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很忙嗎?爲什麼這麼重視這些事情?

老爺爺呢?他是幕後者還是,被動者?晨曦看不透,想不透,最後決定不想了,也不琢磨了。(m首發) 結局都一樣何必耿耿於懷! 如今父母親也同意了,在過幾天她就要正式搬進朱家,這幾日的自由時間實在是太珍貴了,她一定要好好度過每一天。 回到家一進門,母親就去拜佛,父親拎着東西進了臥室。

老爺爺呢?他是幕後者還是,被動者?晨曦看不透,想不透,最後決定不想了,也不琢磨了。(m首發)

結局都一樣何必耿耿於懷!

如今父母親也同意了,在過幾天她就要正式搬進朱家,這幾日的自由時間實在是太珍貴了,她一定要好好度過每一天。

回到家一進門,母親就去拜佛,父親拎着東西進了臥室。

晨曦一人在門口慢吞吞的換鞋,門口忽然傳來敲門聲,開門一看原來是送信的。

她的視線停在了信封上的‘戒毒所’三個字上。

戒毒所發來的通知?是不是通知母親舅舅被關的事?

她裝着若無其事的樣把信封遞給了母親。

沒一會兒晨曦就看見母親手拿着信紙,輕輕擦拭眼角的淚珠。

舅舅忽然關進戒毒所母親肯定很擔心吧,可短痛不如長痛,她不得不這麼做!

她相信讓舅舅遠離母親是對母親來說是最幸運的事兒。

舅舅不在的這幾日,她們家難得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經歷過挫折晨曦更加深刻地明白那平淡的生活是多麼的來之不易。

其實,平平淡淡也是種幸福。

三口的元旦過得又平凡又溫馨,雖然菜餚沒那麼豐富,可三口坐在一起家裏長短,看着電視聊聊天,晨曦覺得自己已經很幸福了。

她希望時間停能留在這一刻,她喜歡這樣的平凡日子。

晨曦好想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碰上像她老爸這樣的男人,胸襟寬闊,又那麼地寵愛心愛的女人。

要是真讓她遇上了這樣的好男人,她好希望和他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不識時務的手機鈴聲無情地打碎了美好的憧憬。

還遇上男人呢,簽了契約婚約她還怎麼找男人?戀愛啊,愛情什麼的必須得埋進墳墓裏去!哎,終於明白什麼叫代價!

“恭喜你又長了一歲!”一聽那大嗓門肯定是思琪。

“大小姐,又啥事兒!”這幾日晨曦都沒怎麼理思琪,思琪卻絲毫不介意,晨曦心中由衷的感到了歉意。

以前在高中時也是,好幾個同學嫌她學習差都不和她玩,可思琪卻和狗屁膏藥似的,自稱着姐去哪兒都喜歡帶着她。

“沒事不能找你了,你肯定忘了同學會的事兒,被我猜中了吧,全班的女同學都在期待這次同學會,就你一人最淡定,受不了你了,都懷疑你是不是同性戀!”

“沒你這麼比喻的吧,反正我不想去。”

“不去你也得去,誰讓我是你姐,聽姐的沒錯,明天下午我去你家接你,都不用想就知道你現在的模樣,參加同學會前必須帶你去整整造型,就這麼定了,明日吃過午飯後我就去找你。”

這思琪打電話風格怎麼那麼像某男,算了去就去把,刺激刺激自己好讓自己提起精神來。

她這是有自虐症? 要是有自虐症還能這麼不爭氣嗎?晨曦苦笑。

她把手機扔進鋪上,自己走到了窗臺,用手掌拖着下巴望着那個不大不圓的月亮。

她啥時候也能爆發一次,做出轟動的事兒來?可智商和情商跟不上他人,她怎麼爭怎麼拼?

哎呀!哎呀!哎呀!晨曦拼命地搖頭。

全班同學各個都頂呱呱,就她自己是個小尾巴,如今還休了學連個尾巴都不是,這也太悲催了吧!

就這樣她還想着參加同學會?

她剛剛怎麼沒回絕思琪的話,難道她想…想見上官文浩?大姐不要妄想了好不好!

晨曦試着各種方式安慰自己忘記某些不現實的想法,可她總能找得到各種理由說服自己。

比如,只是見一見又怎麼了!

再比如,最後一次見面總可以吧!

再再比如,後天就要當他人的契約妻,出去瘋一瘋飽個眼福還不行!

惑妃妖嬈:朕寵定了! 晨曦最後還是說服了自己去參加同學會。

可那心情還是錯中複雜,晨曦轉身走到衣櫃前,她把全部的冬裝掃了一遍,可始終沒有找到心儀的衣服。

女人的衣櫃總是少那麼件衣服!

怎麼辦,穿什麼啊?雖然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但總不能太難看了呀…

她看鏡中的自己,鬱悶之極做出各種怪異表情。

臉部變麻了,人也累了,晨曦直接轉過身,倒進被窩。

不管了不管了,明天的事兒明天再說。

第二天,思琪準時出現在她家門口。

晨曦看着思琪的裝扮萬分感嘆。

“思琪,你不冷噠!”

晨曦換着鞋盯着思琪裙下那一層半透明的絲襪。

思琪卻沒理她反而換上拖鞋進了她的房間。

“不走了嗎?”晨曦又換回棉拖鞋跟着思琪走進自己的屋子。

見思琪特自然的從她的衣櫃裏拿出哪款prada包。

“換了它!”

“啊?”

“你打算揹着小書包參加同學會?你自己不勢利眼,外面的人可不像你,以貌待人的世界,你不想適應也得適應,快,換了它。”

晨曦其實挺喜歡自己的小揹包,可思琪這麼一說,好像也有些道理,她只好拿出包裏的東西換到prada裏面。

“包搞定了,衣服呢我給你帶好了,就差鞋,你鞋子在哪邊,讓我給你挑一個。”

晨曦帶她去了鞋櫃,只見思琪表情黯淡。

“我暈,你竟然一雙高跟鞋都沒有!現在百分百的懷疑你是不是女人?”

“高跟鞋?大冬天的爲毛要穿高跟鞋,休閒鞋不行?”

“你以爲參加運動會!”

“參加個同學會,要這麼多搞頭嗎?”

“你看是什麼學校的同學會,什麼人蔘加的同學會,我趕打賭咱班那些女同學肯定會穿得一個比一個靚麗,你還想穿着休閒鞋揹着布包出席,別給我找樂!”

思琪拿起晨曦的包,站在門口換了那雙怎麼也有10公分高的高跟鞋。

晨曦很是佩服思琪踩高蹺的能力,那麼細的跟,她怎麼就那麼得心應手。

“我的衣服有些你還能穿我給你帶了幾件,鞋子呢你肯定穿不了我的,走,咱先買鞋去,然後在做造型。”

晨曦被思琪半推着出了門。 九重春華 一輛黑色寶馬x6停在她家樓下。

晨曦見思琪停住了腳步,她也停了下來。

只見車裏的那位穿着短皮甲外套的男士直盯着晨曦手中的包,打開了副駕駛座位的車門。

這位高個男不會就是思琪說的那位公子哥吧?

晨曦發現思琪看高個男時眼眸閃閃發亮,難道思琪動情了?她不是沒見過思琪的其他男友,可這種目光還是第一次見到。

“晨曦,邵青。”思琪的介紹短的不能再短。

“就是送你手上那個包的人。”後一句聲音低的估計只有她們倆人聽得見。

“你就是晨曦,思琪天天提起你的名字,名不虛傳,果然是個美人胚子,初次見面,以後多照顧照顧我家思琪。”

晨曦啞然,這是什麼打招呼?她極不自然地笑了笑,跟着思琪上了車。

汽車停在奢侈品商業街,思琪拽着晨曦走進寫着tod’s四個字的店鋪。

思琪給她選了一雙讓她試鞋,晨曦報了號碼,試了試,鞋子是漂亮,跟也沒那麼高,也沒那麼細,穿着也很舒服。

晨曦拿起鞋子看價格,看到是四位數,急忙換回自己的鞋子。

“思琪你先別買,我去趟洗手間。”

鞋子也太貴了,她可買不起,她又不想讓思琪掏錢,趁着這個時間看看周圍有沒有賣的便宜的。

晨曦都沒等思琪回覆就走出了那家店。

正恍恍惚惚尋找賣鞋的地方時她看到了他,她的契約夫,朱明。

一個帶着墨鏡的熱火身材的女人正挽着他的胳膊走進了一家叫tffany的店鋪。

她的未婚夫有喜歡的女人?既然有喜歡的人爲什麼還要和她籤那種東西?

晨曦傻傻的盯着tffany店鋪發呆,就在這時她的肩膀上搭來了一隻手。

思琪站到她的身後喘着氣說道,“可是追上你了,你亂跑什麼,想凍死我,走,回去了。”

撒旦情緣:四爺的惑情寶貝 晨曦的眼底帶着那麼點點失意,她的身子硬被思琪拽着前進,可她的頭和視線依然停止在那個店鋪的櫥窗上,那個女人會是誰?

“來不及了,你快點,我好冷的。”

晨曦硬被思琪拉回了車裏,思琪還是善作主張給她買了那雙鞋。

買了就買吧,等她賺了錢在送思琪一雙鞋好了,計較反而不合適。

汽車又一次行駛了起來,思琪和邵青倆人聊得很是happy,晨曦被逗的都忘記了剛纔的那一幕。

晨曦被思琪帶去了美容店,她按着思琪的吩咐換了幾件思琪帶來的衣服,最後思琪決定讓晨曦穿上那件白色的七分袖連衣裙。

白色很適合晨曦的氣質,所謂人靠衣裝馬靠鞍,果然換上衣服,換上鞋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晨曦坐在宮廷式樣的椅子上閉上了眼睛,各種固體和液體在她臉上模來模去,各種大小的刷子換着位子刷來刷去,等晨曦睜眼時差點就沒認出自己。

思琪看着鏡中的晨曦大笑。

“晨曦,太美了,我都要嫉妒死啦!”

晨曦呆呆的望着鏡中的自己,“是我嗎?我都…不認識了,化妝好神奇!”

“思琪。”

“嗯?”

“回來你教教我…”

“教你什麼?”

“化妝。”

“我沒聽錯吧,化妝!晨曦,你終於清醒了,終於知道要打扮了!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我的誠心終於感動了上天…”

我們的地址 晨曦和思琪從美容院走了出來,邵青看着倆女人傻傻地愣了愣。(閱讀最新章節首發.bι.)

“老婆,你好sexy,我決定了,不送你去同學會。”邵青耍着脾氣坐回車裏。

晨曦被二人逗的捂着嘴笑。

萌妻來襲:總裁,請驗貨! 大個子邵青竟然吃醋了,竟然和思琪耍小孩子脾氣,一個大男人在女人面前可以這麼的原生態,顯然他對思琪的情意不淺,看樣子這個邵青挺在乎思琪的,兩人吵架都能這麼溫馨,真是好生羨慕。

“好,你不送,我可叫我前任了。”思琪絲毫不生氣,特淡定的提到了前任。

“你敢?”邵青搖下玻璃對思琪喊道。

“切,有什麼不敢的。”思琪掏出了手機。

只見高個子從車裏跳了下來,一把把思琪抱進車裏,沒收了手機。

“越危險,越要去,我要當着你的同學面宣佈你是我的女朋友,看誰還敢亂來。()”

“你敢?”

“嘿嘿,我不敢,老婆,不生氣啦啊,老公我一路護送您到終點。”

邵青一笑眼睛成了小縫隙,這細長眼睛好像朱明的眼,咦她怎麼想到了他?難道是剛纔的所見她開始在意了?

“這才乖嗎,老公,我漂亮嗎?”

“漂亮,太漂亮了,裙子就是太短了,以後穿的長點好不好。”

“那要看你乖不乖,你要不乖我天天穿n裙,哼!”

“老婆乖,老公就乖。”

晨曦坐在後座聽着倆人打情罵俏很是悅耳,這樣的愛情也有一番風趣,可她明天開始連這種夢都不能做!

晨曦忽然覺得自己好慘…

“晨曦,到了,等等,那是…是上官文浩,真的是上官文浩。”思琪匆忙搖下車窗,探出頭大喊了四個字。

“上官文浩。”

“上官文浩?他是你們同學?”邵青青着臉回頭問晨曦。

豪門蜜戀:天價出逃妻 晨曦的眼定格在前方木訥地點了點頭,只見邵青急速跳下了車。

“文浩,好久不見!”

晨曦看着車外的三個人,打開了車門,可她的腳不停使喚停在那裏猶豫了起來。

半年不見他還是原來那個樣子,不知自己這個模樣會不會嚇到他。

“邵青,思琪,你們怎麼會在一起?”

邵青看着思琪詭異的笑了笑,“我送女朋友來參加同學會。”

上官文浩看看思琪看看邵青,“你們倆,談戀愛了,可以啊邵青,都追到我們班花了。”

思琪的臉直接變綠,這麼巧,這倆人竟然認識!

思琪紅着眼睛瞪了瞪邵青,文浩都把她當成班花,明顯是有機會的嗎,都怪邵青,直接讓她成了名花有主,一句話就把一切希望給破滅了。

邵青想,這麼危險的人物竟是思琪的同學,怎麼着也得給思琪印個章,免得引來不必要的麻煩,今兒下午真沒白折騰。

“晨曦,走了。”思琪敲了敲車窗。

晨曦這才醒了過來,下了車。

“晨曦?晨曦也來了嗎?”上官文浩向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晨曦更加慌了,微微低着頭,勉強說出了四個字,“好久不見。”

“你,今天…”上官文浩不知怎麼說好中斷了話語。

“漂亮吧,我們晨曦本來就美,是你們這幫人沒看出來而已。”思琪拉着晨曦向前走了起來。

“她一直就很美。”上官文浩把口中的話語原樣吞了回去。

我們的地址 思琪邊走着邊對晨曦的耳邊囑咐道。

“晨曦,上官文浩可是響噹噹的實力股,你可不能錯過,這可是姐給你選的人,肯定錯不了,一會兒,我會想盡辦法把他送到你的碗裏,你可要抓好機會。”思琪在拍了拍她的肩膀,向文浩那邊走了過去。

“什麼,什麼,思琪,你別…”晨曦見思琪遠去,只好吞了話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