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給氣得講不出話,畢竟這事兒也是他自找的,讓他嘴賤。

「她怎麼回事兒?」郭劍鋒冷冷的撇了一眼地上的人。 林建忠不好意思得干嗽了兩下,「額,我…」 「你什麼你,說重點,別娘們兒嘰嘰的,有屁就快放」聽他講話吞吞吐吐,郭劍鋒寒著臉不耐煩的催他。 額!說我像娘們兒,哼!這筆賬我記住了,以後一定得告訴嬌嬌她男人是怎麼吼她最愛的二哥的。

「她怎麼回事兒?」郭劍鋒冷冷的撇了一眼地上的人。

林建忠不好意思得干嗽了兩下,「額,我…」

「你什麼你,說重點,別娘們兒嘰嘰的,有屁就快放」聽他講話吞吞吐吐,郭劍鋒寒著臉不耐煩的催他。

額!說我像娘們兒,哼!這筆賬我記住了,以後一定得告訴嬌嬌她男人是怎麼吼她最愛的二哥的。

從荒野求生開始作妖 最後還是在對方越來越難看的臉色下,林建忠乾脆直接的說:「我就跟她說你已經訂婚了,然後她就這樣了」

一雙陰鷙的眼睛上下掃視了他一遍,似乎在找不同的答案:「就這樣?」

林建忠向他兩手一攤,「就這樣」

冰冷無情的留下一句「活該!」郭劍鋒寒著一張臉出去了。

很快,就有幾個戰士進來將林建忠放在擔架上抬了出去,至於還趴在地上的甄美靜,至始至終都沒有人去管她。

等到她慢慢地蘇醒過來時,早已是人去帳篷空了。

忽然她想起自己是被人給打暈的,是誰呢?要是讓她知道了肯定要那人好看,居然敢將她打暈。

不過也幸好她當時被打暈,若不然她肯定將那人給刺傷了,伸手揉了揉疼痛的脖子。

眼中閃著光,就算是這樣,也不能抵消那人將她打暈的罪。

突然她感到自己胸口處涼涼的,低頭一看,她差點大叫起來,死死咬住下嘴唇,才使她沒有尖叫出聲。

手忙腳亂的將胸前的衣服扣好,心裏面一陣慌亂,是誰?到底是誰幹的?

難道是將她打暈的那人,為什麼他要這麼對她,忽然想到了什麼,她唰的起身,檢查身體別處,發現並無異樣,她這才感覺心中稍安。

開始被緊張到要蹦出嘴巴的心臟,慢慢地落回到了胸腔。

她坐在林建忠剛剛躺過的那張架子上,被褥已經被拿走了,直剩下冰冷的鐵架。

就好像她此刻的心情一樣,從初見他時的天堂,掉落到了現在的地獄。

這種孤獨冰冷的感覺讓她眼睛一酸。

一滴淚珠從眼眶中滴出,一滴,兩滴,三滴…越來越多的淚水拚命要從她好看的鳳眼中湧出來。

肩膀也從剛開始的輕微抽動,到後面的雙手交錯,摟住自己的身體。

整個人咬唇失聲痛哭,渾身漸漸地浮動得厲害,口裡面還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忽然,一雙溫暖的大手輕輕將她摟進了懷裡,甄美靜此時只想感受這片溫暖。

並沒有任何排斥的她閉上眼睛,將自己投向身後的懷抱,任對方將她緊緊擁進懷裡,還不時用手在她背脊和腰際處上下輕輕滑動。

這種陌生又親密的碰觸讓甄美靜不覺的顫粟了一下,莫名的感覺有種情緒在她心眼裡慢慢往外滲出。

她還來不及弄明白,對方將她的頭輕輕撥動按向懷中,那帶著濃重撩人的男性氣息很快讓她本不剩多少的清醒瞬間潰散。

任由那雙充滿魔力的大手在她身上遊走,直到她感到自己的頭被人抬起,后又感到一股淡淡的煙草氣息向她襲來。 這氣息讓她感到有一絲驚慌,她想要睜開眼睛,可是卻被一隻手掌覆住了雙眼。

接著她只覺得自己唇瓣上被一塊溫暖柔軟的暖意給含住,甚至她還能感到齊中還夾雜著淡淡的濕意,又軟又滑的正在裹挾圍攻她的牙齒。

直到她再也受不了的嚶嚀一聲,唇瓣輕啟,那濕滑柔軟終於越過阻礙滑了進去,與她相互嬉戲。

這人技藝高超純熟,初嘗情慾滋味的甄美靜早已在他懷裡軟成了一灘水,柔美的雙手還主動伸出攀住對方的衣服,想要更多。

覆住她雙眼的手不知何時已經移開了,來到她妖嬈的曲線上流連回撫,她閉上雙眼陶醉的開始主動回應起對方,換來了更加激烈的糾纏。

直到她已經渾身無力軟倒在那人懷裡,若不是被抱著,她早已癱倒在地了,任由他對自己的身體進行著無禮的侵略。

此時帳篷外面傳來一陣兒腳步聲,似乎正朝這裡走來。

正在甄美靜曲線上流走的手突然頓住了,眼鏡後面的眼睛里劃過一絲訝異,這時候會有誰跑這裡來?他是看見人都走了才進來繼續之前沒有完成的事情。

有人了來看見了更好,有人作證看她以後還怎麼拒絕他,她平時一副看不上所有人鼻孔朝天的樣子,現在不照樣讓他搓扁捏圓。

聽說她是幹部子女,家裡條件好,哼!等你到了我手裡,他有的是辦法將這個外表高傲,骨子裡卻淫蕩無比的女人弄下神台。

想到這裡儀錶斯文的男人眼中滿是得意和嘲諷,金邊眼鏡後面的眼睛里也是一片流光,其中明明暗暗的道不明說不清讓人看了只覺著發冷。

沉浸在慾海的甄美靜對於這一切都全無察覺,她只感覺此刻自己才是一個被人疼愛的女人,她已經完全淪陷在這種陌生又刺激的感官中。

帳篷忽然被人給掀開,一聲尖叫才將她的理智慢慢喚了回來。

甄美靜睜眼一看,抱著自己的男人正是她們外科部的副主任醫師陳凌,她立刻感到渾身的血液似乎都要凝結了。

葉小梅這聲尖叫將人都驚了過來,好幾個人接連跑了進來,但是看見裡面的熱辣場面,都羞得不行。

剛才她們看到甄美靜上衣半開的靠躺在外科主治醫師陳凌的懷裡,臉上布滿紅暈,紅腫著唇。

而且葉小梅剛才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陳醫生的手伸進了甄美靜的衣服里,並在裡邊大膽的遊走。

所有人一看他倆剛才這幅樣子,就知道他們剛剛在這裡都幹了些什麼。

真沒想到這個甄美靜原來這麼不要臉,竟然敢大白天就敢勾引男人,而且還勾引的是她們醫院裡的最多人愛慕的單身漢陳凌醫生。

所有人都看著甄美靜和陳凌二人,一句句不要臉,臭女人,跟漫天飄雪似的砸向甄美靜。

她們將她說的一文不值,簡直就是舊社會裡的娼妓一般下作,甄美靜實在受不了這樣的謾罵。

鴕鳥般的捂住耳朵大喊著發脾氣:「你們全都給我出去,快點滾出去!」

一個個子長得瘦高的小護士,嘴巴一撇,嘴裡冷哼一聲,不緊不慢的說著:「自己做了不要臉的事兒,還來叫別人滾,真不知道臉是什麼做的,我呸!真丟了白衣天使的臉。」

葉美娟一臉的幸災樂禍:「就是,還真是不要臉,換成我啊不如死了算了,還好意思在這裡大喊大叫,平時裝得多清高啊,結果呢,居然在這裡就能…。」

說到這裡,她故意停頓了一下,嘴裡面嘖嘖有聲:「我都不好意思說出來,怕噁心死我…」

其他人也是一聲聲附和著,都是罵甄美靜不要臉,丟了醫生的人之類的罵聲。

這時候一個個子長得高大有些偏胖的中年女醫生進來了,一進來那眼睛就在甄美靜和陳凌身上掃視,就跟要將兩人看穿似的。

看見她,甄美靜嚇得不敢再動彈,渾身冰涼,原先犯渾的腦子立馬就清醒了。

這位中年婦女是陳凌的姑姑,她在早就聽說過陳凌能夠學醫,年紀輕輕就當上外科副主任,他姑姑幫了很大的忙。

再看看眼前的形式,自己就算是有八張嘴也解釋不清楚了,怎麼辦?怎麼辦?甄美靜已經急得腦門兒上全都是冷汗。

而從他們倆被人發現開始,就一直默默無言的陳凌,看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的甄美靜,忽然抬頭開口向大家解釋起來。

「請大家不要再這樣說小靜了,好嗎?我們倆早已經處對象了」

所有人皆是十分意外的張大嘴看著他,彷彿他說的是什麼毒藥一樣,其中好幾個小護士當即就紅了眼睛,全部都惡狠狠的瞪著甄美靜。

真是太可惡了,她居然敢把她們最喜歡的陳醫生給偷走了,陳醫生家境好,為人溫柔又很體貼女孩子,是醫院裡大家公認的白馬王子。

可是這麼好的男人,現在竟然被甄美靜偷偷給搶走了,所以現在她已經成了所有人的公敵。

陳凌微彎嘴角,臉上隱隱帶著得意,他就是要逼她,讓她站不住腳,只能夠像藤蔓一樣,只能靠著他才能夠喘息。

可是他想的太簡單了,甄美靜剛才能夠被他俘獲佔便宜,那只是因為被心愛的人傷了心,所以一時意亂情迷。

現在她已經清醒了,那裡還會看上平日里總是圍著她獻殷勤的陳凌呢。

比長相,比才能,他樣樣都不能夠與劍鋒哥哥相比,她剛才只是一時錯了,不錯以後她再也不會了,她心裡只能裝得下一個人,她最喜歡的大英雄。

撞上你撞上愛 想著他,甄美靜臉上立刻帶著十分痛苦的神色,眼中蓄滿淚珠,美麗的風眼裡全是孤獨無助,她張嘴吐出嘁嘁哀哀的話。

「大家請不要這樣子誤會陳醫生好嗎,剛才你們所看到的不過是誤會而已,我剛剛在帳篷裡面被人給打暈了,是陳醫生救了我」

「咦!……」

所有人看著甄美靜一臉委屈的樣子似乎又不像在說慌,但是剛才他們倆確實又是一副很曖昧的樣子啊。

「那你為什麼嘴巴那麼紅,那麼腫?這你又怎麼解釋?」

「對啊,你快點解釋清楚啊?」

甄美靜看著講完話得意洋洋的葉小梅,銀牙幾乎咬碎,要不是這麼多人,她肯定要去撕爛了她這張破嘴。 裝出一副比剛才更可憐凄慘千萬倍的樣子,甚至還給所有人展現了她頸后被人打過的痕迹。

「小梅,你怎麼能夠這麼說陳醫生呢,他只不過是用了人工呼吸救我罷了,可是你怎能把我們講得那麼不堪,你一個女孩子,腦袋裡整天想些什麼呢?」

替嫁胖妃:王爺盛寵小野貓 「而且剛剛陳醫生說我們處對象,也只不過是在為我解圍而已,你們不要誤會了。」

葉小梅沒想到這火竟然會反過來燒到了自己的身上,再加上大家看著她的眼神很回味,感到臉上熱辣辣的,便捂著臉哭著跑了出去。

其他幾個小護士一聽是誤會,立馬眼睛放光的看著她們心中的白馬王子,她們還有機會。

陳凌斯文的俊臉上滿是錯愕,沒想到這女人那麼能耐,竟然能自己找到生路,看來是小看她了。

哼!不過這樣嘛,他更喜歡,至少是個有趣的女人,他就不信嘗試過他高超的吻技,她還能不心動。

這裝也就是一時的,以後他還有的是機會,他不著急,慢慢來,他最喜歡溫水煮青蛙了。

這邊甄美靜和陳凌兩人就一直在醫院,或者沒人瞧見的地方暗暗鬥法,各展所長……

大年三十…

部隊里的會餐廳里……

戰士們將包好的餃子全都抱進廚房,炊事員煮了好幾鍋才將熱騰騰的餃子端上了桌。

所有人坐在凳子上,上身筆直,等著領導講話。

郭劍鋒高大的身軀從中間一桌站了起來,大聲說了一句:「還等啥,開造!不許剩下」

「是!我們保證完成任務」

戰士們的聲音幾乎要將房頂給掀了,大聲說笑的聲音嘰嘰喳喳不絕於耳,十分熱鬧。

突然,郭劍鋒發現少了幾人,手一招,通訊員周林立馬跑了過來。

郭劍鋒眉毛微皺,問:「他們幾個呢?」

「報告大隊長,他們去林子里摸食去了」

周林立馬會意,半點不含糊的向老大報告幾人的行蹤,摸食是他們打獵的暗語。

去打獵裹腹可不就是摸食嘛,反正就一個字,吃!

陽剛的劍眉輕朝上挑了下,說:「你去吧」

「誒!」

這幾人可以啊,現在他們都已經混得這麼熟絡了,還一起偷偷的去山上摸食。

看著戰士們一張張笑臉,心中突然想起了她一笑起來就是酒窩的小臉蛋兒,不知道她在做什麼?好想聽聽她的聲音,聽她說一句想你。

行動總是比想法更敏捷,高大的身軀嗖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沒有半分猶豫大步往外走去。

來到辦公室,拿起電話輕車熟路的撥了那個早已經爛熟於心的號碼。

流沙村的村支書辦公室裡面,一部老式座機不停地發出刺耳的鈴聲,不過這裡現在一個人也沒有。

但是那聲音就跟催命似的一個接一個,不停歇。

張勝利中午喝了些酒,出來散散步消食,準備出去林大國家去竄竄門子,嘮叨嘮叨幾句話。

可是不知怎地,他不知不覺的竟然來到了村委會,也好巧不巧的聽見了那刺耳的電話鈴聲。

打開門,來到桌子旁將電話接起,裡邊就傳出一陣冷得人心眼子里的聲音:「你好,請幫我找一下林小嬌同志,我有事情想找她詢問」

聽見對方說話這麼冰冷嚴肅的聲音,張勝利連問也不敢問,連忙說馬上去叫,對方就回他一句十分鐘以後再打過來。

張勝利呆若木雞拿著話筒聽著裡面傳來的嘟嘟聲,腦中不知如何形容。

突然他回過神,放下電話趕緊朝門口跑去,以媲美運動健兒的速度往林小嬌家方向奔去。

媽耶!

路上張勝利心中不由得罵娘,這人是啥玩意兒啊,十分鐘,他跑過去叫人也得十分鐘呢。

就林小嬌那細胳膊細腿兒的嬌氣樣兒,估計跑都得十幾分鐘了,不知道這打電話的是哪路祖宗啊。

跑得快剩半條命的張勝利終於到了林家,一看到林小嬌正準備出門,馬上便叫住她。

氣喘吁吁的告訴她有電話找,讓她感緊跑過去,還告訴林小嬌,對方還要求說十分鐘以後就會打過來。

小跑了兩步,林小嬌心裡越想越奇怪,要求十分鐘就得到,是誰?誰這麼拽,居然能夠如這般霸道至此。

忽然她腦中響起某個人在她耳邊的霸道宣言,訂婚那天,那人在出門之前對她講,如果她結婚以後再趕他,就把她欺負得渾身是印兒。

想到可能是他,林小嬌心裡湧起了濃濃的思念,一別就是大半年,本以為他能跟二哥一起回來過年的,可是他們兩人都沒有。

想到是他的電話,此時的林小嬌很恨不能長雙翅膀直接飛去接電話,她肩上的毛球看見她心急的樣子。

無聊的抓抓耳朵甜舔了舔貓爪子,真是女大不中留啊,想男人想成這樣。

哎!真丟臉,貓爪子將眼睛捂住。

隔著村委會還有一百多米,林小嬌就聽見電話鈴焦急的在辦公室里傳出來,腳下的速度不由得更加了。

那刺耳饒人鈴聲,此刻在她聽來猶如天籟般美妙。

一把抓起電話,她還沒開口,裡面就傳來了心心念念的聲音。

「嬌嬌,我想你了!」平時冷冰冰的聲音這時候無比性感低沉,直刺的林小嬌耳朵發癢。

靜靜地平了好幾次呼吸,林小嬌輕輕的「嗯」了一聲兒。

嬌滴滴的一聲兒從話筒那邊傳來,還帶著微喘的氣息聲,讓郭劍鋒瞬間麻掉了半邊身子。

「嬌嬌…」

「嗯」

「別總是嗯,講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