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芳翻白眼。

「不用你問,我自己說,我叫吳珊珊,以前是一名記者,我認識你方芳警官。」看到來人是有名的女警官,吳珊珊直接放棄隱瞞身份。 「既然知道我是真警察那就好辦,我問你,葛三天說的是不是真的。」方芳質問。 吳珊珊沉默不語,不否認也不肯定。 「芳芳姐,這件事千真萬確,我在樓下聽的真真確確,你看

「不用你問,我自己說,我叫吳珊珊,以前是一名記者,我認識你方芳警官。」看到來人是有名的女警官,吳珊珊直接放棄隱瞞身份。

「既然知道我是真警察那就好辦,我問你,葛三天說的是不是真的。」方芳質問。

吳珊珊沉默不語,不否認也不肯定。

「芳芳姐,這件事千真萬確,我在樓下聽的真真確確,你看我還留下錄音呢!」葛三天拿出手機炫耀的擺了擺。

「你!」吳珊珊怒視葛三天。

「怎麼? 御夫有道 只允許你竊聽還不允許我錄音啦!」葛三天瞪回去。

「證據也有了,說吧!到底怎麼回事,不配合的話,我只能把你帶回警局。」方芳道。

吳珊珊還在猶豫,她已經冷靜下來,她需要衡量得失,反正,錢肯定是拿不到了,最重要的是如何保住自己性命。

葛三天見吳珊珊不說話便著急了,這可是救他雷正哥的關鍵證據,不能讓它這樣被陳家破壞。

「那個,吳珊珊,陳家不可能給你錢,而且還會殺你,所以你死心吧!好好配合芳芳姐才是你今後唯一的出路。」 「我可以配合,但我有要求,第一,這傢伙必須閉嘴,不準說話。」

吳珊珊口中的這傢伙自然是指葛三天。

方芳瞪了一眼葛三天,示意他聽明白了吧!

葛三天無奈捂住嘴表示自己明白,為了他雷正哥,受點苦,算什麼。

吳珊珊見此,心情頓時舒暢不少。

「第二,我可以交出證據,但,你們必須保護我生命安全。」吳珊珊繼續道。

「可以!」方芳點頭,保護市民安全是她身為警察的本職工作,這個沒什麼可猶豫的。

「第三,你們不可以起訴我,同時不可以讓我背負任何罪名。」

吳珊珊這個要求卻是有些強人所難,不過,本來她就不抱多大希望,只是試探試探而已。

方芳猶豫,因為敲詐未遂,吳珊珊已經實質性的構成犯罪事實,在這件事上她作為警察是不容許讓步的。

「這個我無法答應你。」方芳搖頭。

「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你把我帶走吧!」吳珊珊扭頭假裝不妥協。

葛三天看的那個急啊!芳芳姐為什麼就不答應她呢!先答應她洗清雷正哥嫌疑,之後的事走一步看一步不就好啊!

「當然,如果當事人不報案,法院不立案,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作不知道,這是我能容忍的極限。」方芳補充了一句。

吳珊珊低頭沉思考慮良久,在葛三天要不耐煩之際,總算開口答應。

「好!我做證人,你要記得答應我的事。」

「沒問題!」方芳道。

方芳心裡也是七上八下的,她同樣擔心吳珊珊不配合。雖然,作為一名警察,守紀守法很重要,但她不希望雷正因此受苦受難。

「你的電腦不是已經被帶走,錄音還留有備份嗎?」葛三天見方芳和吳珊珊總算談妥,一時情急立馬開口問。

「我又不是傻子,那麼重要的東西會保存在電腦?」吳珊珊鄙視葛三天。

「既然證據沒問題,收拾東西,現在跟我走。」方芳對吳珊珊道。

「去哪?」吳珊珊問。

「你暫時住我家裡,那裡很安全,等事件過後再做其他打算。」

「哦!」

吳珊珊應聲開始收拾行李。

「芳芳姐,我呢!我去哪?」葛三天見吳珊珊走開后終於可以正常開口說話。

「你的身份又沒暴露,該去哪玩去哪玩,之後的事交給我們大人處理。」方芳打發著道。

「我現在已經是大人了。」葛三天不服氣。

「得了,得了,我會把你的英勇事迹告訴雷正的,現在放心走了沒?」方芳道。

「額!那,好吧!我走了啊?」葛三天還是有些不甘心。

「走吧!走吧!趕緊回家去!」方芳擺擺手趕人。

葛三天依依不捨離開,如果可以的話,他想跟著方芳一起去見他崇拜的雷正哥。

葛三天走後,方芳不久便帶吳珊珊離開,至於那個房子,吳珊珊表示先放著不管,等事件過後再處理。

葛三天走出清風小區之後並未回家,而是拿出手機撥打陸惜瑤的電話。

電話一下接通。

「什麼事!」陸惜瑤道。

「小瑤你是不是在附近?」葛三天問。

「嗯!」陸惜瑤應了一聲表示肯定。

「果然啊!謝謝你,要不是你聯繫芳芳姐我可能麻煩大了。」葛三天開心道。

「然後呢!」

「嗯!然後啊!嗯!為了表示感謝救命之恩,請你吃蛋糕如何?」葛三天腦子一轉立馬會意。

「你的命價值等同蛋糕嗎!」陸惜瑤調侃道。

至於葛三天自然不會在意,因為他們平時就是這樣子對話。

「對啊!是有點便宜的說!那就,加一杯奶茶如何?」

「成交。」

「我們在清風小區前面的電巴站碰面。」 吳珊珊出庭提供證詞和證物證明雷正清白,致使雷正殺人嫌疑事件正式落幕。

隨著法官宣判雷正無罪,法院里響起熱烈的掌聲。今天的法院座無虛席,大多數都是慕名而來支持雷正的,其中與雷正比較熟悉的方芳,孟夢,王叔,曾醫生等人也在,還有江北為雷正而組織起來的群眾代表們,只要生活在江北,大多認識雷正,雷正便是他們眼裡的民眾之星。

雷正眾星拱月般走出法院大門,門外還有一大批記者正在守候,見到雷正出來,爭先恐後圍上去。

「雷先生,請問您在此次事件後有什麼感想?」

「雷先生,經歷被人誣陷,您是否會繼續堅持您之前的人生理念。」

「雷先生,……」

……

雷正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架勢,說到底還是陳家出的力,因為陳家借用輿論一直詆毀雷正,導致原本國內很少人認識雷正到至今幾乎家喻戶曉的程度,而雷正的英勇事迹也逐漸被媒體挖掘出來,被眾人所知,甚至傳的神乎其神。

「咳!」提問太多,讓雷正應接不暇,雷正不得不學電視里別人面對記者時的動作,假裝咳嗽。

果然,全部記者一致停下,望向雷正。

悍妃難惹 「無論未來的生活如何改變,我的初衷永遠不會變,我會繼續做一名人民需要的英雄。」

雷正想清楚了,走到現在這種地步,他倒不如大大方方告訴全世界的人,他雷正就是這樣的人,一個自幼立志成為英雄的人。

「雷正,說得好,王叔會一直支持你。」王叔在其旁邊帶頭歡呼鼓掌。

「雷正,江北的群眾也會一直支持你,加油!」 情歌 身後一大群人開始歡呼。

雷正環視眾人,內心十分感動,有這麼一大批人支持和關心,他自己足夠心滿意足。

不僅僅是現場,還有許多在觀看新聞直播的雷正的崇拜者們同樣興奮的跳起來,比如正在教室上課的葛三天在全班同學老師眾目睽睽之下從座椅跳起,歡呼雀躍,當然,事後少不了被老師懲罰。

然而,人們並不知道,恐懼從今天開始降臨。

上海城市,東方明珠峰,一男子居高臨下俯視眾生。

「從今日起,新的時代誕生,而我,妖魅,將成為這個時代的王,哈哈哈!!!」

上海城忽然風雲大變,陽光明媚的天空瞬間化成烏雲密布,電閃雷鳴,五座百米高塔拔地而起,光芒四射,鏈接成一顆五星芒,將上海城這塊寶地包圍其中。

無數的半妖從高塔湧出,他們就像新生兒一般對著這個世界嚎叫。

「孩兒們!讓我們一起創造一個屬於我們的世界吧!」

那年青春人和事 雄厚的聲音響徹大地,半妖們瘋狂入侵他們周邊所有土地。

從今天開始,世界變了,地球變了,地球不再只有人類一種智慧生命,半妖,新妖族在地球誕生,他們不停吞噬人類的土地,構建屬於他們的世界,他們比人類強大,而且瘋狂。 二一零零年,九月始,世道變了,人類的黑暗時代來臨。

復活重現人間的妖魅喚出一群數量過十萬的半妖降臨上海城市,這座人口過千萬的國際大都市瞬間淪陷。

在國家和人民完全沒有反應的時間內,妖魅徹底佔領上海城全域,並利用陣法封鎖整個上海城的土地與天空。

有多少人家離破碎,又有多少人亡命天涯。

最後,人類該慶幸還是該仇恨,因為,第一次侵略成功之後,妖魅下令放走所有因不抵抗被俘虜的人類。

東部戰區總指揮部。

東部戰區司令員劉洪臉色鐵青,不復往日威風凜凜,座下政治委員參謀等大氣不敢出。

「我軍第七軍六二一團防線被敵方突破。」

「我軍第八軍團一零一團防線被敵方突破。」

「我軍第七軍團三五四團圍剿敵方失敗。」

「我軍第五戰機大隊遭遇敵方埋伏損失慘重。」

……

一條條敗退的戰況不停從前線傳回指揮部。

「這些都是什麼戰況,全是敗戰,簡直在侮辱我東部戰區,難道我東部戰區就沒有一個可用之才嗎!」劉洪已經被憤怒沖昏頭腦,在指揮部開口大罵。

所有東部戰區的軍團長已經到前線指揮,留在總指揮部的只是部分政治委員和軍事參謀。

「老劉,你冷靜點,現在的戰略已經是經過分析得出最好的選擇,不要寒了眾官兵們的心。」委員長何生根道,同時他在暗示劉洪不識大局,在這種時候上火氣。

「哼!」劉洪冷哼一聲。

情緒冷靜下來后,劉洪開始尋思對策,這個何生根是靠不住的了,但,要尋敵人的突破點,談何容易。

原本中央的指示是希望由東部戰區獨自完成對妖魅的反攻,現在看來,所有人都嚴重低估敵人的戰鬥力。

不過何生根倒是無意中提醒劉洪。

「聯絡李維志。」劉洪對情報員道。

「是。」

情報員不敢怠慢,趕緊連線第七集團軍軍長李維志。

不多時李維志的身影出現議會桌投影浮屏。

「司令您找我?」

「沒錯!我想問問你,你怎麼看待現在的狀況。」

「司令,我儘力而為。」

「我不是要你說客套話!把你真實的想法說出來,你在前線應該最清楚。」

李維志注視劉洪,見劉洪一臉嚴肅,不像是試探的樣子,思索一會開口。

「司令,請恕我直言,妖族來勢洶洶,憑我東部戰區一己之力恐怕無法抵擋,如若繼續正面對抗,我軍必將大敗。」

「李軍長你這是在漲敵人氣勢滅自己威風。」何生根悠悠說道。

沒等李維志說話,劉洪便為他嗆聲。

「老何,李維志只是將自己的真實想法告訴我們,決策可是在我們身上。剛剛還說我寒了眾官兵的心,你現在的行為與我又有何區別。」

沒想到自己話反被劉洪利用,何生根自知理虧,悶不做聲。

劉洪則心情舒暢許多,以彼之道還之彼身,跟何生根這個老狐狸相處久了他也學會給人挖坑。

「司令,還有沒有其他事囑咐。」

前線吃緊,李維志一刻也耽誤不起。

「沒了,你繼續指揮前線吧!」

「是!」

掛斷與李維志的通話后,劉洪環視眾參謀與政治委員。

「聽完李軍長的話,在場的各位怎麼看?」

一眾參謀早已按耐不住,開始七嘴八舌發表自己的看法與策略。多數人是反對撤退的,如果他們東部戰區就此撤退,必將極大的影響軍隊氣勢,並來自於中央和全國人民對他們施加的壓力將大大增加,到時對於東部戰區的質疑聲勢必高漲。

「好了!你們的意見我已經了解。」劉洪停止眾人的爭論。

「情報員,命令前線各軍團長,即刻起,第一要務保存軍隊戰鬥力,必要時刻可以放棄一些不重要的戰略目標,總之一定要把敵人拖住。」

「是!」

劉洪看向何生根,開口道:「老何,接下來輪到你出場,必須讓中央調動其他戰區增援我東部戰區。」

何生根動動嘴皮子,最終沒有反駁,繞來繞去,最後最苦的差事落到他頭上,但他還必須做,誰讓他是東部戰區的委員長。 魅強佔上海城之後,在網路上向全世界發出一份建國聲明視頻。

視頻中,魅立於東方明珠塔之巔。

「聽說你們人類很注重儀式,而我現在在地球上生活,那麼像你們人類說的那樣,入鄉隨俗吧!首先向地球的人類們介紹一下我自己,哦,還有我的族人。我叫魅,是一名妖。嗯!就是你們眼裡的外星人。來到地球后,我發現地球比我的家鄉有趣多了,因此,我決定留在地球。一個人肯定會感覺非常孤獨吧!我便用我的血脈創造出一個新的種族,他們不屬於妖也不屬於人類,類似於半妖吧!我把他們命名為半月族。重點來了,我和我的族人在今天,我們建立一個屬於我們的國家,嗯!就叫半月國,我,便是半月國的王。半月國的領地你們應該知道吧!就是以前一個叫上海城的地方,現在變成我們半月國的領地。我半月國歡迎一切有志之士加入,不管你是什麼種族,在這裡你的安全將得到絕對的保護。哈哈哈!」

魅這一份建國視頻被全世界的人類看到,同時三個月前妖族降臨江北的事被有心人重新挖出,中央政府在各方壓力下不得已承認妖族現世的事實。上海城被半月族侵佔,同胞被半月族殺害,最憤怒的莫過於國內的民眾,討伐半月族的聲音在全國各地日漸高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