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翠一愣,手也慢了一下。

四周忽然光芒刺眼,每一道符錄都發出了白色的光芒。 在那一刻,我看到了四周的牆壁開始倒塌,狂暴的水潮迅猛的把這裏吞噬了,蔣兆他們都驚恐大叫,滿臉絕望。我的眼前又是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了。 那種感覺是奇妙的,我感覺到自己整個人好像都騰空了,又感覺到整個人的身軀好像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撕扯着

四周忽然光芒刺眼,每一道符錄都發出了白色的光芒。

在那一刻,我看到了四周的牆壁開始倒塌,狂暴的水潮迅猛的把這裏吞噬了,蔣兆他們都驚恐大叫,滿臉絕望。我的眼前又是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了。

那種感覺是奇妙的,我感覺到自己整個人好像都騰空了,又感覺到整個人的身軀好像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撕扯着。眼前什麼也看不到,心底的恐懼是無法抑制的,不斷蔓延。

在那黑暗中,我感受到了一隻溫暖的大手握住了我的左手。

是高陽。

這令我心安,幾年前,我只是一個屌絲。

一個純粹的,一無是處的屌絲。

我的恐懼,從來都沒有克服過。

等我再一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天色是好的,藍天白雲。

我怔怔的看了很久,我真的從死亡的絕地出來了。

四周,傳來了鳥叫聲,一聲接着一聲,平時聽起來是那麼的吵,但是現在聽起來卻是那麼的悅兒。

我出來了,我活着出來了。

我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九宮之中,幾經生死,讓我都不敢刻意的去回想。只有揹包裏的還魂草是真的,它在告訴我,我所經歷的都是真的。

高陽在一旁包紮傷口,衝我說:“你休息一會吧,這幾天的事情對你來說,太難了。這沒有什麼丟人的,一般人還做不到你這個地步。”

我挪到高陽身邊靠着一棵樹坐下,“你怎麼樣?”

高陽笑了笑,“沒事,一直都聽說江湖中有一個飛鏢呂,今天算是見識到了她的厲害。”

我一愣,“什麼意思?”

高陽說:“之前和她交手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她並不擅長近身格鬥。應該是蔣兆想讓她試試我的實力,所以才那樣的,也是想讓我放鬆警惕。這個女人,平時出手的價錢,都在三十萬以上。”

我問:“殺人?”

高陽點頭,“是的,殺人。”

頓了一頓,又說:“很可惜,現在這一次,她卻被大自然殺了。”

我恍然大悟,我就說,蔣兆找的人怎麼可能會那麼簡單?

我又有點擔心,“他們真的會死在哪裏嗎?”

高陽點頭,“是的,那個陣法是有問題的,每一次啓動都需要半天的時間,我們啓動之後,他們再想啓動,需要等時間。”

時間,是哪裏最稀缺的。

我心底唏噓不已,我也想去對付蔣兆,但是他的強大,我也看到了。可誰想,竟然會發這個事情?

如果蔣兆不是執意去那邊的話,我想他也不會死。

我問高陽:“得到了那些法力,真的會無敵?”

高陽想了想說:“假如,還是當年傳說中那麼厲害的話,是會無敵的。但是去了之後,我發現了那裏的海水不斷淹沒大地,我就知道了,當時也告訴你了,真正的法力是在大海底,是被藏起來了。也許,在當年有大智慧者覺的這一行遲早都會沒落,所以就收集走了絕大多數的法力,讓那個時代畫上了一個句號。”

我明白,“爲什麼要那麼做?難道不好嗎?”

高陽無奈一笑,“你看看現在這個社會,現在的人口,現在的時代。如果真的還有法力存在的話,那該會多麼混亂?”

我沉默,也許吧,如果現在真的可以隨便修煉出法力,還該會什麼樣呢?

高陽說:“每一個時代,都有每一個時代的特徵。以後,我們的世界會被科技完全取代,人自然也有自己的活法。法力普遍存在的年代,只是代表着,那個時代需要那種力量。”

我不解,“你爲什麼就一點都不想得到?”

高陽笑了笑,“得到又如何?得不到又如何?人不過就是一日三餐,晚上有個舒服的地方睡覺就行了,死了,也就那麼一點地方。再強,再富有又有什麼呢?雄心抱負,不過就是野心,慾望的自欺欺人罷了。”

“只要過的愉快,和和睦睦,平平安安,那就勝過一切。”

我點了點頭,笑說:“這讓我想起了一句話,幸福與貧賤無關,與權勢無關,與地位無關,與心相連。”

高陽哈哈一笑,“是的,你能夠明白這個也很好。”

當下我們也就不說話了,把衣服擰乾,就在這裏睡覺,休息。

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醒來後,渾身痠痛,但是精神還是不錯的。

我們整理了一下,我問高陽這是什麼地方。高陽告訴我說,這是神農架。

神農架?

這可是在湖北省境內啊,可釣魚島那可是在海內啊。

我不敢想象的看着高陽,“怎麼會這樣?”

高陽說:“所以我說,有很多事情是科學無法解釋的,正所謂玄之又玄,衆妙之門。現在你明白了吧?”

我也不知道我是真懂了,還是不懂,反正我也只能夠點頭。

高陽把掌門玉印和朱雀丹筆給了我,“好好的收着吧。”

我看着高陽,“不一起了嗎?”

高陽微笑,“既然都到了這一步,爲何還要糾結這個呢?你該回去了,哪裏還有人等着你。”

我心底頓時涌起了無盡的期待和幸福。

老湯他們也在擔心着我,蕭楠還在等我去救,我的手機早就被沒收了,也不可能給他們打個電話什麼的。銀行卡,我帶着,所以錢什麼的暫時不用擔心。

我問高陽,“你要去哪裏?”

“不知道,天涯吧。”

高陽哈哈一笑,拿起了他的揹包,“沒有目的地,卻又有目的地。”

沒有目的地,也是目的地。

我笑了起來,“想請你吃頓飯,好好感謝一下你。”

高陽又是哈哈一笑,伸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保重吧。”

重生日常 我點頭,和高陽一起離開了神農架,找到了公路,他直接走了,我們沒有再說什麼。

我目送高陽離開,我也好運氣的碰到了一輛小車,對方答應帶我一程。

我去銀行取了錢,雖然錢不多,但是路費,和買一個便宜的手機還是可以的。我給爸媽打了個電話,並沒有說我現在的事情,只是說我在外地出差,現在要回去了,爸媽很高興,就說讓我有時間就回家,我也答應了。

我又給老湯他們去了電話。

老湯張口就罵:“麻痹滴,你他媽的終於給老子打了個電話,你他媽知道不知道那個呂翠多麼可怕啊……”

那聲音到了最後甚至還帶着一絲哭腔,我心底感動,嘴裏卻說:“怎麼着?才這麼幾天,就那麼想我了?”

我問老湯,蕭楠的情況怎麼樣了,老湯告訴我說,他一直都有去看,還是老樣子,不過很穩定。老湯還告訴我說,徐小琳來找我了,但是什麼事情沒有說,好像要結婚了,人都懷孕了。

想想去香港的時間都是好幾個月前的事情了,聽到徐小琳要結婚,而且還懷孕的時候,我心底雖然也不是滋味,可卻又覺的鬆了一口氣。

她也有她自己的生活不是嗎?

我們終歸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我告訴老湯,我很快就坐飛機回去,讓他不用擔心。

我掛了電話,去了飛機場,買了機票,就坐在那裏等。

我看到外邊有情侶相擁,親吻,以前會覺的他們沒有節操,但是現在卻不這樣覺的,如果幸福是目前的,那麼就珍惜現在吧。

上次,我去接蕭楠的時候,她也很激動,見到我很親密。

那一刻,我知道什麼是幸福。

我把揹包抱在懷裏,這裏有我的未來,而我將是蕭楠的未來。

我不會再離開她,也不允許她再離開我。

飛機起飛的那一刻,我看着窗外白雲漂浮,飛機在空中穿梭的時候。

我還是哭了,根本就控制不住。

一切的回憶都像放電影一樣,一切的經歷都註定是我的一切,不管我表現的是懦弱,還是勇敢,那都是我親身經歷的。

淚眼婆娑中,我彷彿看到了蕭楠睜開了眼睛,然後衝着我笑。

淚眼婆娑中,我彷彿看到了蕭楠穿着婚紗,然後衝着我笑。

淚眼婆娑中,我彷彿看到了我和蕭楠手牽着手走在大街上,然後她衝着我笑。

淚眼婆娑中,我彷彿看到了我和蕭楠哄着一個哭啼的嬰兒,我急的手忙腳亂,然後她衝着我笑。

淚眼婆娑中,我看到了我們白髮蒼蒼,然後她衝着我笑,溫暖,貼心……

那是幸福!

淚眼婆娑中,我笑了。

高陽說的對,人,總是要笑的。

《完》

謝謝大家的支持與陪伴,這本書的成績並不理想,但是有你們願意分享這本書的故事,真的已經很滿足了,謝謝每一位讀者—–潘海根。 ?我叫楊道靈,17歲,出生在大西南龍山縣的八里鎮,現在是縣城三中讀高三的學生,道靈只算我的道號。

本來我是叫楊青山的,只是五歲的時候,蜈蚣嘴的馬真人硬是要我爸將我過繼給他,就這樣我的戶口本上就被改成了楊道靈。

至於我爲什麼要過繼給一個道士,後來聽我的奶奶說,是因爲我的命數不好,因爲在我出生的那晚,我爺爺暴斃而亡,死的時候兩眼凸出,流出鮮血,死相很慘。

說句不好聽的,我的爺爺就是我給剋死的。

具體那晚發生了什麼我是沒親眼看到了,只不過後來聽奶奶和馬真人說起過,我的爺爺是爲了救我和全家性命而死的。

那晚我爺爺匆匆從鎮上趕回來,而我老媽也正在肚子鬧着肚子疼,奶奶一聽,竟然發現老媽是臨產,而那時候我纔在老媽肚子呆了七個多月,怎麼可能就是臨產了呢?

可我爺爺火急火燎趕回家後,就對着奶奶橫眉立眼的急道:“有野東西來了,想奪我沒落地的孫子的命!你們都躲屋裏去,不管聽到什麼,只能在天亮才能出來!”

然後爺爺放下他的工具箱,再去竈屋刮一些老鍋的鍋灰,並在雞圈裏抓來一隻黃花大公雞。

接着從工具箱掏出做木工的墨斗,將那些鍋灰抹在墨斗的線上,圍着屋子纏了兩圈,然後站到屋門口。

直到第二天凌晨,三四點我幾經波折的出生了,當太陽升起後,我奶奶纔打開門,接着看到爺爺就在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的,身體僵直着。

奶奶喚了爺爺一聲,爺爺卻沒有任何反應,於是奶奶過去一看,原來爺爺已經死了痛苦一番後,奶奶還發現家裏打鳴的那隻黃花公雞也攤死在地上,就連嘴殼子都是碎了的,還有屋子周圍,豬圈羊圈各死了一頭豬羊,最後還發現屋子後的一根櫻桃樹一條黃花大蛇纏着樹杆也是死了。

一天後我的爸爸從縣城裏趕回來,給爺爺換壽衣的時候,發現爺爺的衣服裏留着一封遺書,似乎已經料到了自己要死,還命令在他死後一定要當即埋葬。

而就在葬爺爺的那天,一位白花長鬍,頭上依稀飄着幾縷銀色髮絲的老者來到爺爺墳前,奶奶從來沒見過這個老頭,可是老頭卻站在爺爺墳前作揖三拜,然後在爺爺墳前痛哭,說什麼師兄來遲了。

在爺爺的後事辦好了後,那老頭沒有經過邀請,就跟着我家裏人來到我家,他一進門就臉色大變,大聲咆哮,“那個小鬼兒,敢上我大徒孫的身?”

那時老媽還在給“我”餵奶,不料被老頭的這一吼,懷裏的“我”竟然睜開了漆黑般的眼睛,對着老媽一陣詭笑,剛出生的孩子會笑?而且還是令人背心發汗的詭笑?嚇的老媽雙手猛抖,一下就失手將我摔在地上。

可是聽奶奶說,當時摔倒地上的我並沒有出事兒,反而剛出生幾天的“我”竟然詭異般的站在地上,開口說話了,說出了一段令人乍舌的祕聞,直接把奶奶爸爸媽媽給嚇的滿臉蒼白,就連那老頭聽了後也是大汗淋漓。

至於當時那個“我”說的什麼,我可是不知道,不過後來聽馬真人的敘述大概就是,一切的災難來源全是因爲二十年前,龍山縣八里鎮大石崖的一樁慘案,而且驚動了高層,對外傳的是遇到礦難,但事實上這案件最真實的說法卻是——龍山縣八里鎮大石崖村無頭屍案,當時案子被地級市政府下令封禁,一般人很少知道。

二十年前的一段時間裏,我的爺爺正好在大石崖村給人當學徒,大石崖村顧名思義,在那村子的後山有一塊非常巨大的石崖,石崖的石頭不是一塊一塊的,而是整石結構,而且這大石崖村的這石崖突然一天被一羣搞測試勘察的人看了一次。

從那以後很快還來了一些軍隊上的人,運來一些施工設備,似乎是要搞大工程的樣子,政府都下令讓就近居民搬遷了,而這工程似乎也是一件很機密的大事,只是聽後來的人們說那裏是在建一個很神祕的廠子,要麼是兵工廠,要麼就是發現了什麼珍貴的礦藏。

不久後,大石崖村的人那時開始就搬遷了,而我爺爺有幸被選中成爲工隊上的臨時工,還簽下了祕密合同,我爺爺一時間裏成了風光無比的工人,那時候的工人可吃香了,甚至有姑娘意圖和爺爺結婚,不過那時候爺爺已經結婚了,我爸都五六歲了,所以這些姑娘只有羨慕死我奶奶了。

我爺爺成了工人後,就很少回家,直到三個月後的一個夜晚,工地上正加班鑽洞呢,可突然山洞裏傳出一陣工人的倉惶恐懼的聲音,只見他們一個個的爭先恐後跑了出來,有的人甚至跑掉了鞋子。

我爺爺當時正在露天的一個空壩裏幹着木工的活,卻見一羣工人大概十多個,從他身前跑過,爺爺就感到奇怪了,大半夜的,一個個的發什麼羊癲瘋呢?

而這時候兩個監工的,攔住工人們,問他們怎麼不幹活了,只見工人們一個個面色慘白,精神恍惚的說着:撞鬼了,撞鬼了!

兩個監工一聽,其中一個監工立馬呵斥,“牛鬼蛇神都是封建迷信,根本就不存在,你們立馬回去幹活。”

一羣工人死活不肯回去,而有個工人大概是親眼看到了什麼,他急道,“工頭挖開了一口石棺,被一口石棺給吞了!裏面肯定有東西!我纔不回去呢,我。。我要回家!”

兩個監工一聽,驚了一下,他們可不相信棺材會吃人,只相信肯定是山洞裏出事故了,於是兩人立馬就準備前去看。

可是那兩個監工進了山洞後就再也沒出來過,直到第二天凌晨,天麻麻的時候,山洞裏傳來聲音,是一個哭聲,那聲音不知是男是女,總是哭的很慘,聲音很滲人。

當時所有工人都聽到了這個聲音,嚇的不敢出帳篷,而爺爺從小膽子就挺大,聽聲音不但不怕,反而生出好奇之心,於是一個人隻身前往了山洞口。

到了山洞口,只見那個方形整齊的石洞前,早上霧氣很大,難以看清什麼,於是爺爺走近石洞一看,不料這裏早就來了三個人,於是更近步子上去細緻一看,卻見三個穿着血衣的人,齊齊的對着山洞跪着,爺爺不知道這三個人是誰,於是想要走近看清一些。

幽深的山洞裏,透着黯然的礦燈光線,本來那會還是初秋的日子,天氣還是很熱,可是洞口卻不是這樣,陰陰森森透着一股子的涼氣。

我爺爺打了幾個寒顫後,看清了三個人的身影。

這三人的裝扮和身形,不就是之前工頭和兩個監工的嗎?爺爺一邊喊着他們,一邊靠近準備問問他們昨晚咋的啦?

可是一靠近,我爺爺纔看見,這三個人竟然沒了腦袋!看到這裏,我爺爺膽子再大也是驚惶失措的叫了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蜷縮着身體不斷的後移,同時從懷裏摸出一部破了封面的辟邪古書,據師爺爺說那古書是我家祖傳的。

“小子,別亂動。”突然我爺爺身後傳來一句呵斥,他朝後蜷縮的身體也是一頓,撞到了東西,於是扭頭一看。

只見一個髮束沖天髻,頭帶盤山冠,一身黑道袍,兩隻眼睛一閉一睜的兒童嫩臉的道士出現了,而道士的一側,還站着一個同樣裝扮,卻是兩鬢斑白的老頭,他們也齊齊舉目看着前方。- ? 大唐貞觀第一逍遙王 “這山洞有一至兇至煞之物,若是將其放出,必將霍亂人間一隅,不能讓那東西解開封印,徒兒,法寶來。”

那個長的跟孩子一樣臉的道士看着洞口,面色嚴肅的對着一側的老頭說道。

一側的老頭一聽,立馬恭恭敬敬的從背後淡灰色的八卦袋裏,拿出一面青銅古鏡和一個鈴鐺交給道士。

道士拿着所謂的法寶,掃了我爺爺一眼,說我爺爺是信仰魯門的人,如今村子三裏內人家都成了它的活祭,不知道我爺爺會不會魯門祕法。

爺爺看着兒童般臉龐的道士,沒想到一個老頭竟然被他換做徒兒,咯噔嚥了一口口水,掏出胸前的古書,說他正準備看祖傳魯班書上的咒語呢,其實那時候我爺爺並沒有修煉過魯班書。

那道士一看一把拿過古書,翻了翻,隨即很肯定的說,這是一部真品,當即就要收我爺爺爲徒。

而我爺爺也就莫名其妙的就拜了那個小孩爲師了,不過後來我知道這小孩就是我的師祖爺了,而那個老頭也就是我的師爺爺馬真人了,師爺爺說師祖爺當時那張孩子臉,就是傳說中的鶴髮童顏,是半仙的徵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