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柔從籃子里,將裡面的菜都拿了出來。

四菜一湯,很豐富。 「麻煩了。」 葉雄走到桌邊坐下來,拿起筷子,正準備吃,卻見小柔在旁邊看著。 「你吃過沒有,要不,一起吃?」葉雄隨口問。 「公子是客套話還是真心的?如果是客套話的話,小柔謝謝公子,如果是真心的話,小柔就不客氣了。」 小柔撲哧一笑,一笑百媚生,如同雨後

四菜一湯,很豐富。

「麻煩了。」

葉雄走到桌邊坐下來,拿起筷子,正準備吃,卻見小柔在旁邊看著。

「你吃過沒有,要不,一起吃?」葉雄隨口問。

「公子是客套話還是真心的?如果是客套話的話,小柔謝謝公子,如果是真心的話,小柔就不客氣了。」

小柔撲哧一笑,一笑百媚生,如同雨後的玫瑰。

葉雄心裡暗暗感嘆,真不知道北星堡去哪裡弄到這麼高姿色的姑娘,情商還不低的樣子。

突然,他靈機一動。

這北得堡處處透露著神秘,如果能跟她聊聊,說不定能探出這北星堡的一些訊息。

「當然是真心的,一個人吃飯太無聊,我喜歡熱鬧一些。」葉雄笑道。

「既然這樣,那小柔就不客氣了。」

小柔搬了一張桌子在葉雄身邊坐下來,也不知道從哪裡拿了雙筷子跟個碗出來,慢條斯理地吃了起來。

她吃飯地過程很斯文,全程沒有發出一點的聲音,細咀慢咽,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

「小柔姑娘,你是哪裡人?」葉雄一邊吃飯,一邊不動聲色地問。

「我是混沌星域的,公子是哪裡人?」小柔反問。

「我是五行星域的。」葉雄說完,繼續問:「小柔姑娘是怎麼來到北星堡的,以你實力,根本就不需要做……侍女吧!」

「公子,你是不是看不起小柔?」

「我絕對沒有那種意思,只是覺得可惜,一般的女人之所以當……侍女,都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我看這北星堡的堡主,很有原則,做事情很公平,不像會強迫別人做不願意做的事情,所以……我想不太明白。」

葉雄這番話說得不露痕迹,目光卻有意無意地關注著她的神色變化。

小柔目光之中的仇恨一閃而逝,鼻子分明發出一聲輕輕地冷哼。

「公子,當初如果不是北星堡的人相助,我早就死了。為了報答北星堡,我是自願當侍女的,因為除了做這個,我都不知道怎麼報答救命之恩。」小柔說道。

「原來這樣。」葉雄裝成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公子,我看你是個新人,沒聽說過北星堡吧?」小柔問。

「沒有,我是無意之間來到這裡的。」

「難怪公子不知道。」

「難道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葉雄意外地問。

小柔撲哧地笑了一下,這才說道:「公子,來北星堡的人都知道,北星堡沒有不幹凈的女人。」

「小柔姑娘這話是什麼意思?」

「北星堡只有處子,不是處子之身,是不能進來的,被**子之身,就要離開。。」

小柔捂著嘴,羞澀地說道。

「原來這樣。」葉雄倒是沒想到還這樣的事情。

這麼說,這一百萬靈石一天,也花得不是很冤枉,原來還這樣的待遇。 葉雄突然想,小柔這麼水靈,反正錢也花了,不推白不推。

不過,這念頭一起,就讓他給壓了下去。

自己這樣做,跟申屠雷那樣的人,有什麼區別。

「咱們當侍女的,做夢都想遇到一個像公子這樣溫文爾雅的男人,小柔遇到公子,真是小柔的幸運,如果遇到一些變態的男人,小柔就要受苦了。」小柔嘆了口氣,又含情默默地看著葉雄。

葉雄對她的目光視若不見,心裡正在想著,怎麼不著痕迹地問出一些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小柔姑娘,你來這裡多久了?」葉雄繼續問。

「我來這裡還不到一個月。」小柔回道。

葉雄本來還想從她的身上,試探出一些東西,現在看來,她跟自己一樣,對這北星堡也不太熟悉。

接下來葉雄不停地試探,但是都沒有試探出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從小柔的態度之中,可以聽到出來,她並不是像她所說的那樣,做這些事情是自願,有可能是被警告過,所以才說自己自願的。

葉雄開始的時候見到堡主白無名,還覺得他這人挺坦蕩的,現在看來,並不完全是那麼一回事。

「公子,吃飽沒有?」

「吃飽了。」葉雄將筷子放了下來。

小柔站起來,將桌面收拾乾淨,這才離開房間。

葉雄走出房間,再次朝8車房間走去。

很快,他再次來到那個房間,裡面的聲音已經停了。

這都四五個小時了,如果還不停,那得要命了。

葉雄走過去敲門,正想敲,突然房間門開了。

一名容貌憔悴,脖子上滿是淤紅的侍女從裡面走了出來,低著頭,差點撞到葉雄的身上。

葉雄連忙退出兩步,那女子這才看到他,連忙問道:「請問你有事情嗎?」

「我是來找你家主人的。」葉雄回道。

「請問你是哪位?」那侍女問。

「你就說,我是冒名前來的。」葉雄回道。

「公子,請稍等一下。」

那侍女進去,片刻之後出來彙報:「公子,裡面請。」

葉雄點了點頭,這才走了進去。

房間是一房一廳,比葉雄那個房間豪華得多。

廳中間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擺滿大魚大肉,還有好酒。

旁邊的坐著一名男子,留著長長的小鬍子,戴著一頂布帽子,瘦長臉。

此時的他,左手拿著酒杯,右手抓著一隻烤羊腿,一邊喝酒,一邊吃肉,好不快哉。

見有人進來,他目光馬上就落到葉雄身邊,問:「你是誰,找我有什麼事?」

聲音很蒼,跟瘦長的臉容有些不相符合,在葉雄的猜測中,他的聲音應該陰陽怪氣才對。

「在下葉雄,跟申屠道友一樣,都是黑戶。」葉雄上前說道。

既然對方已經包下了飛船,他想去北山蟲洞,就必須要經過他的同意,所以要搞好關係,是最重要的。

「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悉。」申屠雷歪著腦袋想了一下,突然一把掌拍在桌面上。

那桌子怎麼可能承受住他的一拍,頓時四分五裂,桌面上的菜跟酒水,酒了一地。

「不好意思,我太激動了。」申屠雷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跑到葉雄身邊,激動地說道:「你叫葉雄,是你殺了郭雪那個烏龜王八蛋的兒子郭世仁對不對?」

婚孕似錦:獨愛撞婚小寶貝 葉雄點了點頭。

「哈哈,殺得好!」申屠雷哈哈大笑起來,走到葉雄身邊,滿是油膩的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大笑起來:「郭雪那個王八蛋,我早就想把他的龜兒子幹掉,沒想到你幫我做了,很好,真的很好,我喜歡你。」

說著,他又拍了拍,那隻手中的油膩幾乎全都讓葉雄的衣服擦得乾淨了。

葉雄的嘴角不停地抽著。

這貨故意的吧!

「申屠前輩過獎了。」

「叫什麼前輩,叫大哥,以後我就是我申屠雷的小弟了,誰敢再欺負你,老子一刀將他的腦袋砍下來。」

這貨的性格怎麼看起來有點像水滸傳的李逵,大咧咧,沒腦樣子,還是懸賞積分榜的第一名,他是怎麼活這麼久的?

「那我就不客氣地叫一聲申屠大哥了。」葉雄回道。

「你應該知道我跟郭雪那老烏龜的關係吧,你殺了他的龜兒子,就是等於幫了我。」

「我剛來亂星海不久,所以不太清楚。」。

「難怪,來,坐,咱們邊吃邊聊。」申屠雷走到桌邊,這才發現桌子被打爛,一拍腦袋。「唉呀,剛才聽說是你,心裡太激動,居然把桌子打爛了,不過不礙事,讓人繼續準備酒菜,小桃,進來。」

那侍女一直在門口等著,聽見申屠雷叫她,連忙走進來,問:「公子有什麼吩咐。」

「桌子整理一遍,地面打掃一遍,把剛才的菜重新弄一份過來,我要跟的葉兄弟好好地喝一杯,對了,要上好的酒。」申屠雷大聲吩咐。

「是,公子。」小桃不太情願收拾起來,收拾完之後,然後下去了。

遇上這樣的客人,只能怪她倒霉了。

「申屠大哥,我聽堡主說,你租了一條飛船,準備去北山蟲洞是不是?」葉雄直接問。

「是的,怎麼了,你也想去?」申屠雷問。

「我也想去北山蟲洞,看看能不能獲得什麼機緣,你也知道,我現在成為了黑戶,已經沒什麼盼頭了,只能用特殊的辦法增強自己的實力了。」葉雄說道。

鮮婚厚愛,老婆別走 「你彆氣餒,黑戶又怎麼樣,我當黑戶這麼多年,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逍遙小邪仙 「我跟申屠大哥怎麼能比,你是金丹巔峰,我是金丹中期,咱們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葉雄道。

「別擔心,你以後就跟著我,只要我申屠雷在一天,就有你吃香的喝辣的。」

申屠雷說完,從身上拿出四個瓶子,面有四縷的本命元氣。

他將元氣拿出來,在面前布了一面水鏡,很快那邊就連續出現四名修士,四男一女。

「你們全都過來,介紹你們認識一個新朋友。」申屠雷喝道。

片刻之後,大門就被推開,三男一女走了進來。

「大哥。」

「大哥。」

「大哥,我們來了。」

四人進來之後,紛紛打招呼。 「來,介紹一個,這是我新結交的朋友葉雄兄弟,就是他將郭雪那個老烏龜的兒子殺掉的。」介紹完葉雄之後,申屠雷又指著身邊的四人,說道:「這是我的四名兄弟,聽過北域七惡沒有,指的就是咱們。」

「我排行老二,叫金刀。」

「我排行老三,叫項天。」

「我排行老四,叫妖姬。」

「我排行老六,叫青書。」

金刀是一四十多歲的漢子,人高馬大,威風凜凜;項天赤著上身,腰間纏著一根麻繩,上身烏黑黑的,肌肉看起來很嚇人;妖姬人如其名,打扮得十分妖嬈,紅唇長睫桃花眼,模樣長得不算漂亮,化妝起來還是有點勾人;青書人如其名,是一名書生,手裡搖著一把扇子。

這幾個人,都長得明朗,跟七惡的惡字,似乎不帶邊。

「老五跟老七不在這裡,以後見到,再介紹你認識。」申屠雷說完,望著葉雄,說道:「加入我們北域七惡怎麼樣,只要你加入,咱們北域七惡就變成八惡了。」

葉雄頓時有些猶豫了。

他跟這些人只是一面之緣,大家都沒什麼了解,就要加入他們,是不是太倉促了。

不過,他很快就把這種念頭拋開。

他現在的目的只是跟他們去北山蟲洞,至於當不當北域七惡,又有什麼關係。

如果覺得自己跟他們不合,直接離開就是。

「大哥,這是不是太快了?」金刀忍不住插話。

剩下的幾個,似乎也不太同意。

「有什麼快,還有什麼比殺了郭雪那王八蛋的兒子,更讓人痛快的,你們說說,你們哪個,不是被郭雪逼害成這樣的?」申屠大手一揮,說道:「事情就這麼定了,從今天開始,葉雄就是咱們的八弟,不過這名字不能用了,葉兄弟,你自己起一個名字吧!」

聽申屠雷這樣堅決,其餘的人也就不再說什麼,不過望向葉雄的目光,並不是十分友好的樣子。

「就叫江南王吧!」葉雄說出自己在亂星海的名字。

「咱們北域七剎之中,只有大哥一個是三個名字的。」青書提醒。

「那就叫江南好了。」葉雄道。

「江南,好名字,跟八弟一樣斯文。」申屠雷哈哈大笑起來:「來,八弟,大家都坐下來,咱們好好喝酒,慶祝咱們多了一個兄弟。」

沒多久,小桃就再次搬了張桌子進來,還讓人做了很多的好菜,還上了好酒。

然後,一行人就開懷暢飲起來。

「我先敬八弟一杯,咱們北域八惡,總算來了一名帥氣的。」妖姬舉杯笑道。

「四姐客氣了。」葉雄舉杯回敬。

一輪酒喝了三四個小時,這才各自回去。

回去的路上,葉雄還是有點恍惚,他本來想讓申屠雷帶自己去北山蟲洞的,誰知道糊裡糊塗,就成了北域八惡之中的一個。

從在座的人談話之中,他得知,這北域八惡全都是黑戶,而且懸賞積分都非常高。

除了申屠雷之外,金刀,項天都是金丹巔峰,除下的都是金丹後期。

這八惡的實力加起來,厲害得嚇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