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符,火爆符,千針符,隱身符……每一種常用的符紙,林天都做了九張。

隨後,他又製作出來了一種新的符紙。 也就是他突破進入到築基期第三層後可以製作的一種新符紙。 聚靈符,顧名思義,聚集靈氣的符紙,可以提前將大量靈氣聚集在符紙之中,在戰鬥的時候,使用聚靈符,可以立即補充體內損耗的靈氣。 也可以使用在武器和防禦之中! 也就是說,聚靈符和金剛符一起

隨後,他又製作出來了一種新的符紙。

也就是他突破進入到築基期第三層後可以製作的一種新符紙。

聚靈符,顧名思義,聚集靈氣的符紙,可以提前將大量靈氣聚集在符紙之中,在戰鬥的時候,使用聚靈符,可以立即補充體內損耗的靈氣。

也可以使用在武器和防禦之中!

也就是說,聚靈符和金剛符一起使用,金剛符的效果直接翻倍!

p;?? 只不過林天目前只能製作出最低級的黃色聚靈符。

林天製作出來六張後,體內的靈氣就已經空空蕩蕩了。

一聲疲憊,林天倒頭便睡。

兩天後。海城醫院突然多出來了一批高燒不退,且伴有抽搐口吐白沫的病人。

起先以爲是羊癲瘋,可在經過緊急處理後發現,非但一點用都沒有,還直接加重了病情。

更爲可怕的是,這些人發病起來就會攻擊人或者動物。

而一旦被咬到,就會發生傳染。

彷彿是殭屍、喪屍一般!

海城醫院召開了緊急會議,馮光耀第一時間通知了羅書航。

羅書航和海城的一些大員商議之後,決定將患病的人向進行隔離,同時追查病毒的源頭。

只是,不到一天的時間,海城醫院就已經隔離出來了一百多人!

成立的專案組那一邊,24小時在追查,也一直沒有任何的進展。

局面似乎越來越控制不住。

羅書航在無可奈何的時候,他的老婆提醒了他一句:“林天不是會醫術嗎?你怎麼不找他試一試?”

“瞧我這腦袋,忙起來,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林天接到羅書航電話的時候,正在深山裏面修煉。

他答應幫忙去海城醫院瞭解一下情況。

收拾了一下東西,林天便即刻出發。

凱豐集團。

唐子怡這兩天都很忙,採購經理周振華的背叛,讓集團如今的運轉出現了比較大的問題,在找到合適的人之前,她只能是親自來聯繫採購。

桌上的電話突然間響了起來。

唐子怡接了起來。

電話那一邊是助理劉微微,她道:“總裁,外面有個跑腿的送花過來,說是林先生讓送過來的,有重要的東西,要親自交給你!”

林天送花!

唐子怡心裏頭一陣小鹿亂撞,她強制鎮定下來道:“你讓他送進來吧。”

不一會兒,一個戴着棒球帽的小子拿着一大束玫瑰花進來了。

他一路走進唐子怡的辦公室,將玫瑰花遞到她的面前,然後又從身上拿下來一個小盒子,遞給唐子怡。

“這些,都是林天送的?”唐子怡難以置信。

小子點了點頭。

唐子怡微微一笑,拿開了那個小盒子。小盒子打開的瞬間,一陣煙霧飄了出來。

煙霧鑽進唐子怡的鼻子裏,她一下子就給暈了過去。

少年脫下棒球帽,那一張臉正是李德文!

隨後,李德文拿出一根針筒,將一管紫色的藥水注入到唐子怡的體內。 李德文看着沉睡的唐子怡露出了極爲猖狂而得意的笑容。

“凱豐集團,林天,我要你們全都給我父親陪葬!”李德文說完這話,拿出塑料扎,將唐子怡的手腳全部綁在了桌椅上面。

緊接着,他過去將辦公室和外面辦公區域相通的的百葉窗給放了下來,再把對着外面的窗戶全部打開。

一切處理好之後,他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李德文給羅立成打了一個電話:“堂主,已經辦好了。”

“好,等着好戲上演吧!”羅立成微微一笑。

林天已經趕到了海城醫院。

馮光耀和羅書航親自到門口迎接,一路陪同來到了臨時的病毒研究室。

這讓從京城特意趕過來的兩個醫學博士十分不滿,他們還沒有這樣的待遇。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請一個小屁孩來參與病毒研究?他知道什麼是病毒嗎?”地中海髮型的吳博士十分不滿。

旁邊大腹便便的劉博士也冷笑起來道:“只怕他是馮院長和羅長官的關係戶吧!”

旁邊兩個博士的跟班也嘀咕了起來:“這種人肯定是聽說研究室這一邊有錢拿,解藥疫苗研製成功後可以掛名譽,所以就死皮賴臉地過來了。”

“最煩這種關係戶了,破本事沒有,還讓我們等,浪費時間。”

他認定林天是馮光耀和羅書航的關係戶。

畢竟,這種重大的病毒研究,一旦研究出解藥疫苗來,先不說必定流芳千古,就是今後新聞報道出去,身價直接千百倍地翻漲上去。

坐在研究室中間,掌管海城衛生局的張賀站了起來,他安撫了吳博士和劉博士,然後看向了羅書航,想跟羅書航聊一聊。

林天卻是沒空跟他們解釋,他直接走到旁邊一個關着一個病人的防彈玻璃窗前。

關着的病人是研究室用來研究用的。

病人在裏面張牙舞爪,幾次還試圖衝撞防彈玻璃,他的眼神極具攻擊力!

這個症狀,林天腦海中的《醫卜星相》有記載,這是三百年前曾經出現過的一種病毒。

“醫”的裏面也詳細記錄了治療的關鍵。

“喂,你看懂了嗎?別裝的一副很懂行的樣子!”吳博士看不下去了。

旁邊的劉博士更是將手裏的筆扔到了桌上道:“張局,今天要是不將這個十分礙眼,一點禮貌不懂的小子給趕走,我們就走!”

吳博士和劉博士越來越忍受不了了!

關係戶進來的也就算了,竟然進門後也不跟他們問好,不向他們表示尊敬!

這還沒有沒把他們這些大博士放在眼裏了



張賀正在跟羅書航溝通,沒想道吳博士和劉博士兩個人氣炸了,他馬上快步走了過來,想要安撫他們二人。

“你們,瞭解屍毒嗎?”林天轉身看向了那兩個博士。

屍毒?

一句話,將兩個博士都給問住了。

“你們又瞭解狗的屍毒嗎?”

兩個博士更是說不出話來。

“如果都不瞭解,那你們根本沒資格在這裏浪費我的時間,滾吧。”林天面色冰寒。

吳博士和劉博士氣的鬍子直接倒豎起來。

要知道,他們在世界上也是小有名氣的病毒專家,如今,卻是被一個毛頭小子給訓斥了!

“喂,你算哪根蔥,要不是靠着馮院長,你有資格進來這裏嗎?”吳博士身後的一個根本指着指着林天的鼻子罵亂起來。

“咔嚓”林天毫不客氣上前,直接掰斷了那個人的手指頭。

那個人立即慘叫起來。

“我最討厭別人這麼指着我!”林天劍眉一豎。

吳博士和劉博士指着林天,看向張賀,憤怒道:“張局,羅長官,你自己好好看看,這小子還有沒有點王法了!”

“來人!”羅書航突然喊了一聲,十分氣惱。

外面立即衝進來了好幾個大兵。

吳博士和劉博士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將那兩個博士和他們的同事請去隔壁的房間喝茶。”羅書航下了命令。

吳博士和劉博士一愣,怎麼他們反而要被趕走!

吳博士張口罵了起來:“你們海城的衛生局這是什麼意思?你們不怕我們去京城告狀嗎?”

劉博士道:“行啊,我倒要看看你們海城這一次怎麼度過這一次難關,你們就相信一個毛頭小子吧!”

張賀要去阻攔,羅書航拍着胸脯道:“張局,我用性命擔保,只要林天一人,就足以解決!”

說着,羅書航吩咐手下道:“讓京城來的那幾個博士看着這裏面的監控,讓他們好好看看,林天是怎麼治療的!”

他很氣憤。

這兩個博士昨晚從京城趕過來後,根本沒有半點實質性的建議不說,要求還一大堆。

甚至提出了要給他們成立千萬的專項研究基金。

羅書航早就受不了他們了!

研究室裏總算安靜了下來。

林天道:“他們這些人中的是屍毒和狗的屍毒結合起來的變異病毒,這種病毒很強勢而且有些詭異。

我這一邊有製作解藥和疫苗的配方,不過,解藥的製作過程必須全部封閉,否則一旦氣味散出去,會將他們完全激活過來。”

“詭異?製作解藥還要全封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張賀問道。

馮光耀和羅書航也是不解地皺眉。

林天道:“簡單來說,他們現在處於發瘋狀態,是因爲病毒刺激了他們身體裏的獸性神經,只不過,這獸性神經還沒有完全激活。

而解藥之中有一種藥物,雖然對我們來說無色無味,可這種藥物揮發性極強,且中病毒的人能夠聞的到。如果被他們聞到了,他們體內的獸性會被完全激活!”

“解藥反而會徹底激活他們的獸性?”馮光耀不解。

林天點頭道:“這種病毒在古時候曾經被用於戰爭過,研製出病毒的人,先是讓敵國的病毒擴散,而後故意將解藥的配方透露給他們。

就在敵國以爲研製出來解藥,將解藥四處發放熬製服用的時候,那些中病毒的人聞到氣味徹底發狂了,戰鬥力直接提升了不止一個等級,四處撕咬那些吃了解藥的活人,傳染更加嚴重了!

不到一週,那個國家,慘遭滅國!

後來,鄰國用一把火將病毒國焚燒,病毒這才完全消失。皇帝擔心這種病毒再出現,下令處死了製作病毒的人。”

這些都是《醫卜星相》裏面的記載,林天做了簡單的轉述。

羅書航他們三人聽完一陣唏噓。

馮光耀問道:“可很多藥物人一旦服用後也會散發出氣味,要是這樣的話,我們不是必須同時給他們注射了嗎?”

“那倒不用,只要將藥物的伎倆控制在十毫升就不會有任何問題。”林天道。

?醫卜星相》裏面的記載是一湯匙,林天進行換算,差不多是十毫升。

說完,林天拿起桌上的紙筆寫出來了製作解藥所需要的各種草藥。

隔壁房間的兩個博士全都傻眼了,可他們卻仍舊一臉鄙夷:看他能製作出什麼解藥!

張賀第一時間安排人去生產。

下午的時候,第一批病毒的解藥已經生產出來,林天讓羅書航安排重兵護送。

可這時,醫院裏隔離出來的病人,全都出現了狀況,越來越狂躁不安。

林天皺眉,難道是解藥的氣味散出來了?

突然間,林天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唐子怡的助理劉微微。

“林先生,唐總好像出事了!”

“怎麼了?”

“公司採購經理出事後,工作量增大,我們一直以爲唐總關在辦公室裏是在忙工作,可我幾次想要進去幫她泡咖啡,都被她拒絕了。而且,還有一個人也在唐總的辦公室裏。”

就在這時候,研究室外面,“嘩啦”一聲,是玻璃破裂的聲音。

隨後,有人恐懼地尖叫了起來。 林天聽着手機,疾步衝到門口。

外面,有一個房間的病毒患者撞破玻璃衝了出來。

玻璃一地,一條走廊的血。

不遠處的護士嚇的抱頭蹲在地上。

這一聲之後,好幾個房間的門和窗戶都被破壞,一下子衝出來了七八個病毒患者。

羅書航聽到聲響已經從另外的房間第一時間趕過來,他原本想要帶人過去阻攔。

林天伸出手擋住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