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地,林熙月自己爲自己的夢境找了個說法,說不定,那些都是他的前世,這說明,他和王晞月足足有好幾世的緣分!

白蓮驀然發現,林熙月竟然比自己還了解自己。漸漸地,她也從林熙月身上看到了許多模糊的印象。記憶被模糊,但是還是能感覺到親切。 順理成章的,兩人真的走到了一起。林熙月知道了什麼,卻不多說,白蓮也隱隱察覺到什麼,也不多說,兩人默契得像老夫老妻…… 許亮致力於研究的技術終於展現在人們眼前,讓人

白蓮驀然發現,林熙月竟然比自己還了解自己。漸漸地,她也從林熙月身上看到了許多模糊的印象。記憶被模糊,但是還是能感覺到親切。

順理成章的,兩人真的走到了一起。林熙月知道了什麼,卻不多說,白蓮也隱隱察覺到什麼,也不多說,兩人默契得像老夫老妻……

許亮致力於研究的技術終於展現在人們眼前,讓人們不禁驚歎,撇去許亮在女色上的品行,許亮真的是曠世奇才啊!!!

無論是當初的音樂王子,後來的傳奇導演,還是現在的奇蹟技術員,都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他的絕世奇才!

許亮解決了困擾人們多年的高成本特效,研製出了低成本高性能的特效,特效大片時代,徹底地拉開了序幕。

成就了許許多多的藝人,其中包括林熙月。

林熙月接到一華龍最頂級導演元導演的邀請,出演《仙緣》中的男主角。

《仙緣》乃華凱聯盟最高的至高神的傾力製作,講述的是男主角在修仙世界的傳奇事蹟。

而因爲這部小說對特效要求過高,又名氣大得驚人,一直以來都沒有導演敢挑戰這一本書。

這一次,元導演的開拍也是頂着極大的壓力,衷心地希望林熙月如傳聞中那般演技出衆,衷心地希望林熙月的人氣如傳聞中那般牢固……

在接到角色的那一晚,林熙月最近做夢的根源爆發了,凌虛徹底地控制了林熙月的身體。

當年,凌虛一心想要到仙界與小徒弟再敘前緣,也的確在仙界找到了小徒弟,然而……卻總是覺得缺了什麼,直到他登臨絕頂,成爲至高仙帝時,他終於看破了虛妄窺見真實。

一個道心堅定的人的執念……那份決絕是白蓮乃至輪迴系統設想不到的。

凌虛憑藉一己之力和各式各樣的奇遇破碎虛空,順着白蓮的氣息找到了白蓮曾經到過的世界,也找到了曾與白蓮有過心意交融的男子。

最終來到了這個世界,相隨而來的還有各個深情男子的執念碎片,附着在凌虛靈魂上。這也是林熙月能夠夢到那幾次夢境的原因。

凌虛佔有了林熙月的身體,也翻閱了林熙月的記憶,準確地找出白蓮這一次輪迴的對象,毫不思索地來到白蓮的房間。

“林夕……”凌霄看着相貌迥異於之前的白蓮,喃喃道。

ωwш ★t t k a n ★C O

“?”白蓮一頭霧水,林夕這名字似乎也蠻熟的,是她的曾有名嗎?記憶模糊的白蓮只能這麼猜測。

凌霄凝視着眼前的小徒弟,恍惚,心中的執念在見到小徒弟的這一刻破碎了。 說!雙胞胎小鬼頭是誰的? 他這是怎麼了?竟然……凌虛揉揉小徒弟的頭髮,不發一言,離開了。

林熙月醒來發現自己出現在王晞月的房間,驚駭極了:“我,我怎麼會在這裏?”

白蓮看着林熙月的表情,心中對剛剛的情景有了猜測。

林熙月發現自己又多了一份記憶,是一名叫做凌虛的人飛昇前的記憶。

林熙月有點苦惱,夢境對他的演藝事業很有好處沒錯,但是對他的影響也太大了,這一次似乎還夢遊了?

另一邊,某處仙界,一名男子突然出現,女子淡淡地撇了一眼,繼續陣法推演。

“夕兒,我回來了。”男子溫柔地說道。

名叫夕兒的女子冷漠地無視了男子的話,聚精會神於陣法的研究,好似男子是空氣似的。

男子心中一痛,這是之前從未有的,清楚地告訴他,他的心。他懊悔極了。

男子苦笑地摸摸鼻子,知道自己之前的行爲傷了她的心,也知道,以她的性格必然不會在原地等待他。

不過不要緊,他還有很長很長的時間,千年、萬年……他總能將她的心捂熱的。

想着,男子坐在女子一旁修煉起來,恢復這一趟時空穿梭損失的修爲。

林熙月出演了《仙緣》,白蓮也開始了她巔峯之作的創作。

若說之前的四賢者系列的四部小說,雖說有聯繫,但也只有在最後一刻得到四賢者後,四位傳奇人物才真正地聚集在了一起。

四部小說爲四個傳奇人物的個人傳奇史。

而白蓮要創作的最後一本巔峯鉅作是四個人族賢者帶領人族在百族混戰中自強不息,發展壯大。

若說前面四部小說只是個人的傳奇故事,最後一本確實悲壯的種族戰爭史,講述着以四賢者爲中心的全體人族如何在百族大戰中掙扎求生,如何毅然決然地奉獻出自己的生命,只爲人族的延續留下希望。

浩瀚的宇宙,慘烈的廝殺,艱苦的求生……

一部史詩鉅作,在白蓮筆下創作出來……將曦月徹底地推向了至尊神的地位。

在全力地結束了史詩鉅作,《仙緣》改編的系列大片也播放了。

林熙月成爲全球至高影帝,曦月成爲網文圈至尊神。

此時,卻爆出了許亮的絕世醜聞!!!

許亮的娛樂集團爆出逼迫旗下女星男星接客的消息,進而爆出許亮女友之一胡芊芊乃黑幫千金,借許亮娛樂集團洗黑錢,又爆出許亮女友之一林閒蓉爲其保駕護航。

黑白兩道齊聚,還有商道提供媒介,可謂是驚世大案!!!

許亮涉嫌涉黑洗錢、賄賂官員、逼迫女星……一系列罪名,被逮捕歸案,經查證,許亮所知甚少,但仍有幫兇之嫌,被判十年有期徒刑,其餘直接人士被判無期徒刑……

白蓮得知此事,驚呆了!金手指開得再大,也抵不住*薰心啊!!活該!!

林熙月發佈消息,宣告自己結婚消息。

一石驚起千重浪!!!

“不要啊男神!!!”

“是誰!!!我要去殺了她!!!”

“什麼人能配得上我家男神啊!!!”

“是某某女星麼?”

……

羣衆的力量的無窮的,人肉搜索下,林熙月結婚對象的資料被人肉出來了。

!!!!!!!!!!!!!!!!!!!!!!!!!!!!

曦月至尊神竟然是女的!!!

曦月至尊神竟然才那麼年輕!!!

曦月大大竟然和曦月男神結婚了!!

他們竟然還同名!!!(啊喂!這是重點嗎?)

在悲傷中,人們發現,他們崇拜的兩名傳奇人物一起告別單身!!

在狂喜中,人們發現,大神和男神竟然是cp!!

最後從兩人所述的經歷發現,原來讀者和作者絕壁是真愛啊!!!!

事情鬧得太大,連退休已久的林爺爺林奶奶也被驚動了,對於孫子的對象,他們是極爲關心的,特地下工夫調查了王晞月的背景。

看着手上的資料,林爺爺林奶奶淚眼汪汪,想起了那段崢嶸的歲月,王晞月竟是十年前被誣陷隱蔽的好友們的孫女,他們多年來一直在找尋好友的蹤影,一直了無音訊,都快放棄了,沒想到如今倒來了個意外發展。

他們高興於能與好友喜結連理,又傷心於好友一家一生坎坷,好友早逝,好友的兒子媳婦也車禍去世,獨留好友孫女尚在世上。

林爺爺林奶奶好好地答謝了暗中維護王晞月的好友舊徒,並且打電話給孫子要他好好對待王晞月,不然撕了他的皮。

╮(╯Д╰)╭深怕爺爺奶奶反對先斬後奏的林熙月囧到了。

●rz這真是我親爺爺親奶奶嗎?

至於林父的意見,被林家全家人一致忽略了……

“第八次輪迴成功,最高成就:網文至高神,獲得輪迴點數1000000”

“輪迴者白蓮達到權限者標準,是否挑戰成爲權限者?”

同時傳來了權限者的信息。

權限者,輪迴者的進階,將擁有輪迴系統部分權限,視挑戰任務難度及其完成程度獲得不同程度的權限授予,挑戰期間,權限全面放開。

權限?!白蓮聽了被吸引了。

白蓮回答道:“是!”

“第九次輪迴,未來世界,挑戰任務:收集信仰。成功獎勵:成爲權限者失敗懲罰:失去輪迴資格。” 朱大娘囁嚅著,用眼睛去看長帆,長帆勸慰她道:「大娘,是什麼情形,您且說就是,李公子不會冤屈了您的。」朱大娘道:「事關重大,我怕說不好,落下個謀害主君的罪名。」李卓然聽出了這話裡面的蹊蹺,呵斥道:「既知道事關重大,還不從實招來,非要等到你家老爺被問斬了你才肯說么?」

朱大娘心中盤算:如果這個時候,把那日的情形說出來,沒準能救得了趙清州,這樣便功過相抵了。她想到這裡,一咬牙說道:「嗨,我說便是。」李卓然趕緊示意朱大娘落座,聽她將那日採買的經過細細道來。

那日朱大娘像往常一樣,步行來到秦淮岸邊樂業坊中的容止齋,為趙清州買墨塊。掌柜的見到朱大娘,似乎比往常還要殷勤些,單獨拿出一個雕花的木盒子來,讓朱大娘選看。朱大娘道:「掌柜的,您是知道的,我們趙府一向買的是十文錢三枚的那種,這麼好的墨,我們老爺不讓買的。」

容掌柜說道:「欸,這幾塊上好的徽墨,就當我孝敬趙大人的。若沒有趙大人主持興建樂業坊,我這容止齋還在春秋巷裡呢,哪有如今這麼好的生意啊。」朱大娘聽了這話,頓時覺得臉上十分有光彩,揚眉吐氣地說道:「這倒也是,我們老爺一向治理江寧有方,江寧城哪個不感激我們老爺啊。」

這番話引得店裡其他的幾位客人紛紛側目,朱大娘見引得他人注意,便降低了聲音:「可我們老爺也一向是個兩袖清風的好官,我若收了你這幾塊墨,豈不是有損老爺清譽,無端惹上個受賄的污名。」容掌柜大笑道:「哈哈哈哈,朱娘子說笑了,幾塊墨而已,我這店裡多得是,趙大人不嫌棄就好,就是在下的一點心意,不忍心大人日夜操勞,還用著全江寧最低等的墨。」

朱大娘聞言有些心動,打開那盒子看了看,裡面用紅綢墊著六塊黑中泛紫的墨塊,十分油亮,泛著一絲淡淡的腥氣,與櫃檯上色澤藍黑的松煙墨不同,口中說道「容掌柜的一番好意,我替老爺謝過了,還是用這下等松煙墨吧,若是收了你這好墨,回頭老爺不樂意,我還得跑一趟給您送回來。」

見到朱大娘遲遲不肯收,容掌柜有些著急,將她引到窗邊,低聲說道:「朱娘子啊,你是個聰明人,你拿著這盒墨,把買墨的錢省下來喝茶,豈不是很好,這樣一箭三雕,咱們各遂心意。」朱大娘正色道:「這是哪裡話,我們朱家幾輩都是堂堂正正的人,況且我們老爺從不收人東西,不能從我這裡壞了規矩。」

容掌柜點點頭道:「趙大人治家嚴謹,修德修身,小人實在是佩服。這樣吧,先只拿一塊好墨先混進松煙墨中,拿回去您今日給趙大人用上一枚,若是用得不習慣,就再換回來原來的也一樣,若是用著好用,以後我就把這好墨,十文三枚賣給趙大人。」朱大娘雖然為容掌柜的誠意感動,卻依然下不了決心。

容掌柜換好了墨,將那盒子直接放進了朱大娘的提籃之中,說道:「得了,朱娘子,咱們若是在爭執一會兒,恐怕整個樂業坊都知道咱們在這裡為了幾塊墨推來讓去,您就不聲不響的拿回去,誰又知道?」

朱大娘半推半就,將那盒子拿到手上觀摩了一番道:「容掌柜,我若拿著這麼好的盒子回去,想不聲不響都難,您還是老規矩,給我草紙一包,麻繩捆上吧。」容掌柜啞然失笑道:「不愧是趙大人的得力幹將,朱娘子想得就是周到,我這就給您包上。」說著便來到櫃檯邊,手腳麻利把墨給包上了。

李卓然耐著性子聽到這裡,說道:「既是混著包在一起的,你又如何保證,清州一定用的是特殊的這枚?」朱大娘看了一眼長帆,說道:「老爺一向嚴謹,書房的用品一向是用完一份領一份的,那日長帆兄弟來領墨塊,我只給了他那塊,心想讓老爺試試,能不能試出不同來。」

李卓然拍案而起道:「沒什麼可說的了,定是這個容掌柜搞的鬼,咱們現在就去找他算賬。」朱大娘看到李卓然並沒有把賬算到她的頭上,覺得自己要義不容辭打頭陣,才能顯示出自己並非和容止齋一夥,便拍著胸脯道:「李公子,咱們快走,我給你帶路!」

「等等,」李卓然叫住朱大娘了道:「我忽然想到,咱們這樣去,一沒有物證,二沒有批捕公文,如何與容掌柜對峙,又如何把他帶到臨安,為清州作證?」長帆忙道:「李公子,您昨日畫梅花的那張紙,和硯底的墨,不就是咱們的物證么?」李卓然低頭四下看去說道:「這是個好主意,可那張紙呢。。。不好,讓剛才那位邵公子給拿走了!」

三個人大驚失色,長帆又細細找了一遍,發現還是沒有,急的快哭了,口中說道:「李公子,剛才那位邵公子,是不是容掌柜派來毀掉物證的姦細啊,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把那張紙帶走?」李卓然也心急如焚,只能強作鎮定道:「不怕,他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總能找到他的。」

長帆道:「對了李公子,看門的小四說他去找一個朋友,他的朋友,是不是就是那個容掌柜啊?那咱們現在快騎馬出去找吧,許是人還沒跑遠。」李卓然覺得腦子亂作一團,他用力拍拍腦袋,忽而想起清州平日里常交待他的一句話:膽大心細,遇事不慌。

這個時候,不能自亂陣腳,李卓然深吸一口氣,使自己冷靜下來:「長帆,你現在帶一隊人手去容止齋,千萬別讓那個容掌柜跑了,我馬上去找王縣丞,請王縣丞開一張批捕文書,一起去把他抓回來。」長帆便答應便向後院跑去,準備去選幾名人手,抄起兵器去堵在容止齋門前。

「李公子,那我能做什麼?」朱大娘十分迫切想要盡一份力。「你跟著一起去,這樣的墨,容止齋一定不止一塊,你去把剩下的那些找出來,咱們就有物證了。」李卓然發號施令道。 “唔……”病牀上的女子發出了聲音,引起了護士的注意,護士趕緊趕了過來。

“雲惜音,你醒了嗎?感覺怎麼樣?”護士關心地問道。

白蓮剛剛穿越過來,還沒弄清楚狀況,便感到全身疼痛,記憶大量涌入,白蓮又暈睡過去,接受身體的記憶。

護士見病人又暈了過去慌張起來,趕忙叫來護士長,說明情況。

護士長仔細地檢查了儀器上的數據,說道:“沒事,醒過來了就沒事了。”

護士聞言鬆了口氣:“嚇死我了,我以爲好不容易救回來的,又這麼去了。 美男個個都好壞 那樣小baby就太可憐了。”

護士長拍拍護士的肩膀,安慰道:“沒事,這位媽媽命大着呢,當初都斷氣了都能再活過來,想來是個偉大的母親。”護士長將當初死而復生歸結爲病人放心不下剛出生的孩子。

這是經常有的,護士長也不止遇到過一次。

護士眼睛亮亮的,點點頭,“母愛真偉大!我先去照顧小baby,這位媽媽醒來一定想立刻見到小baby的。”說着,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護士長搖搖頭。

白蓮在昏睡中來到了意識海深處。

“你想要我的身體就拿去吧,沒有你,我也是度不過難產的,不過拜託你替我好好照顧我的孩子,順便幫我調查一下我的繼母,她和我媽的死到底有沒有關係!”雲惜音悲傷地留下了最後的遺言,便將自己的全部記憶都傳給白蓮,洗去記憶的靈魂遁入輪迴。

白蓮接收雲惜音記憶的過程極爲和諧,比起之前都要和諧,完全地融和成功。

這是因爲,之前的原主和她的性格相差太大,爲了防止自己的性格被記憶影響,她本能地排斥記憶,導致每次遇上什麼事都要再重新翻看一下記憶。

而這一次不一樣,原主的性格和白蓮的性格有一定的相溶處,一樣的淡然,一樣的自私,一樣的感情少。

她們並非無情,但很少會有什麼大喜大怒的情感,就好比雲惜音遇到了被人□□,被父趕出家門,被一直信任的繼母背叛,難產而死,這一系列的事情下來,雲惜音有悲傷也有淡淡的痛,卻能很快地調節好心情。這種淡然和白蓮是極爲相似的。

或者這不叫淡然?叫理智到了極點的淡漠。

雲惜音的記憶因爲原主的完全願意,也因爲白蓮和雲惜音性格的相容性,完美地被白蓮吸收了。

連帶的還有云惜音對父親的失望,對繼母的悲傷,對孩子的愛,對弟弟妹妹的疼愛……好似白蓮就是經受這一切的人。

再次睜開眼睛,白蓮第一時間叫道:“孩子!”這是來自雲惜音對孩子的母愛,也被白蓮完全吸收了,白蓮並沒有抗拒這些情感,她本身很喜歡雲惜音,誰不喜歡另一個自己呢,所以她本身對繼承原主的遺志沒有什麼抗拒。

“我就知道你一醒來就會找孩子。”護士小姐聽到雲惜音的呼喚很快地將孩子抱了過來。

白蓮抱過孩子。有點皺皺的,像個小猴子,但血脈牽絆的吸引,軟化了白蓮的心。

這不是她第一次有孩子,甚至還不是自己親自生的孩子,但是比起之前的孩子,她對這個孩子多了幾分憐惜。

若沒有她的到來,這孩子一出生就沒爹沒媽,加上雲惜音剛剛被趕出家門,狠心的父親甚至還註銷了雲惜音的戶口,也就是說,雲惜音此時的資料上顯示的完全是沒有任何親屬。這孩子必然會被送往孤兒院。

想到這,白蓮對這孩子多了幾分憐惜也不爲過。

“沒錯耶,我這裏有這孩子未來的信息哦,你要不要看?”白巖的聲音直接在白蓮腦中冒出,這一次權限者的挑戰由他來向白蓮說明情況。

“這孩子是哪本小說的主角嗎?”白蓮問道。據白蓮所知,輪迴系統有存檔的人物信息都是小說裏的人物。

對於自己不斷地成爲小說的一員,白蓮一點想法都沒有。每一次輪迴都是賺的,她沒那麼矯情去計較自己是不是小說的人物,娛樂神和娛樂人都是娛樂嘛,沒差。

“不是哦~他是男配。”

“男配?”白蓮看着睡得香香的小寶貝,心中軟乎乎的,關心起小寶貝未來的命運了。男配的話也分很多種。“哪一種男配?”

“男主重生文中的男主的兄弟男配,不過……你自己看嘛。”因爲這一次輪迴白蓮的權限全開,不用消耗輪迴點數就能夠獲得男配的資料。

白蓮將小寶貝輕輕地放在護士送來的嬰兒牀上,躺了下來,閉眼查看資料。

越看,心裏越是火大!

這是本男主重生類小說,男主原先是一廢材,平庸地成長到大,一朝重生,與男配稱兄道弟,將一直以來孤僻的男配拉攏到旗下,從此不斷逆襲崛起,王八之氣爆發,小弟紛紛拜服,美女也都紛紛聚集到男主身邊。一句話簡介,就是重生男崛起過程中收穫小弟美女的故事。

不過這不是白蓮火大的原因,白蓮最火大的是白巖給的另一份非小說版的真實情況,裏面詳細闡述了男主如何設計利用男配的種種事實,還標明瞭男配最後的死因竟然男主暗下殺手。

白巖似乎還嫌白蓮不夠火大,還詳細闡述了男主崛起的最大金手指竟然是男配,也就是男主拿走了男配的全部機遇,爭霸的道路上也是男配爲他招兵買馬,爲他剷除障礙……

白蓮看完,直接想吐血!沒見過這麼無恥的男主,也沒見過這麼傻的男配。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