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望著她走上前去,開腔道:「等人嗎?」

黃思睿點點頭:「嗯,我等你。」 「等我?」李平有些小意外,不過一想也在情理之中。自己救了黃思睿,她謝謝自己也是應該的。 李平笑道:「你怎麼知道我會從這裡走?」 兩隻不聽話的眼睛又不受控制地向下望去。 黃思睿微眉頭皺起,輕輕吐出兩個字:「流氓。」 「好,流氓走了。」

黃思睿點點頭:「嗯,我等你。」

「等我?」李平有些小意外,不過一想也在情理之中。自己救了黃思睿,她謝謝自己也是應該的。

李平笑道:「你怎麼知道我會從這裡走?」

兩隻不聽話的眼睛又不受控制地向下望去。

黃思睿微眉頭皺起,輕輕吐出兩個字:「流氓。」

「好,流氓走了。」

平哥也是有氣性的人,頭一甩從旁邊走過。

黃思睿立馬改口:「英雄行了吧,英雄請留步。」

李平挺住腳步,轉過身,把頭昂得老高,比打鳴的公雞還要驕傲。

黃思睿美眸一閃,說道:「謝謝你救了我。」

「來自黃思睿的感激值+333。」

李平順桿就爬:「那要怎麼謝我呢,要來點有誠意的。」

黃思睿:「額,那,我請你吃飯吧。」

李平欣然接受:「嗯,正餓著呢,不過話可說前面,我飯量很大,怕不怕我吃窮你?」

黃思睿莞爾一笑,白皙臉頰上的兩個梨渦更加迷人。

幾分鐘后,李平和黃思睿坐在一家早餐店,面前的桌子上擺著三碗胡辣湯,四個雞蛋,一筐油條,三屜豬肉餡小籠包。

黃思睿吃得優雅,李平吃得奔放。

這頓飯是自己憑本事掙來的,吃得理直氣壯,他才不會跟黃思睿客氣。

有句話怎麼說,女人的沉沒成本越高,就越不捨得放棄……

咳咳,想多了,八字還不知道怎麼寫呢。

安靜地吃了一陣,李平開始找話題,問黃思睿工作情況,什麼時候搬來小區的,還拐彎抹角地問她感情狀況。

黃思睿性格爽朗,告訴李平她自己開了一家化妝品公司,三天前搬來小區,這裡是她家老房子,馬上要拆遷了,她搬來住一陣找找童年。

最後一個問題很機智的避開了,反而讓李平交了自己的老底,知道他是個單身狗,這樣李平暗暗不爽,覺得自己吃虧了。

從外貌和氣場判斷,李平之前覺得黃思睿肯定是個女強人,但沒想到這麼強,竟然自己有公司,一年營收兩千多萬,大大超出他的想象。

兩個人打開話匣子聊了一陣,說話更加隨便。

黃思睿笑著說:「有沒有興趣來我公司上班,我剛好缺一個財務主管。」

李平不以為動道:「我可是大國企的人,怎麼能去你那小公司呢?

不過,你要是給的工資高我也可以考慮考慮,嘿嘿。」

黃思睿認真想了一下:「一年15萬,年終分紅,幹得好我給你股份,怎麼樣?」

李平信口說道:「我現在一年差不多就能拿15萬,再加5萬,財務主管加貼身保鏢,你考慮下?」

黃思睿被李平逗笑:「要找保鏢也不能找你這麼瘦的啊,多沒安全感。」

李平正色道:「你別看我現在瘦,但我一個月後體重就能突破150,再稍微練練,一樣的肌肉猛男你信不信?」

「好,我信,快吃,我還要趕時間去公司開會呢。」

李平低頭狼吞虎咽,喝口湯,好奇道:「你一個大老闆怎麼沒見開車呢。」

黃思睿立馬吐槽:「就咱們那小區那巴掌大的地方,停車難死了,我車停前面小區了,那裡買的停車位。」

五分鐘后,李平把面前的吃的消滅乾淨,擦擦嘴,笑道:「免費的就是吃著香。」

黃思睿大氣地說:「吃飽沒有?沒吃飽再打包一屜。」

李平打個飽嗝,擺手表示飽了。

黃思睿拿出手機掃碼結賬,李平也拿出手機,笑道:「思睿姐,加個微信吧,樓上樓下多走動啊。」

我在時光深處等你 黃思睿大方地笑了笑,這小子嘴真甜。

李平竊喜,掃碼加上微信,這就是實質性的進展。

這頓架不白打,這頓飯是真香。

出了門,黃思睿忽然嚴肅說道:「李平,再次謝謝你今天替我出頭。

不過,你以後出入要多注意,黃頭髮那個混混在這一帶可是出了名的不好惹,你今天揍了他一頓,他肯定要找回來。」

李平從容不懼地笑了笑:「有膽他就來,不信治不了他了,再囂張把他送進去。」

黃思睿擔心地搖搖頭:「你不要再逞強,他背後有人,你能躲就躲,不行就搬走吧。」

李平愣了一下,然後望著黃思睿壞壞一笑:「我要是搬走了,以後可怎麼見你呢。」

說著眼珠子又不聽話地往人家傲人的事業線上瞄過去。

黃思睿心裡一動,微微有些臉熱,白了李平一眼:「誰稀罕見你了。」

這傢伙油嘴滑舌的,不知道多少小姑娘慘遭毒手。 回到屋裡,李平開始仔細考慮黃思睿臨走前說的話。

說一點也不怕被報復那是假的,所謂好虎架不住群狼。自己屬於「三沒」人員,勢單力薄。

「黃毛」要是領一群混混來報復還真是麻煩。

但今天替黃思睿出頭,李平一不後悔,他瘦瘦的身體里有著見義勇為的熱血。

雖然這次跟「見義勇為獎金」無緣,自己也並非全無收穫。

三四千的強悍值不說,還有美女的「另眼相看」,免費早餐,微信到手。

不知道這算不算衝冠一怒為紅顏呢。

就不信他丫的能天天帶著人在門口堵我,我又沒有下死手,不至於這麼大仇這麼大怨的。

惹不起老子躲得起,大不了閉關修鍊,四五天不出門。

實在不行就報警,讓警察叔叔收拾這幫渣渣。

就這麼定了,不能為這點事浪費精力,還要寫機器人呢。

李平的屁股剛碰到椅子,系統的聲音響起:「觸發支線任務【英雄虎膽】,每天8點,12點,19點出門一次,在小區門前轉悠一圈,直面黃毛的報復,每出去一次獎勵3000強悍值,是否接受?」

我擦,系統這是要誘惑我變強嗎?

出門一次就有3000強悍值,李平有些心動。

接受還是拒絕這真是個問題。

李平慎重地考慮了一會兒,最終接受任務。

正所謂富貴險中求,強悍值對他來說比錢還要珍貴,能讓他體會天高任鳥飛的豪爽和快意。

他現在有格鬥技能傍身,系統里還有瓶【魔椒防狼噴霧劑】在角落裡吃灰,正好可以防身。

如果真打不過可以跑,還能報警,總之不會出什麼大事,風險在可承受的範圍里。

如此謀劃一番,李平又花了1000強悍值,開始用腦子指揮電腦編程。

雖然不用再敲鍵盤,李平還是正常地坐在電腦前,專註地盯著屏幕,怕萬一腦子抽筋出現什麼差錯。

這是他的優點,做事情專註,可以全情忘我,當然這也要是他喜歡的事情才行。

能在自己喜歡的事情里忘掉一切,這是一種稀有的幸福。

李平就那麼緊盯著屏幕,絲毫不覺得無聊,看著一行行代碼神奇的出現在屏幕上,莫名的興奮,成就感滿滿的。

一個上午,李平只起來活動了兩次,做些吃喝拉撒的事兒。

不知不覺中,系統的聲音響起:「友情提醒,再有5分鐘就到12點,請宿主馬上下樓,在12點前走出小區大門,否則將會受到血誓懲罰。」

李平一驚,這麼坑嗎,之前也沒說過有懲罰啊?

好吧,算我怕了你了。

血誓懲罰我可不想來一下子,我可不想變成「火人」,那可不是好玩的。

11點58,李平來到小區大門口,扭頭一看,「黃毛」和四個人高馬大的混混正陰則則對他發笑。

李平似笑非笑道:「來了!」

「黃毛」這是多急著報復,早上的事兒中午就找來了,特么的連等到晚上都等不了嗎?

既來之,則打之。

「黃毛」和四個混混一愣,戲謔地笑道:「兔崽子,怕了嗎?想道歉,特么的晚了。

你現在只有跪在地上,乖乖地給老子磕三個頭,再叫老子一聲……」

「黃毛」突然想起早上對李平連佔了兩次便宜,改口道:「你懂的。」

眼神一狠,對李平有所暗示。

李平冷眼打量著幾個混混,大步走到門前的路上,搖搖頭,慢慢地拿出手機,裝模作樣地問:「問一下,110是多少號?」

一個左青龍右白虎的混混頓時爆笑:「傻逼,110都不知道是多少。」

他看幾個同伴並沒有笑,而是環伺著李平,忽然意識到是自己傻逼了,這小子原來是要報警啊。

「黃毛」不以為然地叫囂道:「報警?撐著你,警察來了又能怎麼樣,又沒有證據,能把我怎麼著。

哼,我最後給你三秒考慮時間,你要是給老子乖乖磕個頭就算了,要不然今天就廢了你。」

李平環視四周,還真特么沒有攝像頭,定定神問:「你剛才說什麼?」

黃毛重複道:「老子給你三秒考慮時間……」

「不是這句,下一句。」

黃毛好氣又好笑:「要不然老子今天廢了你,廢了你,你特么聽清楚沒有?」

李平忽然把手機放到耳朵上:「同志,你聽清楚了吧,他們要廢了我,快來救人啊。」

手機里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你要保護好自己,很快就會有人趕過去。」

李平掛了電話,神情忽然一變,用鷹隼般凶厲的眼神盯著「黃毛」幾個。

證據已經有了,他是受害者,就算「黃毛」幾個被揍了他也是正當防衛。

「麻痹的,你給老子玩陰的,兄弟們,給我先把他的手給我廢了。」黃毛暴跳如雷地叫道。

四個混混餓狼一樣向李平撲過來,有的揮拳,有的飛腿,有個拎著板磚猛拍,出手都是狠辣至極。

李平當即從系統空間中取出【魔椒防狼噴霧劑】,蓋子一拽,悍然開噴。

「呲……」

四個混混很快中招,臉上火辣辣的疼,鼻涕眼淚瘋狂地往外冒,很快撕心裂肺地大叫起來,比殺豬的聲音還要震人心魄。

「來自熊達的負面情緒值+999。」

金牌小助理 「來自熊邇的負面情緒值+999。」

「來自熊散的負面情緒+999。」

「來自熊思的負面情緒值+999。」

「來自胡志東的震驚值+750。」

我草,熊家四傑啊,怪不得都是一個熊樣。

趁他病要他命。

李平箭步上前,騰空起腳,對準四個半瞎的混混猛踢。

「彭彭,啪啪」

轉眼后四個混混被李平放倒,在地上叫喚著打滾,臉上疼得被刀刮火燒一樣。

路過的人被這慘烈的景象驚到了,嚇得跑個乾淨,只有個別膽大的在遠處用手機拍照錄像。

「來自胡志東的震驚值+899。」

「黃毛」胡志東愣了10幾秒,忽然從身上取出一把耀眼的匕首,凶神惡煞地向李平衝過來。

「停!」

李平猛噴一下防狼噴霧,一片帶著辛辣氣味的紅霧再次散開。

胡志東急停住步子,氣急敗壞地叫道:「小子,你特么死定了,老子這次是動真火了,一定要廢了你!」

「來自胡志東的怒氣值+999。」

「你特么倒是來啊,看誰廢了誰?」李平回懟道。

這時候,警笛的聲音忽然響起。

胡志東頓時有點慌,再次放下要弄死李平的狠話,然後跑了。

「老大,你等等我們啊。」

「救我們啊。」

胡志東猶豫一下,罵罵咧咧地跑了回來,很快像導盲犬一樣開路,帶著首尾相聯的熊家四傑跑了。 聽著短促刺耳的警笛越來越近,李平開始有點心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