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抱住了誰的腳,我堪堪的停了下來,發現自己還活着後,我推開周圍的人,就向着大門口跑了過去!

酷%匠4網[email protected] 也不知道身邊飛過了多少東西,我跑出蘭格酒吧後,是頭也不回一口氣衝到了馬路對面,緊接着就鑽進了一個不知名的小區裏。 悶頭一路狂奔,簡直腸子都累轉筋了,直到一個老頭喊住我,說我頭上流血了後,我這才發現自己的左腳也是瘸的! 沒有理會周圍人異樣的目光,我脫下了衣服捂住了傷

酷%匠4網[email protected]

也不知道身邊飛過了多少東西,我跑出蘭格酒吧後,是頭也不回一口氣衝到了馬路對面,緊接着就鑽進了一個不知名的小區裏。

悶頭一路狂奔,簡直腸子都累轉筋了,直到一個老頭喊住我,說我頭上流血了後,我這才發現自己的左腳也是瘸的!

沒有理會周圍人異樣的目光,我脫下了衣服捂住了傷口,等跑出小區後門來到步行街後,我這才找了一個黑暗的角落藏了起來。

急促的喘了幾口氣,我心說不行,還得繼續跑,那幾個小子估計現在已經歇菜了,等韓東他們追過來,可絕不會輕饒了我!

活動活動左腳,發現它只是崴了後,我用力的搬了搬,便站起身來一瘸一拐的向着大街上跑了過去。

我本想着找一輛出租車離開這裏,可此時我這幅模樣,出租車看見我老遠就躲了開,沒有辦法下,我又我跑了整整兩條街,最後實在跑不動了,我就再次鑽進了一個小區裏,合計着先躲幾個小時再說。

買了幾瓶礦泉水,我簡單的清理了頭上的傷口,等止住血後,我心裏也憋氣窩火了起來,心說太失敗了,我怎麼就沒算上那些看場子的馬仔呢?這事辦的,就好像我帶了三千鐵甲軍去攻打一個村子,結果我剛一進去,就發現村裏有一萬大漢正等着我呢!

無力的搖搖頭,我給自己點上了一根菸,瞧瞧自己藏身的花壇,我本以爲韓東等人不會想到我在這裏,可還沒等我抽兩口呢,一個聲音就在我背後響了起來!

“小子跑的還挺快,滾出來吧,韓哥找你呢!”

心下大驚,我慌忙的回頭看去,只見在我的身後三米處,不知何時竟然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西服的男人!

瞧着他惡狠狠的面孔,我心說不能出去啊,這傢伙一定是韓東身邊的小弟,我現在出去,他非給我幾下不可!

見我沒有答話,這個男人就瞪着眼睛向我走了過來,我一看他要動手的架勢,連忙擺了擺手:“哥們你等會,咱有話好說!把我交出去你有什麼好處?我看不如這樣,咱哥倆和氣生財,我給你一千塊錢,你就當沒看見我行嗎?”

我本就那麼一說,只是爲了拖延一下時間而已,結果沒想到我話剛說完,面前的這個傢伙還真就站住了腳步。

心說有門,我不等他開口就喊了個“兩千”,直到我一口氣喊到“六千”的時候,這傢伙才撇嘴笑了起來:“算你識趣,拿錢,趕緊滾蛋!”

瞧着他玩味的眼神,我心說你當我是傻子?我現在給你錢,你馬上就翻臉不認人!狗日的,和爺爺來這套,真當我怕你不成!

露出了一個討好的微笑,我在錢包裏拿出了六千塊錢,恭恭敬敬的遞出去後,我說道:“大哥,你……你自己過來拿吧,我害怕,腿有點發軟!”

被我的慫樣逗的一笑,這傢伙一點防備也沒有的走了過來,就在他伸手想抓錢的時候,我快速的把錢向他眼睛掃去,趁他慌亂躲閃的一瞬間,我出其不意的在他肋下拍了一掌,同時將他的腦袋壓在了我的肩膀上:“你累了,睡吧!”

微信搜“酷匠網”,關注後發作品名稱,還能領20臺挖掘機!.易.看.小.說. 將錢收起來,我看着地上的這個傢伙,上去給了他一腳,心說狗日的,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也不知道心理醫生有幾斤幾兩!

沒有在他身上多做停留,我轉頭仔細的觀察起來周圍,發現再沒有穿黑西服的傢伙出現後,我將這個男人拽進了花壇裏,繼續藏了起來。

小心翼翼的藏了二十多分鐘,我突然感覺自己很好笑,心說真是嚇傻了,我等待的機會,不就擺在眼前嘛!

笑着搖晃搖晃身邊的男人,我發現他還處於半睡眠狀態,低頭一合計,我對他說道:“你休息夠了,一會聽我數到三的時候,你將徹底清醒過來,忘記今晚發生的事情,同時記住我的聲音,你是一名特工,代號老b,我是你的上級,你要按照我說的做,無條件執行!1……2……3!”

當我數完三的時候,地上的這個傢伙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就像是大夢初醒一般,他先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隨後才詫異的看向了我。

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惡意的催眠一個人,並給他留下虛擬身份,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成功,所以我只是靜靜的看着他,並沒有急着說話。

見我沒出聲,這個傢伙先是緊張的觀察了一下四周,隨後才十分疑惑的問道:“你是誰,我怎麼會在這裏?”

眼見他果然忘記了剛纔發生的事情,我撇嘴笑了起來:“老b你好,我是你的上級,老a!”

我故意把語速放緩讓他聽清我的聲音,結果我剛把話說完,這傢伙就深感意外的皺起了眉頭,只見他滿臉錯愕的看看我,隨口小聲的說道:“我是老b?”

“對,你是老b!”我看着他此時的模樣,心說不妙啊,難道他剛纔還留有一點主觀意識?怎麼聽了我的聲音,還會質疑我的話呢?

就在我心裏有些忐忑的時候,這傢伙低頭思考了起來,我本已經手裏摸了塊磚頭,準備催眠不成功,我就給他來一下,結果讓我慶幸的是,這傢伙臉色一陣變幻後,竟是對着我嚴肅的說道:“老a你好,老b向你報到!”

成了!

看着他此時的模樣,我心裏這個美呀,心說難怪那麼多人想用催眠術犯罪,又有許多人喜歡做催眠術表演,原來這種無恥的感覺,竟然能給人帶來難以形容的快感!

體驗了一把罪惡的舒爽,我笑着丟掉手裏的磚頭:“你醒了我就放心了,還記得自己的任務嗎?”

我沒有給他佈置過任務,所以他當然是不知道的,我看着他愣愣的樣子,好心的提醒道:“韓東!”

聽我提起韓東的名字,這個傢伙頓時恍然大悟的叫了起來:“啊,啊,記……記得,韓東!我已經跟他很久了!”

看着他不懂裝懂的樣,我好懸沒笑出聲來,假裝看看周圍,我示意他小點聲:“你這段時間的工作很有成效,今晚咱們就準備動手,你知道韓東在哪嗎?我要你去把他引過來,你可以說他要找的人在這裏,但千萬不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如果沒有機會,就想辦法把他身邊人一個個的帶過來!”

爽快的答應了一聲,“老b”貓着腰就躥了出去,我一直看着他消失在夜色裏,這才實在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一邊計劃着等下韓東過來該怎麼對付他,一邊起身藏進了小區的涼亭裏,也就等了十幾分鍾後,我看見“老b”帶着一個人,鬼鬼祟祟的向我先前藏身的花壇跑了過去。

我上眼仔細一瞧,不由的有些失望,因爲“老b”帶過來的那個傢伙,他竟然是有頭髮的!

看着他們兩個在花壇裏沒有找到我,我眼睛一轉就走了出去,瞧見我的一瞬間,“老b”身邊的人當時就大罵了起來!

“你還敢自己出來,膽兒挺肥呀!”

沒有理會他的罵聲,我笑着對“老b”使了個眼色,得到了我的暗示後,“老b”就像真的特工一樣,甩手一拳就打在了這個傢伙的脖子上!

“砰”的一聲悶響,我本以爲“老b”這一拳會將對方打暈,結果讓我萬分尷尬的是,這傢伙雖然力氣使得極大,卻只是將對方打的踉蹌了幾步而已!

滿臉黑線的搖搖頭,我心說這個廢物呀!沒等我罵出聲,被打的男人惱怒的轉頭看向了“老b”,滿臉疑惑的罵道:“你瘋了,打我幹什麼?”

“老b”此時作爲一個特工來說,可能也意識到了自己這一下太丟人了,所以他也沒答話,往前一衝就與面前的男人打了起來!

看着他們兩個你一拳我一腳的樣兒,我心說你還能再廢物一點嗎?怕這裏的動靜太大引來其他人,我就對着“老b”急急的喊道:“你……哎呀……你咋這麼笨呢,腿呢……你踢他褲襠啊!”

n酷q匠網;唯‘f一正p(版,g其他都%是盜tp版。

好嘛,我要不喊這句話還好點,我話纔剛剛喊完,對方就掄起了一腳,都不等“老b”做出反應,就直接踹中了他的襠部!

又是“砰”的一聲悶響,“老b”鼻子裏都發出了哭聲,就像個娘們似的,他雙手捂着褲襠跳起了半米多高,隨後整個人就一頭跪在了地上!

大罵一聲“這個廢物”,我轉身就向着小區深處跑,也不知道打倒“老b”的那個傢伙是殺紅眼了怎麼的,他一見我跑了,竟是丟下了地上的“老b”,怒衝衝的向我追了過來!

重生之等你長大 我看着他緊追不捨的樣子,心說這不是欺負瘸子嗎?我心裏想着,受傷的左腳也不爭氣的疼了起來,一個不留神,我就摔倒在了地上!

瞧着身後緊追而來的人影,我心說不行啊,要吃虧!於是情急之下,我想都沒想,就故技重施的拽出了錢包:“哥們,等等,我有話說!”

不明白我拿錢包乾什麼,這傢伙下意識的站住了腳步,我一見有機可乘,連忙急急的說道:“兄弟,咱倆做個交易怎麼樣?你放我一馬,這錢都是你的,行不?”

沒想到我此時竟然還有心情談條件,這小子冷笑了一聲後,上來就一腳踢飛了我的錢包:“給你臉了!”說着話,他一伸手抓住了我的衣領子,力道大的,直接就把我提了起來!

我看着他掄起的巴掌,嚇的一閉眼,心說完了,這頓揍是跑不了了,都怪“老b”那個孫子,找誰不好,偏偏找這麼一個能打的主!

說:

貳貳最近要結婚了,正所謂人逢喜事事特多,一會看這個,一會買那個,碼字的時間大大縮短,從明天起只能給各位兄弟姐妹更兩章了,希望各位兄弟姐妹不要怪貳貳,比較人生就那麼幾件大事,放心吧,短暫的沉默只是爲了爆發,等婚後,我給大傢伙補回來!.易.看.小.說. 就在我閉眼等着捱揍的時候,我耳中突然聽見了“啪”的一聲脆響,深感好奇之下,我偷眼一看,只見一塊拳頭大的石頭,在眼前這個傢伙的頭上彈飛了出去!

我靠!

看着軟趴趴倒下的黑衣男人,我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擡頭一看,只見“老B”正捂着褲襠向我跑來,瞧見我沒事後,他還臭不要臉的做了個勝利的手勢!

沒等他到近前,我衝上去就給了他一頓大巴掌:“狗日的,你怎麼這麼廢物呢!”

沒敢還手,“老B”被我一頓猛揍,等我出了氣後,他這才委屈的說道:“領導,我……我沒想到他這麼能打,你等着,我再給你釣一個過來,我就不信了,這次我一下就讓他歇菜!”

瞧着他捂着褲襠的熊樣,我心說就你這二等殘廢,你讓誰歇菜呀?

本想着叫他稍安勿躁,我再好好計劃一下,結果還沒等我說出口呢,這孫子就一路黃煙,撒丫子跑了!

暗罵一聲,我心說沒咒唸了,伸手將打暈的小子拖進花壇後,我就解下他的皮帶、鞋帶,將他雙手反背捆綁了起來。浭噺苐①溡簡看,咟喥溲:爪僟書偓。

撿回錢包,我又選了兩塊趁手的石頭,這次我沒有返回涼亭,而是躲在了一棵大樹的後面,合計着一會等“老B”再帶人來,我也別給他使眼色了,直接上去就“咔咔”兩下,在來人的背後下黑手吧!

就這麼一邊焦急的等着,我一邊觀察着四周左右,這次過了能有半個小時候後,“老B”才帶人返了回來,

瞧着黑暗裏的兩個人影,我蹭的一下就躥了出去,也沒去看來人的長相,我上手一石頭,就把“老B”身邊的那個傢伙打倒在了地上!

心中一陣暗爽,我心說這多痛快!正暗自得意的時候,“老B”卻呆呆的看向了我:“領導……你……你打錯人了吧?”

瞧着他滿臉黑線的樣子,我心中也有了不妙的感覺,低頭一瞧,只見腳底下躺着的,竟然是個穿警服的傢伙!

“狗日的,你怎麼弄個條子過來?”擡腿踹了“老B”一腳,我心說冤家呀,你是上天派來折磨我的嗎?

自己也被自己蠢哭了,“老B”哭喪着臉說道:“這事真不怪我,我剛出門口就被這傢伙盯上了,他非說我行爲可疑,我磨了半天嘴皮子也沒用,被他逼着返了回來!”

滿心無力的瞪了他一眼,我心說真是沒救了!我此時有股衝動,真想把他再催眠一次恢復正常,然後一頓大嘴巴子抽暈他!

看着我眼神有點不善,“老B”轉身又跑了出去,我這次沒有理會他,而是把地上的警察也拖進了花壇裏,想着一不做二不休,我乾脆也把他給綁了起來。浭噺苐①溡簡看,咟喥溲:爪僟書偓。

再次回到樹後面,我祈禱着這次千萬別再出什麼幺蛾子了,就好似百般磨難之後,老天爺終於聽見了我的呼喚,這一次“老B”回來,還真沒給我丟人!

只見“老B”在前,他的身後跟着兩個身影,由於夜色朦朧,我無法看清,等他們走近了之後我才發現,原來“老B”帶回來的,竟然是韓東,而另一個則是他身邊的小弟!

“人呢?”看看周圍空無一物,韓東低沉的問了起來。浭噺苐①溡簡看,咟喥溲:爪僟書偓。

此時的韓東可以說極其狼狽,他西服上有着幾片血跡,鋥亮的光頭上也破了好幾個口子。我看着他用手巾捂腦門的樣子,再瞧瞧他身旁的小弟,心說不行啊,我們二對二可沒有多大的勝算,得先幹掉那個小弟再說!

彷彿聽見了我心裏的話,“老B”這次讓我意外的聰明瞭起來,只見他咋咋呼呼的裝相找了一圈後,便對着韓東說道:“東哥,剛纔人就在這來的,我親眼看見他在那邊花壇裏藏着的!”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韓東從鼻子裏冷哼了一聲,彼此也沒說話,他們三人快速來到了花壇旁,等看清花壇裏躺着的兩個人後,韓東二人的臉上,也瞬間大變了顏色!

沒有給他們過多驚愕的時間,“老B”突然出手抓住了這個難得的時機,就在這二人面色大驚的同時,只見“老B”變戲法似的拿出了一塊磚頭,隨後胳膊一掄,就拍在了那名小弟的頭上!

“啪”的一聲脆響,打的那小子當場就栽在了地上,韓東發現不好後,剛想回頭大罵,“老B”都沒給他開口的機會,手裏的板磚就再次拍了下去!

沒想到“老B”終於發威了,我大笑着從樹後跑了出來,看着地上頭破血流的韓東,我拍着“老B”的肩膀笑道:“漂亮!”

得到了我的表揚,“老B”得意的哼哼了兩聲,沒有理會他小人得志的樣兒,我踹了韓東一腳,罵道:“孫子,還敢派人找我,你活膩了吧!”

此時成王敗寇,韓東倒也算是光棍,只見他躺在地上抹了一把臉上的血後,怒瞪着“老B”,對着我冷笑了起來:“你到底是誰呀?咱們有什麼樑子,你總得讓我死個明白吧!”

沒想到他落了下風還敢耍橫,我笑着的又給了他一腳,伸手拽過了他的衣服,我開始翻找他身上所有的東西,找出一萬塊錢,還有一張銀行卡後,我說道:“兄弟最近手頭緊,已經觀察你很久了!”

最4●新Xe章";/節上1=爪機書屋

一聽我是劫財的的,韓東臉上的表情瞬間古怪了起來,沒等他開口,我身旁的“老B”先傻乎乎的問了起來:“咱們不是抓他的嗎,怎麼還要錢呢?”

“原來你是臥底!”雙眼發紅的看着“老B”,韓東頓時大叫了起來。浭噺苐①溡簡看,咟喥溲:爪僟書偓。

我看着韓東一臉吃人的樣子,又瞧瞧身旁冷笑的“老B”,心說你小子入戲還挺深,行了,該辦的事情也辦完了,留着你也沒用了!

站起身來,我對着“老B”招了招手,剛擺出說話的姿態,我就故作驚恐的看向了他的身後!

不知道我看見了什麼,“老B”緊張的轉過了頭去,趁他上當的一瞬間,我快速在左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等他下意識轉頭的時候,我又出其不意的在右側壓住了他的脖子:“睡!”百鍍一下“追兇人爪機書屋” 一聲命令式的話語,“老b”瞬間進入了半睡眠狀態,我看着他那張臉,心裏多少有些過意不去,於是我搖晃着他的身體,輕聲的說道:“全身放鬆,身體逐漸柔軟,隨着每一次呼吸,你感覺自己的睏意越來越沉,好好睡一覺吧,當你再次醒來的時候,你會把今晚發生的事情當成一場夢,想起你自己是誰,忘記我的存在!”

在我的話語下,“老b”的身體快速癱軟了下去,我將他輕輕的放在地上後,這才轉過頭來,看向了一臉驚愕的韓東。

“你……你到底是誰?”

看到此時,韓東也終於明白了發生什麼事,他看見我把“老b”催眠後,整個人的聲音都顫抖了起來。

沒想到這傢伙反應如此之大,不過這也是我預想中的效果,得意的笑了笑後,我開始玩味的打量韓東,被我的眼神瞅的直發毛,韓東頭上的冷汗也流了下來:“你……你到底想幹什麼?馬縣的事情……是……是不是你乾的?”

什麼馬縣?

聽了“馬縣”二字,我忽然想起了楊書平的話,他說那個女人把山東一個據點給滅了,仔細想來,也許正是韓東口中的馬縣。

裝作兇狠的一瞪眼,我蹲在了韓東的身前:“什麼馬縣不馬縣的,少鬼扯,銀行卡密碼多少,趕緊給老子說出來,要是聰明一些,我今個只求財,要是敢耍歪歪點子,我就讓你大出血!”

說着話,我伸手撿起了“老b”的那塊磚頭,嚇唬人的在韓東的眼前晃了幾下!

聽着我一門心思的只爲錢,韓東多少有些詫異了起來,我看着他懷疑的眼神,心說江湖上的人果然不好騙,於是也沒給他繼續思考的機會,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子,壞笑着說道:“你小子不想說是嗎?哼哼……你信不信我有很多辦法讓你開口!”

“好啊,你要真有這個本事,我倒想開開眼!”

不知道是故意試探我,還是和我耍混愣,韓東此刻竟然一點也不害怕,反倒是眼露兇光的與我對視了起來。

我看着他不善的眼神,心說不能來硬的,我得趁現在顯露一手絕的,好讓他對我的印象深刻一些!

心裏盤算着,我就使出了視覺催眠的手段,眼睛瞪着眼睛,我故意讓韓東以爲我是在和他較勁,等成功的拉住仇恨後,我瞬間眼神一變,控制着瞳孔與虹膜的收縮震動,直接把韓東帶進了視覺幻象裏!

視覺催眠,早先咱們曾簡單的介紹過。其實它一直以來都是個很有爭議的話題,字面上的解釋很簡單,通過視覺接觸,取得催眠的效果,但實際其背後的祕密,卻始終也未能被現代科學所破解。

這話要是細說起來,大概在二三十年代的歐洲,視覺催眠一度被誤認爲是特異功能,當時的蘇聯人給它取了個名字,叫“意念遙控”,甚至因此還出現了許多意念遙控大師,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波蘭的沃爾夫·梅辛,還有前蘇聯的弗拉基米爾·祖卡!

當然,這兩位都是“特異功能大師”,我是做夢也比不了的,我所運用的,只不過是書本上能夠學到的,又極其罕見的高等催眠術罷了!

盯着被我帶進視覺幻象裏的韓東,我不停的變幻眼裏的波動來引導他入迷,直到發現他雙眼無神,出現了無意識狀態後,我這才心下冷笑了一聲,出其不意的問道:“你銀行卡的密碼……是多少?”

/p最/新5章ln節)上酷zc匠網

“305792。”

說出這串數字的同時,韓東猛地渾身一個激靈,我看着他極度震驚的表情,心說差不多了,於是也沒等他開口,我掄起板磚就將他拍暈了過去!

達到了最初的目的,我心滿意足的將韓東也丟進了花壇裏,看看那名被我打暈的警察,我怕引起沒必要的麻煩,更怕他會影響到我的計劃,於是我趁他昏迷的機會,對他進行了催眠,讓他徹底忘掉今晚的事情後,我把他單獨丟在了小區的涼亭裏。

收拾好了現場的一切,我跑到馬路中間擋下了一輛出租車,在司機驚恐的目光下,我甩給他幾張百元大鈔,讓他送我返回了租住的單元房。

急匆匆的洗了個涼水澡,我換上乾淨的衣服又跑到了街上的自動提款機旁,將韓東卡上那二十幾萬塊錢轉進楊書平給我的銀行卡後,我這才找了一家晝夜藥店,買了些需要的東西。

再次返回單元房的時候,已經是午夜一點了,我先給頭上的傷口消毒,隨後拿出針線縫合,等我呲牙咧嘴弄好這些後,我又心情忐忑的給楊書平打了一個電話,結果讓我十分惱火的是,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這老傢伙的電話竟然仍在關機狀態,大罵了他們家十幾代先人後,我也累癱的昏睡了過去。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楊書平就給我打來了電話,我本以爲他會誇獎我幾句,結果沒想到,這老東西上來就劈頭蓋臉的發起了火氣,大罵我搞砸了計劃,又說我下手太重,最後告訴我韓東已經住進了醫院!

咧嘴苦笑了一聲,我心說當時那種情況下,我能不被揍趴下就已經算是不錯了,還輕了重了的,咋就這麼多事兒呢?

見我不說話,楊書平緩了一下語氣,與我心平氣和的商議了起來,你一句我一句的談妥後,楊書平決定變更計劃,讓我暫時別動韓東的那筆錢,等他先探探消息再說。

不知道這老傢伙又想到了什麼歪點子,我也沒有追問他,舒舒服服的養了半個月的傷後,我發現韓東那裏沒有任何動靜,於是便開始大膽的在y市玩了起來,一連瘋了好幾天,大把的揮霍着楊書平的錢,直到第六天的午夜,該來的事情……也終於來了!

當日白天我爬了一趟山,晚上回來便早早的睡了覺,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只感覺朦朦朧朧間,好像有人推開了我臥室的房門,等我睡眼迷濛的看去的時候,只見一個黑布口袋罩住了我的腦袋,隨後我都沒反應過來,就被人給拽到了地上!

微信搜“酷匠網”,關注後發作品名稱,還能領20臺挖掘機!.易.看.小.說. “咚”的一聲,摔的我差點骨頭散了架,整個人的睡意蕩然無存之下,我也瞬間明白了過來!

暗道一聲糟糕,這是仇家找上門了!我本想起身反抗,但無奈身子被人死死的壓着,在我的掙扎下,一通拳腳也落了下來!

好傢伙,這頓暴揍,差點沒把我打斷氣嘍! 閨蜜乘法,攻愛72變 我極力護住腦袋,不停的大喊大叫,也不知道是我的喊叫聲惹惱了什麼人,還是這幫孫子打累了,我只感覺後脖頸上一麻,隨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是被一盆涼水澆醒的,激靈靈打了幾個冷顫,我頭上的黑布也被人取了下來。

甩甩臉上的涼水,我眯縫着眼睛一瞧,只見我此時所在的地方,是一處荒廢的建築工地,我此刻周圍站滿了人,離我最近的那個傢伙,正是半個月前被我送進醫院的韓東!

看見這孫子的一瞬間,我頭上的青筋都跳了起來,心說,楊書平這個王八蛋!不用問,一定是他出賣了我,不然的話,這幫傢伙怎麼可能找到我的老窩呢?

看着我不服不忿的樣子,韓東上來就給了我一腳,將我連人帶椅子踹倒在地後,他踩着我的胸口罵道:“小子,你活膩了,敢打我韓東的主意,你長几個腦袋!”

看着胸口上鋥亮的皮鞋,我笑着吐上去了一口血水:“呸,就一個,怎麼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