窺視他的命運,語氣十分不善。

「你需要我替你治療。」

「需要你替我治療?」

何英武愣了一下,而後嘲笑道:「我憑什麼需要你給我治療?」

何英武忍不住數落道:「年輕人,別太把自己當回事,謙虛一點對你沒有壞處。」

「呵呵!!」

顧銘笑著說:「何主任此言差矣,不是那有那麼一個成語嘛,叫做捨我其誰,我覺得這個成語非常適合用到這裡。」

「我知道,這樣說你會認為我狂妄自大,但我卻覺得何主任你太過武斷。」

「一分鐘,我只要一分鐘的時間,如果一分鐘我治不好你的頭痛症,算我輸,無需何主任離開,我走,不打擾你和戴總兄妹敘舊。」

何英武驚呆了,難以置信顧銘會對他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同時,顧銘言語中表現出來的自信也令人側目。

一分鐘,六十秒,能幹啥?其他醫生給他診斷一次消耗的時間都不止這個數,可偏偏顧銘卻敢說一分鐘治好他。

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醫生敢放出這樣的狂言。

戴素潔也是這樣覺得的,但是顧銘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已經再無別的可能,唯有讓顧銘冒險一試。

她勸道:「哥,既然顧銘都這樣說了,你就讓他給你瞧瞧吧!沒準他真能治好你的頭痛症。」

不給何英武拒絕的機會,戴素潔又問顧銘,「你打算怎麼給我哥治療?」

顧銘說:「我會氣功按摩,按摩時產生的氣流可以治癒何主任的頭痛症。」

戴素潔想了一下說:「這樣說,你只需要給我哥按摩一下頭部就行了?」

「嗯!!」

顧銘點頭。

戴素潔看著何英武說:「哥,就按摩一下,很快的,也不會出啥事,試試吧!!」

不打針、不吃藥、只按摩,確實不會出事,可是這按摩能治病?還是他嚴重的頭痛症?

他實在難以置信按摩能夠把他的頭痛症治好。

但是,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堅持不治,那就真如顧銘說得那般,他這個人太過武斷了。

他就近坐下,然後說:「行,我讓你試一試,如果你真能做到,我會為剛才的事情向你道歉。」

沒有做到何英武沒有說,但在場的人都懂,沒有做到,那他就是對的,他無需給任何人道歉,會毫不猶豫的離開。

「顧銘……」

戴素潔擔憂的看著顧銘。

成敗在此一舉,她是真怕顧銘說到做不到,那樣他們的合作只能黃了。

顧銘給了戴素潔一個放心的眼神,然後走向何英武。

站在何英武背後,顧銘說了一聲冒犯后,雙手按住何英武的頭部。

被人小覷,急於證明,心中毫無慈悲啊!!

這樣顯然不行。

呼呼!!

深吸一口氣,顧銘調整心情,默念醫者仁心,慈悲為懷,救死扶傷,功德無量。

還真別說,有效,心中慈悲浮現。

慈悲手開啟,道道靈氣沿著他的手指進入何英武頭部。

何英武震驚了,眼中閃過濃濃的難以置信之色。

治不治得好先不說,這股暖流的出現,無疑證明,顧銘不是他想的那般毫無本事,對方真的是身懷絕技的異士。

同時,那前所未有的舒服感,也讓他對顧銘產生了一點信心。

他開始覺得,覺得顧銘可以治好他的頭痛症。

這些戴素潔不知道,但她一直在關注著何英武的表情,見何英武這般,心頭一喜,也開始期待起來。

顧銘是一位哪哪都神奇的男人,沒準他真能辦到別的醫生辦不到的事。

一分鐘悄然而過,顧銘適時的把手放下,戴素潔見狀,迫不及待的問:「顧銘,結果如何?」

顧銘沒有說話,因為他覺得他說好不叫真的好,這需要何英武親口說。

所以,他笑而不語,笑著站在一旁。

戴素潔:「……」

她猜一切順利,否則顧銘不會如此這般表現,可是顧銘啥都不說,她不放心。

她把目光投向何英武,問:「哥,你現在感覺如何?」

何英武也沒有立刻說話,閉著眼睛,細細品味。

至從患上頭痛的毛病後,他的腦袋裡就好像安了一顆定時炸彈,乃怕不發病,腦子裡也有輕微的疼痛感。

可是現在呢?現在他一點不適的感覺都沒有了。

這無疑證明,顧銘做到了,真的在一分鐘之內治好了他嚴重的頭痛症。

同時,這也證明,剛才錯的人是他,是他小覷了顧銘。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願賭服輸,他立刻起身,歉意說:「顧先生,剛才多有冒犯,還請海涵。」

「沒事!!」顧銘笑著說,輕描淡寫就讓剛才的不愉快過去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