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瞧着,寶姑娘可是頂頂好的姐兒呢!

一定要找個好人家,找個狀元郎才成哩!哈哈!” 薛姨媽聞言,臉上的笑容愈發苦澀了,搖頭笑道:“妹妹不知啊,這裏頭卻是有故事的。寶丫頭幼時身體不佳,請了幾百個名醫都沒法子,後來家裏來了個癩頭和尚,施了個方兒,竟治好了。 不過,卻並未除根。 開飯吧,小輝煌 那癩頭和尚留下了個藥方,又

一定要找個好人家,找個狀元郎才成哩!哈哈!”

薛姨媽聞言,臉上的笑容愈發苦澀了,搖頭笑道:“妹妹不知啊,這裏頭卻是有故事的。寶丫頭幼時身體不佳,請了幾百個名醫都沒法子,後來家裏來了個癩頭和尚,施了個方兒,竟治好了。

不過,卻並未除根。

開飯吧,小輝煌 那癩頭和尚留下了個藥方,又給了個金鎖,讓寶丫頭日日帶着……”

趙姨娘,或者說這個時代的人都特信這些神神鬼鬼的話,尤其是趙姨娘。

她覺得她應該算是親歷者,甚至還是莫大的受益者。

若非賈家先祖顯靈,她那個混賬兒子,不定還是那樣混賬呢。

因此,趙姨娘便十分相信了薛姨媽的話,雖然也爲薛寶釵能得癩頭和尚相救感到高興,卻還是有些擔憂,道:“難道就沒有個除根兒的方兒?”

薛姨媽笑道:“也不是沒有……”

趙姨娘聞言一喜,道:“是何方兒?怎地不找來?”

薛姨媽笑道:“那癩頭和尚說,寶丫頭是個有大福氣的,可福氣的有些過了,她身子太弱,所以盛不下了,才受此劫難。

如今且先用金鎖鎖着她的福氣,待來日,找一個煞氣重一點的哥兒配了,將福氣勻一勻,到時候既能興家旺業,又能用福氣幫對方消除身上的災厄和煞孽。

只有這般,寶丫頭才能好哩!”

趙姨娘聞言,一腦袋漿糊,有些摸不着頭腦。

煞氣,煞孽,什麼玩意兒?

沒來得及細問,門口處忽然傳來一陣話聲……

“咦,寶姑娘怎地不進去?”

“哦,我在等你一起進。不然只有茶盞,沒有奶茶,卻也無趣。”

……

“咦,你們幾個怎麼還不散去?”

賈府後街處,賈環有些好奇的看着留下來的十二個沒走的人,笑着問道,目光玩味,挑剔。

“三爺,我們還……還能幹。”

趙虎其實已經快成死虎了,一張微胖的白臉赤紅赤紅的,粗喘着氣,卻還是一臉認真的答道。

賈環呵呵一笑,看了他兩眼,點點頭,又看向其他人,道:“千萬別勉強,不是甚大事,又不是考狀元。

你們瞧瞧他們,多舒服,回去睡一覺,休息一下,晚上就可以高樂了。

你們還不趕緊的?”

曹雄聞言,有些心動的用舌頭舔了舔嘴巴,身子晃了晃,不過還是沒起身,看向了他旁邊的寧澤辰。

寧澤辰垂下眼簾,微微低頭,然後轉向一側,擡起眼簾,目光鋒利如刀的盯了曹雄一眼。

看那眼神,似是想在曹雄臉上割一刀一般。

曹雄見之一凜,只覺得臉疼,乾笑了聲後,又老老實實的低頭坐穩。

“真不走?”

賈環臉上的笑容淡了些,問道。

“三爺,我們兄弟做事,喜歡有始有終。”

另一側,一個打扮與衆人都不同,身着士子青衫的青少年,看年紀,也不過十六七歲,面色並不同寧澤辰那般鋒利如刀,卻也不是王世清那般成熟世故,而是溫潤如玉的溫和。

儘管他肩頭的衣襟已經磨破,但他還是將破碎處整理的很平整,得體。

雖然他也累的面色潮.紅,但氣息卻比趙虎平穩的多,語氣亦是不卑不亢的說道。

他話剛一說完,剛安生下來的曹雄又坐不住了,他靠近寧澤辰低聲道:“澤臣,瞧,那一夥子娘娘腔也來了。孃的,那孫子一天到晚裝諸葛亮,他也不嫌騷的慌。真以爲他姓諸葛就是諸葛亮啊?我真想幹……”

“閉嘴!”

寧澤辰咬緊牙關,冷冷的吐出兩個字,曹雄又老實的歸位。

不過寧澤辰自己卻冷冷的看了眼對面坐的那一夥人。

正如前文所述,朝廷之所以從未擔心過榮國體系會結黨,而方南天之所以能不斷的往勳貴將門中摻沙子,挖牆角,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榮國體系內部並不和諧,不團結。

儘管他們身上都刻着一個“榮”字烙印,可他們彼此間並無統屬關係,多也並不親近。

沒有一個核心人物在,他們之間許多人因爲觀念或者其他一些東西,漸漸變成了對手,甚至是敵人……

而這種不和諧的關係和情緒,不只是大人之間的事,還漫延到了下一代。

成爲了世家家族之間對立。

而觀念相近的家族,又會成爲一個小圈子。

比如說寧家、趙家和曹家是一個小圈子。

再比如說對面的諸葛家、蘇家、馬家、塗家、陳家和張家又是一個小圈子。

多寶佳人 賈環見之,臉上不再笑了,點點頭,道:“很好,我欣賞,也希望你能說到做到。”

說罷,又看向王世清,又呵呵笑了起來:“怎麼,幹不動還不回家歇着?”

王世清滿臉無奈的苦笑,道:“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聰明反被聰明誤,好心辦了壞事……三爺,您若不收留,我王家怕是撐不過去了。u看書(www.uuknsh.)”

賈環啞然失笑道:“怎麼會……你不會以爲他們走了,會有什麼影響吧?

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榮國舊部子弟,就爲了這點不算事兒的事兒,我還能將他們怎麼着?

合着我就那麼小氣?是不是?”

最後一句,賈環看向最後兩個單獨的散戶。

那兩人看起來有些蔫吧,見賈環看向他們後,立刻擠出討好的笑容,連連搖頭道:“怎麼可能,三爺怎麼會小氣……”

賈環又笑着對王世清道:“瞧見了沒?我原還以爲你夠聰明,現在才發現,你還沒人家清醒……”

王世清苦笑搖頭不語。

賈環又對剩下的那兩人道:“你們既然知道我不是小氣人,就別硬撐着了,我瞧你們也累的夠嗆,快回去歇息歇息,晚上去周家衚衕裏好好瀟灑一回,怎麼樣?”

那兩人聞言後,有些遲疑的看着賈環的眼睛,想看出有什麼意思,卻只能看到一雙清澈真誠的眼睛。

想着賈環的話,而硬抗一上午的疲勞後遺症又緩緩爆發,最終全身愈演愈烈的痠痛徹底打消了兩人留到最後說不定還有好處的投機心理,兩人恭敬的與賈環行了個禮,便結伴而去了。

王世清見之,有些痛苦的閉上了眼睛,長嘆息一聲。

賈環嘴角彎起一抹有趣的笑意,問道:“又怎麼了?”

王世清簡直都沮喪了起來,垂頭喪氣道:“三爺啊,我可被坑苦了,這下日後少不得又多倆仇家……”

“哈哈哈!”

我是女相師 最後留下的衆人齊齊發出了一陣爆笑聲,笑聲如雷。

……

,<!–flag_mbg–> “啪啪!”

拍了兩下巴掌,雙手又往下壓,將笑聲止住後,賈環看着王世清道:“真沒那麼嚴重,他們無緣無故找你麻煩作甚?

我剛纔說的也都是真的,我總不能因爲他們沒給我幹活,就去對付他們吧?

那我成什麼了,對不對?

還有你們,現在想走的趕緊跑,不然一會兒又要開工了……

石塊兒多的是,方圓幾裏大的園子,需要的石塊海了去了,這點子纔夠什麼?

總裁,隱婚選我我超甜 而且如今還是輕的,只要將院牆外的石塊兒扛進裏面就成。

但等後面,我們還要從金光門外的漕渠碼頭上卸石塊,再往這裏扛。

哈哈!到那會兒,可就不是現在這樣玩鬧的了。

我提前說好,現在我讓你們走,你們走了我可以理解,也不生氣,因爲是我讓你們走的。

可等再幹起來了,我就不讓你們走了……

到那個時候,你們要是再說撐不住要走,那就是你們在晃我的點了。

而到那個時候,我也就沒這麼好說話了……”

賈環眼神似笑非笑的掃視了圈剩餘的十來個人,

很是將幾個人看的不自在。

不過,浮動的軍心卻被寧澤辰和士子衣衫的少年用眼神止住了。

寧澤辰站了起來,目光平視着賈環,聲音一如既往的冷峻,言辭依舊犀利:“三爺,奉陪到底。”

賈環聞言大笑了聲,點頭稱“好”,然後又看向了另一個領頭羊。

見他面色雖然在沉默,但卻並非是猶豫之色,心中暗暗點頭,賈環笑道:“先介紹一下吧,雖然常見面,卻還沒認清誰是誰,以前也沒怎麼打過交道,不過以後可能打交道的時間比較長……”

那少年聞言,眼中閃過一抹喜色,而後正色道:“在下諸葛道,大道的道。家父乃寧安侯府現襲一等子諸葛城,現爲東方軍團大將徵東將軍。”

賈環聞言心中瞭然,雖然徵東將軍諸葛城執掌的東方軍團乃國朝八大軍團之一。

但客觀而言,他的權勢和重要性遠遠不及其他七大軍團重要。

因爲東方臨海無敵國,又有鎮海侯李家的水軍巡伺東海,所以東方軍團幾是國朝八大軍團中的最太平的一個軍團了。

沒有敵人,就沒必要保持太多的兵馬,所以頂着偌大一個名頭的東方軍團,滿員兵馬也不過五萬。

而軍團長,亦只是一等子的爵。

所以,徵東將軍諸葛城的權勢無法與其他七大將軍相提並論。

比如說遠鎮西北的黃沙軍團,坐鎮大將乃是世襲國朝一等武威侯秦樑,將軍封號亦比徵東將軍高一等,乃與軍機閣大臣同級別封號的撫軍大將軍,掌控西北二十萬大軍,軍中還多爲鐵騎,權威赫赫。

最重要的是,秦家乃世鎮西北,數十年來一直都在執掌黃沙軍團。

而諸葛家就差遠了,只因諸葛道合適,所以在合適的時候去做了徵東將軍。

他若不合適,自然就會下臺……

不過,即使不如,也只是相對而言。

再怎麼說,諸葛城手中依舊掌握着五萬大軍,雄鎮齊魯,乃實力將主,對一般人而言,依舊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諸葛道說罷後,沒有擔當介紹人,而是給他身旁的少年使眼色,讓他自己起來介紹。

賈環心中再一笑……

那少年接到諸葛道的眼神會意後,利落起身,目光平視賈環,正色道:“在下蘇葉,家父乃項城伯府現襲一等男蘇盧,現於東方軍團任都指揮使一職(掌兩萬五千兵)。”

待蘇葉說罷,他身旁的少年又跟上:“在下塗成,家父乃江城伯府現襲一等男屠谷,現任西南軍團都指揮使。”

再一少年道:“在下張安,家父乃南陽子府現襲二等男張達,現任西南軍團都虞侯(掌兩千五百兵)。”

再一少年:“在下馬剛,家父乃威武將軍馬欣,現爲東方軍團都虞侯。”

最後一少年:“在下陳陽,家父乃景武將軍陳建,現爲黑遼軍團都虞侯。”

賈環一一含笑點頭示意,聽罷後,又轉頭看向寧澤辰,道:“你們呢?”

寧澤辰沉聲道:“寧澤辰,家父川寧侯府先襲二等子寧至,現任藍田大營軍團長,前將軍。”

寧澤辰說罷,賈環多看了他兩眼。

說來也是有趣,位於神京東部的牛家霸上大營與位於神京西部的寧至統帥的藍田大營,雖同爲駐守京師重地的兩大軍團,但是霸上大營卻將藍田大營死死的壓制住……

如今牛繼宗都已經貴爲軍機閣大臣了,身上還兼着霸上大營軍團長一職,受封驃騎大將軍。

而寧至如今卻不過是一個前將軍,還在徵東將軍之下。

原因嘛,據牛奔所言,寧至的性子與眼前這位寧澤辰差不多,但還要冰冷,完全沒有什麼感彩。

對部下如此,對同僚如此,對上,竟然同樣如此……

寧至是一把利器,一把鋒利無匹的利器。

但正因爲如此,無論是皇家還是軍方亦或是內閣,都在有意的壓制他的發展,不敢大用於他。

軍營中,每月都有訓練傷亡指標。

霸上大營裏,每月都用不完這個指標,而藍田大營,總是會超標……

這或許就是緣故吧。

倒不是說會擔心寧至會造反,只是此人太過鋒利,非到萬不得已,他大概是不會受大用的。

還有一點非常原因,就是他無法溝通好同僚。

連牛繼宗在他眼中,也不過是老兵油子……

性格極其認真!

或許是吸取了其父的教訓,寧澤辰雖然同樣冰冷,但看起來,情商卻要高的多。

他已經學會照顧人了,寧澤辰拉起了似乎起身都有些困難的趙虎,讓他自己說。

趙虎看起來有些激動,他臉上的肉都在微微顫着,大聲道:“三爺,我叫……我叫趙虎,我爹是壽山伯府,壽山伯府先襲一等男,趙……趙廷。他以前是在寧叔的藍田大營當都虞侯,現在……現在在霸上大營當都指揮使。”

賈環笑着點點頭,道:“好,我知道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